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张北平《艾苗上的红蜻蜓》

发布时间: 2022-3-20 19:40|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58| 评论: 0

张北平《艾苗上的红蜻蜓》

艾苗上的红蜻蜓
张北平

(一)我家屋前是一个园子,园子里种满了青菜、萝卜、蓬蒿菜等各种时令蔬菜,而园子的西北角上似乎永远都是种着一畦蕲艾。

小时候,奶奶差不多每一天都要颤着小脚去园子里看一看那一畦艾草,她的分工非常明确,那些蔬菜的培育永远都是爸爸妈妈的工作,而这畦艾苗好像潜意识里是属于她的工作。
她每天早上起来都会到艾地里去,有时是拔掉艾苗中间的杂草,有时是给艾苗洒一点水,有时甚至什么都不做就是去看看。而我,就像个跟屁虫一样紧紧地跟在奶奶的身后,那时我总会听到她不停地嘟囔:“艾苗啊艾苗,你快点长吧,毛家婆婆的儿媳妇快要生了,我要给她送一捆去;胡家爷爷的咳嗽老不好,我也要给他送一捆去;还有二闺女的月经老不正常,我也得给她送一捆去······”
(二)
奶奶在前面絮絮叨叨,我戴着一顶草帽跟在奶奶的身后,间或东一脚西一脚地瞎闹。园子里蜜蜂、蝴蝶、蜻蜒、蚂蚱应有尽有。蚂蚁把艾叶子当成了运动场。蜜蜂则嗡嗡地飞着,满身绒毛,落到一片艾叶上,胖乎乎,圆滚滚,就像一个小毛球。一只蜻蜓飞过来就像一架小飞机一样落在一片艾叶上,微风轻轻地吹了过来,蜻蜓依然挂在艾叶上一动不动。

我看的分明,那是一只红蜻蜓,薄薄的透明的纱翅,大脑袋上的眼睛不停地转动,我猜不出它到底在看哪一个方向,便忍不住伸手去抓,可是我的手还没沾到它的翅膀,它却翅膀一张,骄傲地飞走了,留下我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它越飞越高。
“奶奶,奶奶,蜻蜓停在我们的艾叶上干什么?”我突然想起我的奶奶来。
“当然是吃我们的艾苗了,我们蕲春的艾可是个宝,这些小东西就会来偷吃!”
“蜻蜓真的是吃我们的艾苗吗?”
“当然是真的了,你没见它总是喜欢停在我们的艾叶上吗?”
从此,蜻蜓就和我结下了深仇大恨,敢偷吃我们家的艾苗!这可是奶奶的宝贝啊!看我不收拾你!放学后,我便带了一帮小伙伴专门到艾地里抓蜻蜓,可是蜻蜓哪有那么好抓的?有时一个下午也没抓到一只,我们便极度失望起来。
有一次,一个邻居大婶来地里问父亲要茄子秧,见我们赤手空拳地抓蜻蜓,便忍不住叫道:“你们这个样子怎么能抓到蜻蜓呢?去拿一把扫地的竹枝做的那种笤帚来,只要一扑,蜻蜓不就扑到了吗?”
我们很听了她的话,真的跑去找了一把笤帚来,乘蜻蜓飞到厢沟没有庄稼的地方,便举起扫把一下子扑了过去,蜻蜓不偏不倚被压在了笤帚下面。于是,扑蜻蜓便成了我们放学后的乐趣。
(三)
一个端午节的下午,学校放了假,园子里的艾草已经有我两三倍高了,奶奶毫不犹豫地割光了整畦地的艾草,她像送宝贝一样东家送一捆西家送一捆,自己再留一部分晾晒起来自家个用。

艾割走了,扑蜻蜓没有阻挡可是个好时机。我拿起笤帚,走到屋后的园子里。蜻蜓可真多啊!有时一笤帚下去能扑住两个,我高兴极了,从笤帚上摘下一根极细的竹枝,把扑到的蜻蜓一个一个穿了起来,等小伙伴们回来,我得拿着这些蜻蜓去向他们炫耀炫耀。
一直到傍晚,我穿了三大串的蜻蜓,把它们藏在上衣的后背上,就想溜出门去找我的那些伙伴们,不巧却被母亲看到我又要出门 ,她大吼一声道:“你去哪?”我嬉皮笑脸地说:“妈,我出去玩一会,玩一会就回来。”“不行,今天是端午节,每个人家里都会准备一些好吃的,你去别人家是去蹭吃的吗?不准去,没家教的东西!”
母亲拉下脸来,我吓得灰溜溜地躲进自己的房间,可是这些蜻蜓怎么办呢?还没有拿给小伙伴们看呢!我在房间里急得团团转,在想了一百个主意后,我觉得今天出去是没希望了,还是把蜻蜓藏起来,明天再拿给小伙伴们看吧!我左顾右盼,最后把蜻蜓藏在我睡觉的床底下,这样既不会被母亲发觉,明天我又可以拿到小伙伴们面前去炫耀了。
第二天一早,看到母亲走出房门,我便急匆匆地从床上滚了下来,等我拿出那三串蜻蜓一看,我不由得傻眼了,蜻蜓上密密麻麻地爬满了蚂蚁,有的蜻蜓还被蚂蚁们吃得肢体不全,床底下更是浩浩荡荡地涌来蚂蚁大军,我吓得大叫了起来。
渐渐地,艾苗又长了出来,只是这第二季的艾苗没有第一季的粗壮,该送的人已经送了,自己家中艾也预备充足了,奶奶便不再去看那些第二季出生的艾苗,我对扑蜻蜓也就不再上心了,反正第二季的艾草奶奶无关紧要,蜻蜓们愿意吃就让它们吃吧。
(四)
后来,我进入了小学三年级。有一次,我们在《自然》课中学到,蜻蜓是益虫,它是专门吃害虫的。我大吃了一惊,赶紧跑去问老师,蜻蜓真的是益虫吗?它不吃艾叶子吗?老师十分肯定地告诉我,蜻蜓是益虫,它是不吃艾叶子的,蜻蜓只是喜欢停在艾叶子上嬉戏。

那一刻,我的心中生出许多的悔意来,我的小脚奶奶把我害的好惨啊,我亲手杀死了多少蜻蜓呢?我再不敢说出我曾经穿了三串蜻蜓藏在床底下,我也不敢再向伙伴们炫耀我捉了多少只红蜻蜓。
放学后,我赶紧跑到屋后的艾地里去看,新一年的艾苗已经有我腰那么高了,绿油油的,每一片艾叶上都有许多白色的绒毛,我细细地搜寻着,希望能再在艾叶上看到一两只蜻蜓。我心里默默地祈祷着,也不知过了多久,真的有蜻蜓飞过来了,它们停留在艾叶上一动不动,我再也没有去抓它们。
我不再扑蜻蜓,我还告诉了小伙伴们,蜻蜓不吃艾苗,它们是益虫,我们应该保护它们。
一转眼,事情过去三十多年了,时间慢慢地把经历和成熟送给人们做了礼物。当年的难过和歉意我也渐渐地开始淡忘。可是每一年,当母亲从乡下给我送来大捆大捆的艾草的时候,我又忍不住想起艾苗上的红蜻蜓来。

作者简介:张北平,男,1969年生,党员,研究生学历,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心理咨询师。公开发表诗歌、散文、教育教学论文多篇;参与编写校本教材多本。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