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春知青故事:为了“肚皮朝外鼓”

发布时间: 2021-11-4 21:58|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85|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
叶队长块头大,嗓门大,能吃能干,他也曾在我面前感叹过缺米少食的艰难。住在一起的我们清楚地知道,他们家和其他村民一样,整日里也是饭少粥多,清汤寡水的。身为一队之长,他不多吃多占,的确是个很守规矩的人。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不大会讲政治,但农村那本经,队长还是念得还是蛮熟的。他口里经常会冒出一些四言八句,尤其是些带宣传鼓动式的顺口溜,一套一套的,听起来有滋有味,我至今记忆犹新。比如小队开会,他第一句话即“七十年代第一春”,再如“为了肚皮朝外鼓,大家做活要吃苦”、“人不哄地皮,地不哄肚皮”,“只有多流汗,才能多吃饭”“到了共产主义,粑任吃,肉汤听喝”等,这些话通俗易懂,合辙押韵,听一遍就忘不了。
他说,人的肚皮天生就应该朝外鼓,如果向里凹(蕲春话读若Wa),那就饿得很难受。只有大干苦干,粮食增产丰收了,各家各户才会有好日子过,肚皮才能朝外鼓。蕲春知青故事:为了“肚皮朝外鼓”
在他的带领和督促下,大家都在没日没夜地干活,情愿的和不情愿的,积极的和消极的,捆绑在一起,谁也跑不脱。播种、插秧、耙地、薅田、除草、割谷、打场……“战斗”是一场接着一场。接受再教育,其实就是自己教育自己,在生活的激流中,各自感悟和选择各自的人生。或许是家庭环境的原因,我从小就有比较强烈的“自主独立”意识,我渴求能够早一点地用自己的双手来养活自己,和乡民一样,我也要破解“肚皮朝外鼓”的命题,因此,除了埋头苦干以外,我没有选择别的。为了生活,繁重劳动的担子在我肩上一天天地显示着它的威力。从小在城市里长大的我,竟然全程参加了暴风骤雨般的“双抢”战斗,一连二十多天,早晨四、五点钟起床,晚上一直干到九、十点钟。其艰其难其苦,让我想起了铁匠铺,我好比是铁砧上的一个烧得通红的铁块,任凭生活的磨练和打锤。所谓“双抢”,指的是七月中旬到八月初这段时间“插秧割谷两头忙”的农事。早稻成熟了,必须及时收割脱粒,紧接着要耕田耙田,将晚稻秧苗抢在立秋前插种下去,立秋的日期一般在阳历8月5日至8日左右。队长说:“三五寸,七八皮(皮,蕲春话,秧苗的单位称呼,一皮就是一根),插完晚秧过八一。”这句话很有水平,时间内容、工艺要求,一清二楚,还具有些鼓动性。“不插八一秧”,有点不大可能,千脚千手也忙不过来,一般总要延后几天,但最迟不能超过立秋。听人讲,立秋以后插的秧,最后只能收些喂鸡用的瘪谷。蕲春知青故事:为了“肚皮朝外鼓”
当时,人的劳动价值是用“工分”来评价衡量的,满工一天10个工分,我们知识青年,男的一天8个工分,女的一天7个工分。搞“双抢”时候,我已经十六岁了,尽管不是全劳力,我还是尽力地显示着自己的作用,和壮劳力一起挑草头,这是最重最累的活儿。挑草头,用“冲担”。“冲担”是杂木做的,两头裹着铁片,尖尖的,挑起来不如扁担那样有弹性,硬邦邦的,但极能负重。有次过田沟,歪了一下,我失去了平衡,眼看就要跌倒,队长快步上前,用左手托起了我肩上的草头,放在了自己的左肩上,他一个人把两担草头挑到了稻场,这真让我想起了薛仁贵。打那以后,他就特别吩咐那些捆草头的妇联伢儿,捆些小草头让我们知青挑,再捆一些特大的草头让他挑,其他人则挑不大不小的。
蕲春知青故事:为了“肚皮朝外鼓”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