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鄂东秘事(061)

发布时间: 2021-11-30 01:30|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63| 评论: 0

  放下程浩然与李红英、牛九红三人吃饭不提,再说郝不凡与洪森、吴耀红、骆小兰等人在街上走了一圈,看到一家餐馆里有许多人,心中想着,这家生意这么好饭菜一定做得挺好的,于是走了进去找了一张桌子坐下,立即店家有人上来搭话,询问吃什么菜,喝什么茶。郝不凡让洪森说,洪森让吴耀红说,吴耀红让骆小兰说,骆小兰让郝不凡说,最后还是郝不凡说:“那就拣着你们店里特色菜品上几道来看看吧?我们就这六个人,你看着办吧,不要浪费就行。”店家答应着去了。

  这时猛然听到“啪”的一声脆响,众人吓了一跳,扭头看时,却是一个瞎子在那里说鼓书呢,这日正说的是李先念带着中原部队进行的《中原突围》。众人笑说:“这挺有趣,一边吃饭,一边可以听鼓书!真是一举两得,怪不得这里吃饭人多哩。”

  众人静下来,听那人说书。那说书人左手大拇指上套着一块降紫色的手板,右手拈着一根筷子长短的鼓槌,面前桌子上有一个架子,架子上搁着一面小鼓,小鼓旁边还有一个已经被磨得油光水亮的醒木。刚才一声脆响,就是醒木拍到桌子上发出来的。

  咚咚咚,嚓嚓嚓,那说书人敲了一通鼓,甩了一回板,然后说道:

  书接前回,却说李先念、郑位三、王震几位将军接到毛玉席中央军委的电报之后,更加坚定了突围的信念。毛主席真是高瞻远瞩,不是旁人所能企及的,他在电报中只有几句话,那就是“同意立即突围,愈快愈好,不要有任何顾虑。生存第一,胜利第一。”诸位知道毛主席为何能夺取江山吗?毛主席那是天上的紫微星下凡,是真皇帝;蒋介石人称“蒋该死”,不过是一只孽畜下凡,是来人间捣乱的。毛主席从井冈山时的几百人队伍起就跟蒋介石斗,把蒋介石弄得团团转,让蒋介石无可奈何。到这个时候,毛主席的手下有千员战将,百万大军,还怕他蒋介石不成?蒋介石真正到了蒋该死的时候了。

  话说一九四六年六月的一天,从中午开始落起雨来。那雨真大呀,就像是天上倒水一般,一阵紧着一阵,一直落到晚上。不仅落雨,还打雷闪电。那雷声响得——咣咣咣,就跟你耳朵边打锣一般,闪电亮起来就跟挂个灯泡在你眼前晃着,让你听不清看不见。就在这个时候,新四军在李先念、郑位三、王震几位将军的率领下,开始了悄无声息的中原突围。他们兵分几路,一路是皮定均将军率一个旅的人马向东大摇大摆地走,声势搞得很大,让敌人以为主力部队向东突围,去与陈毅、粟裕领导的苏北新四军会师;一路由李先念、郑位三、王震将军率领从北路突围,然后向西转移;一路由王树声将军率领向南突围,然后再向西转移。还有几路人马掩护突围,一路是张体学将军率鄂东军区部队,挺进大别山深处,牵制敌人;一路是黄林将军河南军区部队,在平汉路牵制敌人掩护主力部队;罗厚福将军率领江汉军区部队除一部分留守原地,其余大部分亦随着突围部队转移出去。有道是:鳌鱼脱却金钩去,摇头摆尾更不回。

  咚咚咚,嚓嚓嚓,那说书人念了一回书,敲了一通鼓,甩了一回手板,又拖腔摆调地唱起来:

  宣化店,三里长,

  中原突围把名扬。

  毛主席亲自来指挥,

  军民一心打“蒋匪”。

  大雨落,雷声响,

  电闪好比电灯亮。

  蒋介石布阵又排兵,

  妄图困死新四军。

  新四军,好儿郎,

  大别山下摆战场。

  领头的正是李先念,

  敌人闻名吓破胆。

  李先念,有名堂,

  骑白马来挎洋枪。

  胜过当年的赵子龙,

  五师突围头一功。

  郑位三,不简单,

  白面书生把军参。

  钢笔就是那迫击炮,

  点那打那全报销。

  猛王震,大名鼎,

  三五九旅天下闻。

  南泥湾开荒种庄稼,

  陕北江南人人夸。

  王树声,威风凛,

  大刀一亮敌心惊。

  当年黄麻的小伢子,

  如今无敌大将军。

  张体学,真英雄,

  孤军战斗在鄂东。

  昨夜出没于蕲黄广,

  今天现身礼山中。

  皮定均,有奇功,

  五千健儿显神通。

  闯过了枪林和弹雨,

  “蒋匪”围困一场空。

  一场空,蒋匪军,

  挑起内战失人心。

  毛主席指挥打胜仗,

  人民军队向前进。

  啪!那说书人唱完了拍了一下醒木,咚咚咚,嚓嚓嚓,打了一通鼓,甩了一通手板,又开始说起来……

  洪森道:“这说书人唱词虽然简单,但很有些意思哩。”吴耀红也说道:“是撒,评书《说岳全传》、《薛仁贵征东》、《薛家将》、《杨家将》这些英雄传说不就是通过这样的形式深入老百姓的心中吗?”骆小兰说:“小时候最爱听这些评书了,逢年过节,婚丧嫁娶,几乎家家都要请人说评书的,我们就最喜欢听了,可好玩了。不过有时候听着听着就睡着了,最后还是大人抱回家去的。”郝不凡深有感触地说:“不要小看这些人,他们这些人是中国文化传承的功臣!那时候老百姓能够读书识字的人很少,他们接受文化的方式很有限,文人的正式文章他们也看不懂,就是那些唐人宋人的笔记体小说也只是才子佳人们的爱好,而非普通百姓所喜闻乐见。但他们又有文化上的需求,这些说书人正好填补了这样一个空白。他们说的大多是前朝好汉的英雄故事。这些英雄故事正迎合了普通百姓渴望通过英雄来改变自身命运的一种想法。这种想法直到现在还依然存在,如果社会出现危机,他们中间可能就要出现英雄!”

  正说着,饭菜上来,几个人一边吃着,一边听着鼓书,一边还不时低声议论几句。

  那说书人继续说道:

  话说皮定均将军带着五千人马向东突围。他们大摇大摆,佯装主力,以一、二两团向东、东南、东北方向移动,摆出与敌决战姿态,以吸引敌人的兵力。蒋介石纠集的重兵集团约有三十万人,以刘峙为总指挥,六月二十六日即向我军猛烈进攻。皮将军在西余集、泼阪河、白雀园等地顽强阻击。激战十小时后,留少数部队坚持前沿阵地,大部分转移至白雀园以南集结。六月二十八日皮将军撤回前沿部队,插到敌人背后摆出向南突围态势,然后突然向东进到小界岭以东,顺利通过国民党经营半年之久的潢川、麻城公路封锁线。刘峙急令进攻我主力的七十二军调头东来,衔尾追击,并将四十八军布防于岳西、舒城、潜山,还从阜阳、安庆抽调两个师,到商城、金寨一线堵击,形成一个口袋形,妄图将皮定均将军的五千人马歼灭在大别山东麓。

  皮定均将军真是好样的,临危不惧,率领五千人马不顾艰险,不怕疲劳,英勇机智地与前堵后追之敌周旋。于七月一日攻占豫鄂皖三省的交通咽喉松子关。于七月十日进抵霍山大化坪,激战两小时,抢夺了陡峭险峻的青风岭。到达磨子潭后,又击退四十八军一个团,强渡澳河天险,跳出了合围圈。七月十三日分三路纵队并肩前进,于十五日攻占六安至合肥公路线上的官亭镇,进抵离淮南路不远的吴山庙,得到淮南地下党的援助,十八日安全通过定远地区,到达国民党重兵据守的最后一道封锁线——津浦铁路附近的池河镇。十九日击溃从明光、管店、滁县出动的五路敌军,杀开一条血路,全旅五千人由石门山胜利越过津浦路,在盱眙西面三界东北与赶来迎接的淮南大队会师……

  那说书人说得正起劲,听有人也聚精会神,忽然门外闯进几个持棍弄棒的人来,他们径直走向店家的小柜台,挥舞着手里的齐眉棍吼道:“拿来,保护费拿来!”

  惹事的来了!众人心底一声惊呼。有的食客怕出事,急急忙忙地就走掉了,连吃饭的钱也没付。店家却也不敢喊他们站住。那些走到门外的人却又被堵了回来,原来这伙人外面还有把门的。

  郝不凡看这情形,刚要站起来说话,骆小兰拉着他的衣襟说:“郝书记,他们人多,手里又有空伙,我们且等一等,看是什么事情?”郝不凡只好耐着性子坐下来,瞪着眼睛看着。

  只见闯进店里来的约摸五六个人,而门外还有十多个人在晃动,看样儿他们有二十余人,是一个不小的团伙了。

  站在柜台前问话的那个人看样儿不过二十来岁,精瘦,腮间无肉,像只山中老猴。其余五人也都十五六岁到十八九岁不等,有一个头上还染着比较前卫的黄发。

  店主人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只听得他低声地苦苦地哀求着:“保护费已经交过了,怎么还要交呀?”

  那领头的笑说:“你昨天吃饭,今天还要不要吃饭呀?再说,你生意这么好,多交一点保护费也是应该的嘛。兄弟们为你的店出力流汗,你不能表示表示?以后谁来保护你们呀?要是出了什么事儿,有个三差两错的,谁来替你们出头呀?你们还不亏了大了?让你们出几个小钱,你们像拿刀割你们的肉一样,什么意思呀?你以为兄弟们是街上的要饭的?随你给一点算一点呀?我们都是有定例的。”

  店主人说:“原来你们说每月三十块,我已经交了,现在又要涨到四十块,我拿什么来交呀?”

  那领头的人说道:“我看你一天都不止赚四十块,还在这里跟我们哭穷!告诉你,兄弟们的耐性可是有限度的,要不然,砸了你的店,你更亏大了。不过,你放心,只要你交了钱,保你没事的。”

  一旁的头上染着黄发的人叫道:“老大,别跟他哆嗦,让他给钱就是,不然,兄弟们就开砸。”

  那领头的笑说:“黄毛,别急,你看老板是个聪明人,他不会不给钱的,我们收钱收得合理,也要讲一点服务态度嘛,别让人说我们是混混,我们也是有组织的人!”

  一听这话,郝不凡站了起来,微微一笑道:“你们是什么组织,说来听听?”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