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春查旺春老师中篇小说《无妻老爸》连载之一

发布时间: 2022-4-1 23:18|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46| 评论: 0

  引 子

  千里奔丧

  傻,是病吗?不管你是否认可不才之妄论,总之我觉得是,而且具有很强的传染性。

  不信?请看下面的验证。

  接过一通电话过后,西北扶才大学教授兼副校长苏兴中迫不及待地赶上通往家乡省城的高铁。

  其实,早过退休年龄的苏兴中,因热衷于教育事业,经过数十年摸索积累起来的经验,不忍浪费。退而未休。整日忙碌于科研、讲座,指导。少有今日的闲暇。习惯使然,这从未闲过的脑子,依然是闲不住,浮想联翩。

  幼小时,独臂父亲从这条路上带着懵懂无知的他,来到风光秀丽的秀山村时的情景隐隐约约还留存在脑海里。尤其在秀山村度过的童年、少年时代的点点滴滴,已形成难以泯灭的记忆。

  再想到与相依为命的父亲从此阴阳两隔,已经真到了“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时候了,抑制不住心中酸楚。忍不住泪满双腮。数十年缠绕在心中“为什么有父无母”的疑问,有可能此生再也难以找到答案了,遗憾中更觉凄凉。

  高铁刚止,苏教授匆匆忙忙赶上通往河源的大客转乘公交,马不停蹄赶回养育他二十多年的河源县奇峰镇秀山村。

  此时,秀山村,颇具传奇色彩、习惯人称“傻子”的独臂老人终于走完了米寿人生。

  也许“傻子”并非是贬义称呼吧!虽然在世时被人称作傻子。可此时,看望的,祭拜的,却是络绎不绝。来往穿梭的人群中,间或也能看到县乡镇部分干部的身影。

  丧事在淳朴善良的乡邻们的帮助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当人们看到满脸疲惫,步履瞒珊的苏兴中,认识的,免不了打声招呼,不认识交头接耳,相互打听:“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大学者苏教授”?

  低眉落眼、饱含泪水的苏兴中,心无旁骛,毫无觉觉察众人的议论,跪向父亲的灵柩前。一声:“父亲,我回来了”显露出无奈的悔恨与忧伤。

  随后,着数十名,高矮、胖瘦各易、年龄不等的“儿子”、“女儿”、徒弟们陆陆续续从四面八方、各条战线赶回家中于老人灵柩前,三叩九拜,行完大礼。

  能赶回的基本上都到齐了。唯有航空学院毕业,身处国家军工企业要职第二十八子(确切的说,只能算养子),恐怕是赶回不了。当然众人并不是很清楚。唯有主持丧事的村长,心中有数。

  年届古稀满头白发的苏兴中,自听到噩耗后,茶饭无思,归心似箭。长途奔波,一路风尘。满脸的疲惫,憔悴,自己是浑然不觉 。与众兄弟姐妹,迅疾戴上苎麻扎住两角,齐腰长的白布长巾,身着及地孝袍,稻草绳系腰。饱含热泪,长跪在老人柩前,或焚香、或烧纸。还拜亲朋好友的祭奠。

  第二天,震耳欲聋的浏阳长鞭,行云流水般的十二人的音乐组合,如泣如诉,如歌如颂。五彩缤纷烟花礼炮,霞映中天。众兄弟姐妹紧随灵柩。三步一叩,五步一拜,恭送老人魂归极乐,位列仙班。一一叩谢乡亲们安顿父亲入土为安之厚情 。

  作者简介

  查旺春,蕲春县檀林镇四流山村人,早年曾从事乡村教学工作。本人自幼爱好文学,曾有小说、散文、诗词见诸于《人民日报》《辽宁青年》《读者》等报刊。尤其是对古典诗词情有独钟。长期有诗词发表于《流年诗韵》等微刊。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