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鄂东秘事(078)

发布时间: 2021-12-6 19:19|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13| 评论: 0

  夏夜,星河灿烂。

  身后是喧嚣的稻场,身侧是高高的油菜杆垛,面前是浅浅的白果河。白果河是倒水河的一道支流,倒水河与举水河并排而行,起源于大别山南麓,向南蜿蜒而去,最后注入万里长江。

  俩人并排坐着,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一边欣赏着这无边静谧的夜景。隐隐一股浓烈的气味扑鼻而来,李红英耸耸鼻翼,深深地吸了几下,顺着气味的方向闻过去,却发现这气味来自程浩然身上,忽想到这气味其实是他身上发出的汗味。程浩然见她像狗一样撅着鼻子闻过来,呵呵一笑说:“身上有汗味,这有什么好闻的?刚才和几个队员打了一通拳,身上出了一身臭汗,才让风一吹,身上的汗干了,那汗味却是吹不去的,让你闻到了。我坐远一点,好不?”李红英笑说:“不嘛,就这样很好,我喜欢闻。”程浩然听她这样说,想到一件事,便神秘兮兮地说道:“往常在农村时,常常看到水牛闻臊,那水牛闻臊就是你现在这个样儿的。”李红英见他笑话她,挥起两只小粉拳在他身上擂着:“让你笑话我!”程浩然也不避让,只当给他捶背罢了。

  李红英擂了几下,却改拳为掌在他背上抚摸起来,一边却喃喃说道:“程哥,我喜欢这样的夜晚,在喧嚣与静谧之间,能与心爱的人共享,这是多么美好的时刻!如果能永远这样,那该有多好!”

  “别这么说,英英,这只是一个梦,总有醒来的时候。”程浩然急忙说道。他喜欢与她在一起,但怕她说出动感情的话来,逢到她说出这样深带情感的话来的时候,他总是一阵莫名的心恸,他不知如何去接这个茬?她的心意他是了解的,但他却不敢越雷池一步,哪怕说一句带感情色彩的玩笑话!她是一个美艳而孤独、博学而睿智、感性而敏锐的女子。他清楚他们之间的距离,毕竟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李红英将头缓缓地靠在他的肩膀上,柔顺的头发触着他脖颈处的皮肤,让他感到一阵痒丝丝的,却不好推拒,只得忍受。

  “我宁愿今晚是个梦,永远也不要醒来。”她梦呓一般。

  “想睡就睡吧,睡一下就好了。”斯时斯境,程浩然不忍拂她的一片深情厚意,只得温存地说道,“英英,这肩膀不能让你靠一生,让你靠一个晚上还是可以的。”

  李红英笑说:“程哥,你还真幽默!”

  忽然,一颗流星从天际划过。

  李红英指着那天际说道:“流星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可依然美丽。”

  程浩然接口说:“流星虽然美丽,毕竟只是短短的一瞬。”

  李红英扭头看着他,清亮的眸子忽闪忽闪的,转而笑说:“程哥,那你是愿做流星还是做恒星呢?”

  程浩然随手拣起身边的一块土坷垃扔到前面的溪水里,听着那溅起的水声,笑道:“啥星也不是,我只是一块土坷垃。”

  李红英站了起来,向溪边走去。几步走到溪水边,蹲下身子,探手去舀水,溪水清凉,索性卷起裤腿,脱了脚上的凉鞋,走进溪水中,溪水漫漫浸到她的膝盖处,她便停住了,回身向程浩然招手说,下来,这里来耍一下。

  程浩然借着忽明忽暗的光,隐隐约约见她站在溪水中,问:“水深么?不要跌到水里去了?”

  李红英叫道:“下来吧,不是很深的,才到我的膝盖处。”

  程浩然听说,果然也卷起裤腿走了下去。才要到李红英身边,却猛然一股水向他脸上泼来,又听李红英咯咯地笑着。程浩然叫道:“你给我泼水?我就不会么?”说着,也弯下腰去舀水向她脸上泼。

  俩人嬉戏一阵,身上衣裳便都湿了。湿衣服紧紧地贴在她的身上,显露出她柔美的线条,尤其是胸脯处高高的两团如山峰一般。程浩然看到此处,却也禁不住心动神摇,顿时呆住了。

  李红英脸上被他泼了水,正用手抹着,抹完,却见他眼睛直直地盯着看,那目光落处正是自己胸前高高的两团,不由一阵害羞,脸通地红到了耳根,好在黑夜之中,他也是看不到的。

  “程哥。”她低低地叫了一声。

  程浩然似乎没有听见,眼睛依旧直直的盯着。

  “程哥。”她提高了声音,又叫了一声。

  程浩然听到了,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扭转头向深邃的夜空中望去,口里说道:“英英,你看这星空多么美丽!”

  李红英笑道:“伪君子!看就看了,装什么装呀?你那点小心思我未必不知道呀?”

  程浩然见她点破了,也笑说:“谁让你长得那么美嘛,我就忍不住多看了一下,这可不是我的过错。”

  “那还是我错了嘛?”李红英奇怪地说道,“做错了事还不敢承认,真有你的!”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虽不是登徒子,却也不是柳下惠。”程浩然理直气壮地说。

  “呵呵,”李红英冷笑说,“我看你就是柳下惠。喜欢就喜欢了,也用不着掩饰嘛,这里只有我们俩个,你掩饰给谁看?”

  程浩然语塞。

  李红英继续说道:“你们男人那点心思,我还是懂的。我都是一个两岁孩子的妈妈了,也算得上是一个过来人。人同此心,心同此意。男女之恋正是从身体相互吸引开始的。”

  程浩然摇头道:“我,我没有那个意思。”

  李红英说:“我知道你没有那个意思,你的心里只有江慧中,江慧中还是个黄花大闺女,而我,已经是残花败柳了,配不上你的。”

  “英英,你看你说到哪儿去了?我怎么会看不上你呢?我只是觉得我配不上你,我们,我们之间不可能的。”程浩然低了头,痛苦地说。

  “好啦,程哥,别这个样儿,好像我是嫁不出去似的,非要在你这一棵树下吊死么?”李红英见状,连忙脸上换了一副笑容说道,“我也只是随口说说,都是过来人,你的心思与我的心思应当一样,都是吃五谷杂粮长大的俗人,说什么配得上配不上的话!如果说我的身体还能吸引你的话,那是我的荣幸,这样说吧,我更喜欢的是你的身体。程哥,如果你喜欢我,就抱我一下,好不好?”

  李红英的话太直白了,让程浩然几乎无地自容,就是夫妻之间的情话,也不过如此!程浩然摊开两手,将李红英搂入怀中,紧紧地拥着她,在她的秀发上亲吻了一下,轻轻说着:“英英,别对我这么好,我会把持不住的。我的事你都知道了,我已经对不起柳玉叶,也对不起杨金枝,我不能再对不起江慧中哦。”

  李红英将身子埋在他的怀中,喃喃地说:“你不用说了,我知道的。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此刻相守。就像一颗流星,在你的天空中只是一划而过,也要给你留下美丽的一瞬!”

  程浩然双手在她背心摩挲着:“英英,你太傻了,何苦为了一份没有结局的感情而付出这么多呢?我的情况你都晓得了,你不要做傻事了,为了你自己的将来,你得打算打算。”

  李红英将耳朵贴着他的胸口,谛听着他的砰砰跳动的心率,笑道:“你不想将这样一个傻女人领回家么?我偏缠着你了。你想做个正人君子吗?我偏不让你做!”

  程浩然苦笑,心里却想:我本不是个正人君子,此时面对这样一个绝色女子,却不能不装成一个正人君子!正是造化弄人,让人情何以堪!

  他权衡再三,伸出去的手僵直在夜空中,像是在向上苍祈祷着。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