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鄂东秘事(062)

发布时间: 2021-11-30 01:30|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47| 评论: 0

  那领头的回地身来,看到郝不凡一行,上下打亮了一下,歪着脖子笑道:“我当是谁呢,原来哪个不小心裤裆破了——露出你来了,什么鸡巴人,也敢在这里来管老子们的闲事?”

  那个黄毛双手扳弄着手腕,几个手指骨咯咯地响着,皮笑肉不笑地走过来:“哟嗬,看不出来嘛,还真像个有种的,只是别一会儿躺在地下哭爹喊娘哦。”

  说着,抡起手中的棍子便向郝不凡头上劈来。

  这一场变故来得突然,郝不凡没想到他们没打招呼就开始动手了,而且是有重创人性命的意图,看起来这伙人是要立个下马威的。

  郝不凡一个书生,虽在嘴巴上说得头头是道,可真要像个武夫一样打架,可还是头一遭,连躲开的意识也没有。

  洪森、吴耀红也是书生,开坛论道是一把好手,动手打架却是百无一用;骆小兰是个女人,与老公打架撒泼可能还有两下子,但要与这样的亡命之徒打架,那心里还是百般畏怯的;至于郑文山、吴书林两位秘书亦是文弱书生,哪里会打什么架呀?

  此时众人才后悔起来,没让程浩然几个刑警也跟着一起吃饭。郝不凡更是心里后悔得不得了,程浩然本来安排王飞贴身保护他,可他觉得没这个必要,不就是吃个饭吗,哪里会出什么事情呢?看来任何时候都得有备才能无患啦。就在那棍子要落到头上时,只见一个人和身扑上,黄毛一个立脚不稳,俩人便一齐摔倒地上。棍子准头一歪,正劈在桌子上,将几个菜碗砸得粉碎,菜汤四溅!

  众人看那人时,却并不认得,似乎是旁边一桌子上吃饭的人,此时见郝不凡危险,便舍身相救。郝不凡脱险,松了一口气,立即与众人退到一边,顺手抄起可以壮胆的椅子凳子木棒甚至是扫帚。

  “上!快上呀!”黄毛倒身在地,连翻几下,依旧被那人压在身下,于是高声叫嚷着。顿时屋里五六个人一齐涌上来,举起棍子劈向压在黄毛身上的那人。外面守门的见里面打起来了,也都跑进来,参与打斗。这时,大门敞开,刚才没跑走的人趁机跑出去了,有的人还喊着:“打架了,出人命了!”

  宣化店只有一条撒尿长的街道,这一声喊叫与奔跑的脚步声立即吸引了那些爱看热闹的人,于是有的人往这边跑,有的人往那边跑,一时间,街上杂乱纷纷,早惊动了在另一家吃饭的程浩然等人。

  程浩然与李牛二人正吃完饭准备结帐,听到打架,立即想到了郝不凡,也顾不上结帐,赶紧拉着李牛二人就走,店主人在后面紧赶慢赶地喊着:“你们还没有结帐哩?”李红英见状,连忙挣脱程浩然的手说:“你和牛书记先去吧,我把帐结了再过来。我去了也不会打架还连累你们。”

  程浩然一想也对,索性也松开了拉着牛九红的手说:“那好吧,你们一起,结了帐再过来。”说着,独自一个便随着众人向打架的餐馆方向跑去。

  跑到近前,一看那领头的却是认得的,正是鄂东市考棚街敲诈国营招待所并殴打蔡经理的那个王天霸!

  于是大喝一声:“王天霸,住手!”

  那领头的一听在这里居然有人认得他们,心里正感到奇怪,扭身看时,便呆住了,原来却是老对头——鄂东市公安局的程浩然!

  王天霸一见对头,心知不妙,但又一想,这里不是鄂东市,再看他身边没有其他人,心里想着不用怕,他也管不到这里,于是笑道:“程队长,别来无恙,没想到今天在这里见面了。”

  程浩然喝道:“王天霸,没想到你居然从鄂东祸害到这里来了,真是不可救药!”

  王天霸道:“没事,我就这样了,你能怎么着?派出所公安局,我也不是没去过,去了我还不是照样出来,照样过我的神仙日子!”

  程浩然说:“那这回我抓住你了,就让你出不来了。”

  “是吗?”王天霸轻佻地笑说,“你一个刑警队的队长,你连一个派出所的所长都不如,你还能管得了我吗?何况这里又不归你们鄂东市公安局管?”

  “你想试试?”程浩然冷冷一笑,“你不要太嚣张了,今天可不比往日,你算是彻底栽了。你知道他是谁?”

  程浩然指着一旁的郝不凡道。

  “他?他不就是一个吃饭的客人吗?”

  “呵呵,王天霸呀,我看你是有眼无珠,我说你今天彻底栽了,你还不相信。你说的不错,我是连一个派出所的所长也管不了,所以才有你今天的猖狂,可是他不仅能管你的派出所所长,连你的公安局长都能管的!你还不认栽吗?”程浩然冷冷地说道,“还不乖乖地束手就擒,难道要我动手吗?”

  程浩然的声音严厉起来。

  王天霸看着几个依然在打斗的兄弟,又看看郝不凡,心里权衡着利弊,忽然说道:“兄弟们,扯风!”

  这时候门外又进来几个人,却是王飞他们,程浩然没等郝不凡下令,便对王飞说:“把这几个小混混全都抓起来!”

  王飞几个刑警几天来没事干正闷得慌,刚才又吃饱喝足,正有精神,此时听到程浩然的命令,哪有片刻迟疑,但如饿虎扑羊一般,几乎没费什么劲儿就把二十多个小混混擒拿在地,仅有两个腿快的见势不妙早早地跑走了。

  程浩然走到郝不凡跟前请示说:“郝书记,你看他们怎么办?”

  郝不凡没有应他,走到那倒在地上的人问:“你受伤了吗?伤得重不重?要不要去医院?”

  那人听程浩然喊他郝书记,也不知道是什么书记,便从地上坐起来说:“我没事,只是这帮人太可恨了,得想个办法处置他们才是。他们骚扰这一带很久了。”

  郝不凡说:“很感谢你,你没事就好,我建议你还是去医院看看?”又问,“你叫什么名字?认识这些混混吗?”

  那人慢慢地站起来,程浩然扯过来一条凳子让他坐下,那人才慢慢说道:“我叫钟良厚,就是这宣化店人。这领头的我不认得,但这些人中有几个都是这宣化店街上的,平时欺男霸女、强打强要惯了的,因为年纪小,派出所也拿他们没有办法,抓了放,放了抓,别看他们小小年纪,有很多人都是几进几出,是派出所的常客了。刚才这位说是要治治他们,我觉得很有必要。不知你们想什么办法能治他们?据说他们也都是很有后台的。”

  郝不凡一听这话,脸色便十分难看,半晌才说:“你说的也是事实,往往他们为非作歹,屡教不改,不是他们本身多有本事,而是他们的后台有本事。这些事情不是一个地方的事情,而是一个普遍现像,当年毛主席他老人家就看到了这一点,语重心长地说,我们这一代人没问题,但我们下一代人就难保没有问题了。虽然说他们从一定意义上说是革命事业接班人,但这个班他们能接吗?这样的状况像个接班人的样儿吗?”

  钟良厚不明白他话里所指的接班人的意思,但也晓得接班人不是说他的,而是说那些有地位的人的后人的。于是说:“宣化店是革命老区,但人要是过得好好的,为什么要革命呢?就是因为受压迫受剥削受欺负才要革命的嘛。”

  郝不凡说:“你说的对,革命不是无缘由的,当压迫深了剥削深了欺负深了,革命自然就会到来。历史上的改朝换代都是这样来的。”

  俩人正说着,外面又进来几个人,他们身穿警察制服,似乎是当地派出所的民警。

  他们一进来,看着顺墙壁站着的一溜儿小混混,问道:“你们刚才哪个打架?”

  那小混混中有一个人喊着:“张大哥,不是我们打架,是他们打我们。”

  那个被称为张大哥的民警看着程浩然等人说:“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在这里打架?你们不知道打架是犯法的吗?还不快快放手,跟我到派出所去!”

  程浩然正要开口说话,郝不凡制止他,然后问那民警说:“你是宣化店镇的民警吗?”

  那民警扭头看着他,上下打亮了一下,然后问:“这是你该问的问题吗?没问到你,你不要多嘴!站到一边去!”

  郝不凡心里想着他们是民警不会把自己怎么着的,于是还硬着头皮问:“你们就是这样对待人民群众的?”

  “人民群众?”那民警哈哈大笑起来,“你见过几个人民群众?你一粒普通老百姓,也配称人民群众?你头上有字没有,在哪里,让我看看?”

  说着,对另外一个民警说道:“把他铐起来,让他多嘴!”

  旁边一个民警果然从背后掏出一副手铐居然就要往郝不凡手上铐去。

  就在那民警正要将手铐铐到郝不凡手上时,李红英和牛九红正好赶到。李红英见状大惊失色,连忙怒喝一声:“住手!你要干什么?”挺身护到郝不凡前面。

  那民警看着李红英威严不可侵犯的样儿,回身望着那位张姓名警说:“张所长,你看?”张所长盯着李红英看了一眼,摆摆手说:“算了吧。”

  李红英松了一口气,望着程浩然嗔怪说:“你是干什么吃的,一个堂堂的公安局长连自己的职责内的事情都做不到,还能做什么?”

  郝不凡笑说:“你错怪他了,不是他做不到,而是我不让他做。我倒要看看这几个所谓的人民警察究竟是怎么样对待人民的?”

  “什么?你还嘴硬!那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张所长恼羞成怒,再一次指着郝不凡说,“把这个人铐起来关到号子里去,让他尝尝什么叫无产阶级专政的滋味,他就不会乱叫了。”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