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人类艺术--耀旭十一月诗

发布时间: 2022-1-5 20:55|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207| 评论: 0

人类艺术

所有的画家
只有梵高画出了向日葵

所有的画家
只有
齐白石画出了虾

所有的向日葵
它们的头
最终都将被砍下

所有的虾
都面临着被人类吃掉的命运


为武穴补课诗人古河写一首

武穴诗人古河
每天在朋友圈里发
他辅导初中学生补习数学物理生物英语的日记
我每天都会读之
感觉比读众多诗人的诗
更有意义
也比读他自己的诗更有味
这说明一个道理
诗不能硬写
古河讲的这些
如何学好数学
如何学好语文
如何学好物理
如何学好生物
如何学好英语的方法
是他历经四十多年人生的深刻总结
确有真东西
为什么我读一些所谓的大师的诗歌
(虽然在他们的诗里确有所谓难度技巧之类)
往往提不起一点兴致
说穿了
就是因为在他们的诗里
往往只有皮只有毛
而没有肉没有血
只有语言、技术
而没有一点点关乎于生命的真东西


窗边即景

我站在阳台上
望着外面天空
飞着的两只鸟
我正要赞美
又飞来了三只
稍等片刻
又飞来一群
而那刚刚飞走的两只
又飞回来了
两只黑鸟飞走之后
又飞来两只白鸟
最后还有一只小鸟
孤零零地
跟在群鸟后面飞

看了一小会儿
我转身进了客厅
而鸟儿们不知为啥
也都飞走了


成长史

探索期的儿童允许犯各种错
跌倒了可以自己爬起来

而成人
则必须为自己的每一次失误付出惨痛代价

到了老年
甚至不允许摔倒,一次小小的跌倒
都有可能危及生命


在内心幻灭的时候又写一首月亮诗

如果真有一颗月亮
事实是的确真有一颗月亮

不,我说的不是那颗月亮
我说的是另外一颗我们总是赋予很多美好想象的月亮

有桂花树的月亮
有吴刚和嫦娥的月亮

如果真有吴刚
真有嫦娥,真有一颗这样的月亮

月亮上面只是住着他们两个
那真是一件顶顶乏味的事

一个孤独的吴刚和另一个孤独的嫦娥
他们能做什么?

吴刚除了嫦娥之外
再也看不到第二个好看的女人

嫦娥除了吴刚之外
再也遇不到第二个觊觎她的男人

吴刚也找不到一个男人和他打架
嫦娥也找不到另一个女人和她比美

如果真有一颗这样的月亮
我说这事儿实际上一点都不好玩,也一点都不浪漫


购彩诗

总有一些幸运中奖的人
他们往往并不很穷
(一个一无所有的人
首先想的是吃饭
而不是买彩票)
但他们也绝对不会很富
特别富的人对买彩票这种事嗤之以鼻
他们宁愿赌博
他们能够接受而且往往更倾向于豪赌
在我们生活的周边
有时候也会偶尔遇到个别幸运的中大奖者
说他们幸运吧
是因为他们确实
幸运地生活在一个贫穷的世界里


不可能

如果真有大师
我想问他
如何才能做到思想宁静
没有任何欲求?

因为
这是我所做不到的
我想
也是一切力量
都无法让我能做到的


悼美国诗人罗伯特·勃莱

美国诗人罗伯特·勃莱死了
95岁
在他生命的最后14年患了痴呆症
一个好诗人
终生热爱自然
我更希望他和他所热爱的
所有自然之物一样
始终都能够从大地的深处
汲取生命的力量


声音

不隔音的房子里
经常听到楼上的声音
有时候是说话
有时候是脚步声
有时候是水管里的水在流动
有时候是移动重物
有时候是床在晃动
有时候是撒尿时的水响
有一个小男孩
在傍晚时分必定演奏钢琴
这一切
我都当做是一个人在和我说话


我总是无法说出

我的母亲生下我
喂我奶吃
我的父亲生下我
教我成人
我的姐姐宁愿自己饿着肚子
也要省出一小碗饭
让给我吃
还用自己在水利工地上
获得的微薄收入
为我打了
我平生的第一件红毛衣
我的妹妹为了让我读书
而辍了学
我的妻子为我生了儿女
也像我的母亲养育我一样
辛苦地
养育他们
我从来没有对我的亲人们
说一声
“谢谢!”
也从来没有对他们
说出一个“爱”字


读好诗记

昨天读到黄石胡晓光兄的诗
《致一口丢弃的旧锅》后
我立马回复了一个“好!”字

本来想写几句话
表达一下自己的喜爱
想半天
也想不出说点啥合适

对于一首好诗
除了默默读之
一切多余的解读和赞美
都是多余的


粮管所

粮管所最火的时候
是大家都拥挤着交公粮的那些年
那时候粮食收购员
就是小镇上最牛逼的人
每逢收粮的时候
手拿一根长长的铁钎子往我们
装粮食的袋子上戳

现在国家不需要农民交公粮了
粮管所的人大部分都下了岗
有的人回家种地
有的人下海做生意
有的人落了魄
有的人发了财

时代就是一片巨大的废料场
那些建在乡村小镇上的粮库
早已垮掉或者长满了荒草


煮鲫鱼萝卜豆腐汤记

今晚又炖了一盆鲫鱼萝卜豆腐汤
卖鲫鱼的说
这野鲫鱼是从野芷湖钓起来的
我冲的就是这个野字

我炖鲫鱼汤没有任何技巧
就是用肥膘肉滘油
然后小火慢煎
煎至两面黄
再加清水煮
煮到汤汁浓白
再加提前炒至七八成熟的萝卜继续煮
起锅前两三分钟加入老豆腐、盐
滴几滴酱油
煮至入味就可以了

好的食材除了掌握好火候并不需要任何多余的复杂的厨艺
也不需要调味品
一切最鲜美的味道都是食材自身的
最初的本味


2021年11月19日购买彩票56元未中奖,此记。

有朋友对于我买彩票的行为
持保留态度
内心里说:“想钱想疯了吧?”
对此
我无话可说
想钱也不是啥可耻的事
我想钱嘛,倒不是为了我自己
我自己在生活中很节约花的很少
我是想解决一些具体问题
比如,让家人过得好一些
把回上油匠湾的土路修一修
把水塘的垮岸用石头垒起来
把老屋修复一下
在上油匠湾的田垄里种点好吃的粮食蔬菜
然后
再把自己这么多年写下来的诗
整理出来
说穿了
一个诗人
就是一个无用的穷秀才
除了对生活寄寓一点点幻想和热情
还能拥有什么?


是居住地而非故乡

2021年我基本住在武汉
但这样说我感觉和说我
住在中国差不多
与说我住在蕲春漕河是不一样的
我曾经大言不惭地在我的朋友圈里多次说过一一
“我的大蕲”
可在这里
我却不敢说:“我的大武汉”

许多伟大的诗人可以
以世界任何地方为自己的故乡
但于我而言
我总觉得我的故乡只能是那个大家都没有去过的
最小最小的地方
它在我的诗里叫:
“上油匠湾”


是这样

很多平常的话里
都有可能
蕴涵着极其不平凡内容
像一一
你好!
你好吗?
在吗?
最近干嘛?
好久不见了
这一些
最最平常的平淡的轻轻的问候
很可能
凝聚了千斤的分量
无限的惦记
甚至
更多的时候
连这些
最简单最普通的话他也只留在心里
没有
说出来


认为口语诗很好写是一种偏见

我想写一首诗
来记录母亲
做的一碗特别好吃的土猪肉
写了好几遍
却怎么也写不好
有一些字只有一个方言的读音
在汉字字库里
根本找不到
再怎么写
也写不出母亲做出来的独特的香味
那记忆里的好味道
我一直想写一首诗
记录一下
努力了好几次
却根本做不到


在城里

我住在城里
心里总挂记着那些山
以及山洼里的牛羊
还有漫山遍野的芭茅藤蔓荆棘野草之类
包括早晨挂在山顶树梢上的太阳
还有田地里的稻谷
瓜菜
很长时间没有和它们待在一起了
我让朋友用手机拍一些照片发给我
然后一张一张的看着
并且嘴里不断地呢喃:
“真好啊,真好。”


因为我有点爱国,所以不希望李云迪改变中国国籍

李云迪在干什么呢?
他还会在家里练琴吗?
我想他是应该找一个固定的女人了
哪怕
每次固定几个月
就说是恋人
女朋友
这样
法律就管不了你了



还有一些力气
可以爬上一座山,两千米的
可为什么要爬上去?
这个问题没有解决
这爬山之举也就免了
随着时间流逝
再过一些时
他可爬上去的高度在减少
也许是一千五百米
或者更低
如此
年复一年
他连两三百米的山
也爬不上去了

从山脚下望着那些爬上去的人
他痛苦地想着
你们,这么爬着,究竟是为了什么?


据说朝鲜是全世界极少数几个新冠病毒零感染的国家之一

2007年我在朝鲜
花500元
买了一支野山参
买的时候
心里想的是
他们的意识形态
暗自揣测
他们卖的东西
应该没有假货吧
野山参拿回家
炖了土鸡汤
也不知道它在我们体内
发挥了啥作用没
每个人的一生
都在不停地吃
哪里还管得了什么是真的
什么是假的?


我认为根子上还是人格人品问题

一位朋友曾经对我说:
“凡是对我不好对我过分的人
都没有好的结果
不是死了就是残了”
他还举了几个具体的例子
接着他说:
“所以我一般都刻意地和他人
保持距离
我并不希望这种报应落到
谁的头上。”

我并不太确信他的说法
但昨天
我收到一条消息
县里又一个我认识而不太喜欢的小官进去了
这让我想起朋友的话
难道我也获得了这样的神力:
“那些我不喜欢
看不惯的人也都没有好的结果?”


再怎么说还是要做一个人

两三岁的儿童
十来岁的少年
一般的看起来
大都是可爱的

活过一定的年龄之后
人就越来越不可爱了
一部分人
甚至变得可恶和讨人嫌

等到七八十岁
八九十岁的时候
大多数人
客观上都已经变得很丑

人啊
这样看
还不如树,也不如草
一棵树哪怕老死了
也自有其美
而野草
哪怕今年枯萎了
明年却还能够生


昨天

昨天我发了五条朋友圈
第一条是一首诗
第二条是一位台湾女学者控诉
她的博导在她读博期间性骚扰她的事
第三条是关于一家曾经很著名的教育培训机构的
第四条是一段小视频
说的是一位上路执法的交警在深夜11点多遇到几个饿着肚子的瓜农交通违法的小事情
和他很感人的处理方式
最后一条是转发了我们《蕲春作家》的最新一期公众号
然后晚上九点多我就睡着了
在很多人还醒着的时候
我就进入了梦乡
并且做了一个特别令人高兴的梦
在梦中我买的彩票真的中了大奖
深夜两点多我从美梦中醒来
然后就是打开手机
为朋友们在我睡着的时候
所发的朋友圈点赞


昨晚花十多元钱煮的一钵子鲫鱼豆腐汤真鲜

在胖头和鲫鱼之间
我选择了鲫鱼
在大鲫鱼和小鲫鱼之间
我选择了大的
在一条和两条之间
我选择了一条
在香煎和炖汤之间
我选择了炖汤
在嫩豆腐和老豆腐之间
我选择了嫩豆腐
在砂锅和铁锅之间
我选择了铁锅

并没有啥教科书教我应该怎样炖
这都是日常生活中的普通搞法


今天无事,再写一首

现在我怀疑
世界上根本就没有
真理这种东西
地心说早已被证明是错误的
日心说也一样
被奉为真理诺干年的进化论
现在也已被广泛质疑
很多
我们曾经坚信不疑的东西
都被新的科学证明是靠不住的
那么
真理究竟是什么呢?
我说
也许,唯一的真理
是我们的良心

 
奇妙的瞬间
 
我想象自己经过某个城市
某条街道
某个社区
某栋大楼

我想象是在某一年
某一天
某个黄昏
某一分某一秒

我想象啊
冥冥之中有一个人
也有同样的想象
在某个城市
某条街区
某栋大楼

在某一年
某一月
某一分
某一秒
我经过了这里


到什么时候说什么话

108岁的周有光对前来探访他的李泽厚说:
一个人过了100岁就会
加速退化
眼睛不行了
耳朵也不行了
牙齿也不行了
换了一些假的
我不喜欢假的
假的东西不舒服
他这样说
是因为他活过100岁了
对于那些只活到90岁的人
他可能会这样说:
“一个人活过80岁了
人就差多了
身体上所有的零件都不好使了”
随着科学的发展
对于人身上那些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退化的零件
都有可能制造出替代品
我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我期待在那样的时候
能有科学的替代物来帮我
替换掉我身体上
所有使坏了的零件
“没问题
哪怕它们都是假的。”


我始终相信吃土辣椒对身体有好处,当然更关键的是土辣椒味道好,下饭

本来打算早上起来
去红旗桥老菜场买点土辣椒
带到武汉去吃
可外面在下大雨
又不愿意出门
等等看吧
雨停了的话
就走过去看有没有
雨不停
买不成就只有不吃算了


今天

老婆昨天问我
“明天是什么日子你记得不?”
我说:“知道呀,
是我们结婚39周年纪念日嘛”
“怎么纪念一下呢?”
“还是邀人打场细麻将吧”
“嗯,好的。”


漕家河

住漕家河
也有30年了
比我在上油匠湾
住的时间还长
从2万来人的小镇
住成20来万人的小城了

漕家河啊
漕家河
我现在已完完全全
彻彻底底
是你的人了


买菜记

去年猪肉30多块钱一斤
家里买猪肉反而多一些
今年猪肉八九块
却感觉到吃不吃猪肉无所谓
大白菜都涨价了
一斤普通蔬菜和猪肉差不多
有的还贵一些
事物的价值有时不是以其品质来决定的
而是市场
所以
人的价值观也常常会因为市场而扭曲


其实完全无所谓

就我有限的视野
我知道
马云和王菲唱过歌
和赵薇搅过伙
都说马云长得有点丑
可为什么
这些名女人
还是喜欢他,和他一起玩

就人的尊严
以及灵魂的纯度而言
我自觉
和小马哥比
也不比他差
可无论赵薇也好
王菲也罢
这些名女人
离我却有
十万八千里


疫情恐惧症

对病毒的恐惧
已经延及到了人身上
本来
像擦肩而过这样美好的事
现在变成了
蒙住口鼻
保持距离
极力地
躲远一点


论装逼并非完全无益

几十年的经历告诉我
人还是要装一下
完全不装
普普通通的
不引人注目
说话也不响亮
穿衣服也不讲究
走路也不雄赳赳气昂昂
发表演说也没底气
甚至
吵嘴打架也搞不赢别个
这样的人生
就像一匹被鞭子不断抽打的
拉磨的驴子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