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李雯雯《菜园的守望者》

发布时间: 2021-11-14 13:15|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80| 评论: 0

李雯雯《菜园的守望者》

菜园的守望者

文/ 李雯雯

  奶奶是个传统的庄稼人,种菜自然也被她视为本职工作之一。

  即使是在搬家到尽目望去,房屋鳞次栉比,而空地资源极为有限的县城之后,奶奶也总能“见缝插针”地寻一些小地头,合理规划每个时节的作物,瞅——奶奶那兴奋劲儿与认真劲儿,丝毫不亚于小孩子寻到一方玩耍的乐园时的心情。

  每天下午放学回家的时候,总能看见奶奶伫立在路上的小菜园中,或浇水,或除草,或仔细观察菜们的长势,或正往小坑里播下希望的种子。我最喜欢的事便是在离小菜园将近十来米的地方就大喊一声,悠长的“奶奶……”。奶奶总是先高声应一下,再慢慢直起有些佝偻的腰,将慈爱的目光投往我回家的方向,我便加快步伐跑到她跟前,调皮地说一声:“奶奶,我回来啦!”随后就回家了。但是奶奶却在菜地里待到了天色将黑,我摸着瘪瘪的肚皮去菜地里一看,奶奶还在那里小心地拔着野草。

  “奶奶,我快饿死了。你真是太爱你的菜地里,都不管你的亲孙女儿了!哎呀哎呀,我好可怜啊!”我故意生气地说道。

  奶奶笑着回应说:“我在电饭煲里蒸了馒头,你不去找?我把这个拔完了就回来了啊,乖。”奶奶真是个菜地痴人!

  有一次,我和奶奶去姑妈家吃饭,末了姑妈就要求奶奶在家住宿一晚,但奶奶无论如何就是不肯。一番玩笑似的争吵过后,奶奶终于说出了实情:“家里菜地里,新种的菜秧要浇水,不然就白种了……”一屋子人哄堂大笑,也只能无奈让奶奶回去了。奶奶的小菜园对她而言怎么这么重要呢?一个疑问在我心头盘旋了良久。

  到了我上9年级时,我每天都是日出前出门,日落后回家,很少能在小菜园里见到奶奶劳作的身影了。因为特别依赖奶奶的缘故,我总喜欢和奶奶一起睡,奶奶总是嗔骂我是“老宝宝”。

  凌晨五六点钟,奶奶就轻轻得起了床去给菜地浇水。一旁的我仍在美梦中徜徉:那还是一个遥远的年代,朦朦烟雾笼罩下的黛色远山,一抹另样的颜色在微雨中若隐若现。年幼的我站在家门口举着伞望着那移动的色,眼里噙着泪,抱怨着奶奶怎么还不回来。醒来的我记起了那是小时候奶奶每年总在下雨天去对面山丘上的菜地里插红薯秧的情景。

  蓦地我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在那个贫苦的年代,吃不饱、睡不暖是所有偏僻农村的普遍状态,但我们的父辈仍坚守着那片土地,用汗水与泪水去浇灌土地,用爱心与务实去养育蔬菜,这个习惯成为传统延续至今,镌刻进他们的血液与骨骼,田间垄地就是他们的命,他们的根。

  (作者系江汉艺术学院蕲春籍大一学生)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