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童文妍《小小说二题》

发布时间: 2022-3-20 23:10|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61| 评论: 0

  小小说二题

差距

  早上,一新进群的文友,发了个红包,手滑一点,抢了0.19元。一分也是爱呀!给他回了个大大的笑脸,说了一声“谢谢”。过一会,再到微信群里一看,50个红包,手气最好的抢到了9.11元,自己是手气最差的那位。拿着手机呆愣了一下,一个红包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差距呢?

  中午,给学生进行测试,总分150.成绩最好的148分,最低分低到了土里,看不见。大声问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啊?”台下学生不语,一片寂静。突然,响起了一阵“嗡嗡嗡”的振动声,拿着缴获的手机,心里很明白,差距是怎么产生的?这就是原因啊!

  傍晚,手机银行提示音响起,打开一看,发了绩效工资1100元,心中窃喜。再看微信群里,同事们的高兴与喜悦都溢出了手机外。再一听,不对啊!他们个个都发了几万,自己是“意思一下”的那位。差距竟然这么大,不止三六九的悬殊。

  坐在办公室里,给远方的诗人朋友说起了这事,朋友回信:借仓央嘉措的一句诗,送给你

  这是一个差距的世界,差距即遗憾!

  如果没有差距,给你再多,你都感觉不到幸福!

  在微信上,给孩子说起了这么大的差距,孩子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是不是缺钱呢?我刚发了奖学金,都给你,好不好,好不好……”

  我缺钱吗?是缺钱的问题吗?问题是我缺了什么呢?

  给一位易学大师讲了差距这事,大师回复:

  一林竹子有深浅,

  花开四季各不同。

  天地盈虚皆过客,

  有无一理谁差距?

  看着大师的话,瞬间释然。

  什么是差距呢?我等拿着薄薄月薪的,能与年薪几百万的比吗?能与日薪几百万的比吗?平民百姓比差距,不是自寻烦恼吗?

  拿起手机,给母亲打个电话:

  “妈,星期六我请客,我们一家人去宾馆吃饭,好不好?”

  “好啊,你都两年没有带我出去吃饭了,你怎么请客啊?”

  隔着手机,都能感觉到母亲的开心,我也高兴起来:“发了奖金,出去搓一顿,当这个钱没有发一样。”

  手机那头,清楚的传来母亲历尽沧桑的声音:

  “儿啊!多大的碗吃多少饭,多少人点多少菜啊!”


  局长的儿子要结婚。

  局长的儿子国庆节结婚。

  局长要在五星级酒店给儿子举办婚礼。

  消息瞬间传遍了局机关的角角落落,几秒钟后也传到了下属单位。

  礼,怎么送?送多少?要知道,前局长栽在这件事上,前前局长在这件事上也受过处分。礼,怎么送,一时间成了全局上下工作重点。

  行动最快的是局机关干部们,借着向局长汇报工作的机会,笔记本里、口袋里装着喜庆的红包。结婚是人生大事,当然要热热闹闹的,那大家都沾沾喜气吧!从局长办公室出来,局长亲自送每位同志到门口,到楼梯旁。握手、拉手、拍手,上下一片和睦。

  “赵副啊!这段时间看你气色蛮好的,我们局机关也组织一个太极拳队,你带着大家锻炼一下身体,怎么样?”

  “钱科,什么时候你的职称也该动动,年轻人嘛,不能老是原地踏步啊!”

  “小孙,国庆节回老家吗?噢,是应该回老家看看,陪陪父母。”

  局长磁性有力的声音穿透到每间办公室。

  普通员工心里犯愁了。礼,送还是不送?送给谁?亲自送给局长显然不合适。计划科的老李已经尴尬一回,传说他把红包送到局长手上时,局长很礼貌的拒收了。局长不苟言笑,对普通员工点一下头已经很给面子了。

  这时,有人提议,局长司机小周的老婆在局机关文印室,她和局长老婆是表亲,让她转交吧!众人涌到文印室,小周的老婆笑咪咪的让大家把红包封好,写上名字,然后给每位送礼的同志一份回礼━━某大型超市购物卡一张。送礼的,送的重,回礼的,也不轻。送礼的、收礼的心里都明白。

  最为难的是局机关下属单位的几个头头。局长那么忙,白天怎么到办公室汇报工作?怎么表达下属单位的心意呢?只好硬着头皮,晚上冲到局长家里。同时带去爽朗的笑声,诚恳地接受局长的批评,顺便沾沾喜气。

  9月30日,全局上下进行政治学习。纪检书记作最后总结:

  “同志们,今天我们学习了一天,各项纪律和规章制度,是悬在我们头上的一把剑。在这方面,我们局是有深刻的教训。明天局长家的大喜事,我将亲自监督。局长向纪委报告请示的是宴请亲戚八桌。请同志们严格遵守。”

  国庆七天长假里,大家都很开心。回老家的,去旅游的,陪父母,陪孩子,该干嘛就干嘛。

  但全局上下,还是有两个人未送礼。

  一个是吴科,吴科不是名字,是同事们送的绰号。当年刚刚毕业的愣头青和钱科竟选岗位,钱科上了,吴科成了大家笑谈的“无科”。局长的儿子结婚,自己竟然没有送礼,吴科感到很委屈。国庆前半月,吴科出差到外地。等办完事,避开国庆出行高峰,吴科回来知晓此事时,局长儿子的婚礼都已结束两三天了。

  另一个没有送礼的,是局机关负责后勤卫生的老郑。

  其实,国庆那天,老郑封了伍佰元的红包,放在西装口袋里。同事们都不去喝喜酒,老郑觉得不应该。想当年,自己结婚时,十里八村的乡亲们都来捧场。随份子钱不在乎多少,就图个热闹。那晚整整摆席二十桌,喝醉了好几位大爷和大叔,高兴得老父亲直抹眼泪,这是老郑家几辈人的面子啊!

  老郑出现在五星级酒店大门时,立刻受到了热烈欢迎。局长紧拉着老郑的手不放:

  “哎呀,老郑,你能来,我太高兴了。来,来,和我一家人合个影吧!”

  热热闹闹的婚宴上,局长拉着老郑坐在正席上,一对新人来敬酒,几位副局来敬酒,纪检书记亲自和老郑连干三杯。喝得老郑醉歪歪,还是局长司机小周送回家的。

  第二天早上,老郑酒醒了,躺在床上的他依旧沉浸在昨晚的激动中。冷不丁的看到放在床头的西装,他像想起了什么,跳起来摸摸西装口袋,瞬间呆若木鸡。

  那个准备送给局长的红包,还好好的躺在口袋里,沉甸甸的。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