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鄂东秘事(054)

发布时间: 2021-11-8 22:52|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34| 评论: 0

  七里坪待客的风俗是用陶盆盛菜,大碗倒酒,颇有古时山寨待客之遗风。菜是镇上土产,无非鸡鸭泥鳅黄鳝团鱼,香菇木耳,干菜豇豆,地瓜荸荠,粉丝苕片,莲藕水笋这些,酒却是七里坪村酿的地道的糯米酒,酒精度低,亮晶晶,甜滋滋,爽歪歪,醇香可口,回味绵长。游宝安与叶红二人轮番敬酒,一个不落,一人一碗,还先干为敬。

  郝不凡笑说:“没想到七里坪人豪爽如斯,就是女将出马,也抵得我们这十几个人了。我自是甘拜下风,你们各位要是拼得过,你们自去量力而行,我是管不得那么多的了。”他自重身份,就算是糯米酒,他也不能这个样儿喝的,是以不喝为高。

  游宝安和叶红就算是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硬灌郝不凡了,便笑着请求说:“郝书记不能喝我们自是不敢相强,但你手下这许多位大将,总能找到一两个代你喝酒的吧?就算你找他们代,我们也不敢计较,但要是你不喝也不找人代,那就不合乎七里坪的规矩了。郝书记刚刚还说,也算是半个七里坪人吧,有七里坪的血统的。”

  郝不凡扫了一下几位男性下属一眼,目光自然定格在程浩然身上,在江峰家里,程浩然已经替他过一次酒了,再喝一次也顺理成章,如果找其他普通刑警,那自然与游宝安和叶红的身份不相称,是轻看他们了。于是他笑眯眯地说:“小程,难得游书记和叶镇长盛情款待,这个面子不好驳的,这两碗糯米酒你就替我喝了吧?”

  听上去是与程浩然商量的口气,但话既然说出来了,那就是命令了,程浩然总不能不给郝不凡这个面子吧?他只能一口应承下来,于是游宝安倒了两碗糯米酒,率先干了一碗,程浩然也只能端起另一碗酒来喝干了。然后叶红也倒了两碗糯米酒,叶红自己喝了一碗,程浩然也只得喝了另一碗。

  游叶二人连连笑说:“到底是鄂东的大英雄,果然豪爽!等一会儿我们再喝。”

  游宝安与叶红逐个敬着洪森、吴耀红、骆小兰、牛九红的酒。洪吴二人并不含糊,两碗酒几口就喝干了,还亮了一下碗底。骆牛二人是女人,自然也就不敢喝那么多了,事实上也喝不了那么多,扭捏半天,才喝了小半碗。下一个自然轮到程浩然了,程浩然刚才已经替郝不凡喝了两碗,游叶二人认为他是个能喝酒的,倒酒也比别人要满一些,看着都满出碗沿了,还要继续倒,看那架式,狠不能在碗里踩一脚将酒压结实了。

  “够了,已经再也装不下了。”程浩然歪着头看着酒碗说。游叶二人这才停住了,端起酒碗说:“久闻程局长大名,如雷贯耳,这次来到七里坪,一定要尽醉一回,方显程局长英雄本色呵!”程浩然呵呵一笑说道:“我本不是英雄,何来英雄本色一说,但两位既是要喝酒,我也自当奉陪。不过,我有言在先,明天还要跟着郝书记一起下乡,要是喝醉了路也走不动,那就不是下乡,而是下地狱了呵。”

  游宝安笑说:“程局长说哪里话,你的酒量我们自是晓得的,就是白酒也要喝三大碗的,何况这饮料一样的糯米酒,喝上十碗八碗的肯定没啥子问题的。”叶红笑说:“你们下乡伊始,本不敢十分劝酒的,无论怎么说,下乡检查工作喝醉了传出去总是不好的,但一来这里是郝书记娘舅家乡,二来这酒是糯米酒,喝不醉人的,我们七里坪有这样一个风俗,轮到要搞双抢时,那总得喝上几场酒,演几场好戏,就像部队作战前的动员令一般。”

  程浩然看着叶红说道:“你怎么那么会说话呀?我自知说不过你,只管领你的情喝你的酒罢了。”

  叶红甜美地笑道:“这还差不多,请,干杯!”

  喝干了酒,游叶二人又去给李红英敬酒,李红英喝不了那么多,一旁的牛九红说:“李记者不喝就让程局长代嘛。”

  游叶二人现在也看出程李二人关系有些暧昧,却也不敢多言,只是笑道:“那好吧,既然有人提议让程局长代李记者喝酒,我们乐于接受,那就请程局长喝了这两碗酒吧?”

  程浩然没法,也只得替李红英喝了。几碗酒下肚,虽然是糯米酒,酒精度数低,但毕竟是几大碗,肚子撑不住了。程浩然抚摸着有些鼓起的肚子笑道:“几碗酒喝下去,这肚子鼓得倒是像个怀了几个月的身孕一样。”

  李红英听了,微微一笑说道:“那我听听,有胎音没有?”说着真个低了头贴到程浩然的肚皮上去。程浩然连忙用手架住说:“说句玩笑话,你就当真了,别这样,像个小孩子似的,让人看见了笑话咱们的。”李红英也不过是说说而已,见他伸出手来挡着,也就罢了。于是大家继续喝酒吃菜。

  天下没有吃不完的晚饭,饭后,游宝安和叶红作为东道主安排了郝不凡一行十六人的住宿。程浩然看时,这里可是比回龙山镇的住宿条件强多了。房间都是套房,或者是俩人间,或者是三人间,每间房里面还有厕所。

  郝不凡与洪森、吴耀红三人住一间,骆小兰、牛九红、李红英三个女人住一间,其余的人或者俩人或者三人住一间,程浩然让安排一个四人间的,他要与几个刑警队员都住在一起,但游宝安说这里没有四人间的,最大的也只有三人间,现在只剩下俩人间了。程浩然说:“那就住俩人间得了。”游宝安于是给他安排俩人间的,程浩然喊王飞和他一起住,王飞说:“陈又生、汤好景两个住三人间,正好空出一张床来,我去和他们睡。”程浩然明白他是不愿意与自己同睡一室,呵呵一笑说道:“那好吧,你去和他们睡好了,我一个人睡,还清静一些。”这样程浩然就一个人睡一个房间了。

  程浩然关了房门正要去洗漱,忽然有人敲门,打开一看,却是一个人提着一个大箩筐,程浩然看出来这箩筐正是邾镇“麻花潘”送的礼物,里面还有许多水果没有吃完哩。他接过箩筐,说了一声谢谢。看着箩筐里的水果想了一想,便提着出了房门,来到郝不凡的住处,敲门进去,抓起箩筐里的水果说:“郝书记,洪部长,吴市长,这里有水果,大家一起吃嘛。”

  郝不凡笑说:“好好好,这就叫有福同享了。”

  洪森也说:“当年有句话叫做雷锋出差一千里好事做了一火车。我看我们这次下乡也差不多有一千里,程浩然同志要做的好事照现在这个势头看,也会足有一汽车吧?”

  吴耀红说:“程浩然同志这面旗帜我们一定要高高举起!一个新的历史时期就要开始了,我们也得树起一个新的历史标志性人物!”

  郝不凡接口说:“我非常同意吴副市长的观点,新的历史时期就得有新的英雄人物。这不是我们精心打造的,而是自然涌现出现的。让鄂东有一面可以凝聚人心的旗帜,也正是我们这些当领导的一项重大的历史责任。将来说到鄂东人文历史的时候,后人会说,哦,那个时候呀,有一个非常有名的人物叫程浩然,我知道的,是鄂东人。就像我们现在说起董老、李老、徐海东大将、王树声大将这些人物一样。”

  程浩然在一边尴尬地说:“郝书记,你太抬举我了,我哪里敢与董老、李老、徐王二位大将相比哦?我只是尽力想做好我的本职工作就心满意足了,没想过要成为什么旗帜或者标志人物的。”

  众人都笑了起来:“这人实在,正是我们需要培养的优秀品质的人。”

  程浩然将苹果、梨子、核桃等抓了许多放在窗前桌子上,然后退了出来,并且各个房间里分配着。分到三个女人房间的时候,里面人问是哪个?程浩然说是我,里面人回答说现在不方便进来,又问你有什么事情吗?程浩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这不方便进去是什么意思他是知道的。程浩然说:“我是来送水果给你们吃的。”门打开了,李红英从里面探出头来,果见程浩然提着箩筐在候着,便伸出手指在嘴上做了一个轻声的手势,然后问:“你都分配完了吗?”程浩然说:“是的。”李红英说:“那你把箩筐都给我吧。”程浩然便将箩筐交给她了,想起一件事来,于是说:“箩筐里还有两块布,那你就收着,好吗?”李红英说:“好的,我替你收着。”说着提了箩筐进去,转身关了房门。

  程浩然回到房间洗漱了,然后躺在床上看电视。这台电视看与江峰局长家的电视一样也是黑白的,但屏幕看起来要大一些,凑近前去看时,标识是十七寸的,而江局长家里的电视是十四寸的,果然要大一些。电视里正放着现代京剧《红色娘子军》,里面吴清华逃离了南霸天的魔爪,遇到了正前来探听情报的洪常青,洪常青给她指明了革命的道路。

  咚咚咚,又有人敲门。

  程浩然起身去打开门,扑鼻而来的是一阵淡雅的香味,一看却是李红英,只见她穿着一套粉红色的睡袍,湿润的头发高高地挽了一个髻,面带微笑,正是美女出浴的迷人光景,程浩然看得是一阵头昏目眩,痴痴呆呆地问:“你,你来干吗?”

  李红英笑说:“我来看你睡觉了没有?我睡不着,想和你一起出去走走。”

  程浩然上下打量着她:“你这个样儿出去?这街上通街的人看到了晚上都会睡不着觉的。”

  李红英甜甜地笑说:“有那么夸张吗?”又说,“那你看到了,晚上睡得着睡不着?”

  程浩然说:“我有避雷针,你电不倒我的。”

  李红英说:“看不出你还有这般油嘴滑舌的功夫呵,你真是让我捉摸不透耶。”

  程浩然说:“要是捉摸透了,就没有一点意思了。”

  李红英说:“你就这样让我站在门外说话么?不打算让我进去了?”

  程浩然说:“呵呵,你刚才不是说要出去走走吗?好吧,我去换件衣服,陪你出去走走,你也去换了衣服再来。我在门口等你。”

  李红英答应着回房间里去了。

  程浩然披了外套,来到了招待所大门口等着。一会儿,李红英换了衣服摇摇摆摆地就出来了。

  沿着一条青石板铺成的长街,他们信步走着。

  夜,很静;风,很凉;街,很长。

  李红英看着两边新修起来的仿宋式建筑,深有感触地说:“没想到我还会重来这里。记得小时候随着父亲回来时,这里两边都是破败不堪的,房颓墙坏,连一盏路灯也没有。一到晚上就漆黑一团,除了几声狗叫,或者隔壁人家的吵架声,娃娃的哭闹声,就是一片沉寂。”

  程浩然说:“小时候的事情你还记得那么清楚?”

  “怎么会不记得呢?我第一次来这里时已经六岁了,正要上小学,父亲带我回来时也正是一个夏天,与这个时候差不多吧。我记得当时我穿着白衬衫,花格子裙子,脚上一双塑料凉鞋,凉鞋上还有一只蝴蝶花。印像简直太深刻了。一下车,看到这么破败的形象,我就想世上还有这么破烂的地方呀!趁没人时我问父亲,父亲笑说,这里还是当时最漂亮的地方,父亲的住处比这里还要残破一万倍哩。我说那还是人居住的地方吗?父亲说你是说我不是人吗?”李红英回忆起这些往事来,仿佛又回到了与父亲一起返乡的日子,语音里有着无限的留恋之情。

  程浩然不好问她的父亲到底是谁,因为江峰局长曾经叮嘱过他,她的身份不一般,最好不要问她的身世。所以程浩然一直不好问的,但他也知道,她的出身绝对不是他能想像的那么简单的。

  “说说你小时候的故事吧?”李红英扭头看着他,甜甜地笑着说道。

作者:天下大平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