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鄂东秘事(051)

发布时间: 2021-11-4 22:49|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48| 评论: 0

  郝不凡像是下了决心似的,坚定地说:“一定要把这条路修好!”接着他又说,“没有路,怎么发展经济,我们需要的物资运不进来,而我们的产品又运不出去。路就像人体内的血管,血管通畅没有阻滞,人才有活力。主干道就像人的主动脉,这条路就是我们鄂东的主动脉,主动脉都不通畅,鄂东怎么能活跃起来?我们不仅要把主动脉打通,还要把毛细血管打通,将来要将高等级公路修到每一个区县,每一个乡镇,有条件的时候,要把高速路修到每一个村庄!前一辈人打下了江山,我们这一代人修好路,搞好了基础建设,下一代人就能在此基础使经济得到飞跃,这样只需要三四代人的时间,我们国家就兴旺发达,实现周总理提出的四个现代化,使我们的国家站在世界先进国家的行列了。”

  众人对郝不凡的讲话报以热烈的掌声,都说:“只要我们每个人都贡献出自己应有的力量,我们的国家会越来越好的。”那个时候每个人都对国家流露着很自然的挚爱之情,这份情也成为后来改革开放的动力,因为改革开放是以国家的名义进行的,只要是为国家而进行的改革开放,无疑都将得到广大人民的最热烈的拥护的。

  程浩然看着郝不凡却忘记了鼓掌,他不明白郝不凡不管说什么,总能将眼前的事情与国家大政联系起来,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大志的人,站得高看得远么?他要怎么样去锻炼才能成为这样的人呢?他现在想的都很简单,遇事只按自己想的去做,只要能为人民多做好事,他就心满意足了,至于更多的想法,他实在没有,也想不出来。

  眼见路两端越来越多的车辆塞积,而悬崖上依然还有碎石滚落下来,郝不凡愁眉不展,回头看着程浩然说:“小程,这事儿怎么解决?”

  程浩然一时不明白郝不凡的意思,于是说道:“我们可以弃了原来的客车,走过这鬼见愁,到那一边再坐车去七里坪哦。”

  郝不凡笑道:“你这是逃跑主义,我们下乡的目的,一是发现问题,二是要就地解决问题。现在我们已经发现路断车堵的问题了,现在就要解决它,怎么能不解决就跑呢?”

  程浩然习惯性地搔着头皮,红着脸说:“我,我没领会郝书记的意思。”

  郝不凡说:“我不是责怪你,我的意思是说遇着问题要迎难而上,而不是躲开。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我没有理由批评你,回去之后,我们还要召开专门的会议来表彰你,大力宣传你的英雄事迹。”他看了李红英一眼,叮嘱她说,“你与他现在很熟悉了,怎么去写文章,不用我多说了吧?这是我们鄂东的一面旗帜,我们要高高地举起来。”

  李红英微微一笑:“郝书记,请你放心,我一定不辜负你的期望,一定会把程浩然同志的英雄事迹大力宣传,让全鄂东,全湖北,甚至全中国人民知道。”

  郝不凡说:“一个英雄的成长是很不容易的,我们有了这样一个英雄应当珍惜。”

  程浩然脸愈加红了,他不好意思地说:“郝书记,我做得还很不够。”

  郝不凡说:“在人民群众面前我们应当谦虚谨慎,戒骄戒躁,以人民为师,以为人民服务为根本宗旨,为人民谋利益永无止境。但在我们讨论你的英雄事迹之时,我们还是应当肯定你的英雄事迹的先进性、模范性,这是无可厚非的。”

  程浩然听了,深受鼓励,同时也深深地为郝不凡的思想所折服,他凝视着这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年轻的市委书记,怎么思想水平那么深刻呢?

  听说市委书记在鬼见愁受阻,七里坪镇、邾镇领导都赶过来了。

  大家席地而坐。郝不凡笑说:“不是我在这里受阻,而是人民群众在这里受阻。我在这里受阻,只要三步,我就可以走过去,从此都可以不再经过这个地方。但是受阻在这里的人民群众就不同了,他们长期生活在这里,经常要通过这一段路,这些大石头一到雨天就松动,像悬在众人头上的一把剑,不定什么时候落下来,不定什么时候斩到谁?但请你们想想,如果刚好是你们这些干部呢?当然,修路是一项大工程,需要各方面通力配合,但有些危险地段危险隐患的排除却不应等上级下命令吧?”

  一番不轻不重的话说得两镇书记镇长面上都红彤彤的,像猴子的屁股一般。

  邾镇镇委书记周强和镇长夏雨立即站起来说:“郝书记,你批评得对,我们马上派人进行清理,然后对全镇所有危险路段进行排查,将所有危险隐患在半年之内一一排除。”

  七里坪镇党委书记游宝安和镇长叶红也站起来说:“郝书记,我们七里坪公路建设历史欠账太多了,恐怕一时难以解决,但我们决不推卸责任,我们会派专人去检查每一条公路每一处险情,尽力排除,决不伤一个人,一辆车。”

  郝不凡示意四个人坐下,然后说:“我知道你们都是尽职尽责的好干部,但工作要抓住重心,现在工作重心是什么?是经济建设。怎么进行经济建设?当然先要打通大动脉。什么是大动脉?就是公路撒。大公路就是大动脉,小公路就是毛细血管,公路通才能政通,政通才能人和。我们的老百姓好,更需要我们这些干部真心替他们着想,为他们谋利益。”

  两镇领导带来了施工人员,很快就排除了险情,疏通了路面,堵塞的车辆依次而行,顺利地通过了滑坡地段。

  郝不凡看着两镇的领导说:“你们各自去忙吧,我们还要赶路。”

  邾镇已经去过,自然不会再去,周强与夏雨与众人握手道别,然后指挥清理路面去了。七里坪镇的游宝安书记与叶红镇长说:“郝书记,你们下一步是要到七里坪视察工作吧?我们作为东道主也得尽一下地主之谊吧?”

  郝不凡笑说:“我们准备是偷着去的,没成想遇上这档子事,看来只能大摇大摆地去了,你们不会说我们像个钦差大臣下车伊始就呱哩呱啦的吧?”

  游宝安和叶红红着脸说:“郝书记亲自下来指导工作,是对我们工作的鞭策和促进,我们深受鼓励和感动,怎么说也只能是服从吧,哪敢有怨言呢?”

  程浩然对官场这一套客气话听起来觉得不那么入耳,但人既身在官场,也就身不由己了,听不入耳也得忍受着。

  看着已经通畅的公路,郝不凡说:“我们走吧。”

  他们来时乘坐的客车是到汉口方向去的,早已开走了,此时要向北去,只能坐游宝安借来的车了。程浩然看了一下随队的人员,洪森带着几个人送受伤司机去了医院还没有回来,吴耀红也带着几个人送另外一个伤者去了医院也没有回来,这样细数一下剩下的人只有七个人了。游宝安借来的车是一辆北京吉普车,满打满算只能坐四个人。镇里随着游宝安一起来的就有四个人,三男一女,而郝不凡这一行七人中有三个女的,如果四个女的坐吉普车,那么郝不凡就要与大家一起站货车车厢了,这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够的,但如果郝不凡坐吉普,那么肯定至少有一个女的要站货车车厢了。程浩然看着这样的一群人分配乘坐车辆时却犯难了。

  李红英也看出来了,只有两台车,一台是四座的北京吉普车,一台就是工程队乘坐来的工程车。她在心里权衡了一下,然后对牛九红说:“牛书记,我们一起坐工程车吧?”牛九红笑说:“好呀,李记者,我们一起站车厢,空气好呀,还可以看风景。”

  解决了这两个女人的座位问题,其他的人就好解决了,于是郝不凡、骆小兰、游宝安、叶红四个人坐北京吉普,其他人坐工程车了。

  郝不凡看着李红英说:“你小心一点,不要伤风了。”

  李红英笑着往程浩然身后一站,做个鬼脸说:“放心吧,我的郝书记,风吹过来了,前面还有一个程长子挡着呢,再说我也不是弱不禁风的林黛玉,这点点风还是吹不倒我的,不怕的。”

  叶红不知李红英与郝不凡什么关系,见郝不凡这么关心她,倒有些不好意思,本已坐到车里去了又跳下来说:“要不我们换换,你坐车里,我到工程车上来?”

  李红英摇手说:“叶镇长,不用的,你还是安心坐你的车吧。”

  俩人谦让一阵,最后还是叶红坐到吉普车里去了。

  众人都上到车上,游宝安望着郝不凡,郝不凡点点头,游宝安便对司机说:“开车。”

  此时天色已近黄昏,山路更是显得阴暗,司机一发动车子就把前灯大开,笔直的光柱射到前面如双掌合什的一线天的石壁上,更显得怪石森森,气势压人。

  众人说道:“这地势太险要了。”

  刘梦龙说:“你们知道这一线天的传说么?”

  众人问:“什么传说?不会又是才子佳人的故事吧?”

  刘梦龙慢悠悠地说道:“当然不完全是,古来佳山胜水自是才子佳人故事,而险山恶水则又是另外一种故事了。”

  “不要吊人胃口,有什么故事讲给大家听听,反正横直站在车上也没事可做的。”

  “好吧,那我就开讲了。”

  刘梦龙于是就开始讲述着一线天的古老传说。

作者:天下大平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