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鄂东秘事(080)

发布时间: 2021-12-8 09:06|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66| 评论: 0

  老何将外套、鞋子脱了,跳下水去,那撂网早沉入了水底,老何一个猛子扎下去,在水底寻了半天方找到绳头,便冒出水面来,游到船边,扒上船来。他湿淋淋地站到船头,手里慢慢地拉着绳子,一会儿撂网露出水面,慢慢收网,老何却感到很重,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水里拖住撂网一般,他示意着程浩然,让他也来帮忙。俩人一起拉起网来,将网纲拖出水面时,看到网里正捞着一个大大的活物,俩人奇怪道:“怪不得这么重,却把它给捞起来了?真是一个宝贝!”

  李红英与张跃进也看到了,立即惊叫起来。

  原来,撂网中兜着的那物约有一米长短,青黑的脊背,银白的肚皮,浑圆而紧凑的腰身,正是一条鱼,一条足有三十斤的大青鱼!

  看见撂网中兜着这么大的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青鱼,李红英高兴地说:“你们刚才还说打不起这么大的青鱼哦,现在不是打起来了么?”又对程浩然说,“你是因祸得福呀,不是你把网弄丢了,还真的捞不起这条大鱼来哦。”看着那条大青鱼在水里挣扎,小木船也随着晃荡得厉害,她又担心起来:“这么大的鱼怎么弄起来呀?”

  张跃进笑说:“还是你们有口福呀,平时想打着这么大的一条鱼,那还真的没有过,最多也就十多斤重的吧?”老何也附和说:“硬是。”

  大青鱼虽兜在网中,但活力十足,扭动着硕大的身躯,翻起的水波将小木船摇晃着,几近颠覆。那撂网也被大青鱼撕破了几个网眼。老何见势不好,急忙又跳入水中,左手搂抱着大青鱼,伸出右手却抠了大青鱼的腮。张跃进也放下船桨跑到船头来协助。老何吩咐程浩然将撂网绳子给他,他接过绳头从大青鱼腮中穿过去,又从嘴里抽出来,然后将绳头交给程浩然,让他系到船舷上。手指粗的尼龙绳从大青鱼腮中穿过去,另一头就是撂网,任凭大青鱼再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跑不脱了,制服它只是时间问题。

  李红英看着拼命挣扎的大青鱼,又是高兴,又是慌张,高兴的是能亲自看到这激动人心的捕渔场面,慌张的是怕强悍的大青鱼跑掉,他们白忙活一场。

  老何在水中托举着,程浩然与张跃进在船上拉拽着,李红英在一旁协助,四个人齐心协力才将大青鱼慢慢地拖到小木船上来。那大青鱼在船舱中还兀自跳动不停,老何翻身上船,索性将撂网缠在大青鱼身上,然后一屁股坐在上面。张跃进连忙回到船尾,摇起双桨,划着小船回去。

  李红英放心了,怀着胜利的喜悦看着程浩然,笑道:“程哥,这条大青鱼可够咱们十几个人晚上吃的。”程浩然也笑说:“捞起它还真不容易,费了老大的劲呢,晚上可得好好地搓一顿。”

  张跃进一边划着桨,一边说道:“不是建起了明山水库,我们这山旮旯里何来能养起这么大的鱼呵。明山水库功不可没。”

  老何说:“也是。以前的浅水小溪,鱼儿最大的也不过斤把多一个,有了水库,不仅有了鱼吃,还有其他的作用,发电,防洪,灌溉,等等。这些放在解放前想都不敢想,还是在毛主席共产党的领导下才能实现的。”

  回到小岛,张跃进吼了一嗓子,立即跑过来三四个渔业队的队员将船舱里的鱼抬了回去,大家看到那一条三十斤重的大青鱼时,也都惊得张大了嘴巴合不拢来:“你们真是好样的,居然打了这么大的一条大青鱼!”

  听说打起了大鱼,郝不凡、陈清波他们也跑过来看,众人都异口同声地赞明山水库好。

  郝不凡听着大家的议论,最后总结道:“明山水库,是我们鄂东人民发展经济,改善生活的一个伟大创造,我们要利用好,管理好明山水库,不仅要搞好防洪、发电、养殖、灌溉等方面,将来还要建旅游区,搞疗养院,充分发挥明山水库的最大效益!”

  程浩然低声对李红英说道:“郝书记总能在最恰当的时候说出最恰如其分的话来,好像这些话都是按照他的身份已经排列好的,不经意之中从他嘴里说出来罢了。”

  李红英道:“那是!怎么说人家也是市委书记嘛。在理论上总是站得高一些,要不然怎么能当上这个市委书记呢?”

  众人有的围着郝不凡闲话,有的去厨房帮忙。李红英去拿了衣服,便拉着程浩然笑说:“走,我们游泳去。”牛九红见了,也忙说道:“我也去。”程浩然便招呼众人道:“还有愿意去的么?大家一起去吧?”

  于是除了郝不凡、洪森两个,其余的十多个人都叫道:“好嘛,我们都去。”连骆小兰也跳起来要去了。

  陈清波对张跃进说道:“张队长,他们对水库地形不熟,你看在哪里游水合适,你带他们去,并担负一下安全保卫工作。”张跃进答应了,于是大家伙跟着张跃进一同来到水边。

  张跃进指着一处说:“这里是最好的了,水浅,坡缓,沙底,不起泥,最适合游泳的,大家就在这里下水吧?”

  因为在七里坪有过一次在山涧中洗浴的经历,大家为防备后面有可能还会有露天洗浴的情况,在新集镇的时候,众人都提出买游泳衣,尤其是三个女干部,更是一人都买了两三套备着。今天正好用上了。大家换衣下水,各展泳姿,在水中嬉戏,热闹异常。

  此时,太阳已经收敛了毒辣的白光,身上红彤彤的,像个醉汉,懒散地倚靠在西边的山梁上。水面上清波荡漾,几只白色的鸟儿在空中盘旋,一会儿浮在湖面,一会儿又奋力飞起,立在山上的树林中。

  李红英缠着程浩然说道:“程哥,教我游泳吧?”

  程浩然看着她穿着紧身的游泳衣,胸前涨鼓鼓的两个波峰,颈脖、手臂、大腿处雪白丰腴,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不由得痴了,积蓄多日的欲望在身体某个部分快速聚集、膨胀,几乎让他情不自禁。他急忙矮下身去,将下半身隐于水底,这样她就看不到他的窘态了。

  “没问题。”他嘶哑着声音说,“你想学什么?狗爬式?仰泳式?还是其他什么式?”

  李红英对于游泳或多或少还是懂得一点的,只是她依然为了能与程浩然呆在一起,便借口不会。程浩然只得依她。

  “学最基础的。”李红英浅笑着说道。

  “那就学狗爬式。”程浩然看着她一脸的坏笑。

  “狗爬式?”李红英笑道,“这名字多难听?”

  “没办法。这也不是哪个人想起就能起的,只不过从姿势来看,狗爬式道出了这种游泳姿态的精髓,于是就传开了。就像天津最流行的一种包子,不就是叫做狗不理包子么?狗都不理的包子,人却吃得很起劲,还成为一种传扬四海的美食,多有趣!”

  “那你就教我狗爬式吧?”

  “好嘛,我给你做示范,你认真地看吧?”

  说着,程浩然便伏身水面,双手向外划动,双脚向后蹬腿,游了大约十多米远,又回身游到李红英身边。站定身子说:“你看清了么?”

  李红英对于狗爬式还是会的,却假装不会,学着他的样儿伏到水面上,双手向外划动,双腿向后蹬,却一下子就沉了下去,喝了几口水。站起身来说:“程哥,你托着我游,试一下?”

  程浩然为难地左右看了看,众人都在嬉水,没人注意到他们,便缩身水下,仅露出头来道:“好嘛,你伏在我手上,我托着你游。”

  李红英见状大喜,连忙扑过去。程浩然的手掌正触到她胸前柔软的两团,急忙缩手,李红英便沉下水去,猛喝了几口水,跳出水面来叫道:“程哥,你哄我呀,我都喝了十几口水了,你要把我灌死呀?”

  程浩然忙道歉说:“英英,不好意思,刚才托错了地方,让你喝水了,对不起呵。你再来,我托在你的肚子上,你游,好不好?”

  李红英扭捏一笑:“没关系,放在哪儿都可以。”

  程浩然便用手去托了她的肚皮,指导着她慢慢地游。他的手并没有直接接触到她的肚皮,而是隔了一层游泳衣,但游泳衣也是柔软、轻薄的,在水中聊胜于无,就像直接托在她肚皮上一样的感觉。程浩然一阵心动,身上某个部位又是热血凝聚,像是要从水底下冲出来一般。李红英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划动的手不时碰触到那里,让他铁杵一般的物事隐隐作痛,他只得佝偻着身体,这样一来,托举的手便力度减弱了些。突然,程浩然脚下一滑,身体整个儿沉入水中,托着李红英的手很自然地收回来,划动着,使自己浮起来站定。

  李红英却没入了水中,又喝了几口水,好在她也不是全然不知水性,急忙中便划动手臂,努力使自己浮在水面。程浩然站定后,便伸手去捞她,却捞住了她的大腿,一把扯过来,扛在肩膀上,向浅水处走去。走了几步,将她放下。俩人呆立在水中对视,那眼睛里都要冒出火花来。忽然一阵水花飞来,正撒在俩人眼前,盖了俩人一头一脸。程浩然清醒过来,扭头看时,却是牛九红在向他们拍水呢。

  牛九红笑道:“你们好浪漫哦,居然在水中谈恋爱,也不捎带我一回?”

  李红英伸手抹去脸上的水花儿,骂道:“死促狭鬼,弄了人家一头一脸的水,看我不收拾你!”说着,跃过去按着牛九红的头便要往水里按。

  牛九红对程浩然喊道:“程局长,你家夫人要谋人命了,你也不管一管?”

  程浩然一边伸手去拉李红英,一边对牛九红说:“牛书记,什么夫人不夫人的,你可别乱说。常言说得好,药不可乱吃,话不能乱说。”

  牛九红见李红英扑过来,便围绕着程浩然躲闪,一边却冲着李红英笑道:“你自投罗网,人家可是不领情的。”

  李红英向牛九红拍着水花,一边却说道:“程哥,你别护着她,今天我要不把她收拾了,我就不姓李。”

  看着俩人嬉耍打闹,程浩然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

  他一会儿看着李红英,一会儿又看着牛九红,发现牛九红穿着游泳衣时身材也相当的好,该粗的地方粗,该细地方细,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甚至于比起李红英来,那苗条之得有过之而无不及。于是暗暗想道:“到底是未婚女子,身材就是不一样。”便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江慧中,江慧中也是一个未婚女子,又经过了警校的磨练,那身材一定比牛九红还要好的。想到这里,忽想起已经有好几天没有打电话给江慧中了,不知她现在在干什么?她在想他么?她一定会想他的,这个痴心的小女子!

  想着江慧中的娇憨的模样,程浩然的心里涌起一股难以抑制的柔情,嘴角便隐隐露出一丝笑容。

  两个女子打闹一时,便住了手,看着程浩然在那里笑,于是问道:“你笑什么?”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