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邱汉华 | 寻找蕲州之蕲春玻璃厂的兴与衰

发布时间: 2021-11-29 21:16|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35|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
蕲州的凤凰山曾经是四祖的道场,其临江的山脚下,千百年来的凤山门仍然留有一道红砂石门槛在向现今的岁月诉说着往日的故事。数十年前,就在这座小山的东北方,建起了一座颇具规模的工厂——蕲春县玻璃厂。
01大跃进时期,这个地方曾建过红星钢铁厂。这钢铁厂,既不能炼出钢来,也不能生产真正意义上的铁。从炉子里流出来的都是老百姓们家里的铁器具融化后的产物。这当然是既定的历史时期留下了的一场超级笑话了。邱汉华 | 寻找蕲州之蕲春玻璃厂的兴与衰

蕲春玻璃厂的组建是有其既定原因的。这一是因为在蕲春这块土地上有质量上乘的石英砂。二是在蕲州本土有充足的燃料——银山煤矿。还有一个不可忽略的原因,那就是蕲州当初的由两个互助组发展起来的合作社,一个是棕麻绳合作社是做得风生水起,而由毛笔、雨伞组成的星星合作社已经奄奄一息。这时,蕲州供销社有一个叫贾英魁的主任也是着了一肚子的急。他经过市场考察和市场分析后,认为:玻璃产品,如玻璃灯罩、玻璃器皿等在广大农村地区是供不应求。于是便鼓励星星合作社办玻璃厂。一些相关的人员又找到棕麻绳合作社,邀请他们合伙一起加入生产玻璃的行业。为什么?棕麻绳合作社有钱啊!不久,双方达成协议,一个生产玻璃的工厂便在蕲州诞生了。这个时候的工厂还不叫蕲州玻璃厂,而称之为“蕲州国营东风综合厂”。其厂址也不在现今的凤凰山脚下,而在东长街三十七号,老工人俱乐部那里,即后来的“蕲州中药材公司”。1959年1月3号,蕲州东风综合厂玻璃车间建成投产。当年十月,为扩大生产规模,也为了后来的发展,将厂址迁移到被废弃的红旗钢铁厂处,即后来的玻璃厂一分厂及二、四分厂的一部分。产品由原来的两种发展到三十余种,职工人数一下子也猛增到三百二十人。02玻璃厂的架子搭起来了,但是必要的设备呢?修筑炉子的耐火材料呢?用在炉子里的燃料呢?一切都没有着落。他们在从不脱产的厂长的带领下,去武汉、黄石半捡半买地运回废弃的旧耐火砖头。用原始的石碾子粉碎原材料。没有钱修建烟囱,就用废旧的油桶堆码连接起来……曾经有很多个日子,下班之后,一群男男女女数百人的队伍步行到三四公里之外的银山煤矿,用肩挑背驮的原始方式地将黑乎乎的煤炭运回厂子里,成为一道十分感人的风景。邱汉华 | 寻找蕲州之蕲春玻璃厂的兴与衰

这里有这么两件事说出来可能有很多人不会相信。一件是,创建玻璃厂初期没有启动资金,李玉成将他家的房子卖掉了,然后将卖房子的钱借给厂里的财务部门。其二,有一年出差时厂里没有钱,他摘下手腕上的唯一一块手表抵押给别人换取出差费用。曾几何时,我们在大会小会上大谈特谈什么奉献精神。李玉成才是真的奉献精神!蕲州玻璃厂里还有一个叫做李树尔的人。他来自蕲州周边的李家嘴村,不但有着农民纯朴的厚道,更有着工人老大哥率真忠诚的品性。据说,他参加工作多少年就获得过多少年的模范先进。有一次,他在用架子车拉原料的过程中砸伤了腿,被送进了旁边的康复医院。他不停地自责说,这怎么得了,腿伤了,不能上班做事了,还要工友们来照顾我,怎么得了!真的是对不起共产党啊(原话如此)!当然,像李树尔这样一心为公的人在玻璃厂里还有很多。正因为有这么多积极奉献而不计自身小我利益的人,玻璃厂才会在一穷二白的情况下,渐渐地发展壮大起来。03在我进入蕲州二中读高中之前的那个寒假,在玻璃厂工作的那个远房小姨给我在厂子里找了一份小工的差事。小工不同于副业工。小工要做的事相对来说比较轻松,而工钱则是固定的,女孩子每天一块二角钱,男孩子的工钱要多一角,能拿到一块三角钱。那时,我的父亲去世不久,家里的生活比较困难,如能做上十来天小工,便可以获得十多块钱,这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只是,我在那里做了两天便患了严重的感冒,高烧不退,这份小工的工作当然也就只能领到两块六毛钱便嘎然而止了。不过,在做小工的期间,我偷着去制瓶车间转了转,发现那里的温度高得吓人。这让我第一次有了“做工人也是很辛苦”的感觉。邱汉华 | 寻找蕲州之蕲春玻璃厂的兴与衰

后来,在蕲州高中临近毕业的那个学期里,我们文艺班经过赵同学的联系,有幸获得了在玻璃厂洗油船的勤工俭学机会。那条装载沥青的油船很大,我们清洗其中的一节船舱。记得一个班的同学在满是油污的、闷罐似的船舱里整整干了三四天,才将那节船舱收拾停当。那一次勤工俭学为班里增加收入二百四十块人民币,这让班主任白鸣诗老师高兴得不得了,说:这下好了,我们班不但有钱可以买蜡纸、钢板了,还可以在毕业的时候照集体照不用学生们掏钱了。不过,平心而论,洗油船其实是一个苦差事,不但身上穿的那套衣服完全地报废了,而且头发上还沾满了一层厚厚的沥青,洗也洗不掉。难怪那些女同学们一个个地都把头发用毛巾包裹起来,像少数民族的姑娘一样呢。其实,在我们很小很小的时候,玻璃厂就在千千万万儿童们的心中留下了很深的记忆。它生产一种圆溜溜的玻璃珠子,有白的,有蓝的,还有花的。我们将家里墙角边的甲鱼壳、乌龟板偷偷地拿去换三五分钱,再到供销社的门市部里买十来个玻璃珠子。然后,每当下课或是放学的时候,一个个地将衣袖卷起来,各自从口袋里摸出叮叮当当的玻璃珠子,在高低不平的地面上一试身手。取名曰:打珠子。04玻璃厂从小到大,再由大到停产破产,经历了许许多多曲折的过程,远比麻纺厂要惊心动魄得多。1959年,在其投产的当年,玻璃厂就完成产量127.6吨,并实现净利润3.14万元。到了1960年,由于玻璃车间的设备过于简陋,机器运转经常停顿,而且,所有的工人虽说有着满腔的热情,但从未经过培训,生产技术低下,不但产量上不去,而且生产出来的产品合格率很低。很快,蕲州玻璃厂便难以为继了。1960年的8月,无奈之下,只得从精简人员开始,下放职工四十人。1961年的12月,遵照上级的有关指示,对大跃进时期一哄而上的企业开始进行关停并转,对原合并的棕麻绳厂的一班人马,除留下七个人之外,其余人员又都全部回到蕲州的新街头,重操棕麻绳旧业。这时的玻璃厂全部人员只剩下八十三人。厂名也更改为蕲春县地方国营玻璃厂。这也是玻璃厂俗称中的“三上两下”中的第一次下马。邱汉华 | 寻找蕲州之蕲春玻璃厂的兴与衰

到了1962年的6月,玻璃厂已出现巨亏16.1万元。蕲春县委不得不对该厂做出第二次下马的决定,同时又裁剪人员三十四名,留厂人员只剩下四十九名了。这是玻璃厂最困难的历史时期。后来,虽说经过留守人员的多方努力,在1965年到1966年的两年时间里有一个短暂的回升态势,共上缴利税22万余元。但是,到了1967年以后,派性斗争开始了,不该靠边的靠边了,不该打倒的打倒了。生产局面陷于混乱,玻璃厂又重新进入低谷。这让我真的有点“羡慕”起麻纺厂了。同样是一个以生产产品为目的的工厂,为什么麻纺厂一直处于产销两旺的上升阶段,即使是“文革”时期,也没见他们闹出一个什么名堂。而玻璃厂为什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反反复复呢?个中内幕请恕我我无从知晓。曾经,我一直以为玻璃厂始终都是红红火火的,只是这次在寻找蕲州的路上,当翻开它沉重一页的时候,突然间觉得,原来在那个时代生活和工作在玻璃厂的人,也有难以言说的失落和艰难。05蕲春玻璃厂的确辉煌过。这种辉煌是建立在产品品种与产品质量双过硬基础上的。从1973年开始,玻璃厂开始了自我革新与整顿,首先从制度上保证了工厂的正常运行。然后进行设备改造和产品换代升级,并着眼于国际市场。1974年,又将重油代替煤炭作为燃料,同时安装投产了二十吨大池炉自动制瓶车间,开始自动化生产。邱汉华 | 寻找蕲州之蕲春玻璃厂的兴与衰

1975年,全厂提前114天完成全年生产计划,完成产量3500余吨,填补曾经的亏损23万余元,全厂职工人数又增长到四百零四人。其工业总产值(按1957年不变价计算)由44.9元上升到228.44万元。实事求是地说,这个时期,虽然还多多少少地受到一些文革思潮的影响,但对于玻璃厂来说,却是其进入发展的第二个重要时期。改革开放后,蕲春玻璃厂渐渐地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仅1979年,就实现产值403万,利润45万,税收61万,创历史最好成绩。不过,蕲春玻璃厂最辉煌的时期应该是1983年以后。玻璃厂人说,那是他们最为重要的发展新时期。从这一年的下半年开始,玻璃厂有“井喷”的形象发生。截止1985年末,玻璃厂无论是固定资产、生产设备、动力机械能力、产品种类和上缴利税总额,还是职工人数、厂房面积、福利住房都有着空前大幅度的提升,仅分厂就一下子建了四个,全厂职工总人数达到了1076人。不仅如此,许多年来,蕲春玻璃厂还是湖北省重要的出口生产厂家之一。其产品除畅销国内十七个省市外,还远销欧、美、亚、非的五十四个国家和地区。其中,三菱牌普通白酒瓶多年荣获湖北省行检第一名,并于1983年获得全国同类产品质量评比第三名,1984年被湖北省优质产品办公室正式命名为优质产品。另外,1985年生产的中碱玻璃纤维球填补了湖北省玻璃行业的空白。06遗憾的是,玻璃厂最终还是一只落毛的凤凰,坍塌在凤凰山的山脚下。在这里,我不想问别人:玻璃厂是怎么倒闭的呢?只知道,这蕲春玻璃厂也曾兼并过倒闭后的蕲州钢铁厂。邱汉华 | 寻找蕲州之蕲春玻璃厂的兴与衰

近几年来,每年三月油菜花开的时候,我都会从玻璃厂垮塌的厂房中经过,然后爬上凤凰山的山顶,站在那间早已没有了房顶的房子里,透过窗户看山坡上的油菜花。这些油菜都是一些下岗工人起早贪黑种出来的。冬天里,他们把油菜种子埋进土里,同时也埋下心中的希望。等到春来,花儿开了,他们那颗落寞的心也便开始萌动起来:什么时候能拿到退休工资呢?脚下的长江似乎并不懂得下岗工人的心思,一如既往地流向没有岸的远方……图片来源于网络。


邱汉华 | 寻找蕲州之蕲春玻璃厂的兴与衰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