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鄂东秘事(064)

发布时间: 2021-11-30 01:31|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04| 评论: 0

  谁知张泽军却仍然没有听清楚,点头说道:“哦,是鄂东的呀,怪不得到我鄂中来不懂规矩。你是七里坪的还是邾镇的?你们的两个书记镇长我都熟悉,是我的铁哥们,你这样的支部书记不合格,下次碰到他们,给你换了。不懂规矩!”

  “好呀,我还以为你是井底之蛙啥都不知道呢,原来你还知道他们四个人呀?”郝不凡讥笑说,“要不要现在就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撤了我的职呢?”

  “叔——”张国学可是再也忍不住了,拉长声音叫起来,“人家不是大队支部书记,是鄂东市委书记,郝书记!市委书记!懂吗?”

  张泽军这才傻了眼,转而骂张国学说:“你怎么不早说呢?原来是郝书记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呀。对不起,对不起,真是对不起了。”又骂起张国仁说,“你个不孝儿子,老子的前程就毁在这个不孝儿子手里了,还不快来给郝伯伯赔个不是,希望他老人家大人有大量,不计较你的过错!”

  几位镇上的干部也都过来给郝不凡赔着不是,还盛情邀请他们到镇上去坐坐。

  郝不凡说:“不用了。”然后又说道,“本来这事情不到归我管,但今天我碰上了,就管了一管,没想到管出这许多事情来了,归根结底,是我们的干部对自己要求放松了,对子女教育放松了,这才导致了今天似乎是戏剧性的结果。一会儿搞成这样,一会儿搞成那样,像俄国那个什么作家写的一篇文章《变色龙》一般。如果不是亲自见到,我是很难体会到这与小说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情节的。这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呢?说明了我们的干部已经以老爷自居,而我们的子女们已经以少爷自居,也就是说,新一代的老爷与少爷已经在我们这些人当中形成了,这是很危险的呀,同志们!宣化店是有着优良革命传统的地方,当年中原军区司令部就驻扎地这里,中原突围也从这里开始。大家细心地想一想,当年我们为什么要革命?为什么要推翻蒋家王朝?不就是蒋家王朝那些王孙公子达官贵人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欺压良善吗?难道我们要陷入另外一次循环?让别人来革我们的命?别看这样一些小娃娃,但他们所做的事影响是极其恶劣的,老百姓是很不满意的,因为老百姓所看到的并不是他们本身,而是他们身后的你们,你们这些有着专政权力的人!你们权力稍有不慎,便会导致老百姓对政府的不满,对我们的政治制度的不满,这是绝对不能容许的。对于丑恶现像,我们一定要有壮士断腕的勇气!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郝不凡讲完,程浩然请示说:“这些人还是归他们派出所管辖的,要不,让他们带回去?”郝不凡说:“管辖权在他们手里,我们只能是建议。”张国学急忙说:“郝书记,你放心,我们一定好好地教育这些娃娃的,督导他们改邪归正!对于屡教不改的,一定从严处理。”

  “那好吧。”郝不凡只能见好就收了。

  张国学和几个派出所民警押着二十几个小混混回派出所去,其他人众也都各自散去。那说书人突然说:“郝书记,俺瞎子明天又有新词说了。”

  回到招待所,郝不凡对骆小兰说:“有时间去了解一下那个钟良厚,这人不错,有胆有识,具有正义感,我们正需要这样的人,如果有机会可以让他担任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骆小兰答应说:“郝书记,我一定照你的指示办。”

  郝不凡又对洪森说道:“洪部长,说鼓书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娱乐方式,怎么样把这样一种方式与我们进行革命传统教育与爱国教育结合起来,你看有什么更好的方法没有?”

  洪森想了一下说:“郝书记,我也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只是考虑得还不成熟。我的想法是这样的,如果我们集中力量创作出几部演义式的革命英雄人物的传奇,然后对这些说书人进行必要的培训,这样他们就是很好的宣传员,比起我们来,他们更贴近老百姓——这当然不是说我们不能贴近老百姓。逢年过节、婚丧嫁娶,老百姓都离不开他们。他们走村串户,可以广为宣传,起到我们做不到的效果的。”

  郝不凡说:“好,这个思路很好,你可以按照这个思路去组织,需要哪方面的配合,打个报告交给我,我去帮你协调。”

  洪森答应了。

  郝不凡又对吴耀红说:“明天我们去瞻仰吴焕先烈士的故居,你有什么建议没有?”

  吴耀红听到郝不凡问他这话,心头一沉,缓缓说道:“论辈份,吴焕先是我的亲房堂叔,不过我出生时他已经牺牲了。我没有亲眼见过他,但从小我就听过他的传奇故事。‘破家革命,揭竿而起’是他一生最感人的真实写照。他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叔公,还有他的两个哥哥,一个弟弟和大嫂、侄儿等六口人全部死于地主豪绅之手,为革命,可以说,他被搞得家破人亡了,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至今家乡人说起来,都是感喟不已的。”

  洪森也说道:“吴焕先是一个传奇式的人物,似乎天生就是一个革命者,他出身地主,家境优越,他早年就读于麻城桑蚕学校,这在那个时候也是不可多得的。但他并没有沉湎于吃喝玩乐之中,而是自觉地接受了马克思主义,是中共在黄麻地区发展起来的最早的党员之一。”

  骆小兰接着说道:“吴焕先烈士对革命的贡献巨大,如果能活到解放,至少也得是大将军衔的。”

  吴耀红说:“对,红二十五军就是他一手建立起来的,当时他任军长,徐海东大将还是副军长哩。后来,徐海东大将任军长,他改任政委。徐海东的大将军衔主要是由于他在红军时期的贡献,毛主席对徐海东大将的评价很高,正因为听说陕北有徐海东的二十五军,毛主席才率领中央红军到陕北并把那里作为革命根据地的。吴焕先英年早逝,牺牲的时候才二十八岁。”

  洪森说:“那时中国革命是年轻的,革命者也是年轻的。昨天我们拜祭的沈泽民同志牺牲时也才三十二岁。可是他们虽然年轻,但已经是一个老资格的革命者了,牺牲的时候都差不多有十年的革命经历了。”

  程浩然在一边听着。他虽然爱听这方面的故事,但对这些一些人物了解得并不多,也插不上话,便只是听着。

  吴耀红说:“吴焕先作为鄂豫皖根据地的最高领导人时,有许多做法与井冈山根据地时的毛主席做法都是暗合的。毛主席在井冈山提了一个‘三大纪律,六项注意’,后来发展到‘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而吴焕先就在鄂豫皖根据地搞了一个‘三大禁令,四项注意’,可谓英雄所见略同。”

  郝不凡见程浩然坐在一边一直不说话,便笑着问道:“小程,你怎么不说话?”

  程浩然笑说:“我虽然喜欢革命英雄人物的故事,但对他们的英雄事迹了解得却不多,插不上话哩。”

  李红英说:“我那里有许多这方面的书的,如果你喜欢,嘛时候去我那里看去。”

  程浩然心中想着,要说书,他老婆柳玉叶的书可是不少了,可是只要一看书,他就犯困,不太看得进去。但他仍然笑着答应说:“好呀,等这次回去,我去你那里借书看。”

  李红英说:“不仅如此,我还可以教你怎么样看书效率才高的。”

  “好嘛,我拜你为师。”程浩然见郝不凡在场,也尽量用很尊重的语气与李红英说话,没有只有俩人在一起时候的说话那么随便了。

  众人说了一回话,看看夜深了,便各自回房休息。

  次日早起,众人才起床,门外却涌进来一群人,看时,却是宣化店镇的镇长张泽军等人。张泽军见到郝不凡,便脸上堆满笑容,不断地为昨天的事道歉。郝不凡摆摆手,不让他说下去。张泽军又说:“郝书记工作忙,我们也没有尽地主之谊,安排了几样小礼物,请郝书记务必收下。”说着,让人抬进来。

  众人看时,都是些瓜果、鱼肉鸡蛋之类。郝不凡说:“你们这是干什么?当我们是什么?开什么玩笑,快抬回去!我们不会收的,也收不下,我们还要继续下乡,带着这些东西像什么话?”

  洪森等人也都说不会收的,你们还是抬回去。

  张泽军见势难为,只得说:“那,那我们请郝书记吃个早餐?”

  郝不凡笑了起来:“吃早餐?我们自己会去街上吃的,如果你怕我们再遇到昨天那样的情况,要保护我们,我们也乐意让你们保护一回。”

  张泽军听到这话,脸上“嗵”地红到了耳根,连忙说:“郝书记,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们吃饭一定很安全的,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郝不凡笑眯眯地说:“那你们还不去上班?在这里干什么?我又不是来检查你们的工作的,不需要你们来陪的。”

  张泽军只好带着随从悻悻地走了。

  吃过早饭,天上下起雨来。郝不凡带着众人冒雨向吴焕先烈士的故居出发了。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