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孙锦《高山铺“口袋”战 》

发布时间: 2021-12-14 18:29|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242| 评论: 0

高山铺“口袋”战

孙锦


  写在前面:

  一九四七年十月二十六日至二十七日(农历九月十三日至十四日),我晋冀鲁豫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政委邓小平指挥所部第一、第六纵队主力及中原独立旅共17个团的兵力,在高山铺地区利用“口袋”战歼灭国民党整编四十师(相当于军级编制)及整编五十二师八十二旅共一万七千六百多人,沉重打击了国民党军企图破坏我野战军在大别山南麓江淮地区立足生根的“追歼”计划,为重建大别山根据地,解放中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一、战前一般形势及作战导因

  1、战前鄂东地方形势

  抗日战争时期,蕲春及其相邻各县,先后在中共湖北省委、鄂豫边区党委领导下,创建了浠(水)蕲(春)、蕲(春)广(济)、蕲(春)太(湖)英(山)、蕲(春)宿(松)太(湖)四个边县抗日根据地。抗战胜利后,各边县的党政军干部和武装于一九四五年十月,奉命撤出根据地到宣化店集中整编,国民党乘机调重兵盘踞蕲(春)黄(梅)广(济),实行“驻剿”、“清剿”,各边县的组织和武装力量基本被破坏,一九四六年五月六日,蒋介石和国民党反动派假和谈、真内战的面目终于暴露后,围攻鄂东、豫南地区由新四军第五师、第七师和八路军南下支队三五九旅改编的野战纵队,鄂东军区独立第二旅奉命坚持大别山,掩护主力突围。独二旅虽然胜利完成了任务,但损失重大,在敌人重兵包围和“清剿”之下,浠蕲边工作不能继续开展,自行消失。蕲宿太边县委书记黄再兴叛变,边县其他领导人被转移,原蕲广边也被迫分开活动,在蕲春南部组建浠蕲边工委,依托湖区与敌周旋。1946年12月,中共鄂皖地委书记兼独立旅旅长张体学及蕲黄广中心县委书记赵辛初到延安述职,接受新的任务。行前,重组中共鄂皖边中心县委,易鹏为书记、黄宏伸为武装部指挥长,中心县委辖蕲浠边、蕲宿太边、广济、黄梅四个县工委,浠蕲边工委书记何启,游击总队长姚广顺,建立三个片和三支便衣队,第一片负责人何启(兼),有便衣队三十余人,活动在槐树山、大公、蔡寿、漕河一带;第二片负责人徐光道,有便衣队十余人,活动于西河驿、管家窑、西湖里、散花洲一带;第三片负责人方敏(称“教导员”)、陈幼卿(称“区长”),有便衣队二十多人,活动在黄河厂、竹瓦店、菩堤坝一带。蕲宿太边成立了青(石岭)桐(梓河)白(水畈)、张家塝、檀林河三区,县工委书记兼游击总队长胡运德,率小武装活动于蕲(春)宿(松)太(湖)边。这些地方党组织和小武装力量的十几支队伍,虽然在国统区活动,但牵制了一批国民党正规军,配合了野战军主力在山东、陕西各战场的对敌作战,也为刘邓大军在蕲春与敌作战提供了大量的信息,给予了后勤支持和伤员撤退疗养工作。

  2、战前中原和大别山地区军事形势

  1947年夏,国民党军对解放区的全面进攻遭受失败后,转而向山东和陕北两解放区发动重点进攻,企图速战速决,各个击破。此时山东、陕北两战场之间的鲁西南、豫皖苏直至大别山地区十分空虚。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决定以刘伯承、邓小平率晋冀鲁豫野战军4个纵队为先锋,实施中间突破,直奔大别山;以陈毅、粟裕率华东野战军主力为东路,挺进苏鲁豫皖地区;以陈庚、谢富治指挥的晋冀鲁豫野战军一部为西路,挺进豫西,成“品”字型推进,将战争引向国民党统治区。

  为加强对南下战略行动的统一领导,5月16日经中央同意成立了以邓小平为书记,刘伯承、李先念等为常委的新的中共中央中原局。6月30日夜,刘邓大军第一、二、三、六纵队共12万余人强渡黄河,发起鲁西南战役,揭开了人民解放战争战略进攻的序幕。刘邓大军从国民党数十万军队的前堵后追中杀开一条血路,穿越黄泛区,于8月27日进入大别山区,胜利完成了千里跃进的战略任务。

  9月初刘邓大军在大别山区实施战略展开后,蒋介石在庐山召开军事会议,慌忙调集12个整编师、二十三个旅的兵力,渡过淮河跟踪追截,另以“国防部长”白崇禧亲自指挥的桂军第三兵团第七、第四十八等整编师,来回机动,寻刘邓大军主力作战,妄图趁刘邓大军立足未稳,一举将其歼灭或逐出大别山区。我野战军针锋相对,采取“分兵以发动群众,集中以应付敌人”的战略,变被动为主动,在运动战中寻找歼灭战。九月二十四日,国民党从鄂东调出第七师,四十八师,从皖西调出四十六师一部,与原在大别山北麓的五十二师、八十五师等部集中对光山、经扶之野战军主力合围,大别山南麓仅留少数部队守备,鄂东空虚。二十九日,野战军司令部决定以一纵二十旅(缺五十九团)二纵第五旅留守商城、罗山,伪装主力迷敌,率一纵一旅、二旅、十九旅、二十旅之五十九团、中原独立旅及二纵主力乘虚南下,会合已在鄂东的六纵十七、十八旅,向长江以北纵深推进。十月上旬,由一纵指挥的中原独立旅同国民党四十师及八十二旅在黄安县城西之河口地区遭遇,激战多时,最后奉纵队司令部命令撤出战斗,南下蕲广,筹办棉衣,并待机歼敌。等到十月二十日刘邓首长率野战司令部由上巴河经浠水关口至洗马畈时,敌四十师及八十二旅自麻城尾追野战军至团风。二十三日敌四十师及八十二旅抵浠水后,以八十二旅为前导,沿蕲广公路东进。野司迅速部署战斗,决定在高山铺地区设伏,歼敌于运动之中。而此时国民党七师、四十八师、五十二师各一部,对三纵实施合围;敌四十师(缺一个团)主力及五十师之八十二旅共五个团出鄂东,追击一纵;敌五十师、青年学生军二0三师及五十二师的一个旅,分守武胜关、武汉、九江一带,防野战军南渡长江。十月中旬,刘邓大军在无后方的条件下,跃进敌人战略纵深地带实施战略展开,创建新的根据地,这在历史上是空前的壮举。当时,毛泽东对南进大别山曾估计了三个前途:一是付出了代价站不住脚,转回来;二是付出了代价站不稳脚,在周围打游击;三是付出了代价站稳了脚。邓小平充满信心地说:重建大别山解放区是中国现代史上重要的一页,我们的决心是十分坚定的!解放区一定要建立起来!

  二、战区地理形势与战场环境

  1、战场位置及历史地理特征

  高山铺在蕲春县境东南部,位于蕲广公路线上,西南距蕲州40里,西北距漕河13里。是东西方向蕲春至广济公路和南北方向黄厂到蕲州要道的十字路口,高山铺向东经清水河、东界岭、困龙井、松桥到广济县城梅川;向西经十里铺、西河驿、西界岭过浠水县城达黄州;向南经上河桥、汪林、童畈、邓信、三渡至蕲州;向北经父子坳、水口、田河、黄厂、槐树山通百节园。这里扼鄂皖咽喉,自古乃交通要冲。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宋代以来,历为舒(安庆地区)、蕲(鄂东东部)、黄(鄂东西部)驿道中继站。据《湖北通志》载,“高山铺设铺司一名,铺兵七名,接广济县固城铺”。属明洪武初年境内11个急递铺之一,上世纪八十年代仍可见道旁烽火台遗址。战区之高山铺、十里铺,均属明、清两代的急递铺。

  高山铺在远古时住有高、何、李、游、周、余六姓人家,有开饭馆茶馆的,有开店做日用品生意的,有开铁铺打锄卖刀的,有开油铺打油换油的,客人南来北往,东奔西走,在当时是小有名气的小集镇。有历史记载的高山铺之名,始见于南宋之赵与裕的《辛巳泣蕲录》。一二二一年(宋宁宗嘉定十四年,金宣宗兴定五年)三月至四月。宋蕲州知州李诚之,通判秦钜组织军民抗击金左副元帅仆散安贞所统十万围城军于罗州城,宋将焦思忠、祝文蔚等带领的援军即屯驻于高山。自此,高山上下,猎狼逐麓,史不绝书。一三六一年(元惠宗至正二十一年)九月,朱元璋败陈友谅于江州,进取蕲州。相传朱元璋曾登铜宝山指挥作战,后遂以其地改名洪武垴。一六三六年(明思宗崇祯九年)十二月,广济县典史魏时光督乡拒张献忠起义军于高山铺,魏战败毙命。一八五三年至一八六七年(清文宗咸丰三年至穆宗同治六年),太平军、捻军转战鄂皖,高山铺地区迭为农民武装同清兵争夺之焦点。清咸丰七年(1857)闰五月,太平军击败蕲水团练统带彭心友“飞虎营”于高山铺,一九二六年十一月,国民革命军第八军第三师及第十五军与吴佩孚、孙传芳系的北洋军叶开鑫、马济、陈调元、王普部在蕲春展开百里大战,以高山铺为中心从独山至界岭一线激战三昼夜,北洋军大败溃逃。一九三六年五月,红二十八军军长高敬亭率部五百余人,重创国民党湖北省第七保安团于东界岭、洪武垴和高山铺一带,歼敌二个营。一九三八年九月至十月,国民革命军第四兵团在高山铺附近的东界岭、洪武垴、紫玉山、龙顶寨等地抗击日本侵略军达四十二天。1390年(明洪武二十三年),朝廷在蕲春境内建四个储备仓库,南仓就建于太平乡的麻寅山(高山铺附近),并派出重兵把守,由此可见高山铺地区的战略地位是多么的重要。

  高山铺隘道西由十里铺的狭口进入,中经高山铺、清水河,然后越过东界岭伸向广济。两侧山峦重叠,峰岭相连,东有洪武恼、紫玉山、娱蚣山、麻寅山,北有牛角恼、父子坳、马骑山,南有高阳山、茅庵山、簸箕尖、豹子头、大王寨,西有李家寨、米家山(独山)。前有东界岭,后有虎形地,南北对峙,东西紧锁,形成长15里、宽3里的狭长谷地,极适宜于布“袋形阵”,围歼敌人。

  10月20日,敌四十师和八十二旅由麻城赶到团风,尾刘邓大军东下。四十师原是西北军,后被蒋介石分化编入中央系,全部美式装备,是一支所谓“精锐”部队。该敌原长期活动于平原地区,曾多次与刘邓所部作战,并在1945年的邯郸战役中受到我军歼灭性打击。但此后又以教导团为基础进行扩编,重新组建。该师官兵长期受国民党反动宣传与教育,思想上非常顽固,成为一支效忠于蒋家王朝的嫡系部队。该师以所谓“擅长攻击”而著称,师长李振清因此得了一个“李铁头”的外号。当刘邓在跃进之初进行鲁西南战役的时候,该师即离开安阳,被蒋介石空运到陇海线上。刘邓千里跃进大别山后,该师又跟踪刘邓到大别山区,并在刘邓所部打到麻城、黄安时,与敌新7师一道继续跟踪南下;当刘邓北返商城进行中铺战斗时,该师又和新7师跟着北上;在刘邓所部再次南下、一直打到长江边时,该师又一路追赶而来,真是一条甩不掉的“癞皮狗”,而且十分骄横。现在孤军深入,正是合力围歼的良机。

  2、刘邓大军先头部队株林河“反阻击战”

  向鄂东展开的刘邓大军六纵十七、十八旅,从8月27日至9月上旬连克光山、经扶、麻城、黄安、团风、罗田、英山,11日克浠水,留下十七旅和十八旅五十二团两个营、五十三团,在麻城、罗田等县开展活动。十八旅旅长萧永银率五十四团和五十二团一营继续东进蕲黄广。9月12日下午5时从浠水出发,以纵队向蕲春挺进,黄昏时野战军先头部队进入蕲春株林河西岸的慕义畈村升平寺山时同前来阻击的国民党驻蕲州部队发生激战,敌人依靠武器先进、火力猛烈和占领有利地形的优势,利用布置好的防御工事,阻击我军前进的道路,企图迟滞我军,让后面追击敌军靠近我军后采取夹击,消灭我军。我先头部队一边组织火力冲击敌人阵地,一边乘夜色掩护,想办法另辟行军线路,避实击虚,巧妙与敌作战,最终击溃了敌军,穿越敌防线。战斗持续了一夜,打死国民党军80余人,见取胜无望,剩余的国民党军向赤东、蕲州方向逃窜,我军取得了反阻击战的胜利,在这次战斗中我军有7名官兵英勇牺牲。当地党组织和民众将7名官兵遗体集中埋葬,并在墓旁栽有青松翠柏,现在的慕义畈村还建起了无名烈士墓,供后人纪念。13日拂晓前我先头部队到达蕲春漕河。上午8时许,部队政工人员正利用休息时间,在漕河上街头墙壁上刷写“打到南京去,活捉蒋介石”等标语,虽然敌机10余架次从武汉飞临漕河上空,用机枪盲目扫射,但没有敌我双方地面部队正面接触。株林河反阻击战的胜利,打痛了国民党驻蕲州的部队,使其吓破了胆,再不敢出城作战。为刘邓首长进入蕲春扫清了障碍。

  傍晚,部队继续向东进发。14日凌晨克广济(梅川)。下午,分兵入黄梅、宿松。19日晚,会合于宿松陈汉沟,休息一昼夜,正拟由蕲北过英山返浠水汪家岗,同十八旅政委李振所率主力(两个团缺1个营)会师,获悉敌桂军第七师由黄厂沿蕲河北上,当即作出可能同敌遭遇的战斗准备。

  3、柴山“牵引战”

  9月20日晚,萧永银旅长率部自宿松的陈汉沟入蕲春孙家冲。五十四团副团长卢彦山率一营前卫,侦悉敌最多只1个团,遂由冲口塘抵坳涉过蕲河;萧旅长率二营跟进,命三营抢占制高点芦林寨打掩护;副政委鲍先志率五十二团一营断后。21日凌晨,萧永银和卢彦山率部过河后,行至两河口西岸,与敌七师一七二旅1个团的先遣队遭遇接火。敌大部从张家塝涌来,我负责抢占芦林寨和断后的营队均无动静。萧永银遂命五十四团一营抢占柴山及其左翼桨山,二营伏河堤及马踏石一带山沿阻击。

  战斗愈打愈激烈,在柴山连续击退敌人八次冲锋,敌遗下不少尸体,仍继续组织冲击。上午11时,萧永银急命向何家铺撤退,正在桨山侧击的一个连,因山背为悬崖峭壁,退遇险阻,得二营四连二班坚持阻击掩护,当晚抵何家铺休息。此时,五十二团一营和五十四团三营始由小竹冲赶来。原来五十四团三营上芦林寨应在两河口沿大河东岸上山,因语音差误,被向导带往小河西岸,方向颠倒。断后的五十二团一营也跟着走错。

  22日拂晓,敌军万余人从两河口追来,始弄清敌系国民党第三兵团司令官张淦所率第七师一七一旅和一七二旅,乃以1个排暴露沿白洋沟大路飞进,诱敌去英山入安徽;主力隐伏于何家铺西侧唐山、黄山之丛林中。次日晚,诱敌去英山入安徽的1个排,由太湖返回何家铺,萧永银乃率部经大俘冲过英山,24日抵达浠水汪家岗,并在此过中秋节。柴山牵引战敌我伤亡都在300人以上,五十四团一营教导员贾友全在战斗中牺牲。战果虽不甚理想,没有重创敌人,但将号称“精锐”的大股敌军象牵着牛鼻子一样引向了安微,达到了战略目的,为之后取得高山铺大捷创造了有利条件。

  刘邓大军挺进蕲春后,鄂皖边中心县委、浠蕲边、蕲宿太边县工委及其武装喜不自禁,主动与大军取得联系,积极为大军筹集钱粮、侦报敌情和配合作战。柴山牵引战后我轻伤员150余名随主力转移,重伤员50余名交鄂皖边中心县委书记易鹏安置,并从教导队拨出2个排由队长贺志国、排长史吉祥(一排)、王治民(二排)带领,留在地方保护伤员。这批伤员随即在易鹏的安排下转移到蕲宿太边张德斌冲宋家树、曹大山一带疗养。

  10月11日晚,为确保柴山战斗伤员的安全,易鹏、黄宏坤、孙超率领中心县委武装100余人,会同六纵十八旅五十四团教导队2个排80余人,袭击蕲春崇义(白水畈)敌乡公所。在围攻白水畈街后碉楼时,敌拒不投降,教导队战士架木梯往上攻,受伤10余人,牺牲2人。随即孙超指挥游击队从竹林中开掘隧道通至碉楼下,搬来柴草用火攻,将敌中队长陈惠黎以下43人全部活捉,缴轻机枪1挺,步枪41支,子弹2000余发。敌乡长王楚英、副乡长宋洪畴因在此前己逃往蕲州,故漏网。第二天一早,蕲宿太边县青桐白区委书记殷实将所俘人员教育释放。

  4、竹瓦店“前哨战”

  10月初,刘伯承、邓小平留一纵二十旅(五十九团)和二纵五旅于商城、罗山地区,伪装主力,迷惑敌人;率一纵一旅、二旅、十九旅、二十旅五十九团、中原独立旅及二纵主力南下,会合原在鄂东的六纵十七旅、十八旅向江北纵深推进。六纵十六旅于10月1日亦归建南征。

  是时,敌主力被拖在豫南、皖西,其在鄂东东部的地方武装蜷伏于蕲州至小池口之沿江据点。亲临庐山指挥作战的蒋介石,唯恐刘邓大军渡江南进,急调海军代总司令桂永清到九江指挥第二舰队舰艇30余艘日夜巡逻,封锁江面,驻防江西九江的青年军二O三师和新七旅星夜渡江北上,由军舰分别运至蕲州和小池口登陆;又令尾追至罗田的整编四十师和五十二师八十二旅兼程东进,抢占广济县城,妄图以水陆联防、追堵并用,阻刘邓大军渡江,迫大军背水作战。

  为打乱敌军“联防”,诱尾追之敌孤军深入,以便各个击破,刘邓大军在进军途中,令由一纵指挥的中原独立旅向南侧延伸至蕲春竹瓦店、关沙河一带,监视在蕲州登陆的青年军二O三师,阻敌北上。

  10月20日拂晓,中原独立旅进至竹瓦店,旅部驻老街后背山下朱义茀家,第一团驻街南杨家仓一带,第四团驻街东上朱荣附近各垸。部署刚就绪,中共浠蕲边县游击总队菩提坝区便衣队长白玉清同旅部接上关系,接受了支前任务。次日黎明,白玉清率便衣队南越恒丰堤侦察敌情。

  敌二O三师在蕲州登陆后,于21日上午派第六团北上漕河,拟与敌四十师等部“会师联防”,国民党蕲春县长陈康民为敌团长设宴送行,并派县保警大队“第一中队长罗开三率部带路。潜在蕲州的我地下人员黄全斌及时送出了这一敌情情报。

  白玉清亦迅速侦悉敌军1500余人正由蕲州城向北开来。他一面派队员方二弟飞报独立旅,一面伺机诱敌。当敌越过恒丰堤大闸,前锋进抵长林岗时,便衣队便钻出树林打枪,将敌诱往竹瓦店方向。这时,敌团长廖某发现两侧皆为大湖,惊问罗开三:“这条路是否安全?”罗满有把握地回答:“八路军来不了这么快。几个便衣队,我们保警队都对付得了,没有问题!”廖某便厉声吼叫:“追、追,抓活的!”

  独立旅旅长张才千接到情报,立即与参谋长吴昌炽等察看地图,部署战斗:以一团主攻,四团1个营作预备队,一团一营从西侧迂回南下,由张家嘴泅渡白果湖,占领袁家湖长林岗高地,断敌退路;一团二营从袁家湖东侧迂回西进,封锁跨在袁家湖东西两岸的竹瓦店汪家坝,将敌拦腰斩断;一团三营与四团一营在五斗地鹤颈垅一线正面迎击。

  下午1时许,一团团长江贤玉听白玉清报告“敌军已全部超过长林岗”,担心封锁汪家坝的二营迁回较远,路径不熟,贻误战机,急派白玉清为二营带路,并传令务于正面打响后,使东西钳形包围迅速合拢。

  约半小时后,敌进至五斗地,被一团三营一连诱进伏击圈。交火约20分钟,一团一营己渡过白果湖,占领长林岗,突然在敌后打响。接着,埋伏在鹤颈垅高地的一团三营、四团一营全线反击。敌先头营见陷入包围,急回军抢攻长林岗,企图夺路逃窜,成排成连向岗上冲击,三次冲锋均被击退。廖某怒斥罗开三:“不快给老子再找一条路!”罗指着东面的汪家坝说:“那里有一条路,冲过去就可以返回蕲州城。”

  敌纷纷奔向汪家坝。刚好,白玉清带来的二营赶到,双方立即展开争夺战。敌占据北侧小高地枫树嘴,用机枪横扫坝面,阻止西进。白玉清滚下南侧坝脚,弓身前进,二营战士亦下坝紧跟。敌见坝面无人,以为被击退,急忙上路,不料坝脚突然飞兵天降,逼向枫树嘴猛烈冲杀。在冲杀中白玉清左臂受伤,仍咬紧牙关,同几位勇士猛扑过去,夺下1挺机枪。全营战士乘势攻上高地,控制了汪家坝。一营、三营两路杀来,敌支撑不住,分股窜入民房,先头营残敌百余人窜入鹤颈垅塆,团部三百余人窜入李家塆。为避免毁坏民房,遂展开政治攻势,高喊“缴枪不杀,优待俘虏!”躲在鹤颈垅塆的残敌,纷纷出屋缴械,而在李家塆的敌团部仍恃“兵精械利”,固守待援。二营一位排长率先冲进民房,不幸中弹牺牲。战士们悲愤满腔,有的要向屋上投炸弹,有的要搬柴草用火攻。二营营长急忙制止,同时叫来一群俘虏,面授机宜,并发给枪支,小声叮嘱:“这是你们立功赎罪的好机会!”俘虏们激动地表示:“一定照办!”待战士们退至两侧隐蔽,俘虏们乱打一阵枪,跑至民房前喊道:“弟兄们,接应你们的来了,快出来!”残敌闻声倾泄而出,隐蔽在两旁的战士一齐开火,打得敌军鬼哭狼嚎,纷纷举手缴械。

  下午5时许,战斗结束,除青年军一营残部和罗开三保警队一部乘混战中沿湖溜走外,共歼敌2个营,毙敌团长以下160余人,俘650余人,缴获大批美式装备。竹瓦店前哨战斩断了敌军右翼,使蕲州之敌二O三师主力不敢北上,黄梅之敌新七旅不敢西进,陷东进之敌四十师和八十二旅于孤立无援的绝境。

  5、高山铺战场外围军事环境

  就在刘邓野司南下的同时,向皖西展开活动的三纵于10月9日至11日全歼国民党军八十二师六十二旅于六安张家店,并乘胜挺进舒城、庐江、潜山一带。一纵二纵及中原独立旅于十月一日至十九日连克经扶、黄安、黄冈之李集(今属新州)、浠水,二十日经蕲春之漕河入广济,直指武穴。二纵后又进抵黄梅,六纵再次南下,攻克黄冈之团风,在团风至黄冈、浠水交界的上巴河一带展开活动。三纵进克望江及其东南的华阳镇。从此长江北岸300里长战线除敌四十师及八十二旅外没有其他敌军主力,战争主动权完全掌握在中原野战军刘邓首长手里,为高山铺战役的顺利实施并取得胜利赢得了战略空间。

  三、作战计划与准备

  

  1、高山铺“口袋”战的酝酿决策过程

  10月20日,刘伯承、邓小平率野战军司令部和直属队进抵浠、蕲交界的洗马贩和达城西北部地区,夜宿蕲春境内叶家花屋塆,在此作了解决棉衣和寻机歼敌的部署。21日,由叶家花屋农民叶在青作向导,翻越三角山东行。中午,刘伯承策杖登上三角山,拿起望远镜,在山顶一边歇息,一边眺望地形,兴奋地对随行的参谋和警卫人员说:“多好的地形啊,这是个难得的战场!”并让参谋拿出军用地图,边查看边画上记号,随即命令部队在蕲春三角寺前休息,还在此同警卫人员合影。当晚,进驻张家塝范塆。22日,野战军司令部组织前线指挥员侦察地形,准备战场。23日,传来华北清风店大捷喜讯,刘伯承在祝捷大会上宣读贺电:“我们将以新的胜利向你们祝贺,向中央报捷!”。26日,野战军司令部移驻高山铺东北40里的胡凉亭,就近指挥战斗。指挥部驻胡凉亭上街头云林宫(庙),街后有一小溪,刘邓首长常常通过溪上石桥,漫步溪旁,运筹决策,及时调整部署,把握战机。并将前线指挥部设在紫玉山,以便及时掌握战场动向。

  野战军司令部和一纵司令员杨勇、政委苏振华及其侦察分队,反复侦察浠水通往蕲、广的主要道路两侧的地形,判断敌欲速达广济县城梅川,当沿浠蕲广公路前进。遂选定在公路线上蕲春境内十里铺、高山铺至清水河、东界岭一带狭长谷地诱敌全歼。

  2、10月24日野战军司令部的基本部署

  24日,敌四十师和八十二旅赶到浠水,沿蕲广方向急进。野战军司令部作好战斗部署:以“一纵为第一梯队,由一纵首长统一指挥完成对敌之包围,并置重点于西北面及南面”。电令:攻克武穴之一纵主力回师北上,堵敌东窜,并发起攻击,其配属之中原独立旅在左翼协同作战;攻克团风之六纵主力尾敌东下,阻敌西溃,并俟敌进入一纵包围圈后,在敌背后发起攻击;进入黄梅之二纵,以一个旅留守原地,阻九江援敌,主力进抵黄梅后山铺地区机动;三纵就近抽四个团南下张家塝待机,其留皖西之主力钳制敌军七师、四十八师;移驻后山铺及张家塝二纵、三纵各旅团为第二梯队,充此战预备队;鄂豫军区武装包括六纵抽调的四十八、五十一、五十三团在浠水、罗田及麻城宋埠一带牵制西线敌军,阻敌增援。

  蒋令四十师附八二旅二十五日由浠水继续向东前进,我必须歼灭该敌才能解决棉衣。六纵队应尾敌到迟二十六日拂晓前进至洗马畈以西地区(白天运动)。并以一部与敌保持接触。迟滞敌人,以便主力集结。一纵集结于广济。并先以一个团位刘公河、漕河镇中间地区,侦报敌情。二纵限二十六日拂晓前集结黄梅西北地区。三纵陈(锡联)曾(绍山)即率现有四个团限两日到达张家塝后向南运动至刘家河待命,对桂系令留皖西部队积极牵制之。

  3、10月25日野战军司令部的基本部署

  25日,敌四十师和八十二旅从浠水进入蕲春,当晚分别宿于三家店、漕河街。野战军参战各部迅速作向心集结:一纵一旅由广济梅川开向麻寅山、紫玉山、洪武垴、东界岭;二旅留第四团钳制武穴之敌,主力开向广济伍家冲及蕲春高阳山;十九旅由胡凉亭南开向清水河东北之黄花铺、管家塆,为纵队预备队。中原独立旅自莲花庵开向清水河东南,其先遣部队于当晚抵茅庵山西侧、簸箕尖及大王寨山,构筑工事,并派出一支侦察队化装成地方游击队,在浠蕲边游击队的配合下,运动于高山铺西、三家店东的公路两侧;由独立旅指挥的一纵二十旅五十九团进抵茅庵山至大王寨山第二线,为旅预备队。六纵抽调十七旅四十九团一、三营,十八旅五十四团二营共1个团的兵力组成先遣队,由十七旅参谋长宗书阁、四十九团团长苟在合率领,于上午10时自上巴河提前追踪,主力于下午2时按十八、十七、十六旅(各缺一个团)的序列相继跟进。当晚,到达洗马贩。其余各纵将分散在300里地区内从事建立政权、筹办冬衣等工作的各旅、团迅速集中,分别向指定目标进发。

  4、一纵队10月25日晚的部署

  张(才千)旅以一个团进到高山铺及以西游击活动,主力进到广济以西、松桥西南地区,一旅进到广济西北黄花铺大庙咀地区,戴(润生)旅除一部监视武穴之敌,主力在广济西南地区,十九旅在刘公河西南地区,纵直在广济北黄花铺。决控子女山(紫玉山)、大王寨在高山铺西北作战为有利。

  据侦部队报告,判断敌有26日向广济前进。我以歼敌之目的,杨(勇)苏(振华)应扼制敌人于高山铺西北地区,迫使敌人展开,并抓住时机割裂之而置重点于敌右侧背;杜(义德)韦(杰)于明中午前赶至漕河镇,乘敌展开之际,从敌背后间隙中插入割裂之而置重点于敌左侧背,并速与杨苏联络受其指挥。二纵限时26日黄昏前达桐梓河以西地区集合待命,并与杨苏联络了解情况(又26日晨致陈再道该主力改向广济西南许家铺、新屋咀地区,并速以先头部队归杨苏指挥参加战斗先歼八二旅)。

  5、一纵队10月26日的部署

  26日午部署,敌已展开三个团在清水河、子女山(紫玉山)、大王寨、洪武垴之线与我激战。杜韦到后,即以高山铺为目标攻击,我待杜韦到后,即出击。26日20时部署,我决集中杨(俊生)张(才千)戴(润生)三个旅总攻清水河割裂高山铺之敌,得手后,主力向西协同杜韦歼高山铺之八二旅。杜韦部昌(炳桂)旅务于明日拂晓割裂高山铺之八二旅,尔后各个歼灭之。杜韦并以一部插到高山铺西南防敌逃窜。昌旅进攻路线从黄花铺以西之陈家凹、牛角垴,首先割裂父子坳与高山铺之敌,尔后协同杜韦攻高山铺之敌。

  四、作战经过

  1、东线争夺战

  10月26日晨,敌八十二旅从漕河镇、四十师从三家店先后出动,沿公路东进。野战军化装成地方游击队的侦察员同浠蕲边游击队一道,穿着杂色服装,背着“汉阳造”、“老套筒”之类的破枪,从七里桥西南方家塆后背山开始同八十二旅先头部队接触,在运动防御中,故意示弱,边打边退,停停打打,纠缠不放,诱敌入伏。上午9时,敌八十二旅尖兵被诱至高山铺地区,一纵一旅前锋二团一营刚好赶到,占领了麻寅山及其西南高地“烈马回头”,同敌遭遇接火。敌认为是地方游击队在干扰,派出两个排去抢占山头,以扫清前进的障碍。不料在自动火器的猛烈射击下,两个排几乎全部报销。敌开始注意,逐渐加大火力,由整连到整营向一营连续猛攻,均被击退。当时天下着毛毛细雨,大雾笼罩,观察困难,敌仍认为是少数阻击部队掩护主力转移,仅以少量兵力控制公路两侧小山,主力继续东进。

  10时左右,敌四十师越过八十二旅毫无顾忌地向清水河涌去。其前队三十九旅一一五团已涌向洪武恼、东界岭。野战军堵口部队一纵一旅一团尚在开进途中,听到枪声,跑步前进。前锋二营五连先敌登上洪武恼山顶。敌正爬到半山腰,五连猛扑下来,将敌击退,堵住了北路口。这时,敌1个连占领了东界岭。野战军一团七连赶到岭东广济境内的金水桥,趁敌立足未稳,发起冲击。二排冲上山顶,与敌白刃格斗,夺回了东界岭,又堵住东路口。洪武恼与东界岭是敌通往广济的咽喉要道,也是歼敌的最后堵击线。是高山铺“口袋”战的袋底,敌我争夺十分激烈。

  正当遭阻击难以前进时,敌“武汉行辕”发来电报给四十师打气:“高山铺最多只有共军1个旅,可以放心大胆前进!”蹲在蕲州城的四十师师长李振清也用报话机催促:“加速前进,到武穴见面!”“武汉行辕”还派出空军助战。于是,敌以三十九旅一一五团进攻洪武恼,以一O六旅三一六团进攻东界岭,在飞机和炮火的掩护下,用整连、整营甚至整团的兵力,连续向阵地猛攻。坚守东界岭阵地的野战军一团七连,连续打退了敌4次冲击,七连二排数次与敌展开肉博,终于坚守住最重要的阵地。在一旅部队先后展开中,一团二营于上午十点左右首先进至洪武垴东山腰,而敌40师115团又登至西山腰。敌我双方争夺洪武垴山制高点,展开激战。一团警卫排和二营五连抢先登上山顶,消灭正攀登洪武垴山的前沿敌兵,迅速占领阵地,以猛烈火力和小群出击一举将快要登上山顶的后续部队驱至山下。敌115团以整连整营兵力,在数架飞机助战和美式化学臼炮、其它火炮及轻重机枪、轻重两用机枪等火力掩护下,连贯向我洪武垴山头阵地猛攻。五连不断以近距离火力射击、小群出击给敌人以重大杀伤,但因受敌多次攻击伤亡较大,而团主力尚未赶到,阵地又被敌人夺去。11点左右,三营七连赶到,奉命在行进间向洪武垴之敌发起攻击,未能夺回山头阵地。七连组织再次攻击时,四连赶到。团遂命令七连组织火力支持四连攻击。四连连长、指导员分析地形和敌情,令一排从右边向侧后迂回,二排和三排在七连火力支援下从左侧攻击,以小群包围动作实行对敌夹击,歼敌一部,残敌败退山下,洪武垴制高点又被我占领。四连一面加修工事,一面组织火力,准备迎击敌人。

  敌人两次败退下山,老羞成怒,驻清水河敌40师指挥部命令炮兵群以美式化学臼炮和数十门迫击炮及六0炮猛烈轰击四连阵地。四连除留少数观察员和值班火器监视敌人外,主力隐蔽在阵地的反斜面,待敌炮火袭击停止,敌步兵向我发起冲击时,复又迅速占领阵地,将敌人放至40米左右,以步枪、机枪和手榴弹给敌以近距离杀伤,将敌击退。四连多次击退了敌人整连整营的疯狂进攻后,伤亡较大。敌人组织第五次反冲锋,从右侧突破了一排阵地。二班班长高二虎率领全班跃出工事与敌展开白刃格斗,他一连拼杀了三个敌人后壮烈牺牲。一排在二、三排的支援下,终于将突入之敌消灭,打退了敌人进攻,夺回了阵地。为了分散敌人兵力,减轻对洪武垴阵地的压力,三营七连向公路以南界岭之敌攻击,连续发起三次反冲锋,争夺界岭一道道敌阵地,往往为了占据一个山头阵地要反复夺多次。当七连向界岭敌阵地进行第四次反冲锋时,三排遭以敌轻重机枪火力压制,冲锋受阻,二排支援三排,继以勇猛动作冲上山头,以刺刀、手榴弹与敌人开展肉搏,夺占了界岭制高点,扼守住界岭阵地。敌人继以两个营兵力,从左翼和正面分两路向七连三排阵地发起猛攻。这时守卫界岭山头主阵地的只有三排副排长张作善等“七勇士”沉着地抗击着敌人反扑。张副排长发觉敌人调动情况,马上猜透了敌人的鬼点子。他立即吩咐九班班长李庚善及两名战士,以一挺机枪和一支步枪坚守山头前沿工事阵地,自己带领王登元、周学保、吴振锋三名战士,趁敌人部署刚好还未发起攻击的一刹那,借浓雾遮掩,突然冲到敌人阵前,这勇猛的突击动作完全出敌意外,他们根本来不及还手,丢下武器撒腿便跑。一排手榴弹和机枪子弹打过去,便把敌人一个连从70米以外的阵地上全部驱逐,顺利地占领了敌人的二道工事。

  敌营长怒不可遏地以手枪逼赶士兵们继续向山上反扑,在张作善等四勇士的坚决迎战下,一连击败敌三次猛扑。

  而与此同时,李庚善等三勇士也打退了左翼敌人对山头阵地的两次猛烈反击。班长王登元在坚守山头前沿工事阵地,抗击敌人发动第一次猛攻时,左臂被敌机枪打断。他表示:“我一定要坚持战斗到最后一分钟,左胳膊打断了,右手还是一样能甩手榴弹啊!”他重伤不下火线,继续蹲在工事里用单臂投弹,坚持战斗一个多小时,甩完了三筐子手榴弹,直到打退了敌人的两次反扑。

  机枪手周学保腰部受伤,仍操着机枪对敌扫射,接着,飞来的炮弹炸伤了他的大腿,他不肯下火线,抠动枪柄,打垮敌人第三次猛扑,将敌人逼退前边远远的小山包后面。

  笼罩山头的浓雾消散了,张作善和吴振锋清清楚楚地看见敌人两个连的兵力在20多门火炮的掩护下,向他俩坚守的山坡阵地呀呀地喊叫着发起了第四次冲锋。他俩给敌以狠狠还击后主动撤回原来的阵地,与李庚善等会合一起。等敌人以为我军已完全撤走,放心大胆地爬到我山顶阵地前沿时,张作善等端起刺刀突然猛冲过去,一连刺倒了已经逼到眼前的七八个敌人,继而,我两挺机枪愤怒地吼叫着,将敌人全部打下山去,粉碎了敌人第六次进攻。这时我山头阵地上只剩下张作善、吴振峰、李庚善三位勇士了。机枪筒打得通红,烙伤了李庚善的手掌和两腕,但仍忍住灼痛对敌扫射;吴振锋连自己手中的枪都打炸了,他拣起战友的步枪,又与敌人拼了两次刺刀。三位勇士收集起子弹、手榴弹,全凭一挺机枪和两支步枪,继续打垮敌人第七次反扑。

  敌人连续惨败,最后集中残兵败将,在军官手枪和指挥刀的威迫下,发动了第八次反扑。张作善和吴振锋端起刺刀威武不屈地扑向敌群。在我军钢铁勇士面前,敌人被吓得魂飞魄散,不敢交手,扭头就跑,连滚带爬地逃下山坡三百多米远的地方躲了起来。敌人在界岭山下丢下87具死尸和120多个伤兵,“李铁头”碰在我军的铁锤子上,被砸得粉碎了。午时,一团主力赶到。三营奉命以九连支援七连战斗,向界岭阵前之敌英勇出击。八连也从洪武垴山右侧向敌侧背攻击。为掩护步兵出击,九连六0炮班班长“神射手”尹玉由洪武垴前沿阵地向界岭山坡上的敌人猛烈射击,在不到一个小时之内连续射出18发炮弹,发发命中,毙伤敌人90余名。敌人进退两难,有的蹲在山坡上,有的趴在草地里,用稻草、树枝等伪装掩盖身体,但也逃不过尹玉的眼睛。炮弹还是一发接一发准确地打向敌人,弹落之处,敌人无一幸免,残敌只好象气肚哈蟆似地趴在那里,被我兵前去捉了俘虏。三营英勇出击,使我界岭阵地得到了巩固,而敌侧后受威胁,减弱了对洪武垴阵地的攻击。

  这时,敌才知道己陷入重围,用报话机向呆在蕲州的师长李振清呼喊:“共军越打越多,远远不只1个旅!”李回话:“那就向南突围,赶到蕲州过夜。”

  自二团先敌抢占蚂蚁山阵地,布置就绪后,一营固守的蚂蚁山西南无名高地即遭敌人连续而猛烈的攻击。一营指战员们以火力压制和组织部队反冲锋,击退敌人多次进攻,顽强地扼守住阵地,保障子女山和洪武垴阵地的侧翼安全。一旅后续部队于午后相继全部赶到,不断加入战斗,巩固了各山头要点阵地。敌我双方经过多次反复争夺,形成拉锯式战斗,由于我军的顽强奋战,敌人始终夺不去阵地。

  东线争夺战,迟滞了敌人,赢得了时间。至下午9时,野战军一纵4个旅(其中二十旅只1个团)和中原独立旅共11个团已先后赶至预定目标,组成了东线马蹄形包围圈:一旅由北到东,二团据麻寅山,七团据紫玉山,一团据洪武恼、东界岭;二旅由东到南,五团据高阳山,八团据茅庵山西侧;中原独立旅据南,一团一营据茅庵山西侧,四团占簸箕尖,一团二、三营据大王寨;二十旅五十九团据茅庵山至大王寨的第二线;十九旅五十五、五十六、六十一团进抵黄花铺、管家塆待机,野战军司令部授命由一纵司令员杨勇、政委苏振华组成的前线指挥部设紫玉山,根据战场情况变化,及时调动兵力部署,大大提高了作战能力。

  2、西线坚守战

  东线争夺激烈,西线亦相继打响。野战军六纵宗书阁、苟在合率领的先遣队于26日黄昏进抵预定阵地,四十九团一营占领公路北侧的马骑山,五十四团二营四连、六连占领公路南侧的李家寨,堵住敌人退路;四十九团二营及五十四团五连为第二梯队,隐于四十九团一营侧后待机。

  蜷伏于高山铺的敌八十二旅见东进、南突受阻,便想回窜浠水县城固守待援。晚10时许,丢下四十师开溜。但上午走过的路,这时己不属于他们,刚窜到高山铺西北的朱坳口,突然遭到野战军先遣队第二梯队的迎头阻击。敌见公路被堵,分向公路两侧山头乱窜。南窜李家寨的两股敌人,在半山腰遭遇,互相开火,及至消除误会,爬到山上,又遇野战军五十四团二营伏击。北窜马骑山的几股敌人,被野战军四十九团一、三两营合力反击,将敌压向山麓谷地。

  六纵十七、十八两个旅星夜赶到马骑山、李家寨,天亮前已进入阵地,五十二团在吕遇和团长的带领下占领独山,五十四团副团长率团坚守李家寨,十八旅旅长肖永银爬上李家寨山梁,用望远镜观察敌人,只见乱糟糟的敌军在谷地滚动,前面五六百人却保持队形在闯路,如同一条受伤的毒蛇想逃命,遂决定打蛇七寸,当即命令五十四团副团长卢彦山率部冲入敌阵堵截,全体指战员先甩手榴弹,后拼刺刀,顿将闯路的敌军“敢死队”打个浠巴烂,守住西线阵地,打断了敌人西逃的幻想,。

  3、南线阵地战

  中原独立旅阵地位于清水河以南之大王寨和茅庵山地区,旅长带着各团指挥员,察看完地形后,把一团配置在右翼之簸箕尖,四团在左翼之茅庵山以北,并且加大了纵深配备,设置了三层防御阵地。一线阵地一、四团各配置一个连,扼守在两个高地上,象两只铁拳,既可单独抗击敌人,又可以互相策应。部署完毕之后,部队即坚强地构筑交通壕、散兵坑、火力掩蔽部、指挥所等各种简单的防御工事,准备和敌人打大仗,打恶仗。

  十月二十六日中午,敌人已全部进入我军预设之伏击阵地,首先即遭我一纵主力的正面痛击。二十七日拂晓前,又遭我六纵主力背后杀来一刀。此时,敌人已感到灭亡即将临头,曾数度进行疯狂反击,企图突围,或占领有利地形固守待援,均未得逞。

  后来,发现四团的阵地山低坡缓,易攻难守,想从这里撕破“口袋”,奔跑逃生,下午2时,敌四十师出动“王牌”一O六旅三一八团,向茅庵山西南侧山势低缓的簸箕尖寻找南逃缺口,集中炮火猛轰中原独立旅据守的阵地之后,成连成营地进行集团冲锋。在数倍于已的敌人面前,四团一营三连连长张元杰勇敢机智地组织火力网,一次又一次打退了敌人的疯狂进攻。敌一面对抗我主力四面八方的猛烈穿插分割和突击;一面组织炮火,猛烈袭击我四团三连阵地,顿时三连阵地上炮声隆隆,烟尘滚滚,经过一阵疯狂的、毁灭性袭击之后,敌人就一窝蜂的冲了上来,我三连连长张元杰勇敢机智地在阵地上指挥着部队,用自动火器、成束的手榴弹、刺刀,把敌人打了下去。正在我战士抢修掩体时,敌人的炮火又雨注般的射来,炮火刚停,敌人就成连、成营地向我集团冲锋。我一团前哨阵地,也用密集的火力向敌侧射,支援四团三连。敌人为了压制我一团前哨阵地的侧射,又把成串炮弹倾泻在一团二连的阵地上,其中有许多是带着激烈呼啸声的化学燃烧弹。攻打四团三连阵地的敌人,后面跟着督战队,其第一梯队被打掉,二梯队上,二梯队被打光,后续部队上,但我三连战士在数倍于我的敌人面前,愈战愈勇,毫无惧色。指导员段林光鼓励着大家:“人在阵地在,誓与阵地共存亡!”全体共产党员,以身作则,猛打猛拼,寸步不让,有些炸掉腿的、被子弹穿透肺部的、打出肠子来的重伤员,还在扣动着板机,向冲上来的敌人射击,多么英雄的战士啊!战士李金山,当敌人冲以离他十几米时,他突然大吼一声,跳出堑壕,左手抓着打红了的机枪筒子,枪管打红了,接触到手时嗞嗞冒着青烟,他忍着剧痛,猛烈地向敌人扫射,敌人齐刷刷地倒下了一片。但我们光荣的人民战士,也倒在血泊里,英勇地牺牲了。敌人经过十余次的冲击,丢下几百具尸体,未能越雷池一步,我军阵地仍然固若金汤。

  翌日上午,总攻前夕,旅政治部主任邝铁同志,正在前沿指挥作战,因敌人火力过分密集,邝铁同志不幸中弹牺牲。

  4、夜晚阻击战

  敌人打了一天没有突破东线的洪武垴、东界岭我军的阻击阵地,不能向东前进半步,敌人又盘算利用夜晚发起冲击,杀出一条血路突围。天刚黑,敌人又纠集了一个营的兵力,从正面和左右两面,分三路向洪武垴要点进行疯狂反扑,敌人先行炮火袭击,成串的炮弹夹着化学燃烧弹向洪武垴山头呼啸倾泻,炸得四连阵地上火光一片,腾起的硝烟几乎埋没了山头。继而,敌督战队督促一队队步兵发起了梯次的集团冲锋,战斗激烈到白热化程度。我二营以六连一个排增援四连战斗,坚决抗击敌集团冲锋。敌人被我大量杀伤后败退下去。六连的六0炮“神射手”曾振德在十分钟内,一口气将十几发炮弹全部打在敌军的密集队伍中,炸得敌人血肉横飞。副连长乘机带领缴获轻重机枪数挺。敌人在洪武垴、界岭山腰丢下一堆堆、一片片尸体,始终被压制在清水河峡谷里,无法通过洪武垴、界岭隘口。

  敌人受阻于洪武垴山下,遂集中上百门火炮,以猛烈火力轰击蚂蚁山、紫玉山等,企图由左侧迂回洪武垴阵地,以一部兵力从洪武垴山南面向紫玉山阵地发起进攻,当即遭到二团的英勇反击,在七团的有力配合下,协同击退了敌人多次冲锋,坚决扼守住阵地。当夜,敌40师位于清水河、洪武垴山下,82旅位于高山铺谷地,又多次向紫玉山阵地炮击,企图夺路而逃,均未能得逞,敌我双方激战了整整一夜。敌人虽然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均发起了攻击,都被我军阻击不能突围,敌军陷入了绝望。

  5、总攻围歼战

  26日深夜,野战军前线指挥部在紫玉山召开战地会议,按野战军司令部作战计划,部署总攻。以现有兵力继续加强对麻寅山、洪武恼、高阳山、大王寨、李家寨、马骑山等要点的控制,防敌突围逃跑;待参战各旅主力全部到达后,割裂清水河与高山铺两地之敌的联系,.并各个歼灭之。具体部署:一纵一、二旅分别从东、东北和东南向清水河之敌攻击;中原独立旅从南面,十九旅从北面,同时向清水河、高山铺展开对攻,割裂两地之敌的联系,并协同一、六纵主力歼敌;另由野战军司令部指令,一纵、六纵主力务于27日拂晓前进入阵地,连同先遣队共7个团的兵力组成西线马蹄形包围圈,尔后,在中原独立旅、十九旅南北对进的协同下,歼灭高山铺之敌;二纵四旅进到清水河东南侧广济边境的许家铺、新屋塆地区待命。总攻时间定为27日下午1时30分。

  当敌四十师得知八十二旅西窜受阻,后路已断,乃组织一批“敢死队”于27日凌晨,猛攻野战军兵力薄弱的李家寨、大王寨西侧山头,妄图掩护主力向南突围。敌军刚刚出去,六纵政委杜义德(司令员王近山在后未到)已率所部各旅冲向阵地,与敌激战,敌人纷纷后撤。与此同时,敌四十师在东线向洪武垴、麻寅山发起的攻击,也被一一打退。

  从27日上午8时起,敌机成群飞临战地上空,空投弹药、食品,野战军从四面八方用机枪、步枪对空射击,在整个战斗过程中,国民党军出动各种飞机200多架次进行侦察、轰炸和扫射,并空投粮食、弹药和医用药品,1架敌P—15型战斗机被茅庵山西侧我军发出的枪弹击中,坠落在洪武恼西南麓的周家塘,敌飞行员也被一纵一旅一团战士活捉。

  敌军得到补充,企图再向独山方向夺路南逃,清水河至高山铺公路两侧,人马纷乱。.野战军六纵十七旅正好赶到西南线,占领了独山。至此野战军在阵地上对敌已构成17个团对5个团的压倒优势。前线指挥员采纳六纵建议,把总攻时间提前到上午9时整。紫玉山信号弹腾空升起,野战军一旅由麻寅山、洪武恼、东界岭,二旅由高阳山经茅庵山东侧,中原独立旅四团、一团一营及二十旅五十九团由茅庵山西侧、簸箕尖,十九旅一部由父子坳,分别向清水河方向出击,十七旅由独山、马骑山,十八旅由十里铺、李家寨,十九旅主力由父子坳,独立旅一团二营、三营由大王寨,分别向高山铺方向出击。野战军以高制低,势如破竹。东线一旅一、七两团和二十旅五十九团南北对进,直扑清水河。敌四十师往后窜,八十二旅朝前闯,人仰马翻,争相逃命。公路上逃跑的人拦住汽车,汽车又挡住了人;战马失主,狂叫乱踏;鸡子狗子,东飞西突,人、马、车、炮挤在一起,乱冲乱撞,乱喊乱叫,纷乱的敌军有抄小路跑的,踩田埂溜的,见缝就钻的,如火燎蜂窝,如汤浇蚁穴,好一个天下乱观,有的溃兵被撞倒,来不及站起,就被骡马活活踩死,哭喊之声,震动山野。残敌向高山铺西南溃逃,野战军乘胜追歼,五十九团连翻9个山头,紧咬不放。敌军想方设法夺路而逃,我军逐步缩小包围圈,又将敌人围在北起高山铺,南至汤家垸,东面管岗山至李家祠堂山,西面何竹林山至陈家凹山、徐细凹山一线的五华里长100—200米宽称为石(担)丘垅狭窄的小“口袋”里。石丘垅中有一条名为“细河港”的小河,发源于马骑山尾,流经整个石丘垅在上河桥上游100米处与清水河汇聚后向西南注入赤东湖,被围之敌在绝望中看到了一线生机,于是有一股敌人沿着细河港向西南逃窜,我军迅速组织火力在徐家垸南面的王嘴山头和上河咀架起机枪向东南逃敌扫射,由于河港岸高,部分敌人躲在河底继续逃跑,我军又在上河桥下游的下河咀架上机枪,河对面的我军也在汪林村铜鼓地架起机枪,同时向河中对射,形成第二道封锁火力网,由于河道呈“S”形,河道两边高地上的机枪同时向河床对射,没有射击死角,敌人很难完全借助河岸遮挡掩护而逃,必有一面暴露在我军火力打击之下,敌军每一次逃窜就被清水河两边的火力网射倒一批,逃跑几个、几十个,剩余退回,这样循环往复二三十个回合,我军大部队赶上截断河槽,封死了袋口。除四十师参谋长尹树华带一股残敌,沿清水河河槽经独山东越童畈逃往蕲州外,余部被压至高山铺西南乱泥没膝的石(担)丘垅,完全失去战斗力。经开展政治攻势,纷纷举手投降。

  下午2时,战斗结束。是役共歼灭敌军1个师部、3个旅部、5个团,共歼敌17600余人,其中俘敌9560人,毙伤敌8100人;击落敌机1架;缴获各种炮70门、轻重机枪375挺、掷弹筒52个、长短枪4461支、子弹40余万发、骡马172匹,及其他大批军用物资。野战军伤亡800余人,中原独立旅政治部主任邝铁于27日上午在簸箕尖西伍家塆对面林的堵击战中牺牲。在战后评功记功大会上,野战军党委给一纵队荣记一等功,六纵队也荣记了战功,一团四连扼守洪武垴山阵地战绩卓著,荣获功臣连,授予“攻如猛虎、守如泰山”锦旗一面。

  五、战后的政局

  1、刘邓首长在蕲春的主要活动

  刘伯承、邓小平在蕲春境内的26天,主要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从10月20日抵达城叶家花屋至10月25日在张塝范家垸的6天时间里,主要是谋划高山铺战斗的前期准备、兵力部署,筹集解决部队越冬的棉衣问题;第二阶段从10月26日晨到达刘河胡凉亭至11月3日的9天时间里,主要是指挥高山铺战役和对战役取得胜利进行全面总结,研究鄂东皖西地方党政军建设;第三阶段从11月4日离开胡凉亭返转蕲太等地至11月14日离开蕲春檀林陈德元去英山的11天时间里,主要是完善配套五地委、五行署、五军分区工作,重点是落实留守部队的领导和人员,建立地方政权和武装力量。做好机构设置、人事任免、随军档案资料移交、军用器材交接等善后工作。同时,还面见留守部队干部、部署工作任务。

  2、第五地委、五行署、五军分区的成立

  为在大别山立足生根,刘邓大军一进入大别山,就抓紧部署根据地的建设工作。1947年10月12日,中原局、中原军区发出《关于放手发动群众创造大别山解放区的指示》,决定在原建鄂东、鄂豫(即豫东南)、皖西3个区工委的基础上,归并成立鄂豫、皖西2个区党委、行署和军区,下设地、县等党政军组织,由每旅抽出部队作为军区及分区的基干武装,并将南下时带来的大批干部分配到地方,帮助发动群众,重建地方党政军组织。IO月中旬,随刘邓大军南来的须浩风、徐汉东、许楚才、梁桂华(女)、吉子华、鲁峰、席书文等近100名干部,在赵辛初的带领下分别进抵蕲东、蕲南,会同蕲宿太边、浠蕲边县工委,全面开展各地群众工作。

  高山铺战役刚一结束,10月28日部队开往狮子口地区休整,当天召开祝捷大会,军民五千多人参加,一纵司令员杨勇在会上作战斗总结。晚上,邓小平政委在胡凉亭再次召见易鹏、赵辛初等,专题研究了五分区党政军机构的组建工作。参加召见和研究的还有张国传、刘仰峤、吴德峰、黄宏伸、胡广恩等。会上决定,由六纵十八旅调来的五十三团,除留三个连与团直属队作为分区拳头外,其余分到各县同原有地方武装合编,一面掩护土改,消灭土顽,发动群众;一面扩大部队,建设地方武装。

  11月1日,邓小平以中原局书记的身份,在刘河云林宫主持召开鄂皖边地方工作会议,敲定五地委、五行署、五军分区成立的有关工作,随即中共鄂豫区第五分区地委、行署、军分区在张家塝正式成立,地委书记刘仰峤,副书记易鹏,委员赵辛初、张国传、胡广恩、黄宏伸、郑重、蔡启荣,组织部副部长洪范(11月),宣传部长萧云(次年夏):行署专员赵辛初,副专员胡广恩;军分区司令员张国传,政委刘仰峤(兼),副司令员黄宏伸、杨寿山、蔡启荣,参谋长孙超(次年春),政治部主任郑重,副主任曹荫槐。分区以张家塝为基本驻地,辖蕲北、蕲南、广济、黄梅、英山5县。随后,军分区在白水畈寨里山建起被服厂和修械所。被服厂有5部缝纫机,分弹花、染布、裁剪、缝纫4组共100余人,实行按产计酬,日产军服100余套;修械所(所长温志华,本名何忌,山东人)有铁砧、铁炉等必要设备,军工20余人,能修理各种枪械和无线电台。12月29日,地委在张家塝创办了机关报《农民报》,主编梅白,为4开2版单面油印,每3天出版1期,每期印200余份,主要报道五分区党政军开展的各项活动情况。后因宣传“急性土改”,于次年4月初奉命停办。

  3、蕲北县委、民主爱国政府、武装指挥部的成立

  1947年11月3日,赵辛初在白水畈藕塘塆召集会议,作出以原蕲宿太边、浠蕲边两县工委为基础,分别组建成立蕲北、蕲南两县党政军领导机构和下属组织机构的决定。11月13日,蕲北县委、爱国民主政府、指挥部在白水畈藕塘塆同时组建成立,书记赵辛初(兼,次年3月宋焕文,次年5月钟子恕),副书记钟子恕,委员须浩风(组织部长)、王守愚(宣传部长)、孙超、胡运德、伍涛、周元瑞(次年5月增补郭建屏、刘敬之、刘江峰、顾万才、董靖远);县长孙超(兼,次年3月钟子恕),副县长孙芸荪,秘书胡家范(次年8月王凯,1949年1月张战),财政科长乔平;指挥长孙超(兼,次年3月刘朝望,次年5月石坤山),政委张忠杰,副指挥长石坤山,参谋长胡运德。县机关初驻白水畈等蕲东地区,后驻桐山冲、檀林河一带。

  蕲北县委成立后,11月组建成立了所属的白水畈、桐梓河、张家塝、倒桥(亦称孙家冲)、檀林河、汪家坝6个区委,白水畈区委书记吉子华(次年6月周元瑞兼)、副书记殷实,桐梓河区委书记徐汉东,张家塝区委书记祝孑人,倒桥区委书记乔林(浙江镇海人),檀林河区委书记钟子恕(兼,次年4月王守愚兼,次年11月王世民)、副书记王世民,汪家坝区委书记伍涛(次年1月增副书记顾万才)。同月,在白水畈藕塘塆组建成立了蕲东工委,书记须浩风(兼),副书记周元瑞,委员徐汉东、吉子华(化名季子华,河南南召人)、温志华,上隶蕲北县委,下辖白水畈、桐梓河两区委。次年4月,倒桥区委遭敌破坏,辖区并入张家塝区内,蕲北县委随即组建了新的张家塝区委,书记董靖远。次年5月,根据反“清剿”斗争形势的需要,蕲北县委又组建成立了所属的何家铺区委,书记顾万才,副书记刘江锋。

  蕲北县爱国民主政府成立后,11月组建成立了所属的白水畈、桐梓河、张家塝、倒桥(亦称孙家冲)、檀林河、汪家坝6个区爱国民主政府,白水畈区长苏卫世(化名艺士,河北人,次年1月李青英)、副区长张炜,桐梓河区长徐行,张家塝区长刘治平,倒桥区长曹国阁,檀林河区长李子民(次年6月增副区长刘勇),汪家坝区长李峰、副区长朱鹏。次年2月,倒桥区因区长曹国阁等在战斗中牺牲,辖区并入张家塝区属范围。次年5月,何家铺区爱国民主政府随区委同时组建成立,区长黄明清(6月增副区长李水盈)。

  蕲北县指挥部直属武装以五十三团二营1个排为骨干建成,初为90余人,后同年12月发展到2个连共20Q余人,随即整编建成了独立营和独立二营,独立营长张忠杰,独立二营长胡运德。下辖白水畈、桐梓河、张家塝、倒桥、檀林河、汪家坝、何家铺等区干队,共有300余人。白水畈队长许清华、指导员吉子华(兼,次年6月周元瑞兼),桐梓河队长秦某(次年2白卢汉文,一说张彪)、指导员徐汉东(兼),张家塝队长唐鸿喜、指导员祝孑人(兼,次年4月董靖远兼),倒桥(亦称孙家冲)队长曹国阁(兼)、指导员乔林(兼),檀林河队长叶某(次年5月刘斌)、指导员钟子恕(兼,次年4月王守愚兼,次年11月王世民兼),汪家坝队长傅殿生、指导员陈登歧(次年2月伍涛兼),何家铺队长黄明清(兼,8月许战儒)、指导员顾万才。各区干队(后称武工队)均与其区委同时组建成立。次年2月,因反“清剿”受挫倒桥区干队剩存力量转入张家塝区干队。次年5月,军分区为形成拳头打击敌人,收集蕲北县区大部分武装,编入分区所属十三团。

  4、蕲南县委、民主爱国政府、武装指挥部的成立

  11月上旬,蕲南县委、爱国民主政府、指挥部在菩提坝邱山下塆同时组建成立,书记张居庆(次年1月增副书记王文彩),委员许楚才(组织部长)、何文钦(宣传部长)、姚广顺(军事部长)、王文彩、何启(次年1月增补刘敬之、罗东);县长何启(次年4月增副县长赵毅),秘书董舒,财政科长金志坚(一说姓靳),税务科长袁斗南;指挥长姚广顺,政委张居庆(兼),副政委郝天一。

  蕲南县委成立后,11月组建成立了所属的第一(刘公河)、二(白池湖)、三(漕河)、四(彭思桥)4个区委,第一区委书记何文钦(兼)、副书记袁继尧,第二区委书记徐光道(次年1月许楚才兼,徐光道改任副书记),第三区负责人陈幼卿(次年1月区委书记罗东),第四区委书记祁广东(次年1月王世民)。次年1月,根据斗争形势发展变化的需要,蕲南县委又组建成立了所属的第五(菩提坝)、六(横车桥)两区委,第五区委书记刘敬之(5月陈幼卿代)、副书记王树良,第六区委书记丁波(5月王寿春代)。次年4月,第四区因敌盘踞凶残“搜剿”,区委被迫转移停止活动。

  蕲南县爱国民主政府成立后,11月组建成立了所属的第一、二、三、四4个区爱国民主政府,第一区长何怀芳、副区长陈楚良,第二区长徐光道(兼)、副区长王寿春,第三区长陈幼卿(次年1月苏卫世,3月张家骏)、副区长刘勇,第四区长张家骏(次年3月石青山)、副区长万森美。次年1月,蕲南县政府又组建成立了所属的第五、六两区爱国民主政府,第五区长陈幼卿、副区长孙庭珍,第六区长王寿春。次年4月,第四区因敌凶残“搜剿”,区领导成员被迫转移,既设机构不复存在。

  蕲南县指挥部直属武装以五十三团二营1个排为骨干建成,初为2个连,后渐发展到500余人,于次年1月建为独立营,营长姚广顺。下辖第一、二、三、四、五、六区干队,共有460余人枪。第一区队长吴维卿、指导员何文钦(兼),第二区队长尚保顺、指导员徐光道(兼,次年1月许楚才),第三区队长陈霖(次年3月袁绍华)、指导员陈幼卿(兼,次年1月罗东兼),第四区队长余国安(又名余光三)、指导员祁广东(兼,次年1月王世民兼),第五区队长余汉清(5月胡松槐)、指导员刘敬之(兼,5月陈幼卿兼),第六区队长刘守金、指导员丁波(兼,4月王寿春兼)。各区干队(后称武工队)均与其区委同时组建成立。次年4月,第四区因敌凶残“搜剿”,区干队被迫转移编入另部。次年5月,根据“形成拳头,打大圈子”的精神,县独立营二连被编入军分区十三团,余部与黄梅、广济两县武装合而建成了军分区十四团,姚广顺调任十三团参谋长,县指挥部不复存在;第一区干队大部随同县独立营编入军分区十三团,余者编作武工队,继续随同区委活动;第二、三、六区干队奉命转移到蕲北地区活动,不久部分返回蕲南随区委活动。

  根据当时党的“全力进行土改,并整理现有武装,大量发展新的地方武装”的工作总方针,蕲南、蕲北在抓紧政权建设、大量发展武装的同时,分别派出工作组到农村宣传贯彻《中国土地法大纲》。发动群众,组织农会,建立行政村、村下设组、以村成立贫农团(有的未建村以贫农团代替行政村)、翻身队(民兵组织)。蕲南建立了四十八个贫农团,蕲北建立了五十二个。贫农团一成立。即在工作队的协助下,带领群众,打土豪,分浮财,并按县委土改试点的经验,通过划阶级,斗争地主恶霸,登记和核实田亩(有的实行丈量)、人口,然后插牌子,用打乱平分的办法分田。贫雇分好田、中农好坏各半,地富分坏田,逃亡地主不分田。

  地方政权和地方武装的建立,大大振慑了大地主、大土豪,打击了国民党的反动势力,动摇了国民党的反动统治,为鄂东的提前解放奠定了基础。

  六、申论

  1、高山铺“口袋”战的重要意义和历史贡献

  高山铺“口袋”战,是中原野战军在没有根据地、敌情十分严重、供应异常困难、部队人员和装备都在削弱的情况下,发起的一场大战役,由于全体指战员坚决执行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指示,响应了中原局的号召,诱敌深入,集中优势兵力,在运动中打歼灭战,发扬我军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克服各种困难,终于取得了胜利。大大打击了国民党军队和地方反动势力的嚣张气焰,鼓舞了敌占区人民群众的斗争情绪,提高了部队进行无后方作战的胜利信心,为进一步发动群众,重建大别山根据地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从此大别山迅速变成我党我军逐麓中原的前进基地,也拉开了战略大反攻的序幕。

  高山铺“口袋”战,是解放战争时期我军抗击国民党军队的重要战役之一,是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的第一次重要战役,是集运动战、阻击战、伏击战、阵地战、追击战和围歼战等战法战术于一身的经典战例,是刘邓首长指挥的千百次战争中的杰出之作,在近现代战争中有着特殊重要的意义。要说是“运动战”,整个战役是在长途行军运动中进行的,没有预设战场,没有给敌人留下任何的战争意图,有明显的突发性和隅然性特征,使敌军防不胜防;要说是“阻击战”,在布置“袋形阵”时,“袋底”东界岭和洪武垴就是阻击敌人的重点,事关整个战役的成败,敌军以重兵突击和冲锋,我军顽强阻击敌人,打退敌人十几次攻击,始终坚守住阵地,打破了敌人东进的梦想;要说是“伏击战”,从客观来看,整个战役是伏击战,提前秘密设伏,引敌人伏,四面伏击,逐步缩小伏击圈,将敌全歼;要说是“阵地战”,我军先敌进入作战阵地,在“袋形阵”两侧和袋底构筑防御工事,战争打响后各自坚守阵地,严防敌人突围漏网,直到战役最后转守为攻;要说是“追击战”,我军高山铺“袋形阵”布置到位后,尾随敌后的我六纵向敌后继部队发起进攻,形成敌人追击我一纵,我六纵又追击敌人的局面,象赶鸭子一样,将敌40师和52师第82旅全部赶进伏击圈,然后封锁“袋口”,使敌人插翅难逃;要说是“围歼战”,我军将敌人围在“口袋”里,待敌人左冲右突、元气大伤,走途无路的绝望之时,迅速从东、南、西、北四方八面发起反击,冲散敌人,分块切割,逐个歼灭,最后将纷乱之敌围在狭长的石坵垅里,使敌人成为瓮中之鳖,一举歼俘。在整个战役中,将运动战、阻击战、伏击战、阵地战、追击战、围歼战用到极至,环环相扣、灵活贯通、相得益彰,最终取得战争的完全胜利。

  用兵贵在神速,这次战役的最大特点就是“神速”,在战略上,抓住了敌军调集主力集中于大别山北麓,山南兵力薄弱,且敌40师及52师第82旅孤军深入之时,迅速寻机布“口袋”阵速歼敌人;战术上,在速行军的路上,速布战场,速隐蔽集结,速围速歼,整个战役只用两天一夜,就全歼敌1个师、3个旅、5个团。高山铺的快速“口袋”战,大大出乎敌军的意料之外,正如刘伯承元帅回忆道:战斗解决得如此迅速、干脆,以致当我军带着俘虏离开战场的时候,从武汉起飞的一批敌机,还在高山铺上空投下热馒头、烧饼来支援他们的部队呢!

  2、关爱民众和赢得民心及群众积极支前是取得战争胜利的重要法宝

  敌军进入战区前进受阻后,就抓当地老百性强迫为其带路突围,26日晚,敌以小股进行争夺,大部在控制公路两旁小山包后,分别窜入民房住宿。敌四十师师部及三一八团宿清水河街,一一五团宿余家仓一带,三一六团宿洪祖二、弄子口塆,八十二旅宿高山铺周围。四十师师部在绝望中向武汉、蕲州、九江的上司和同行们喊话,要援兵,要飞机,准备天亮再突围。身在蕲州的敌师长李振清多次请求青年军二O三师师长接应,先以“党国利益”要挟,后以“拉我一把”哭求,但竹瓦店之战余悸未消,都要“保存实力”。发兵无人,救援无望,窜入民房的敌军立即向百姓“进攻”:翻箱倒柜,抢劫财物;捉杀猪、鸡、鹅、鸭,作下饭菜;打碎易燃的油漆家具,当柴烧;乃至不顾人民死活,把驻地附近的几十个稻堆扯下做卧垫和马料。高山铺农民李水尔一家6口,辛苦大半年,收得一个能打下40多石谷的稻堆,顷刻被扯光,老小抱头低声痛哭。敌军还强迫他们搞搬运,当炮灰。高山铺的李毛尔不肯上前线送弹药,被就地杀害。驻余家祠堂的一一五团团部派1个连趁黑夜偷袭洪武恼,被打得只剩8人回来,敌团长喝令营长带队再冲,士兵大哭,不敢上前,敌团长就把掳来的农民编班上前替死。

  我野战军爱民恤民如对待父母,宁可夜宿在树林里、田埂上,也不入户扰民,宁可忍饥挨渴,也不动战壕边唾手可得的农民种的一个红苕、一个萝卜,喂马的草料给钱从农户中购买,对主动给野战军带路的老百姓还要给一定的报酬或纪念品,交战双方军队谁可爱可敬,谁可憎可恨,在老百姓心目中自然生成,真可谓“得民心者得天下也”。

  10月23日,刘伯承、邓小平在张家塝召见了鄂皖边中心县委书记易鹏,布置了支前任务。浠蕲边、蕲宿太边随即办担架1700余副,组织民工2000余名,听候调用。同时,配合大军后勤人员在刘公河莲花庵设立临时后方医院。

  高山铺战役打响后,经过组织动员的民工战场附近群众,冒着枪林弹雨,积极支援大军歼敌。浠蕲边县游击总队长姚广顺和菩提坝区委负责人陈幼卿带着清水河、竹瓦店等地组织的数百民工和两百多副担架,大军打到哪里,他们跟到哪里,及时帮助运送干粮、子弹,抢运伤员。26日下午2时,簸箕尖阵地争夺正激烈,运输队中竹瓦店朱四房塆农民张仁和为大军运粮上山,刚翻过山顶,左胸部被敌弹击伤,倒在血泊中不能动,苏醒后又咬紧牙关,背起干粮袋,忍着流血和剧痛,爬到前沿阵地,用手指着背上的干粮袋,昏倒在地。战士们从他背上取下干粮袋,发现布袋被打穿多处,糊满血迹。后来,张仁和被转到莲花庵临时医院抢救,终因伤势过重牺牲。处在战场中心的高山铺何竹林塆的群众,深受敌军烧杀抢掠之害。农民何水林家被洗劫一空,野战军一到,发现他家五口在雨地里冷得发抖,立即给衣服老小穿,一家人无比激动。随即何水林与儿子何良德给大军带路抢占李家寨制高点,并帮助运送子弹,老伴连夜煮稀饭送到阵地上又饥又渴的战士们手中,媳妇张四姑参加担架队护理伤员。

  在总攻时刻,许多群众协助野战军抓俘虏。洪祖二甘家塆农民甘国华,先被敌抓去挖战壕,因走路稍慢,被打得口鼻流血。这时,他发现有50多个敌兵躲在塆内后堂屋楼上,连忙找来野战军将敌全部俘获。敌八十二旅1个连窜到清水河李三房塆,搜抢群众便衣,企图化装逃跑。群众纷纷跑去报告野战军。野战军赶到时,敌军有的换了上衣未换下衣,有的换了下衣未换上衣,统统当了俘虏。敌四十师三一六团残部窜入洪破屋塆,赶走群众,构筑工事,准备负隅顽抗,野战军十八旅五十二团一营追了上来,塆里青年争着带路,穿沟过弄,一个冲锋就攻进塆里,俘敌团长鲁子雄以下300余人。

  战役刚结束,浠蕲边县工委和南下工作队组织的担架队,连夜将伤员转运至野战军临时后方医院,并组织沿途群众送茶水、献食品。伤员每到一地,群众的慰劳品一担又一担地送到子弟兵身旁。10月30日,全部伤员安全运到临时后方医院时,离张德斌冲50公里的刘公河等地的群众,抬着宰好了的肉猪,担着肥鸡、鸡蛋、豆腐、面条,响着乐器和鞭炮,送到临时后方医院。

  总之,高山铺战役是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后最重大的一次战役,也是歼敌最多、缴获最多的一次战役。它的胜利极大地震慑了大别山区的蒋军各部,使刘邓大军在大别山区站稳了脚跟,有力推动了人民解放战争的战略大反攻,在中国历代战争史中能够写出浓墨重彩的一页。

  【说明:本文参考了《刘邓大军在蕲春》、《中国共产党蕲春历史》、《蕲春县志》、《历史从这里转折》、市委党史办编写的《高山铺大捷》和部分当时参战指挥员回忆录及作战区域内年长者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讲述其在高山铺战斗中所见所闻的战争故事】

  作者简介:孙锦,男,1963年生,本科学历,中共党员,蕲春县财政局正科级公务员。在《中国老区网》、《中国老区》杂志、《今日老区》、《湖北文学季刊》、《蕲春文艺》、《楚文学》上发表散文、诗、词、调研报告、报告文学、通迅等100余篇。著有《株林概览》、《文明新征程》、《高山铺“口袋战”》,参与了《走进屏风寨》、《蕲春县革命老区发展史》组稿。是地道的文艺业余爱好者。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