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春作家》2022年第13期

发布时间: 2022-3-20 22:00|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73| 评论: 0

《蕲春作家》2022年第13期

元丰山是陶都蕲春县南部管窑镇境内的一座山,座落在元丰村西南边,不远处就是长江。蕲春版图狭长,蕲北是山区,崇山峻岭,蕲南多为丘陵地带,所以元丰山海拨不高,叫作馒头山更为贴切。元丰山早年叫圆峰山,随着汉字的演变简化,村里的人偷懒,为方便书写,把圆峰写作元丰。圆峰山,山峰是圆的,光从字面上看,就知道山的低矮。元丰山面积不大,仅1260亩,多为灌木茅草,易发山火,只有零星的针松称得上树。这么一座山,基本上失去了山的功能,既产生不了经济效益,又起不到绿化作用。2010年春上,这里来了一位长发飘飘的红衣女子,女子不是来踏青游玩,好象有满腹心事,却有一脸的希冀。一连几天,她用脚丈量元丰山,从这座山头走到另一座山头,时不时蹲下身子捡起石头猛击地面,以验证这褐黄色的土质。凭经验和肉眼,她初步断定这山是一个富矿,可挖掘出她人生中的黄金。女子叫王亚,是本地元丰村的媳妇。姓名学上说,名字可看出性格,除了冠就是亚,不做第一就做第二,就是这么个性格的人,没有做不成的事,只要认准了,谁也阻挡不了。王亚的丈夫是是个泥工,在北京的工地搞建筑,王亚是做小工,跟丈夫一路。王亚对丈夫说,咱俩回去包山吧。只有包工程的,很少听说有人包山,丈夫问包山做什么,王亚说:种油茶!小两口一合计,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王亚当即决定,让丈夫继续留在北京打拼,自己回家承包元丰山。心心相印,丈夫理解王亚,支持王亚,失败了大不了再来北京做小工。王亚要承包元丰山种油茶,村民把疑惑的目光投向她,个个把头摆酸了:田都没种好,还包山!过惯了平稳日子的村民只知道山上的植被都是自然生长的,哪里还有什么人工种植。但村镇和林业部门不这么看,认为山丘栽种油茶前景广阔,大有可为,既可绿化荒山,又可取得经济效益,全力支持,可经营70年的林权手续一路绿灯办下来送到王亚手里,并表示将全程跟踪服务。有了定心丸还怕什么呢?把积蓄拿出来,不够三朋四友借,银行贷。做好规划,请上技术员,挖掘机开上山,修路,抽槽,修整,还建起了工棚,吃住都在山上。1260亩按照每亩84株的标准,在林业部门的指导下,免费提供树苗,全部栽上了油茶。一年下来,王亚象变了一个人,长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便于打理的短发,圆润白晰的脸庞经过阳光的抚摸和风雨的打磨,黑了糙了。王亚自我解嘲说,这也是一种美。油茶种植是长线投资,不能立竿见影,这就要求投资人有一个良好的心态和淡定的心理,不能急于求成。王亚不急不慢,为了使油茶快速生长,不让挂果,便请来村民一株株摘花,一连三年,年年如此,第四年也只能试果。四年时间,年年经风雨不出彩虹,丈夫的收入全砸向了元丰山,累计下来,包括借贷,共投资800多万元。直到第五年,才有微利。光鲜的日子过得很困窘,王亚无怨无悔,一蹴而就,世上哪有那好的事,没有耕耘哪来收获,她把开垦荒山种油茶当事业来做。2019年天旱,有400多亩油茶因缺水而枯死,王亚心疼得不得了,正是盛果期,都是自己一手一脚种植的,欲哭无泪,瘦得不象人形。这对王亚的打击很大。跌倒了就要爬起来,重新栽种茶苗。为了不重蹈覆辙,王亚决定解决灌溉问题,滴灌是首选,这就又需要一大笔投资。本来就债务缠身,又要追加资金,王亚只能将城区的房子卖掉。滴灌看起来简单,其实背后有不少潜台词,先要找水源,然后才是管网建设,最关键是电力问题。山上无电源,需架设电杆电线,还要单立变压器,不仅要电力部门批准,还全是自费,整个下来又是百把万。2021年,两台200千瓦的变压器己立,接下来就是筹措资金架线,挖槽埋滴灌水管。现在的元丰山油茶园一年四季绿色满眼青翠欲滴,水泥路在项目的扶持下己修到山顶不仅装点了大自然,还产生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安排固定民工30多人,采收季节多达200多人,村民不用外出打工,在家门口也能挣钱。2021年采收鲜果50多万斤,收入近80万元。王亚说,这还不是盛果期,油茶种植是越往后投资越少,收入越多。目前是初加工,鲜果晾干去壳,将干果仁送到武穴市梅川镇加工,麻烦不少,增加了运输成本,计划2022年购买设备自行加工。注重品质,茶园全部环保生态种植,人工除草,不用农药化肥,山上建起了大型沼气池,收集附近养猪场的粪便,全施有机肥和农家肥,油茶还成功地注册了商标。王亚也被当选为县人大代表和三八红旗手。油茶是植物类较为特殊的品种之一,民间称“抱子怀孙”。大多数果木都是先开花后结果,花谢果出,油茶不同,它是当年摘掉果子当年又开花,次年的果子是头年花期孕育的,且花期很长,不惧严寒,即便是冬季,它娇小粉白的花朵都会在枝头绽放。这就与本文的主人翁王亚颇有些相似,好样的王亚,加油干,茶花开又谢,茶油香又甜。《蕲春作家》2022年第13期

五爷的杉树山
文/韩进林《蕲春作家》2022年第13期

确切地说,五爷所处的那个年代,还没有个人的自留山。用《五爷的杉树山》作题,似乎有些牵强。不过,当时四乡八里大凡熟悉五爷的人,都把五爷看管的大集体杉林,称之为五爷的杉树山。足以可见五爷对杉树山的情怀挚爱非同一般。——作者题记
五爷姓熊,排行老五,名字不知,横车白石山熊岳塆人。之所以称他五爷,是因为我的二婶娘熊花尔,是他的亲侄女,按辈份,他是我堂弟的五嘎爹(嘎爹:鄂东方言,即外公)故称其为五爷、五嘎爹。不知何故,我们塆的男女老少,也都喊他五爷。五爷是个有身份的人:国民革命军上校团长。他是熊汉生的马弁。熊汉生何许人也?黄埔军校第五期毕业生。早期任杨虎城将军麾下的编练处处长,亲历过西安事变的前前后后。东北解放前夕,官至国民党军队“中将衔,领上将薪”的兵团副司令官。四大战役结束后,毛泽东亲笔圈点的国民党战犯名单中有其名。1975年,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刊载特赦的544名战犯名单中,熊汉生排在特赦战犯中的第19位。熊汉生特赦后,被政府安排在我们韩畈塆居住。我给他劈过柴,挑过水,送过菜,夹过米。他回馈我的是一组杨虎城将军的故事。我整理成《给逃兵发奖》《题词闹寿宴》《认才不认亲》三篇,刊发在《民间文学》1987年第7期的头条。也是我在中央级刊物发表的第一组作品。五爷与熊汉生是同宗共祖的本家叔侄关系。有一年,熊汉生回横车探亲,五爷从此就跟着熊汉生走南闯北,在枪林弹雨中摸爬滚打了十七八年。辽沈战役后,五爷成了解放军的俘虏。后被遣送回湖北,在沙洋劳改农场,改造了十多年。刑释后,回到老家横车。五爷孤身一人。回老家后自食其力。八十年代初。对五爷这类身份的人有特殊关照,故而,他当上了白石山大队的护林员。五爷负责看护的这片山林,与白石山大队(即今天的白石山村)部隔垅相望,是一片人工栽植的杉树,人们称这片山为杉树山。农业学大寨时,我们韩畈塆从河边平畴处迁至山边建新塆,与五爷看护的杉树山毗邻。1981年,我在杉树山边建新居,与五爷成了邻居。五爷看护的杉树山,有成林杉树一万多棵,面积大约二三十亩。这片杉树是横车区人工造林的样板基地。每棵杉树高约十几米,最高的当有20米以上,胸径围最小的也在六七十厘米,粗的有大半尺钉头。登高放眼,那片杉林翠绿凌云,齐齐整整。山风拂过,碧茵茵的树稍子推波涌浪,跌岩起伏。群鸟振翅后,雀跃欢唱,令人心旷神怡。杉树林中的地上,绿苔如毯,青青葱葱。偶尔间,被风吹下的杉树刺(桠条)金灿灿,黄闪闪,特别地养眼。杉树林的正中间,有三间土砖布瓦房。那是白石山大队给五爷盖的栖身之所。五爷的全部家当,除了床帐被褥,竹垫枕头和锅碗瓢盆之外,还有四件东西是他的至爱。一个军用水壶。五爷说,水壶是在台儿庄战役中,他从被他击毙的日本中佐手中缴获的战利品,跟了他快四十年。另一样,是蕲春管窑生产的土茶壶罐子。那种罐子,大肚子,颈口上有一对绊。五爷的茶瘾很大。用山上野生的茶树叶,在铁锅里炒过后,再用土茶壶罐子吊着煮,煎成浓浓的酽茶汁,黑糊糊的,五爷说,那玩意喝起来,特别地过瘾。五爷的第三件至爱之物,是一双黑漆光亮的高统马靴。说起马靴,五爷眉飞色舞。那是河北邢台抗击日寇的一次战斗中,五爷立了功,是军部颁发的奖品。在沙洋改造时,马靴被收管了十多年。刑释时,方物归原主。除了过生日,过年,五爷是绝对舍不得穿的。五爷的第四件至爱之物,是白石山大队发给他的一把长柄砍刀,鄂东人俗称麻帝刀。麻帝刀是五爷护林巡山时的武器。偷树贼见了那刀,不寒而栗。因为五爷的刀比普通柴刀要宽要长许多,再配上一根米把长的细叶栗树刀柄,真的好威风。五爷巡山时,无论天晴下雨,皆头戴一顶竹编的斗笠壳,身上背着已磨得铮亮放光的军用水壶,长柄麻帝刀扛在肩上,迈着军人的娇健步伐,那模样真的帅气十足哩。真正帅气的是五爷那种临危不惧,以正驱邪的胆识。那是五爷刚接手杉树山看护的日子。我们塆里一些胆子比较大的楞头青们,为了捡柴火,隔三岔五地上山用钩刀(亦称剐刀)钩剐大杉树上的树桠当柴禾。五爷没上山时,造近塆后的几排大杉树已经被人苛剐到树顶了。五爷上山后,对全山巡视了一遍,原看护的护林员将塆后人爱偷剐树桠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五爷为此,对那些被剐到树顶的树专门巡看了几次。第二天,五爷肩扛长柄砍刀,到塆里逐家逐户地上门,请他们今后不要再去苛剐杉树桠。一些人被五爷的诚意感动了,纷纷表示,以后再不剐苛树桠。可也有几个楞头青不信这个邪,公开与五爷叫板。有的阴阳怪气地挑衅五爷说,黄土快嗡起颈(嗡:鄂东方言,埋的意思)的狗颈老尔,做么事果认真?有的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们屋后山的树,苛几匹树桠,有么事大惊小怪的。也不是偷你的树。还有的说,说得好就好,说得不好,等你半夜睡着了,我们不苛你的桠,把那半大不小的树一刀一棵,砍了做柴烧,比用苛刀轻松多了。此时的五爷,已经走出了塆子,跨过了山与塆交界的篱笆。听到最后一位的话,立马停了下来,脸往下一拉,高声喝道:“我是从死人堆里爬过无数次的丘八。先礼后兵。好话我说了,你们若真的不长记性,就别怪我老五不客气了。”那位楞头青神气昂扬地一声冷笑:“不长记性,你又么样?未必把我们的么事咬它?!”五爷一听火冒三丈:“那好,你就试试!那个敢砍我一棵树,我就会以命相拼!我孤身一人,死无掛牵。我还真不信你们的肉头肉身,比这篱笆的树还硬!”五爷说完,马步一蹬,身子一沉,双手轮起长柄砍刀,一道孤形闪过,身旁几尺高的一排篱笆树桩,被齐刷刷地砍掉了一尺多。余下的桩茬高低有错地露出斜坡式的新痕,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分外耀眼。说来也巧,以五爷的话说,三句好话抵不上一耳光。自那以后,五爷的杉树山,再也没有人敢苛一匹桠。因我与堂弟的血缘亲情,五爷闲空时,总捧着个泥茶壶,上我家串门。我那时搞个体屠宰。知道五爷喜欢吃猪脑髓(当时市价一对卖三毛钱),就不时将那玩意留给五爷。有时也留一两砣猪晃子(鄂东方言:熟猪血)给他。五爷要掏钱,我们坚决不收。说是他经常给我们家看屋,看猪的一点小回报。五爷认无功不受禄的理。就将杉树山篱笆外边的狗骨刺和芭茅砍下晒干后送到我的门前,但从没有送一匹杉树刺(桠)之类的柴禾。有一次,五爷到袁檀山渠道边砍柴,碰上了一窝吊脚马蜂,叮了他几口,脸肿得像发粑(热馒头),五六天没消肿。我知道后十分过意不去,劝他不要再给我砍柴。他说,不要他砍柴也行,但再给他留猪脑、猪血之类的东西,就一定要收钱。我不得不点头同意。此后,每次象征性地收一二角钱。他才高兴地接受。从1981年3月开始,我成了蕲春人民广播站的特约通讯员,经常给县广播站和黄冈报、湖北日报、湖北电台投稿。大约是1983年的初冬,黄冈地区林业系统冬季造林现场会在蕲春召开。五爷看护的杉树山是蕲春全县五个参观点之一。那天,五辆大客车停在公路边,一百几十人的队伍步行到五爷的杉树山上。看到满山万余棵杉树齐齐整整,山前山后看不到一棵被砍伐后的树蔸子。黄冈地区分管林业的李副专员,从横车区委书记陈学善的手里接过喇叭筒,让五爷介绍如何管山的经验。五爷脸红红地推脱了半天后,举起喇叭筒说了三句话:“我没有么事经验哈,只晓得把山当家看,把树当儿管。”五爷的讲话博得了全场的掌声。参观那天,我在街上卖肉,被横车区委宣传委员王静贤硬拉到山上。五爷的讲话,我是听得真真切切。第二天五更,写了一篇新闻稿,题目是《把山当家看,树当儿子管/横车区山林管理成黄冈典范》。半年月后的《湖北日报》《黄冈报》相续刊发。五爷知道了很高兴,让我给他找了这两份报纸。收到报纸,五爷高兴得很,将他侄儿给他的半袋花生分了一半给我。有道是,有意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令我意外的是,我写的新闻报道,居然还成了五爷他抵制不正之风的盾牌。那件事的具体时间记不太清楚,大约是1985年的秋季。有一天,横车新桥大队一干部,在白石山大队副大队长的陪同下,来找五爷,说是奉命采伐树木。给五爷说明来意后,来人绕着杉树山转了一圈,最后选定在五爷林中房子四周,挑了30棵杉树。来人自带了墨汁瓶和毛笔,在选中的杉树上画了个圈圈作记号,说是三四天后,带人带车来砍树。被圈有记号的树,皆是杉树山上最粗最高的树。五爷看了后,心痛得不得了。可他也无可奈何。因为来人拿着的批文上盖有县、区的大印,而且还有白石山大队副大队长陪同。中午吃午饭的时候,五爷到我家聊天时,很有些垂头丧气。五爷说,这么粗大的杉树说砍就砍,他真的好心疼呀!我说,好心疼,你也冇得法。你白石山要搞建设,不砍白石山最好的树,砍那里的树呢?五爷一楞,马上告诉我,不是白石山搞建设,树是给新桥大队砍的。我也楞了一下,说,新桥大队到你白石山砍树?那也太牛了吧!未必他新桥大队就没有杉树?我的话一出口,五爷猛地拍了一下脑壳,连声嚷嚷:“对,对,你提醒了我。我马上到大队问一问,新桥大队咋跑到我白石山来砍树!”天黑后,我正在吃晚饭,五爷兴冲冲地进屋来,对我说:“我问了大队袁书记。袁书记说是县林业部门通过区政府协商调剂,新桥大队做小学需要用连三连二的杉树做椽条,所以找到我白石山来了。袁书记当时也叹了声气说,我也舍不得呀!一砍就是30棵。”五爷说着说着得意溢之于脸:“哼,我也不辞辛苦,连轴跑到新桥,找了几个熟人打听,新桥根本就没有盖小学的事。再者,新桥大队冯个咀有一片山,山上的杉树也能做连二连三的椽条。”五爷说到这里,呷了一口泥壶里的酽茶水,无不得意地说道:“嘿,我这一下午没白跑。那盖了两个红印疤子的砍树批文有猫腻,有猫腻。我现在心里有八九十的把握,我屋前屋后那30棵大杉树砍不了,砍不了。”五爷说的,我也没太在意,也没有多嘴,是不愿意打消他的积极性。三天以后,还真的被五爷说准了。他屋后,被人圈点要砍的大杉树,棵棵屹立未倒。至于五爷用什么办法保住了树,我连问了几遍后,他缄口不语,只是有些得意地抖着我给他的湖北日报和黄冈报说:“这两张报纸还真的见效。”后来,我到区里找宣传委员王静贤打听。王委员告诉我,白石山看山的老头还真的有几把刷子,把这次县林业系统和区里个别干部与新桥大队个别干部换手抓痒搞小动作的事摸得一清二楚后,拿着刊有那天现场会消息的两份报纸找到陈学善书记。陈书记听了汇报,当即指示展开调查,很快真相大白,搞歪门邪道的干部从县里到区里再到大队的都受到了处分。岁月不怠倦,人生甚短暂。弹指挥间,五爷已经作古快三十年了。他当年看护的杉树山,几乎全部建了房,成了住宅小区。可五爷守山护林的故事,人们仍口耳相传。“五爷的杉树山”,至今成了人们呼称杉树山小区的口头禅。
绿满蕲春金银山
文/胡景全
《蕲春作家》2022年第13期
《蕲春作家》2022年第13期

退休后有时间,几年间把蕲春大地美丽山水游遍。无论是东北部的峻岭崇山,中部的丘陵垸畈,还是西南部的平原湖畔,到处是青绿满眼:水是绿水,山是青山。道路两旁,河堤两岸,乡村城镇,皆绿树繁花美艳。美丽的蕲春县,地处鄂东南长江北岸,2398平方公里绿色宜居大地,斜躺在北纬30度神奇线上,安睡在浠水、英山和武穴、黄梅之间。勤劳善良的百万蕲春人民,与自然和谐相处,年年植树造林护绿,美化家园。数十里江堤,绿树护岸。蕲河水清,绿荫两岸。蕲太公路百里长,香樟杨柳两边站。红色旅游路,紫薇槐花香沿线。赤龙湖畔,绿荫环绕湿地公园。长林岗南,李时珍百草药园,花木药果四季艳。中东部横岗山,古松杉树参天;佛教寺庙掩映在国家森林公园之巅;香客游客往来不断。中西部屏风寨、三角山风光无限,老龙洞顶古松形如伞。古树荫人人护树:彭思余凉姊妹樟,栉风沐雨200年;狮子花凉亭400年古樟,守护着詹塆出人才不断;青石水车河蔡家古樟与白水黄家古樟耸立在蕲河、白水河岸边,荫佑两地人才,防消两地水患。向桥棠树岭万亩竹海,漫山遍岭绿浪醉人眼。花园、大同两水库,绿水映青山,滋润着田地人畜树木大半个县。聪慧的蕲春人,因地制宜,广造经济林园。八里湖的一片片橘园,春末夏初绿叶枝枝细密白花儿开,秋天树树红灯片片艳,全县人民吃得瓣瓣甜。向桥桃林满山,春天漫山桃花笑开颜,盛夏树树蜜桃惹人馋;歌手王梦月将其带到央视,主持人和观众尝后人人赞!花园长林、大同李山、檀林乌沙畈、雾云山等地茶园,一厢厢绿意盎然,一杯杯嫩绿毛尖,提神保健。还有狮子、向桥等地的板栗、油茶林园,绿化荒山,创收食用身健。而遍布各乡镇的蕲艾林,绿意葱葱,香飘全县;艾产业兴旺,艾产品销量、收入翻番。这些遍布全县各乡镇的经济林园,既绿化、美化了各地环境,又增加了种植户的经济收入,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具体体现。全县的数十个美丽乡村基本都成了旅游热点。这与道路建设(几乎所有的美丽乡村村组公路都已刷黑)、产业结构、植树造绿和利用山水资源密切相关。蕲州的龙泉花海,把连片一座座荒山变成樱花、梅花等百花园,与周围的湖塘相映成美妙无比的山水景观,吸引着大量游客来此赏景休闲。更不用说不断绿化美化升级的集人文、医药、景观为一体的雨湖边的李时珍纪念园。著名文艺理论家、诗人胡风的故乡下石谭,把荒山变成玫瑰花山。每年春天夏天,满山遍岭皆是一株株绿色技叶托出的一朵朵一片片一山山玫瑰花开红艳艳;回村创业的张老板和花农们把玫瑰花加工成玫瑰系列饮品和糕点。这是把美化村容、旅游、产业与带动村民致富融为一体的模式典范。彭思余凉村党总支书记王良华和村两委一班人,利用黄黄高铁、蕲太高速和彭余公路穿村过的发展机遇,招商引资,建成休闲别墅山庄怡景园;正在扩建数百亩四季花海:樱花园、桂花园、紫薇园……其他美丽乡村,也大多依托山水资源进行开发建设。比如株林宋塘村依托沙凹水库,开发山水资源,建山庄,种养绿色食品,走旅游致富之路。从大坝左边下去,是观光道和杨梅林带。大坝对面山脚至坝右角,是数百米长的绕库观光长廊,廊顶是缠满了褐色藤蔓的葡萄架。春天,藤蔓长出绿叶,为游客遮荫;四五月间,藤蔓为游客开满一串串黄白相间的小花;夏天,几百米长的葡萄架挂满了一串串青绿色的葡萄,引诱着游客秋天再来一边赏山水之景,一边体验摘葡萄的乐趣,一边在葡萄架下细细品味尝鲜。从观光道与葡萄架交汇处可爬山,赏景吸氧锻炼。             最吸引游客的,是刘河镇党委镇府用几年时间,先后把汤冲村、胡志高村和张铺村建设成三村连片美丽乡村,全省全国闻名。2021年9月22日,黄冈市委市政府在三村隆重举办"2021年黄冈市中国农民丰收节″,主会场设在汤冲村文化广场,现场直播三村丰收节,盛况空前。青绿色的蕲春,是整座享用不尽的金山银山。
《蕲春作家》2022年第13期
艾都诗会现代诗的阵地,注重哲理、诗眼、诗意,忌回车键式的口水诗,散文诗也在此栏目。《蕲春作家》2022年第13期

龚宝华诗选

《蕲春作家》2022年第13期
致家乡鸭咀渡槽《蕲春作家》2022年第13期


小时候,只知道你很高看着你站在那里迎接太阳牵着家里的老水牛向着那一簇簇的水草奔去牛儿呀,那水草里有家乡的味道
识字后,知道你的名字叫渡槽渡槽是农民的脊梁喂养着蕲河两岸的土壤在我心里你是顶天立地的巨桥
父亲老了,村庄老了鸭嘴渡槽仍挺立在蕲河上那天,我一路沿着渡槽水里映出许多父亲掉落的汗滴
作者简介


《蕲春作家》2022年第13期
龚宝华,湖北蕲春人,本科学历,一级教师。尤其喜爱阅读经典诗歌和文学,平常喜欢写作、摄影、登山,发表作品见诸于《湖北教育》《教育科学》等杂志。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