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春故事 | 老挝地面警卫作战中的蕲春兵

发布时间: 2022-3-20 21:39|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90|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
1954年7月关于恢复印度支那和平的《日内瓦协议》签订后,美国破坏协议的执行,在印度支那三国扶植亲美政权和极右势力,挑起老挝内战,并于1961年发动第二次印度支那战争。面对美国的侵略和亲美政权军队的进攻,老挝人民不畏强暴,在老挝人民党和“爱国阵线”领导下建立解放区,发展爱国武装力量,开展抗美救国战争。应老挝人民党和老挝王国民族联合政府的请求,中共中央和中国政府决定为老挝提供军事和物资援助,并帮助修建公路。1961~1974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有关院校为老挝培训了6批战斗部队、军官和各种技术人员2000余人。1962~1978年,中国先后派出18个工程大队、3个民工大队无偿帮助老挝修建公路。为保障筑路工程的顺利进行和施工人员的安全,根据老挝人民党和政府的请求及中老双方协议,中国于1969年3月~1973年11月先后派出高射炮兵第705大队和第302、第303、第304支队共2.13万余人,担负援老筑路工程的防空作战任务。在4年多的时间里,共进行防空作战95次,击落美军飞机35架、击伤24架。中国援老部队在施工和对空作战中有269人光荣牺牲。

1969年,我县连续征召了两批新兵:第一批是3月份征召的,那一批兵全部开赴北京军区服役,防范“苏修”侵略;我们这批兵是10月份征召的,开赴云贵高原,守卫祖国西南大门,防范“美帝”侵略。一年之中连续征召两批新兵,这在蕲春县自解放以来是少有的。我们这批兵总共有1000多人,除大河口、邓信、何大塆等地有100多人分配到上海空四军外,其余900余人全部开赴云南,编入昆明军区。
12月20日,我们到达昆明市火车南站,在这里又进行了分兵:横车、赤东两区新兵被分配到昆明军区汽车五十团,彭思区新兵分配到汽车二十三团,刘河、狮子、张塝等区新兵分配到昆明军区后勤部直属部队,唯有漕河区、株林区、漕河镇及县直机关新兵分配到野战军十一军三十二师九十六团。当时负责接兵的新兵团长赵旺海就是九十六团的副团长。我们被分配到十一军的战友于12月24日到达部队驻地——云南省临沧地区博尚镇。蕲春故事 | 老挝地面警卫作战中的蕲春兵
抗美援老部队防空阵地
1970年,美军在越南、老挝、柬埔寨三国军民的奋勇抗击下,不得不把军事基地特别是空军基地重点转入到泰国的乌隆、乌汶、乌塔保、呵力,打卡里等地方。这些地方都紧临着老挝边界,这就使老挝更容易遭受美机空袭。老挝龙镇当时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前线总部和后勤基地,被美军列为“禁区”。从这些空军基地出去的飞机把老挝上寮和中寮地区的公路桥梁及军事设施几乎轰炸殆尽,全国交通基本瘫痪。老挝爱国阵线党中央委员会主席苏发努冯亲王多次请求中国政府出兵,帮助他们打击美国飞机和地面敌特武装;并要求派出工兵部队帮助老挝人民修复公路桥梁,恢复老挝爱国战线党解放区的交通。7月,昆明军区遵照中央军委指示,各部队抽出高炮技术骨干组建独立高炮营,我蕲春籍战士冯焱明、郑焱华二位被选上,9月份第一批开赴老挝前线。1971年2月,九十六团高射机枪排又接到命令开赴老挝前线,我蕲春籍战士郑绪林等10人也随高机排出发到老挝,去经受血与火的战斗考验。冯焱明、郑焱华他们一到老挝就参加了紧张激烈的对空作战。1970年10月,中央五支队指挥部(援老总部)命令独立高炮营进驻到老挝东线28公里处,进行空中火力阻击,当即击落敌机1架。1971年2月13日,他们又奉命转移阵地到东线39公里处的丛山密林中设伏火力网,傍晚时分来了7架敌机,高炮营所属5个连百炮齐鸣,炮火烧红了蓝天,他们又击落击伤敌机各1架。蕲春故事 | 老挝地面警卫作战中的蕲春兵
筑路部队依靠铁锤钢钎铁镐等工具,为老挝修筑公路
1971年5月14日,独立高炮营接到指挥部命令,高炮阵地转移到湄公河边的勐跨地区设防。这一地区敌情复杂,轰炸老挝军民的飞机大多从这个方向过去。一同调入勐垮地区设防的还有高炮十五师的部队。当高炮阵地刚刚修筑完成,战士们正吃中饭时,突然由泰国方向飞出13架敌机,它们超低空飞行躲过了雷达跟踪,但在距我军阵地10公里处,被正在警戒值班的蕲春籍指挥手冯焱明发觉了,他立即向高炮营发出信号,大家丢下饭碗迅速进入阵地。但敌机来得迅猛,一阵地毯式狂轰滥炸,使我军高炮阵地损失严重,特别是高炮十五师的阵地几乎被摧毁,数十门大炮只有3门炮在还击,其余高炮都成了哑巴。不少战士牺牲了。炮火把冯焱明埋在弹坑里,但他迅速抖掉身上的泥土,爬出来继续测距敌机俯冲轰炸的角度、高度和速度,给仍然坚持对空射击的高炮提供准确的技术信息,提高了独立高炮营的打击力度,并终于战胜了敌机。这就是在援老抗美战斗中有名的“五一四”战斗,冯焱明、郑焱华2位蘄春籍战士受到了通令嘉奖。1971年春节除夕夜,上级命令九十六团高射机枪排叶成武、熊元喜、曹能香、郑绪林等10名蕲春兵随部队开进到猛垮地区扶栋山隐蔽潜伏。自除夕夜开始潜伏至结束33天,大家没吃大米饭,喝生水,吃干粮,整天卧伏在草丛和树林中,蚊叮虫咬,艰苦异常,但大家击落敌机1架,击伤敌机1架。当潜伏任务完成时,每个人体重下降了30多斤,许多战士瘦得皮包骨。在这次潜伏对空作战任务中,邓仁新、郑绪林等蕲春籍战士分别荣立了三等功。经过多次对空作战,我军不断加强空中火力阻击,使敌机的轰炸威胁有所遏制。但地面敌特却活动频繁,十分猖狂。他们既偷袭我们后勤部队和工程施工部队,又给敌机指示目标轰炸桥梁。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派出野战部队到老挝,护卫道路桥梁,帮助老挝人民巩固解放区。蕲春故事 | 老挝地面警卫作战中的蕲春兵
为感谢中国筑路部队的援助,老挝慰问团深入工地慰问
1971年11月,我步兵九十六团正在千里野营大拉练的路上,突然接到中央军委命令,迅速返回营房执行新的战斗任务。军长董占林和师长史桂先传达了中央军委命令,我团开赴老挝前线执行地面警卫作战。部队立即展开学习国际法及一系列外事政策和纪律,了解老挝敌情、社情和当地习俗。学习期间,昆明军区王必成司令员来到九十六团看望大家。经过3个月的政治学习,九十六团于1972年3月10日全部集结于中老边界的勐腊县城。一营是负责全团的前锋部队,三营及团直属特务连、炮兵连、通讯连等部队护卫着团司令部机关居中,二营负责全团后卫。二营行军顺序是六连、二机连、五连、团后勤运输排,四连断后,是全团的后卫。3月20日晚9:15分,开始越过国境线,九十六团的蕲春 250 余名战士随军开赴老挝前线。全团分布在老挝的老西,新东及北线300多里的公路线上,担负着地面警卫作战任务。团部指挥机关及团直属部队驻扎在老西线46公里处深山中。我们四连是十一军先进连队,4个排,1个炮兵排,武器装备精良,是150 人的加强连。蕲春兵有24人在该连队(作者也是该连队的兵)。团部命令我连驻守在老西线 52 公里处,距团指挥机关仅6公里,作为团首长的一个拳头使用,是机动分队,哪里战事吃紧就奔赴到那里。每当我们列队出操或穿越马路时,都是步伐整齐,歌声嘹亮,口号震天,常常引来老挝老百姓注目观看。我们搜山扫特,对空作战,也都展示了军威和国威。老挝反动电台不断惊呼,中国已从国内调来了精锐部队,敌特武装也被我们的军威所震慑而不敢轻举妄动。我们在老挝的战地生活是极其艰苦的。住所就是大家动手搭建的草棚。雨季的狂风常常把草棚屋顶刮飞,战士们只有在狂风暴雨中抱团过夜,被雨淋得像个落汤鸡。草棚湿度大,战士们的被褥整天都是潮湿的,毒蛇常钻入草棚中。好不容易见到阳光,又是天热难耐。大家全副武装,人泡在汗水中,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身上汗水带着咸味把衣服染成一块块白颜色,人穿在身上极其难受。战斗任务又重,大家根本无法顾及个人卫生,许多战士都患有“烧裆”(烂裆,阴囊炎)病,大腿根部肿得血淋淋的,行军打仗极其痛苦。此病又易复发,作者本人亦染上这种病,至今每年秋天就复发。老挝丛林里,到处都是瘦长条形的旱蚂蟥,这种蚂蟥吸人血特别厉害,每次行军打仗大家都把衣领袖口和裤脚口扣好扎紧,但还是有些旱蚂蟥钻进体内大吸人血。除了旱蚂蟥还有毒蛇、马蜂和巨大的蚊虫,这种蚊虫叮人极易患上疟疾,我们部队有几个战士就是被蚊虫叮咬后而发烧致死的。蕲春故事 | 老挝地面警卫作战中的蕲春兵
高炮15师抗美援老官兵
七十年代的老挝到处都是战争的创伤。地面不断有敌特武装骚扰,敌机突袭几乎每天都有。九十六团蘄春籍放影员郭开文,受命到湄公河边去给二连战士放电影,战士们已经有几个月没看电影了,大家非常高兴,但这一场电影却转换了3次场地,遭遇敌机7次袭击,电影还没放完天也大亮了。一天中午,驻守在湄公河边最前沿的二营六连正在吃午饭,数架敌机超低空从山沟中冲出。在该连服役的蕲春兵李仁贵班长及 10 多位战士立即丢下饭碗,迅速跑向防空阵地,拿枪沉着对空一阵猛射,敌机被打得狼狈逃窜。六连无一伤亡,高射机枪排还击落敌机1架,李仁贵班长受到营部嘉奖。蕲春籍叶新云战士,在老挝地面警卫作战担任团部通讯连信号台班长,负责捕捉敌机信号,侦察搜寻跟踪和标图发报等任务。他经常带领全班战士背着电台,钻丛林翻高山,冒着被敌机轰炸的危险,在高山之巅发回一个又一个敌机来犯的信号,同时也一次又一次使部队化险为夷。1973年6月,得知敌机要对我团主阵地和老挝爱国阵线党省府机关实行地毯式轰炸,妄图一举将我团几个主要阵地和大桥打瘫。叶新云日夜搜寻侦察捕捉一切可疑的电台信号,并不断地用铅笔标明110、135、324等特急密码,使我团有条不紊地进行了战前准备,虽然遭到敌机的空中袭击,但我团毫发未损。叶新云所率领的信号台侦察班,被大家誉为是跳跃在老挝密林中的红色电波,是侦察敌机活动的千里眼、顺风耳。蕲春兵中,还有团直炮连无后座力炮—炮手陈佑明和二营机炮连八二迫击炮一炮手陈文明都是全团有名的神炮手,他们在训练和对敌战斗中都是发发炮弹命中目标,充分发挥了步兵炮的巨大威力。陈佑明多次受奖,陈文明荣立三等功,还被选为连队党支部委员。陈劲、王介雄、许万利、刘照明、李焱明等30余名蕲春兵都是部队的笔杆子,在援老抗美战士中发挥了作用。在九十六团各条战线、各个战场及时报道、宣传和摄影,被《解放军报》、《国防战士》和《云南日报》等报刊刊载新闻报道、文艺和摄影作品180多篇,并在全团范围内办墙报500多期,讴歌了九十六团的战斗精神,促进了部队的战斗力提高。以九十六团文艺宣传队表演班长、蕲春兵甘斌为首的文艺兵,在援老抗美的战斗中,自编自演了200多个文艺节目,为活跃战地生活,鼓舞部队士气做出了突出贡献,甘斌同志受到5次通令嘉奖。在老挝两年时间的地面警卫作战中,蕲春兵随同步兵九十六团还参加了保卫南塔省会的阻击战并取得了胜利,保卫了祖国亲人慰问团战地慰问及战地观摩的安全,受到了抗美援老总部五支队及昆明军区的表彰,也受到了老挝人民的赞扬。在老挝地面警卫作战中,蕲春兵有150人立功和受奖,还有63人在火线上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步兵九十六团孙生田团长在老西线80公里的四连总结大会上,称赞蕲春兵是“特别灵活,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完成任务”。1974年3月,老挝爱国阵线党武装部队在我军的帮助下,各个战场都取得了全面胜利,基本实现了全国统一。4月,我们步兵九十六团胜利返回到国内。(作者单位:赤东镇三渡村)

蕲春故事 | 老挝地面警卫作战中的蕲春兵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