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丁威《怀念外婆》

发布时间: 2021-12-20 08:56|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249| 评论: 0

丁威《怀念外婆》
怀念外婆
文 /丁威

前几日,外婆去世了。回想起生活的点点滴滴,尽管人到中年,也经历了些许的生离死别,但这种油然而生的感伤,却是难以忘怀的。
外婆是善良的,也是平易近人的。在我的印象中,很少看到她动怒,抑或生气,虽未读过很多书,但文静的外表,坚韧的性格,爱干净的习性,让我从小便对外婆多了几分好感和偏爱。
小时候,我们家境十分困难,兄妹三人最为快乐的事情,莫过于寻一个周末时光,大手牵小手,跌跌撞撞,踉踉跄跄,走在泥泞的小路上,微风习习,小鸟叽喳,一片嬉笑打闹里,奔向外婆家。
丁威《怀念外婆》
到现在,我还依稀记得,到外婆家要经过三道高高的大陡坡。每到一道坡,我们三人就自觉地蹲坐在路旁的草地上,妹妹从口袋里摸出一袋北京方便面,是我们三人凑钱,好不容易在路边的小卖部买的。我在上面小心翼翼地撒上调料,细细地掰成三份,分给大家后,顺手就啃了起来,连掉在地上的碎沫儿,也要用手指捏起来,旋即送入嘴里,那味儿甭提多美了!
到了村口,外婆总是坐在河堤上的屋门口,一边忙着手里的活儿,一边抬头向远方眺望。见了我们的身影,她拍了拍身上的围裙,微笑着大步上前,一把将我们搂在怀里,亲了又亲,才领进家门。
堂屋里迎接我们的是舅舅,由于身有腿疾,行动不便,也时常闷闷寡欢。每当我们要来,外婆便早早地就把他背到屋里的桌边坐下,见我们来了,便打开了话匣子,脸上的笑也绽了开来。
小时候,我们兄弟俩跟舅舅很亲,连睡觉都喜欢挤在一张床上,硬硬的木板床,厚厚的棉被下,两个小脑袋探出来,静静地聆听着舅舅的故事。伴着微黄的灯光,在欢声笑语中,一聊便忘了时间。后来,总是外婆披着衣服过来,狠狠按下开关,才结束了一天的欢快。
丁威《怀念外婆》

说实话,外婆骨子里的坚韧,倒是令我最为佩服的。可能是以前当过村里会计的缘故,外公在她面前总是很强势,有点儿大男子主义,外婆总是尽心尽力,任劳任怨,用柔弱的肩膀拉扯着一个儿和四个女儿渐渐长大,撑起整个家。打从我懂事起,就从未看过她生气。唯一的一次,是我爸妈大打一架之后,她不知从哪里得到消息,趁着黎明的夜色,一口气赶了三四个小时的路,急冲冲地到我家,见了满身伤痛的母亲后,恶狠狠地丢下一句话“你们太欺负人”,转身就离开了。
后来,我才听说,外婆是一路哭着回去的,一连好几个晚上,房间里总有她的啼哭声。怪不得,从那以后,她好几年都没踏进我家门,直到我高中毕业考大学那年。
丁威《怀念外婆》

在我上初二的那年,我亲爱的舅舅,她唯一的儿子,不幸早逝了,外婆脸上明显就少了微笑。我由于学业越来越重,去外婆家的次数也渐渐少了,但外婆的身影,却时常走进我的梦里,也成为我熬过无数黑暗夜晚的精神之光!
再后来,我上了大学,只有过年才能去看一次外婆,看着白发爬上了她的头,沧桑布满了她的脸,岁月压弯了她的身躯,身体是越发不如一年,但见了我们,总还是那熟悉的笑!
自从去年外公去世后,外婆明显感觉挺不住了。她经常犯迷糊,在外地帮我们带小孩的母亲,经常嘱咐父亲去看看她。据父亲说,每次见了外婆,她总是要吃的,吃多了又容易生病,生了病就得去挂吊针,来来回回,折腾了好几次,就彻底病倒了。
丁威《怀念外婆》
前天,噩耗来了,外婆走了。母亲说,外婆走的时候很安详,没有多少病痛的折磨。我的外婆,在送走了她生病的儿子,又送走了陪伴一生的老伴儿后,走完了自己平平淡淡的一生。对她而言,或许是一件幸事。
怀念外婆,怀念她的善良而坚韧,也是怀念一段难以忘却的时光,一段难以磨灭的祖孙情!
愿她安息!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