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故乡的座标——蕲春八里湖砖瓦厂命运纪实(上)

发布时间: 2022-3-31 21:58|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12|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
作者青灵,湖北蕲春人,黄石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网会员。十四岁创作诗歌,中间搁笔数年。近年在《青年文学家》和诗歌网文学平台上发表诗文近百篇。信奉真正的好诗必须是字字珠玑血泪,流淌着诗人灵魂里的肃穆华彩。01大洋彼岸,侨居海外的兄长,阅遍千山万水,异域人文风情。出国三十年后,居然用八里湖人作微信名,这让我有些不得其解。
为纪念那少年成长懵懂卑微的出生地?为给予他生命历程的父亲和母亲?为那高矗入云的大烟囱,土轮窑,红灯坝,静静流淌的江河湖汊?…阔别故土三十年,我们忙于生计,忙于养儿育女,也内疚于心中的伤痛;故乡,留在我们的记忆,那一缕乡愁,若隐若现……1990年秋天,积劳成疾的母亲,领过两年退休工资,遂一病不起,撒手人寰。时年五十二岁。第二年,我和丈夫将父亲和小妹接往黄石,从此退出砖瓦厂的乡村生活,也回避去那生长的地方。不忍看那满眼是母亲劳碌的身影,满耳是母亲唤儿回家的声音,满心是不敢触碰,无以为报的伤痛记忆。与我们血脉相连的蕲春县国营八里湖农场,是我们的出生地。它座落在长江中下游北岸,与李时珍故里蕲州镇毗邻,也是蕲春母亲河蕲河的流经地。全场版图面积31.9平方公里,总人口18300人,职工6000多人,是一个国有农垦企业。曾记得七岁时,农场果园的盛夏之夜,明月高悬,繁星闪烁,萤火虫飞舞。白堰晒场的高土坡上,围坐着一大群孩子。当过兵的董爷爷,稀疏的头发,精干的身材,有些漏风的门牙,一双外突的眼晴矍铄有神。他摇着硕大的蒲扇,拿腔捏调,挤眉弄眼地讲着各种各样的打鬼子,地道战,三国水浒,七侠五义,陈细怪等引人入胜的故事,逗引得我们捧腹大笑。故乡的座标——蕲春八里湖砖瓦厂命运纪实(上)
图为作者,1989年春节摄于河堤
国营八里湖农场始建于一九五八年,当时还只是蕲河流进长江中下游的荒湖,方圆八里,一片汪洋;沼泽丛生,钉螺密布,血吸虫盛行。故名八里湖。八里湖建场后,全国各地2800多名下放知青和本土居民,在全县人民支援下,筑坝围田,增修水利,消灭血吸虫病,变荒湖为良田。遂发展成集天然水产养殖,商品粮种植,水果蔬菜种植等基地。辖区内曾有过水泵站、砖瓦厂、食品厂、车队、电器厂、汽渡等单位。经贸上有农工商,信用合作社等。九十年代中期,沿海城市经济喷发,本土经济逐渐失去竞争力,转而进入全面农业期。 02公元1973年,农场党委为满足职工自给自足的需要,八里湖农场双沟长江入口东侧,与高垸一堤之隔的江堤外围兴建砖瓦厂。此地在枯水期时,土地干涸,取土容易,而且有利于疏通河道。筹建砖瓦厂的那片土地,在历史上曾有过被洪水淹没的记载。如果将居民安置在高垸王垸的江堤内居住,工厂安排在江边,就不必担心每年的防汛抗洪了。不知当时出于怎样的一种决定,砖瓦厂七百多号人仅以轮窑和烟囱为界,分出生活区和工厂区,被安置在轮窑前方几千平方米的空地,建房安家。1998年,人们不堪长江汛期涨水的困扰,将已发展壮大的砖瓦厂几百号居民,迁移疏散至总场、三线湾、高垸、王垸等地。故乡的座标——蕲春八里湖砖瓦厂命运纪实(上)
1998洪水后 万砖朝拜大烟囱
1974年春天,我正上小学二年级。退伍回乡,从蕲春县公安局自愿到八里湖的父亲,响应农场号召,报名参加兴建砖瓦厂的工作。不久,一辆拖拉机载着我们全家的生活物品,来到兴建中的砖瓦厂。
只见高耸入云的大烟囱,正在建设中的轮窑。几排用铁丝将竹子和树木捆扎好框架,由芦蓆围合搭建而成的茅棚住房。地面上铺着细软的沙土,屋顶上覆盖着黑色的油毛毡。不远处,正在施工建设的车间和厂房。来自上海,武汉,全国各地以及本土回乡知青,从农场其他单位抽调的骨干分子,群英荟萃,你追我赶,一派大干工业革命,热火朝天的繁忙景象。拖拉机停靠在轮窑前方的茅棚前。新搭建的茅棚约有五六排,每一排共分给十户人家居住。我们家分到第五排,很多人家巳经住进去了。已搬进去的第一户,是几年后担任厂长的胡家子弟三兄妹。哥哥英俊挺拔,才华横溢;妹妹能歌善舞,一颦一笑,眉眼传神,颇具文艺天赋。第二家是我的闺蜜家,三兄弟三姐妹各具特色,家风沉稳朴实,勤劳善良。我家则住在第三户,四兄妹三个女孩朴实内敛,却以哥哥最调皮出名,农场的老书记厂长向我爸投诉很多。第四户,笫五户两家夫妻都是张姓知识分子,农场干部和老师。他们两家都有和我们相龄相近的三个孩子,分别是我和哥哥的同学。他们后来都考上大学,离开故土很多年。那时人们的思想非常纯正无私,根本不用提防偷盗现象。他们两家将芦蓆做成的隔墙,开了一个小窗户,可以互相传菜或递送物品。第六家是一位陈姓的技术工人。他的模具和机械技术堪称了得,夫妻两人非常勤劳,两个孩子当时还很小。第七家是一对上海知青,有两个女儿,他们夫妻在砖厂担任管理工作,男的是材料釆购员,妻子是财务会计,后来都调到黄石工作。第八家是余姓三姐弟,几年后父母双双病亡。最小弟弟那时才七八岁,姐妹才十多岁,被叔叔婶婶全部接走。三十年后,长成大人的孩子们回归故里,寻找和父母一起生活过的家园。故乡的座标——蕲春八里湖砖瓦厂命运纪实(上)
蕲河双沟段第九家是何姓人家,河北知识分子,担任干部。姐弟三人,大姐气质优雅出众,两个儿子顽皮出名。最后一家是我同学家,三姐妹和淘气的弟弟。他们的爸爸负责整个砖瓦厂电力系统的布局,妈妈则是一位柔声细语的农家女子。十八岁的大姐,身着彩裙,婀娜多姿。紫葡萄般的大眼眼睛清澈有神,美若天仙。在江边运煤的一个夜晚,不慎溺水身亡。身体打捞三天才找到。出事的那段时间,整个砖瓦厂上空弥漫着凝重恐怖的气氛。悲伤的父母没等住上砖瓦房,全家离开了砖瓦厂。另一排茅棚有位男同学,父母是一对上海知青,以前在邻近的外江生产队工作。年轻的妈妈在一次防汛抗洪时,为送孩子上船,自己来不及逃离,一个浪头卷走她年轻的生命。留下两个幼小的儿子。年轻的爸爸带着两个孩子,也投入到砖瓦厂的建设中。03茅棚里,刚搬过来的大人们,忙着收拾物品,安顿生活。我和哥带着五岁的兰妹和不足两岁的小妹开始游历。茅棚的左侧有一个大约十几亩的水塘,被拦腰修筑出一条宽大的马路,将一条小河分成两个六七亩的水塘,满足人们日常生活用水。沿着水塘往堤岸前方几十米,越过堤岸,左前方不远处,便是八里湖高垸中小学。我们四兄妹和砖瓦厂子弟都在那里上学,学校现在巳不复存在了。故乡的座标——蕲春八里湖砖瓦厂命运纪实(上)
作者(1982年)
晚上自习课,我们提着煤油马灯,穿梭在堤岸的两侧。男同学恶作剧般,发出各种各样的鬼怪叫声,吓得我们使劲儿奔跑。建厂初期的公厕,是农村简易木板搭建的茅房,站在木板上面可以看到水里仰头游动的水蛇。吓得我上厕所时,得看水里没有游动的波纹才敢上去。直到砖瓦生产成功后,便换成很正式的公厕了。大人们将日常生活安顿好,把孩子托付给管后勤的老人,便忙着上班了。直到轮窑和烟囱落成典礼的那一天,一位邻居阿姨急急忙忙来喊我母亲:“程嫂子,快来看你儿子啊!”母亲急忙迎向门外。原来和哥哥一起玩的伙伴都试着去攀爬轮窑里的钢筋台阶,其他孩子都不敢往上爬,只有哥大着胆子,已爬到60米高的烟囱顶上了。母亲吓得声音都变调了,旁边的大人提醒说:“千万不能喊呀,很危险的!”母亲悬着一颗心,迅速跑到烟囱出囗等着。看到儿子安全出来,抱着他又气又急。拉回来用棒槌狠打一顿,揍得让他长记性!哥则说:“站在烟囱上看到江西的鄱阳湖了,很大很远。蕲春和八里湖全景都看见了,怎么才那么点小,难怪古人要登高望远呢!”春天是万物生长的季节。不到一个月时间,我们居住的茅棚里,床底下,门后面,墙角边长满了绿油油的芦苇。它们探着脑袋,仿佛一个个调皮的小娃娃,不断地冒芽生长。屋顶上的油毛毡被太阳暴晒后,软化着柏油,很快就老化了。开裂的结缝抵不住雨水的袭击。遇上下雨的天气,外面下大雨,屋里便跟着淅淅沥沥下小雨了。有天晚上大雨,我们兄妹几个蜗在床上,母亲找到能接水的容器,接住往床边跌落的雨水。而地上的大盆小盆,却在水里开始漂了起来。气得母亲骂父亲:“不该听你的鬼话,来这砖瓦厂,过的什么日子呀?不该来的!”轮窑和烟囱落成后,砖车间的两个大厂房和两台砖机,安装调试也在追赶进度。父亲那时是砖机运行技术负责人,面对全新的机械技术,他和同行们没日没夜地钻研学习。空白的工厂建设,急需各方面人才。购置拖拉机,铲土机,制作板车,坯车,铁链车,路灯建设等。筹备机修车间,更需要象钳工,锻工,电工,车工,焊工,锅炉工等技术人材。实在没人选,一个技术工人可能要身兼数职,所有的大人都忙得不亦乐乎。十三岁的兄长,自烟囱事件后老实了不少。但新砖机调试之时,他又有了新的猎奇目标。泥坯成形最后一道切坯工序,他伸手去抚摸油亮油亮的成型泥土,被迅疾而来的钢丝切割绳,切碰了手指,鲜血直流。幸亏没有伤着骨头,吓得母亲再也不许他去厂房了。好在上中学后,他钟情于无线电,将家里的收音机和墙上的广播,桌上的闹钟,爸爸买的收音机,好的拆修坏了,坏的又修理好。凡属能拆装的东西,全部被他鼓捣个遍。那时的走高桡,玩弹弓,削陀螺,制做四轮轴承车,都是他的拿手好戏。开明的父亲,为满足他的爱好,收购了几台坏收音机,由着他去鼓捣。

故乡的座标——蕲春八里湖砖瓦厂命运纪实(上)

相关阅读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