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王琼辉知青故事 | 下田劳动

发布时间: 2021-11-30 22:38|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92|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
我们下放的这个小队,郭、陈、刘、余姓最多,当然也有一些杂姓的,如侯、潘、田等。住在我们隔壁的是大队民兵连长陈文楚,老婆是大队妇女主任,家有父母及两个妹妹。陈文楚时常对我们问寒问暖。我们好像是来旅游或做客的,每天除了玩就是玩,晚上我还拉起带来的二胡,与农村小青年吹牛聊天,根本没有想到干农活的事。队里还派人为我们做饭,我们还挺享受这种生活。
王琼辉知青故事 | 下田劳动
图为作者在西河驿大桥留影队长为我们准备了农具,扁担箩筐锄头样样具备,还买了一副水桶,厨房里也预备的一口大缸,两口锅的灶台。吃的粮食也让农民挑进房里。后来我们得知,每个知青的安家费是480元,这农具用具都是那些钱置办的。休息了三天,慢慢觉得无聊。潘厚坤建议我们要参加队里劳动了,不能老坐着吃闲饭,大伙一致赞成。于是,我们向队长余美恒提出要参加劳动的想法。起初,队长还在讲客气,见我们态度都很坚决,也就答应了,安排我们第二天去挑塘泥。一早,就听见队长扯着嗓子喊出工。我们一听,马上起床,不用梳洗,各自拿着扁担筐子出门。我们去的还算早,有些社员慢吞吞。队长虎着脸,对那些迟到的大娘大嫂们说,你们还不如这些知青,做事总是磨洋工,当心扣你们工分。我们这才知道,出工干活是要记工分的,我们这些刚来的知青,一天下来女的算6分,男的算7分,一个壮男劳动力一天10分,也就是说,按当时队里工分值,干一天8角5分钱。如此算下来,那我们干一天就值5角左右了。他们还告诉我们,工分还要计算口粮,队里除了基本口粮,工分多少也计算粮食的发放。这些我们也不在意,因为国家对知青拨付有资金有粮食。队里有两口大水塘,一口饮用,一口灌溉,里面还养了鱼。冬天,把水塘抽干,捞完鱼,塘泥就裸露晒干,然后把塘泥挖出来挑到稻田里作肥料,同时也可以挖深池塘。塘泥又脏又重,社员都挺照顾我们,只给我们筐里装一点点。我们挑着再往大田里送,来年庄稼一枝花就全靠它。刚开始,我们六人还蛮有兴趣,总要他们装多一点,声称不怕累。干着干着,疲劳了,那股劲头全消了,一天下来,肩头有点酸痛,毕竟在武汉当学生,细皮嫩肉的,那里干过这些活呢?那些无聊的妇女跟我们开玩笑,说你们六个人三男三女配得蛮好哩!是不是准备在我们这里安家呀!说得几位女生脸色绯红。那时也没钟点,就等队长一句话,队长一说放工,大家跑得像燕子飞,队长无奈叹口气。这也难怪,那些妇女们得赶紧回家烧饭,不跑快点行吗?我们暂时不慌,队里安排人为我们做饭,放下农具,端碗就吃。还别说,农村的米饭格外香。我问做饭的师傅,菜是买的吧?师傅莞尔一笑,队里为你们安排了一块菜地,我们提前种上蔬菜,就在一个后面菜园子里,一家一户有一块菜地。趁吃饭休息功夫,我们去看了分配的菜地,虽是冬季,已经种下了白菜菠菜等。我在想,不久,这块地就会由我们自己来种了。晚上,大家说这个季节武汉都有菜苔,怎么我们菜地没有呢?黄志霞说,她看到大田里种着有!于是,我们几个晚上去了大田偷摘了一些回来,结果被农民发现,说这是油菜,打菜籽油用的,不能吃。我们面面相觑,尴尬极了。第二天,我们把油菜当菜苔一事,就成了队里劳动时大家谈论的笑料了。过年到了,我们得回武汉!怎么能在乡里过春节呢?六个人分别买鸡买鸭,买鱼买肉准备带回家。这次回汉就没有汽车相送,得自己想办法了。

王琼辉知青故事 | 下田劳动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