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梵高诗又一首--耀旭十二月诗

发布时间: 2022-1-5 20:54|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201| 评论: 0

梵高诗又一首

看梵高的自画像
觉得他不像一个现代人
而像一只猿
脸上满是毛
眼神既陌生又粗野还刺人
同时又觉得
这样的艺术家才是真正的
艺术家
在梵高的身上
确实有一些不属于他所生活的
那个时代的东西
既像来自于远古
又像来自于更久远的未来


善良的人都有被欺骗过的经历是吗?

昨天
我在老婆出嫁时
作为嫁妆带来的
两只红皮箱里
翻东西
翻出了
二十年前那个骗子
从我母亲手里骗走三块真银元时
所用的假银元
这东西很假
一眼就能看出来
母亲
之所以没识破
是因为她太相信这个世界了
这事儿
我也没和母亲说穿
骗走了就骗走了吧
骗子也要活着
母亲如今
离开我们已有十多年了
也不知道当年骗他的
那个骗子
是否还活在
这个被他欺骗过的世上


回家

前天在大街上
我突然迷失了方向
不是在一个陌生的城市
是在我居住了30多年的小城漕河
不是在离家较远的地方
而是离家不到1000米
我从一个地下车库走出来
所看到的建筑物
全都是陌生的
凭感觉朝一个方向走
走着走着
我觉得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在一小段距离里
我来来回回踽踽地走
走了好几趟
怎么走都像是错的
后来我干脆停下来辨认方向
还是分不清楚来路和去路
我只好拦住几个路人问:
“往漕河三路怎么走?”
路人指给我的方向恰好与我所走的相反
我小心翼翼的走一段
感到街景还是很陌生
又问了两个人
再往前走才慢慢恢复了知觉
这恍然间的失忆让我经历了
一种从不曾有的状态
当一个人仅凭自己的记忆
怎么都找不到回家的路时
内心里
是被一种怎样的深深的
惶恐、绝望和害怕所裹挟


大家都是这样活着的

九点半入睡
六点多醒来
第一件事是在朋友圈里
一个一个的点赞
这已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也许他人并不需要
也许这事儿毫无意义
但自从用了微信
这事儿我就一直没停止过


61岁诗

昨天我61岁
老婆在厨房里忙碌着为我操持
生日午餐
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努力地想在微信视频号里
翻找出一首歌
能传达出我复杂而伤感
的人生况怀
比如像老叶芝的那首《当你老了》
以及另一首歌《时间都去哪儿了》
翻了半天
没有找到
后来只翻出了一首香港艺人
林子祥唱的《凭着爱》
感觉71岁的林子祥唱得真的挺好
是啊
凭着爱
人生多艰
每一个人为什么都能够活下去
就是“凭着爱”
我们所有人在一起都是
凭着爱


61岁诗

不太喜欢30岁的时候写的诗
那时候总想写得华美、深刻
到50岁的时候才知道
简单、朴实和真
最可贵
也不管他人喜不喜欢
人生不同的阶段喜欢的东西
是不一样的
什么东西更恒久一点呢?
恐怕只有生下我们的父母
以及我们的出生地
这个永远都改变不了
还有我们的孩子
他们终有一天必须
代表我们一代一代地
活在这个世上


平安夜诗一首

在平安夜的这一天
我又买了一张
中国福利彩票
这次不是双色球
而是快乐8
这种玩法我是第一次买
还不太懂得它的规则
所谓规则就是一种难度
一种让你很难中奖
然而
却又保有希望的一种设计
彩票店主告诉我
快乐8的中奖率
远远高于双色球
就在前不久的某一天
某位幸运者
就在这里中了30多万
他说:“30多万虽然不是很多,但是也还可以”
我当然知道幸运和快乐并非易事
即便如此
可我对于每一天,每一个平凡琐屑的日子
从来都没有失去过热望和祈祷
何况今天又是平安夜


寒冷诗

天气预报说明天将会变冷
最低温度低至零下4度
我在想
疯人院里
安装暖气了吗?
不知道疯子会不会感到寒冷
老年福利院肯定置办了厚棉被
希望老天千万别下雨
在零下4度的气温下
如果再下雨那会有点难办
特别是那些尿失禁的老人
尿炕之后
一时难以烘干
据说李田田已从疯人院转入
人民医院
她的单薄的汉服也不足以御寒
如果有人送她回家
我希望
她能拥有一床厚棉被
在零下4十度的寒夜不至于
冷嗖嗖地睡不着



我不喜欢那些欺负弱小的人
我憎恶他们
因为我本身就是弱小者
我们小心翼翼点活着
并没有触犯他人什么
为什么要被欺辱?
我们说“不”也只是小声地说出来
所谓强大无非也是狗仗人势
所以鲁迅先生主张
落水狗必须痛打
我认为所有不伤害他人的行为
都是合法的
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
有尊严的个体
她所拥有的一切权力都
不应该被剥夺
住房不应被强拆
道路不应被封住
声音一一无论是歌唱的声音还是
哭泣
或者反抗的声音都不应该
被淹没


论人生的各个时期

少年就要懵懂无知
青春就要荒唐散漫
中年就要养儿育女
顾好家庭
干好事业
保重好自己的身体
老年就要健康快乐

一切都不能反着来

儿童早熟不好
少年老成不好
中年轻浮不好
老小孩
老滑头
老流氓
老不死
老糊涂
更不中


为沉默者辩

我历来害怕说谎
但一个人的一生
怎么能一句谎话都不说呢?
所以
临到必要说谎之时
我宁愿选择沉默
谎言
没有被说出来
它就不是谎言了

人生都有很多无奈之时
每个人都想坦坦荡荡立于
人世之间
所以
不要太过于执着所谓真实
也要兼及
那些沉默者的隐痛


记事诗

这几天一直和同学朋友在外面转
新修的乡村旅游公路非常漂亮
车子从蕲河岸边一直可以开到山顶
每到一个大家认为可以看一下的地方
就停车拍照
我的拍照技术不行
但喜欢发朋友圈
我觉得生活就应该这样
你热爱它
带着感恩和赞美之心
它就是不一样的
同行的人喜欢拍合影
拍人像
而我更喜欢拍山上的竹子
石头
山顶胡泊的蓝幽幽的水
和我们头顶上碧蓝碧蓝的天

 
我们能够拥有的世界总是如此之少

现实生活中
我并不太急于去到那些
我从没去过的地方
即使
那些地方非常令人向往
我也不会
特别刻意地找机会去一趟
我总觉得没有个地方是非去不可的
今天不去
明天也有可能就被命运带到了那里
如果命运没有安排你去
那也无所谓

我也不太刻意去见一些
我特别想见而从没有见过的人
即使我知道他在哪里
他住的那个地方离我并不很远
我想
也许以后总有机会见上一见的
万一命运决定
我们永不相见
虽有遗憾
但那又能怎么样呢?
世界如此广大
作为个体
我们能够拥有的总是如此之少


岁末诗

在小区里住久了
每天都会碰到那些做保洁的阿姨
我觉得她们都很勤勉
清扫垃圾、落叶
拖洗楼道、入户大厅
从早到晚
不停歇地劳作
为了增加一点收入
她们也收集业主们扔掉的
饮料瓶、纸壳子
我觉得这都是应该的
与她们的付出相比
她们获得的收入确实太低了
年底
小区马上
要换新物业了
我有点担心她们失去工作
在业主群里说了一句
希望新的物业公司最好能留用她们
不料却引起了其他一些人不满
他们说:“这些做保洁的
只知道捡垃圾卖钱
根本没认真做好自己的工作”
我有点愕然
同样的一件事
为什么看在不同的人眼里
得出的结论却截然相反?


那些人生目标暴雷的人都有一定的人格根源

有一些人
活得普通、平凡、踏实
生儿育女
劳动
养活自己
也帮助他人
每天做的都是很细小的事
说话诚实靠谱
树立的目标
就去实现
也不坑害他人
我喜欢这样的人
和这样的人打交道
绝对安全
每个人的一生
都会遇见
各色各样的人
如果你一时看不清楚
就观察这一点
看他说话做事
是否诚实靠谱
就基本差不多了


妻子的同学

妻子的同学
在乡下种甘蔗
种红薯种萝卜种白菜
种花生种大蒜
大前年建起了微信群后
同学们有了一次集会
毕业30多年后才第一次见面
她们都非常激动
妻子的同学把她头天在家特地切好的芝麻糖
带来分给其他同学吃
分手的时候一定要
几个住在县城的同学
去她家地里扯萝卜扯大蒜摘白菜带回家里吃
她家的土萝卜土大蒜土白菜
真好吃啊
那都是她一个人在家亲手种的
她老公和孩子都在外面打工
她在家一边带孙子一边种菜
前些天同学群里突然传来不幸的消息
她在家里突发脑溢血走了
是她六岁的小孙子发现的
小孙子跑去学校找来老师
可是已经晚了
妻子的种白菜种萝卜种红薯种辣椒种土豆种甘蔗
种大蒜的
好同学突然走了
我们再也吃不上
她让熟人给我们带下来的好吃的土红薯土萝卜土大蒜了
她亲手种出来的各种土菜真好吃真香啊


晃动

汶川地震的那一年
我们在数千里之外
的确
感觉到了大地的一丝晃动

现在提起那个瞬间
在我的记忆里
那一丝小小的晃动也已经根本
无法捕捉了

历史书上写下的一切
关于地震和死亡
我们读到的也并非是大地的晃动
而是数字


惶恐

这是什么时代
当你问一个小孩
你有一个姐姐吗?
他说:“没有。”
你有一个弟弟吗?
他说:“没有。”
你有一个朋友吗?
他说:“没有。”
在经历了一个人口剧烈膨胀的时代之后
我们又面临着人口的老化和减少
恐龙已经没有了
其他的许多物种也在消亡
当然
我们今天所忧虑的不仅仅是世界人口总量
而是人将处于一个怎样的世界之中


买彩票诗又一首

那天
在路边小店理发
只花了10元钱
比平时的20元节省了10元
我盘算着
用这10钱去买5注
中国福利彩票
如果中了500万那就
太划算了
后来其实没中

其实没中也无所谓
反正这钱是这次理发
节省下来的

每次买彩票
我都能找到一些合适理由
比如
今天早餐只吃两个鸡蛋一碗稀粥
比吃一碗牛肉粉
也要节省10元钱
今天仍然可以去买5注


晒太阳诗

因为没有人打麻将
也想不起去哪里有啥好玩的
我就躺在大门口的帆布椅子上晒太阳

太阳晒得暖洋洋的真舒服啊
迷迷糊糊地
我在想还有谁也和我一样在晒太阳呢?

一想到这太阳是晒到所有的人身上
(好人和坏人,我爱的和我不爱的)
我一忽儿有些高兴
一忽儿又有些忧伤


修辞

黄石诗人卢圣虎
在点评我的一首诗时说
他的诗
摈弃了一切修辞

这一点我自己几乎没有意识到
是这样吗?好像是

我写一个人就是一个人
我写一棵树就是一棵树
我确实不愿意写下更多的复杂的言语


动物学

扑倒了老人的大型犬
“你别咬这个老人,你咬你的主人,你们才是同类。”

狗是听不懂人话的
但狗的选择性攻击让人疑惑

狗主人与它们一定具有相通之处
所以它们某些时候确实具有相似的脾性

一个人和动物并存的世界
生物学说
不对,人也只是所有动物之的一种动物


我的朋友老树

我的朋友老树
从2009始
12年来
他是唯一一位
每天坚持为我点赞的人

我的朋友老树
今天早上
我突然想到
要感谢一下
你有一颗如此宽厚的包容之心


这些鸟儿根本不认识我

这一群红嘴鸥是从天山来的
这一群野天鹅是从西伯利亚来的

它们是怎么飞到这里
它们在路上飞行了多少天
它们晚上在这里怎么栖息
我都不知道

它们什么时候飞走
明年再来的还是不是它们
我也不清楚

整整一个下午
我举着手机追着它们拍
我追得越紧
它们飞得越远


族侄打来电话

族侄打来电话
告知
八十一岁的族兄大告哥走了
他说:“身体本来很健
头天还去山上薅了一担柴”

我知道那是松针
金黄金黄的
烧起来
有很好看的火焰

年轻的时候
他在村剧团演杨子云
风流倜傥
英俊潇洒
羡煞一湾人

曾经英俊潇洒的
演杨子云的大告哥也走了
如今
无论是在上油匠湾
还是下油匠湾
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人
已经越来越少了


反方向

总是做反抗的梦
争吵的梦
打斗的梦
在梦中我不甘于平凡
也不被虚伪的友谊所羁绊
也不畏惧强权
为守护自己的权益和尊严
可以拼掉老命
醒来的时候
才颓然发现
然来
那不是真正的自己


人其实很难仅仅为自己而活
 
经常看到这样的说法
老了
别再委屈自己
再也不要为他人而活

现实可不是这样
我的父亲
在70岁的时候还上山砍柴
我的母亲
在80岁的时候
还为我们洗衣做饭

我曾经一次又一次地叫他们停下来
可他们就是不愿意
他们想的
可不是为谁而活的问题
他们想的是
人活着,总得做点什么
不做点什么,就好像没啥意义


论当一个诗人
 
昨天写了论写诗
今天来写论当一个诗人
为什么全国诗人那么多
为什么诗人不值钱?
我认为最主要的原因是
国家不发钱
当诗人不靠谱
不能养家
不能混饭吃
当教授当医生都不一样
全社会教授数量和诗人差不多
可社会对当教授的认可度
比当诗人的高多了
当医生也不错
手术刀也是一种权力
也有固定工资
可惜我童年最靠谱的理想一个都没实现
如果我不是还有一个小公务员的社会身份
靠当诗人是根本活不下去的
这个世界如果重新划分阶级
恐怕只有诗人
是真正的无产阶级
或者说
是彻底的流氓无产者


论写诗

全中国有两百万人在写诗
这是一件好事
不知道这估计准不准确
户口本上不会记载这个
出生证也不会记载
很多人在填履历表时也会故意
遗忘这一点

写吧
多少总能写出点什么
可不要指望诗歌能给你带来点啥
在我的三大爱好中
写诗、打麻将、买彩票
尽管
我把写诗排在第一
但它却是最无益的


浴缸

年轻的时候我向往拥有一个大浴缸
就在自己的房间里
浴缸里放满热水
整个人自由自在地躺在里面

年轻的时候认为这就是
一个人最最奢侈最最幸福的生活
与浴缸相比
我好像并没有那么喜欢大海

时至今日
如果你问我对这二者作何选择
很遗憾
我的选择仍是那样:
我宁愿放弃大海
仍愿意选择浴缸



一条小路它该承载了多少脚步?
那些走过的路
那些没有走过的路
那些回家的路
那些通往远处的路

反复走过的路和只走过一遍的路
和他人一起走的路与个人独自走的路
一个人一生走啊走
其实也并没有走过多少路

把已经走过的路再走一遍
肯定是来不及了
尽管
我们每天都将走上一段
大路上人流如织,小路上人影稀疏
有的人走的是新路,也有的人走的是老路


一个人应该拥有怎样的朋友圈

写诗的不要加太多写诗的人
做微商的不要加太多同样做微商的人
(你们不可能互卖产品)
不要加太多愤世妒俗的人
不要加太多指手画脚的人
不要加太多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的人
不要加那些说话老是阴阳怪气的人
不要加永远生活在别人阴影之下的人
不要加那些完全没有生活情趣的人
多加一点你喜欢的
看着顺眼的
能给你带来愉悦的
彼此之间有一定相契度认可度的人
关键的是
还可以加一些能给你的生活带来便利的人
再不够的话
适当的
也可加一点彼此互不相扰
在特别孤独的时候
偶尔也能搭一句把话的陌生人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