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人文蕲春】三角山:纵万般忧苦,化作灰飞烟灭

发布时间: 2022-3-3 19:59|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752| 评论: 0

【人文蕲春】三角山:纵万般忧苦,化作灰飞烟灭

文字丨邓寿丰

八百万亩林海烟波浩渺,九十九座奇峰博古容今。在中华大地星罗棋布的名山秀水中,鄂东名胜三角山是一处待开发的处女地。她无数动人的神奇传说,她钟毓奇险的自然景观,似乎是天与人的谋合,更象是神与鬼的杰作。  
【人文蕲春】三角山:纵万般忧苦,化作灰飞烟灭

拜别三角寺,翻越望江坳,弃车登山,一路的羊肠小道,没有人砌的台阶,没有飞扬的缆车,没有世外的喧嚣,没有造作的虚景。触目的,是西周的烟云;抚摸的,是后汉的石木。人与人的呼吸交融在一起,声与音的揉杂纠缠在一起,感觉是透明的,听觉是透明的,视觉是透明的。

【人文蕲春】三角山:纵万般忧苦,化作灰飞烟灭

在屏风寨城墙外陡峭的山路上,仰望远古的城墙和城门,几个世纪前声震九天的撕杀和受伤者绝望的呻吟,似乎就在耳畔。
猩红色的泥土,血褐色的石头,这些都是当年浴血奋战的勇士凝固的鲜血和冻结的灵魂。
【人文蕲春】三角山:纵万般忧苦,化作灰飞烟灭

轻轻抚摸重达数吨的巨石,扬起鼻翼,微微吸入略含血腥的气息,屏风寨带给人的是凝重的历史考问和残酷的人性之争!
【人文蕲春】三角山:纵万般忧苦,化作灰飞烟灭

穿过寨门,眼前豁然开朗,一条平缓的林荫道,几乎令人错觉走进西欧的森林,路面铺着一层均匀的褐色沙土,整洁而明快。小道两旁覆盖着梦一般轻柔的落叶,仿佛是三角山的衣被。四周静谧而安详,林间小道曲曲折折,蜿蜒不知飘向何处。身边漫山遍野是亭亭玉立的松杉树木,这里的松,这里的杉,没有三角山其他树木的苍桑感。她挺拔﹑鲜活,薄薄的树皮间隙,无法压制地迸出动人的生机与活力。
【人文蕲春】三角山:纵万般忧苦,化作灰飞烟灭

这片梦靥般森林的近头,是三角山主峰大尖膝下的龙洞寺,一个流传老龙听经的地方。东北向上100米,便是传说中神秘莫测的老龙洞,老龙洞由一块巨形麻灰花岗石和数块巨石相拱而成,洞门上方有“老龙仙洞”石刻,古朴遒劲。洞内自然形成一个宽敞的前厅,有如供人膜拜的丹墀。
【人文蕲春】三角山:纵万般忧苦,化作灰飞烟灭

入洞穿越40米左右,从一处天窗爬出,登上老龙洞顶,凭栏望去,远处凄迷朦胧。身边古松破石而出,主干粗砺,虬枝纵横,犹如老龙的华盖。
【人文蕲春】三角山:纵万般忧苦,化作灰飞烟灭

渐登渐高,三角山绝顶越来越近,视野愈加宽阔,一棵棵迎风挺立的松树,顽强地从石缝中钻出,揽日月清辉,吸天地精华,长得枝叶凌厉,面目苍桑。
【人文蕲春】三角山:纵万般忧苦,化作灰飞烟灭

登上大尖山顶,极目远眺,绵绵群山,尽收眼底,看天际浮云,与上苍对话,人生千般忧苦,化作灰飞烟灭。
【人文蕲春】三角山:纵万般忧苦,化作灰飞烟灭

三角山绝顶有三处顶峰:大尖,二尖,三尖。三尖相连,各成一体,形态迥异。有以石见长:或陡立如墙,伟岸英雄;或奇峰突起,逸俊超拔;或横出山顶,直探云海;或中裂数线,成散兵状。有以树见长:或粗如蒲团,冠如华盖;或咬住绝壁,凌空张扬;或独处峰顶,袖翼凝思。大尖之上,摩崖石刻,洋洋洒洒,比比皆是。
【人文蕲春】三角山:纵万般忧苦,化作灰飞烟灭

或许正是这些谒语,牵出了无数兵家之争:南宋毛氏三角山屯兵造反,战事烽烟弥漫中原;元朝末年徐寿辉兵起三吴,退守三角山;明末李自承部将由此挥戈东进,直取安徽凤阳;太平天国的义军﹑辛亥革命党人﹑中国工农红军将帅﹑共产党地方武装领袖……三角山包容了太多的奇险,太多的内涵。青云洞﹑碧仙洞﹑桃花洞﹑栖霞洞,隐藏的不仅仅是一个又一个动人的传说,还有民族血与火的记载;不仅换留住一代又一代难忘的记忆,还昭示着民族千百年的兴亡。
【人文蕲春】三角山:纵万般忧苦,化作灰飞烟灭

“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乾隆皇帝登临三角山绝顶,摩刻“唯天在上”,仰怀凌云之志,俯瞰芸芸众生,借天威以佑君,扬皇威以安民。宋代诗人欧阳修远离卞京,南行千里,登上大尖,留下“六一居士”飘然而去,给后人留下了无数诠释的空间。帝王将相,志士诗人,登居绝顶,与上天对话,或磨砺心剑,或图谋启示,中原逐鹿,各成霸业。
“龙行天下雨,虎伏石中斑,老衲游何处,他年再叩关。”万载风雨,千年轮回,三角山依然情寄日月,笑面人间。

站在蕲春的这方土地,没有理由的,想去寻找她的过往与今生。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