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春作家》2022年第12期||名家有约||杨文斌

发布时间: 2022-3-20 22:00|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71| 评论: 0

名家有约组稿:江清明  制作:雷菁
本期名家:杨文斌

《蕲春作家》2022年第12期||名家有约||杨文斌

名家档案
‘杨文斌,湖北孝感安陆人,中学美术高级教师,湖北省作家协会、省书法家协会、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现为黄冈市文联东坡文学艺术院副院长、市作协秘书长。
管窑陶文化,就是工匠精神的高度凝聚与集大成者/杨文斌
01管窑看陶

《蕲春作家》2022年第12期||名家有约||杨文斌
几年前,偶见堂兄院子里有个被埋了半截的罐子,土黄底,露出半只赭黑色喜鹊,翘着尾巴,栩栩如生。见我喜欢,堂哥拔了出来,装进蛇皮袋子送给我。我将喜鹊罐照片发给搞收藏的朋友看,他们说这是孝感汉川马口窑烧制的油坛子,不是什么宝物,不过以其形制与图案看,也有百余年历史。我想,是否值钱不重要,关键这物件我祖上用过,有意义。
这个马口窑油坛,是我有意识收藏的第一件器物,此后一发不可收,陆续搜集到三四十个形形色色的坛坛罐罐。每次回老家走亲戚,或到乡下采风,有意无意都会在房前屋后、塘边树林,甚至是垃圾堆里多看几眼,希望有所发现。今年春节,在姨妈的菜园里,捡到一个金黄釉的小罐,缺了一只耳,是腌咸菜的马口窑小坛,带回来洗了很多遍,还是散发出一股腌菜味。喜欢其造型轻巧朴素,搁在书房里,插一把干麦穗,越看越爱,百看不厌。我收罐是单纯的喜欢,闲时看看,或摆作静物让学生画,或扯些野花野草插在里面,古朴之风,扑面而来。
《蕲春作家》2022年第12期||名家有约||杨文斌

喜爱收藏罐子,知道了湖北三大窑口:汉川马口窑、麻城蔡家山窑、蕲春管窑。趁单位在蕲春搞活动之机,来到管窑。在该镇“柿外陶园”陈列馆前,惊喜地发现公路旁、树底下、池塘边,到处堆着各式各样的大坛小罐,让人眼红心痒。我空有抱罐之心,却无“偷”罐之胆。那些看似随意摆放的窑货,实则是别出心裁的景观艺术品,是“陶都”管窑浓厚陶文化的陈列物。
《蕲春作家》2022年第12期||名家有约||杨文斌

不怕不识货,只怕货比货。步入明窑公司陶艺展馆,欣赏精美的陶艺作品,觉得我费力搜来的那些“破窑货”不值一提。流连展厅,欣赏展品,粗陶细釉,敞口大肚,赤橙黄黑,或朴或秀,琳琅满目、应接不暇。那几件黑陶瓶罐,或枯荷一叶、芭茅三茎;或稗草几尾、棉花数朵;有画境的风雅与田园野趣,令人爱赏不已。在暖暖的灯光下,“马口红”圆适温润,如灯下美人;“马口陶”朴拙可爱,如儿时养过的小黄狗,摇头摆尾。在展厅转角,有几处模仿古窑的下沉式展区,一堆碎片上,写着“芦家窑”“李家窑”字样。顿起怜香惜玉之心,虽是碎片,但愿拥有。
玩味展品,用目光去温柔地抚摸,爱不释“眼”!
《蕲春作家》2022年第12期||名家有约||杨文斌

欣赏管窑红、马口陶、灰釉等系列“管窑制造”,如同走进一部金木水火土的交融史,顿起穿越之感与象外之思。展馆小册子上说“陶,接地气、聚五行”,颇有意味。且看,金,陶土中的金属物质能立陶之骨,使其在千度火焰中,质变而形不改;木,以木柴烧,以木灰制釉,木是提升陶的品质催化剂;水,用水淘泥或和泥,使散土成型;火,则是由土而陶涅槃之必要条件;土,土入陶,陶归土,循环往复,厚德载物,大美不言!
一个陶罐的诞生,体现着物质的升华,蕴藏着玄奥的哲理。从土粒、聚形、成器、传神,最终要归功于人的创造。一双千锤百炼的巧手与一颗巧妙别致的匠心,使得五行调匀、格物重构,赋予泥土以生命,并传之久远。女娲抟土成人,人来于泥土又复归泥土,人与陶便有着天然的契合。与其说我在赞叹器物之美,不如说是在赞叹人类的聪慧之花。
《蕲春作家》2022年第12期||名家有约||杨文斌

在明窑公司与湖北美院合作的实训基地,我挽起袖子,坐在转台前,在师傅指导下学习拉坯,亲身体验了一把制陶的过程。抟成团的黄泥,堆在工作台上,像一堆荞麦馍。师傅取下一个,放在转盘中央固定,踩踏开关,台盘开始旋转,却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是好。师傅教我把手打湿,捧着泥巴,用拇指挤压泥团中间,只见泥团转动,中心逐渐凹陷,像石臼,瞬间收口成一只鼓腹的钵子,这一切太奇妙了!
一时高兴,忘记了要把手打湿,干燥的泥手使钵沿变形、歪斜,好好的一个钵盂迅疾瘫软成几坨泥片……唉!只好再次揉泥、转动、拉坯,却一次也没有成功,反弄得身上到处是泥,成了一个毛手毛脚的泥猴。
拉坯时,自然想起电影《人鬼情未了》中的经典镜头:暧昧灯光下,穿白裙的女人在泥盘前拉坯,男人从背后深情拥抱,滑腻的两双手,在转动的陶坯上温柔地交叠、捧握、缠绕,情到深处,不可抑制。旋转的轮盘如同停不下来的炽热爱情,超越阴阳,永世相守。男女主人公拉坯的镜头,已成为与陶艺有关的永恒经典。
管窑手工制陶,始于隋唐,盛于明朝,手工陶艺大都采用练泥、拉胚、盘筑、印胚、画胚、施釉等手工技艺,代代传承,经千余年演进,形成了独特的陶艺文化。在机械流水线生产的时代,在追求标准化、同质化的当今,“手工”是上帝的赐予,是神圣的劳动。所谓“工匠精神”,就是专一和精深,就是凝聚一个人的呼吸心跳与毕生才智的“纯手工”劳作,甚或就是一个人生命意义的物质化存在。管窑陶文化,就是工匠精神的高度凝聚与集大成者。
《蕲春作家》2022年第12期||名家有约||杨文斌
“手德心规陶大象,泥盘窑火镇长河”。这是蕲春籍著名书法家陈新亚为陶艺馆撰写并手书的一副楹联,可说是对管窑历史文化的概括阐释。陈先生在款识里写道:“孔子云: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而志于道。老子曰:大象无形也。而陶工陶艺如之。”手德心规陶大象,从“手之艺”到“手之德”,从艺术审美升华到自然大道,所谓技近乎道也。
《蕲春作家》2022年第12期||名家有约||杨文斌

院子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陶品,有半人高的水缸,也有盈盈一握的茶盅。走进里间,好像走进了陶的海洋,一个纸箱里堆放着提梁壶,小巧别致,花色可人。我喜欢其中一个小茶壶,金黄底,浅浮雕传统花卉纹样,憨朴中透着清新,就像一只小麻雀。可惜壶嘴有一点损残,壶身有一道头发丝一样的裂线。樱桃树下一个女人说,这是她父亲手工做的,从拉坯到雕刻,耗费了整整一天的工,原价得好几百呢!因有点瑕疵,才堆在那儿。我暗喜,忙问怎么卖,女人说,师傅们对不满意的作品是宁可打碎,也不愿降价卖出的,但既然你喜欢,就按成本给你吧!
回程路上,抱着这个有点瑕疵的陶壶。同事们都说我花钱买了一个残次品,我却能体令这种“残缺之美”!
回家,擦拭干净,在提梁上系了一挂朱红的小流苏,摆在书柜里,漂亮!宁静的夜晚,泡一杯绿茶,研墨展纸,临帖学书,书毕把玩,有“茗香心自静,壶中天地宽”的况味。茶有茶艺,陶有陶技,书有书道,都应追求“手德心规”,如此才能陶冶大象、臻于化境——器物与人事,莫不如此!
2016年4月 19日,凌晨
《蕲春作家》2022年第12期||名家有约||杨文斌
02窗外的树

《蕲春作家》2022年第12期||名家有约||杨文斌
套用鲁迅那句被用滥的话:我办公室的窗外,有两棵树,一棵是乌桕,另一棵也是乌桕。我叫它们乌桕姐妹。
这座叫文兴阁的办公楼离我家较远,每天来回奔波,不是在上班,就是在上班的路上,每每苦不堪言。但窗外有树,还有鸟,这让我感到欣慰。
我们刚搬来的时候是春天,这两棵乌桕才吐出新绿,却已经有鸟雀迫不及待地前来唱歌。新鲜的阳光沐浴着它们,不知是露水,还是分泌的汁液,连同鸟叫都闪着晶莹的亮光。那是一种我也曾有过的青春光芒。
《蕲春作家》2022年第12期||名家有约||杨文斌

夏天,它们枝繁叶茂,像撑开的两把大伞,守候在窗外。片片叶子,如果画它,用小狼毫点厾“胡椒点”正好。淡淡的花开之后,竟然结了一些青果儿,指头大小,有长柄。绿意与阴凉沁入室内,连同我翻动的书页也带着清幽,宝鼎茶闲烟尚绿,幽窗棋罢指犹凉,有此意趣。
有时候,我正忙着公事,烦不胜烦,忽然听到鸟的啁啾,抬头一看,一只蓝尾的灰鹊,藏在叶子里,羽毛翻飞,不知道在忙什么。人物传神,山水写意,花鸟生趣,那情景,极像宋人花鸟团扇,跟林椿画的一样。
更多的是伏案读书读倦了,端起茶杯,看看它们,枝干窈窕,身姿亭亭,一树的清新秀气。乌桕的叶子成心形,有长长的柄,风吹过,叶子翻转抖动,像遗爱湖夕阳逆光下的粼粼波光。而那簌簌的浅吟低唱,好似我一肚子无法诉说的叹息。
某日读陆蠡《囚绿记》,看看外面,被钢窗阻隔的绿,它们多么自由,仿佛被囚的不是绿,而是我,乌桕们倒成了狱卒。不知不觉,在文兴阁,我42岁的大半光阴已虚掷在此,又增添了许多闲愁,还有皱纹与白发。与我朝夕相处的惟有它们,它们在也经常会透过窗户看我,可怜这个铁窗内枯坐终日、激情成灰的中年男人。
《蕲春作家》2022年第12期||名家有约||杨文斌

每有禽来,栖息枝头,便觉时间舒慢,万物皆好。但夏秋之后,乌桕颜色开始转换,左边稍矮的一棵由绿变黄,右边稍高的一棵则渐渐变成红色。虽然它们都是乌桕,原来是不同表情的两棵树,就像双胞胎,看起来一样,却各有各的性情。
秋色渐深,叶子红了,也逐渐出落得像花儿一样。秋阳明媚的上午,我的窗外就是一幅斑斓的画,被窗户栏杆所裁割,似乎可以直接送到美术馆去展览。那黄,是明黄,比芒果更纯、比香蕉更亮,比高僧的袈裟更有生气,在后面一排香樟树的墨绿下映衬下,更显得妍丽,透亮,黄得人精神一振、黄得通体亮堂;红的那棵在蓝天的衬托下,深情含蓄,热烈浪漫,树顶向阳那片带着紫蓝的红,像东坡的酡颜,像文天祥的丹心。那黄,那红,看久了我会感到寂寞。
《蕲春作家》2022年第12期||名家有约||杨文斌

深秋一个阴沉的下午,我正在办公室赶一篇稿子,窗外的乌桕树忽然飞来五六只好看的红嘴鸟,是相思鸟吗?它们在聚会,好像在开party,或是举行婚礼?“嫁嫁嫁”地叫上好一阵,才呼啦啦飞走,全然不在意我在窗内偷窥偷听。
透过窗栅栏上那一角隅空荡的天,耳畔回响着鸟鸣,想这几只俊俏的小嫁娘,也不知道她们嫁给谁、嫁到哪里去了?我悄悄拍了几张照片,发到微信里,一个文友留言:“她们嫁给了时光,嫁给了记忆。”真好,但愿是这样。只是明天,它们还会再来吗?我会在这里等。
偶尔,我自私地想:它们,要是变成“她们”多好,翠裙朝起舞,红袖夜添香,左娥皇,右女英……真是男人的白日大梦,此念一出,又不免自嘲自责,可千万别亵渎了它们!
幸亏它们只是草木,要知道,天若有情天亦老,红颜薄命,更难消几番风雨?你看,秋冬之际,它们秀发已凋零、形容已憔悴,只剩下几片孤零零的叶子,还在离情别绪中缠绵,还想留住一个残损的春梦吗?谁料得,繁华终是一场空。幸好,它们只是它们,不是“她们”。英雄白头,美人迟暮,这是世上最揪心最无可奈何的事呵。
《蕲春作家》2022年第12期||名家有约||杨文斌

时令已立冬,下了一场雨,叶子几乎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杈了。这种乌桕树是观赏性的,少有籽粒,鸟也不再来,它们只是偶尔路过,歇一下脚,就又飞走了。秋风瑟瑟,看它们空荡落寞的样子,不知下雪的日子里,又是什么样子?
庾信的《枯树赋》,每次读来,都有挥之不去的感伤:“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人何以堪?谁知道。且耐心,且守候,学学仙人球,哪怕许久没有一滴怜爱的水露,照样也不枯萎,不改变自己青葱的本心,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何况还有期待,来年或许绿满枝头、鸟语花香,谁知道呢。乌桕姐妹还有无数度春秋与明艳灿烂,还好,我也还有大半生的好时光用来与之陪伴。
2017年11月13日《蕲春作家》2022年第12期||名家有约||杨文斌

03深情红叶看金沟

《蕲春作家》2022年第12期||名家有约||杨文斌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客居黄冈十几年,我认为鄂东最好的季节是秋天,特别是仲秋时节,枫丹稻黄,桕红樟绿,秋色斑斓,秋景如画。在这美好的日子里,有幸受邀前往蕲春县大同镇金沟村进行了为期两天的采风体验,所行所止,所见所闻,是满满的收获与感动,金沟之行,使我 2015之秋不留遗憾。
金沟村,得名于一条长约 12公里的高山河谷,该村 4个小组几百人就生活在河谷两岸。我们从大桴村进村,为亲身体验金沟河谷,弃车步行,缘溪而行,溯流而上,村村通公路像一条玉带,与金沟河谷并驾齐驱。我们时而在平坦的公路上漫步,欣赏两岸青山如翠屏的景色;时而下到河谷,踏石戏水,与金沟来一次亲密拥抱。
《蕲春作家》2022年第12期||名家有约||杨文斌

金沟村田副书记热情作陪,他比我小几岁,胖胖的,他叫我喊他“小田”。小田说金沟得名,有两个版本,一说此地曾有一个老人,胡子很长,吃饭时要用两个金钩子挂起来才行,流传下来,“钩”变成了“沟”。一说河谷里富含金矿和铜矿,流水冲刷,谷底泛黄,故曰“金”沟。传说版有点以讹传讹,科学版又比较呆板。就我看,青山两座相对,河沟一条贯穿,无论站在哪个角度看,河谷两岸,左右连绵,上下纵横,有数不清的枫树、乌桕等红黄树群,在金秋阳光下闪着金光,铿然入眼,纷至沓来,让人目不暇接。我眼中的金沟,是金黄之沟,是五彩之沟,是美丽之沟!
行走深山,饱游饫看,我仿佛也成为一棵会走的树。极目远眺宏观风景,山形树色,涤荡心胸;拈取摩挲微观草木,花香果实,惹人爱怜。金沟的植被物种非常多样,金菊白菊,正逢其时,我竟惊喜地发现梨花与映山红也开花了,好像忍不住也要来一番争奇斗艳。还有一路上看到的各种果实,茶果、桐籽、秤锤果、野核桃、野草莓等,令人欣喜,忍不住想要摘取。尤其有一种鲜红的浆果,新润如珠,攒聚成串,特别像我在神农架见到的五味子。我试着尝了一粒,又酸又麻又甜,或者它就是五味子吧!
《蕲春作家》2022年第12期||名家有约||杨文斌

小田说,金沟山上野果很多,比如野樱桃,他小时候常常在山中吃个饱。说到樱桃,小田眼睛放亮,他在自家承包的山上开辟了一大片地,专门种上了樱桃,去年栽的,今年就开了一山坡的樱桃花,好看得很!他说他要打造“蕲春樱桃谷”,增添新的风景看点,让古老的金沟焕发出新的光彩!

聊着,走着,看着,赞着,不知不觉来到了一处地势稍平缓的河滩,小田说,这处河滩叫老虎头,对面那座山叫观音岩,我们所处的这边叫回头峰。我们扔下背包,下到河谷中间去嬉戏玩耍。金沟有金矿,但河谷里的石头除了少数泛着古铜色之外,绝大部分都以灰白色为主,少量有白、黑、绿、黄等各种色彩。在碧绿的溪水衬托下,有几块洁白耀眼的石头,玉石一般光洁纯粹。涧底束荆薪,归来煮白石,我本想带几块回去,放在书房里用清水养着,可惜石头太重,搬不动,只好作罢。
《蕲春作家》2022年第12期||名家有约||杨文斌

站在河谷中央一块像舟船的巨石上,秋风入怀,当流赤足踏涧石,水声激激风吹衣,跟韩愈的情怀一样,真有几分出尘之想。只是时下入秋,山泉清冽,不宜打赤脚在溪水里久泡。秋水静美,金沟的流水却潺潺有声,循声看去,流水从巉岩疏林中奔泻而来,到我脚下潭中略作盘桓,又分作几股,脱兔一样活泼而去,留下一路的清脆水响。我追不上那一路欢歌的泉流,左顾右盼,忽见脚下的石头,有特殊的纹理,灰白色的青灰色底子上,印着各种纹路,云卷云舒,潮来潮去,自由变幻。河床上的石头,其实都有丰富多姿的肌理石纹,我感觉我不是游走在石头上,简直是在天上放牧白云。
《蕲春作家》2022年第12期||名家有约||杨文斌

小田介绍,金沟河谷从发源地起,至山下止,有几十里的流程。因地势与落差,有的河沟窄如咫尺,而宽处又达数十米。并且落差大,变化多,有险滩激流,也有静水深潭。如果稍加开发,这里是天然的漂流线路。同行的作家兼户外驴友天河也说,金沟是“溯溪”运动的好地方,如果科学规划一下,甚至还是“肉漂”的好所在。小田说,为了保护金沟自然生态原貌,不想急功近利搞掠夺性开发。我赞成他的看法:鄂东山高谷深,适合开发漂流的地方不少,但要对金沟进行可持续性开发。是的,留住了金沟的本来面目,就是留住了资源,也留住了乡愁。

进到山里,根本没路,只有路迹雏形,这还是小田昨天安排村民开辟出来的。一路上,渗水滑溜处垫块石头,倾斜陡峭处横几根木棍,挡住路的树杈子只好砍去,刀口如新,流出的浆液还没干。越往里走,越不好走,林荫蔽天,空气潮湿,但嗡嗡的水声却越来越清晰。顺着被茂密的树木遮蔽的溪流逆流而上,我们终于气喘吁吁来到雷洞瀑布下,坐在石头上歇息,水声轰鸣,说话要提高分贝。仰头看瀑布起处,不见远山,只见蓝天白云。
《蕲春作家》2022年第12期||名家有约||杨文斌

山巅树冠的轮廓线忽然开了个缺口,从中奔泻而下一股激流,约有三四米宽,坠落下来,冲到五六米下的中段,山崖犬牙差互,岩石凸凹不定,水流摔了个大跤,被分成白练、白条、白线、白丝,丝丝缕缕,像新疆少女多情的发辫。秋风吹来,化为水雾,蒸腾为云汽,弥漫到行者燥热的脸上,顿觉清凉。而纷纷溅落的中流在悬挂四五米之后,又万流归一,注入到瀑下的青黑的深潭里去。待翻滚无数个水花之后,瀑流浮出水面,穿过树木石块,向山下汩汩流走。黄河之水天上来,疑是银河落九天,观瀑入神,一些诗句碎片在脑中翻腾。雷洞瀑布,层第跌落,第一级来势汹汹,第二级轻柔妙曼,第三级全神贯注,第四级从容不迫。瀑流如人生,少年轻狂、青年奋发、中年沉静,到老,则从心所欲不逾矩了。
《蕲春作家》2022年第12期||名家有约||杨文斌

小田渴了,趴在深潭里喝水,他直起身,抹抹嘴,说:“雷洞山泉,有点甜!”我们笑。他说:“这个瀑布还没有令名,是叫雷洞瀑布好,还是雷家洞瀑布好?”当然是雷洞好。雷洞——想想:瀑声如雷、雷鸣洞响,闻雷声而动,意蕴无穷啊!我看第一级瀑布所在的山岩,好像一个大箱子。沈从文写过一篇《箱子岩》的美文,是的,这也是一处垂空如削、酷似大木箱的箱子岩。瀑布就挂在箱子左边,而右边空着。我来了灵感,跟小田建议:“这是多好的一块天然摩崖啊!正好在上面刻上‘雷洞’两个大字!”天河兴奋地说:“雷洞瀑布是进行瀑降活动的理想场地!”他解释了半天什么是瀑降,对于有恐高症的人来说,我闻之不禁丧胆。就是,从那个瀑布的天口,天兵天将似的,一级一级从水流中攀爬下来,过五关斩六将,落汤鸡,水帘洞,想想都腿软!小田倒是来了兴趣,深入探讨雷洞瀑降的可行性。
《蕲春作家》2022年第12期||名家有约||杨文斌

我看瀑布两边林木森森,红叶燃情,火红的柔情,不禁思绪翩飞。“目断青鸾瞻碧雾,情深红叶看金沟”,这是元朝戏剧家高明的一句诗,贴切写出了我在金沟采风的心情。下山途中,看秋色斑斓,层林尽染,金沟就像一幅徐徐展开的画卷,引人入胜,让人流连忘返。沟引新流几曲声,红火的金沟,一条金色希望的梦想金沟,一条寸土寸金的富裕金沟,愿早日修炼成为腾飞的黄金龙,早日升华为黄冈的九寨沟!
2015年11月7日
《蕲春作家》2022年第12期||名家有约||杨文斌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