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寒天《花戏楼的秋天》

发布时间: 2022-3-22 23:48|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82| 评论: 0

花戏楼的秋天

  中国汉字有些怪,一个字加一笔或少一画,读音和意义完全不同。比如毫字少一横,变成亳字。亳字单个看,没有多少人知道它的意义,要不是电视广告里出现“中华药都”亳州,这个字读音知道的人也不多。陌生的地方,全国最大中药材集散地,还有重量级人文景观,促使我和友人去了亳州。大约六个小时车程,火车到站已是深夜。找家旅馆,服务员说,来买药吧?现在药材市场假药多,要小心。我说,哦,花戏楼怎么走?听说要去花戏楼,她立马热情起来,那地方值得去,就在前面坐1路公交。

  清晨,在火车站广场,从曹操脚下出发,我去见他的朋友关羽。沿魏武大道前行,向左拐一个弯,遇见他的同乡华陀,身披黄色锦衣站在街心。白驹过隙,如今他们都成了雕像。来到花戏楼街,古色古香店铺,右侧是传承历史手工作坊,左侧是琳琅满目古玩字画。作坊里工匠们,正在雕琢打磨艺术品。沿途香喷喷风味小吃,不时勾起游客食欲。街道很长,从汤王祈雨,到曹操献酒、华陀五禽戏,从纵横交错王子街,到筢子巷郑家钱庄、陈家匾铺、董继先商行,在历史与现实光影交错中,我们缓步徐行,一路穿越三千六百年,终于到了关羽神居。

  此刻,我还没有走回当下,时光又回到西元1656年初夏。那是一个晴朗的日子,亳州城北一片雪白,空气中弥漫着芍药花香,涡水在静静流淌,码头上没有往日繁忙,一个个操着西北口音药商,他们表情凝重若有所思,穿过铁果巷范家犁铧,然后往东来到眼前这块空地。前来聚会的晋商,还有开钱庄的,做匾的,卖犁的。后来石碑作了记述:清顺治十三年,山西人王璧、陕西人朱孔领,发动两地同乡,筹资兴建大关帝庙。

  大关帝庙不是单纯宗教建筑,它是山西和陕西商人活动场所,别称山陕会馆。平时在商场打拼,累了倦了,除了在此拜拜神,鼓鼓勇气,还要放松一下,看看戏,听听歌,于是有了歌台。歌台后来改建成戏楼,戏楼经过无数次修缮,雕梁画栋美轮美奂,木雕彩绘花团锦绣,后来此地不叫庙也不叫馆了,称之为花戏楼。

  花戏楼的秋天,我在大门外一丛丛菊花中看到了。菊花的香气,正沿着门前一对铁旗杆,绕过一层层方斗二十四个风铃向空中散发。铁旗杆每根12000斤,高16米,原先杆顶各有一只凤凰,不知何时已飞回仙宫。山门是仿木结构三层牌坊,梁柱之间镶嵌的青砖透雕,一幅幅精致的立体画面,演绎着一个个动人故事。日上三竿,诸葛亮还在云床上高躺,张飞耐不住性子要硬闯草庐,刘备按住了他。家喻户晓故事,除了三顾茅庐,还有《白蛇传》里那曲《断桥》。李娘娘住寒窑唱出了苦尽甘来,郭子仪上寿呈现了吉祥美满。他们在青灰色大幕上,表演着千古绝唱,那栩栩如生的造型,生动逼真的场景,让我听到了一声声字正腔圆清唱。青砖厚度不到两寸,花草禽兽、楼台亭榭、院落城池、远山白云,由近及远层次分明,有的竟然多达七层景深,这是何等精湛的工艺?

  走进山门,我进入另一个世界。锣鼓响起,胡琴一拉,西皮二黄过后,舞台上青衣、花旦、武生、花脸,刀枪剑戟。长坂坡赵云救阿斗,关云长千里走单骑,诸葛亮唱空城计。花戏楼悬坊,彩绘木雕,场面宏大,刀法细腻,能工巧匠们出神入化地,刻画了战马几十匹、人物数百个,展现了三国戏文里十八曲经典场景。

  花戏楼坐南朝北,面向关帝殿,背靠山门。八根大红抱柱,环拱着舞台,台上演戏,台底行人。中央藻井色彩绚丽,周边垂莲悬狮玲珑剔透,楼顶琉璃彩瓦飞檐翘角。这明艳艳景色与它身后青灰世界,构成了强烈对比。我想那些山西人,在设计上如此编排,别有用意。如果以人生作比,山门是诚实朴素的外表,那么花戏楼蕴藏着智慧、勇气和激情。他们是商人,是外来移民,为了更好地在亳州大地上博弈,于是找神明相助。台对面关帝若是听戏听高兴了,自然会保佑他的乡亲。生意场上,他们忠勇仁义,于是彩绘里,才敢画上《击鼓骂曹》。

  历史人物与戏剧人物不同,赵云七进七出救阿斗,是英雄主义加浪漫主义赞歌,要不是曹操下令活捉,弓箭手早已把他射成了刺猬。还有关羽千里走单骑,不是曹操爱惜人才,存心放他一马,怕也跑不出百里。戏剧人物脸谱化,而人性是复杂的,所以文章开始,我就把关羽写成了曹操的朋友。曹操是一代豪杰,同样重情重义。亳州人以曹操家乡人为荣,同时也很敬重山西人关羽,不然花戏楼不会保护得如此完好。

  从关帝殿出来,过朱公书院、岳王庙、火神庙、粮坊会馆,出门便到了玉字井。张飞庙在鼓楼前面,山陕会馆原址在钟楼前面,房子是新修的。回火车站路上,我们步行路过曹操公园,进去看了看孤堆。圆圆的石圈,圈着硕大的土堆,曹氏先人灵魂上,长满了一丝丝茅草。

  到亳州自然要去药市。来到老药材市场,可能是下午,转了几条街,没有看到几个买药人。听说康美新药材市场那边,过了十点也没有什么人。这里传统药材不多,倒是泊来品玛咖满街都是。有的打着进口招牌,其实是云南生产的。问了几家,从600元到1200元一公斤,没有固定标准,全凭商家一张嘴。当年大关帝庙前,那些药商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影子,已经全然看不到了。我在三毛写的《万水千山走遍》那本游记里,读到过秘鲁的玛咖,记得当地人是生吃的,很普遍,没想到多年以后,成了中国保健食品市场俏货。当年花戏楼药商,要是知道今天的情形,不知作何感慨。

  亳州是骑青牛老子的故乡,同伴说买点牛肉沾沾仙气。在火车上边吃牛肉,边喝古井贡酒(即曹操献给汉献帝的九酝春酒),忽然想起了花戏楼。我担心花戏楼门前那些菊花,会在秋风中凋谢。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