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鄂东秘事(071)

发布时间: 2021-11-30 01:33|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91| 评论: 0

  出了许家洼,众人转过一个山坳,一块巨大的石头突兀于众人的面前。

  “真是奇石!”众人一声惊叹。只见这块大石足有三十多米高,五十米长,颜色灰黑,呈鹅蛋形,顶部已经磨得平整。石头前伸约五米有余,底下便是深达两百余米的陡峭山崖,这情形象极了现代跳水中的十米高台跳板,不过,这块巨石所处的高度更高些罢了。巨石后面相连有几块小石头,小石头由大到小排成一线,这情形倒像是玩“捉羊”的游戏。再后面却是一条山脊小路。众人沿着山脊小路一直走到巨石跟前,赏玩不已。几个年轻的刑警还径直走到那巨石尽头站立,弄得后面众人替他们提心吊胆,大叫:“赶快过来,掉下去了可不是闹着玩的。”刑警们迎风而立,笑说:“这有什么可怕的?这种感觉妙极了!”

  李红英围着巨石细心察看,忽看到巨石旁边荒草丛中有几个簸箕般大字:麻姑石。若非细心,已经分辨不出这字形了,说明刻石年代距离现在已经很久远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麻姑石么?所谓麻姑石就是传说中有个叫麻姑的得道女子升仙时站在一块石头上,后来人们就把这块石头就做麻姑石。关于麻姑的传说,李红英也略知一二,她是学过书法的,她知道唐朝有名的书法家颜真卿有一篇著名的书法作品《麻姑仙坛记》讲的就是这个故事,不过颜真卿的《麻姑仙坛记》说的是江西抚州城南旧事,而这里距江西抚州有千里之遥。难道江山胜迹的传说也是一样的?她再辨别这刻字笔法,却不像是颜体摩崖,倒与北魏时期北碑笔法有些近似。如果是北碑刻石,那么这字的形成时间就要早于颜真卿好几百年了。

  南北朝时期,南北以长江为界,划江而治数百年。南朝经历宋齐梁陈几个朝代,而北朝则经历北魏北齐东魏西魏北周等几个朝代。南朝禁止刻碑,是以留传于世的书法作品极少。而北朝虽是少数民族占统治地位,但受中原文化影响甚深,刻碑盛行,留下大量摩崖和刻石等书法作品,为后代研究北魏文化提供了依据。这里在南北朝时期属于边界之地,不过由于处于长江北岸,当属北魏所辖,存有北魏刻石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众人欣赏一回,赞叹一回,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永远是人类无法企及的。郝不凡问程浩然说:“小程,你看这块石头来历如何?”

  程浩然哪里懂得什么?胡说一通道:“听说这是块仙石,是上古仙人留下的遗迹。”

  郝不凡笑说:“仙人?你还真以为这世上有仙人存在哦?”

  程浩然狡辩说:“没有仙人,那这块石头怎么会搁在这里?你看无论从石头的颜色还是质地,都与周边的石头都有很大的不同,怎么可能稀里糊涂地长出一块这么古怪的石头呢?”

  李红英笑说:“程局长梦里经常梦到仙人哩。”

  程浩然脸一红,盯着李红英看了一眼说:“李记者见多识广,想必是知道的,那倒要请教了?”

  李红英笑说:“我自然是知道的,不过,这个乖可不是白卖的,你得请客,然后我才告诉你。”

  程浩然也笑道:“郝书记,我要向你告状!”

  “告状?”郝不凡一愣,“你要告谁?告他什么?”

  程浩然说:“我自然是告李记者,你可以作证的,刚才她向我索贿哩,请客是行贿的事,是违法的,我可不敢。”

  众人一听笑了起来:“这也要算行贿?那监狱里早就人满为患了。程局长,你请客的时候稍带上我们,我们为你作证,不算行贿。”

  程浩然指点着众人说:“你看你们一个一个的,嘴巴多馋,一听说请客吃饭,那喉咙管里早伸出小手来了。”

  李红英说:“程局长大婚的时候,我们去吃,吃他个天昏地暗,吃他个倾家荡产。这可不算行贿吧?”

  “你们当是吃大户呀,可惜我不是大户。”程浩然笑说,“再说,组织上有规定,大操大办是封建残余思想,是要不得的。到时候,鄙人大婚的时候,有清茶一杯,香烟一支待客,还有板凳一条可以坐一下下,其余的,就不敢弄了,各位可肯赏光?”

  李红英笑说:“吃吃喝喝,其实都无所谓的,大伙儿主要是去看看新娘子,闹闹洞房,听说程夫人是鄂东警界一枝花哩。我们虽然见浅识薄,也想一睹为快嘛。”

  郝不凡知道自己这个表妹已经对程浩然有些意思,但他却不好说什么,见她一直揪着着这个话题不放,便笑眯眯地说道:“小程的大婚我们自然是要去的,不过现在却不是谈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回到刚才的问题,小程,还没有回答我呢?”

  程浩然看着郝不凡,忽想到他可能是想卖弄一下自己的知识,便笑说:“郝书记,你这是为难我了,我一粒粗人,除了会几下拳脚功夫,哪里还懂得这些地质方面的知识呀?”

  郝不凡笑说:“身为领导干部,不需要每一个方面的知识都精通,但了解一下对自己还是有很大好处的,至少说起来,不会被人蒙着。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

  众人都说是是是。

  郝不凡继续说:“古人云: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对于我们的学习来说,也可以这样说:兼学则明,偏学则暗。学文科的,要懂一点理科知识,学理科的,要懂一点文科知识;学医科的,要懂一点工科的知识,学工的,要懂一点医科的知识。这样才不至于像井底之蛙,有坐井观天之叹!”

  这话说得程浩然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连连说:“郝书记,你批评得对,回去我一定加强学习,不断追求进步。”

  郝不凡笑说:“小程,你看看,像个作检讨的小学生似的,我们这些谈话只是随便聊聊天,别往心里去。你年轻,工作起来有一股子冲劲,这很好,但在学习上也该有这股冲劲才是。”

  程浩然又是一阵点头,李红英笑着说道:“郝书记,你还说你不是批评他呢?你看他的脸都羞得像猪肝了。”又说,“你刚才的问题我来回答吧,这块石头是第四纪冰川运动的产物,李四光先生考察这里,发现这块石头竟然来自秦岭大山深处。这就得出地质学上一个重大的发现,中国大陆也存在冰川活动的遗迹。”

  程浩然一吐舌头,想了一下说:“我说呢,除了神仙,哪个有那么大的能力从遥远的秦岭移来这么一块大石头?原来是一个叫冰川的家伙!李记者,冰川这人是哪路神仙?”

  众人都笑了起来:“程局长真是挺幽默!”

  李红英和郝不凡也笑了起来。

  忽然刘梦龙开口说道:“李记者说的是地质学上的事,大家可还知道这大石头有什么别的故事吗?”

  众人看着瘦小的刘梦龙,平时只当他是个影子,跟在众人后面跑腿,拍拍照,此时见他想在众人面前说话,便都奇怪地看着他说:“你想说什么就说,没必要卖关子嘛?”

  刘梦龙可不管众人的语气不善,顾自说道:“这块石头原来叫望夫石,这望夫石下叫舍身崖。传说山中一个猎户出山卖山货,很久没有回来,其妻便日日登到这大石上眺望,终于有一天听说她丈夫死在了山外,她便从这大石头上跳了下去。”

  众人摇头叹道:“真是一个凄美的故事!”

  刘梦龙继续说道:“还不止此呢,后来这块石头又有一个名字,叫望红台。”

  “望红台?”

  “对,望红台。当年红四方面军长征后,留下大量的媳妇、母亲等妇孺。她们天天到这石头上望红军回来,有些媳妇、母亲一望不见丈夫、儿子回来,两望不见丈夫、儿子回来,便纵身跳下舍身崖,酿成了许多悲剧。”

  众人听完,感叹说:“那一代人为了革命事业,付出的牺牲太多了。”

  郝不凡道:“每一次重大的社会变革,注定是要付出代价的。”

  众人从来没见到过郝不凡有这样凝重的表情和冷峻的语气,心里暗想:难道中国又将面临一次重大的社会变革么?

  程浩然站在望红台上,风从脚底起,云由眼前生,衣袂飘飘,有神仙之概。他忽然想到,如果他是那个猎户,出山而未归,江慧中会站在这望夫石上盼他回来么?

  想到江慧中,他又想到李红英,这几天他们整天黏在一处,似乎是密不可分的情侣了,如果江慧中知道了,她会生气么?

  都说爱情是自私的,他到底是爱江慧中还是李红英,甚或是杨金枝呢?怪不道佛语说,一旦沾上一个情字,便有三千烦恼丝,剪不断,理还乱。

  他扭头向李红英看去,见她也正拿了一双俏丽的亮眼盯着他看,似乎眼睛里都能看出水来。他赶紧避开她的目光,转身向一边的山脊上看,只见羊肠的山路上一个女子正慢慢地向他们这边走来,似乎是看见他们了,便放慢了脚步,但还是向他们走着。

  郝不凡说:“我们该走了。”

  于是众人又跟着他一起走。正好走到那女子身边,那女子侧身避让着他们,程浩然只当她是当地一个寻常走路的女子,没有在意,继续跟着大家走路。他看到李红英同样也奇怪地看了那女子一眼,也没有过多地关注。大家擦身而过。

  沿着山路走了一程,迎面气喘吁吁地跑上来几个乡民打扮的人,看到他们,乡民们问道:“你们看到了一个穿红衣服的女子了么?年纪轻轻的,二十岁左右。”

  程浩然心中想着,他们说的不就是刚才他们在望红台边看到的那个女子么?他们是什么人?与那个女子有什么关系?他们为什么找那个女子?那个女子又是什么人?职业习惯让他一下子想到这么多的问题,一下子警惕起来。

  他正要开口问话,李红英却早已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找那个女子?她是你们什么人?”

  那些人迟疑了一下,其中一个年长的问:“你们看见她了,她在什么地方?快带我们去找她,否则她会有危险的。”

  “什么?有危险?什么危险?”众人听了,颇为吃惊,大家以为刚才所见到的不过是一个平常女子,她会遇到什么危险呢?

  那年长的说道:“你们要是真看到了她,就赶快带我们去,要不然,真的来不及了。实话跟你们说吧,她要跳崖!”

  程浩然一听赶紧说道:“那就快去吧,跟我来!”说着,转身向望红台的方向奔去。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