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鄂东秘事(050)

发布时间: 2021-11-4 21:43|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92| 评论: 0

  客车慢慢地向前行驶,靠近了那堆人群。那人群见有车开过来连忙围过来,齐声说:“快停车,前面公路塌方了,有一辆车掉下悬崖下去了。”

  郝不凡一听出了车祸,连忙命司机停车,招呼着程浩然:“我们下去看看。”说着率先下了车,程浩然也跟着下了车。他们俩个一下去,车上众人自然跟着下去了。

  郝不凡打头,程浩然第二,王飞等几个刑警紧紧跟随,后面依次是洪森、吴耀红、骆小兰、牛九红他们,再后面自然就是分不清次序的李红英、刘梦龙、何贯中、王茂生这些人了。

  程浩然随着郝不凡走到跟前看时,却是山体滑坡,乱石沙土从右边笔陡的山崖上滚落下来,砸在路面上,一辆东风大货车刚好经过不幸被砸中,顺着左边的陡峭的山坡坡滚落下去了。探头向山坡下看时,从路面到坡底足有四五十米深浅,沿途都是沙石和汽车翻滚碾平的痕迹。几十棵碗口粗细的枞树或者被拦腰折断,或者树冠被压倒倒向山坡之下。还有几块石头散落在路面上,竟都如石碾般大小。扭头望右边峭壁,只见上面还有大石头摇摇欲坠。而众人聚集在峭壁下对滚落下去的汽车指指点点,丝毫没有意识到随时可能面临的危险。

  “郝书记,你看!”程浩然指着峭壁上的大石头对郝不凡说,“这上面的石头可能随时都会滚下来,这么多的人聚集于此非常危险,要赶快疏散人群,组织力量下去营救。”

  郝不凡抬头看着右手边的峭壁,只见山石嶙峋,摇摇欲坠,于是回身对洪森说:“你组织大家疏散,我和程浩然下去救人。”

  洪森答应一声,带着郑文山、吴书林和几位女同志招呼大家赶紧离开现场,防止山上石头滚落下来造成二次伤害。然后在公路两端拉起警戒线,并派王茂生、鲁小信、何贯中、刘梦龙等一干人等分头守卫着。

  现场的人众听说是市委书记亲自指挥营救也都听从安排,秩序井然地守候在警戒线之外,有几个身强力壮的年青人还自告奋勇地随着郝书记等下山坡下去救人。

  郝不凡亲自带头,吴耀红、程浩然等自然不甘落后,几个刑警更是奋勇向前,他们跑得很快,几乎是吊着山坡上的小枞树荡下去的。

  程浩然毕竟是程浩然,身手矫健,速度飞快,竟第一个跳到了汽车跟前。到了汽车跟前,一股浓烈汽油味扑鼻而来,他立即大叫:“郝书记,你们不要过来,这里危险!汽车漏油了,随时可能爆炸燃烧。”

  郝不凡一听立即说:“大家退后,不要靠前。”又对程浩然喊,“小程,你看汽车里有人没有?情况怎么样?”

  程浩然小心翼翼地靠近汽车,车门大开,里面有两个人,一个伏在方向盘上,一个在副驾驶位置上身子侧倾,头部已经掉到车门外,脚像是被什么卡住了一般。

  “你们怎么样?”程浩然大声地问道,慢慢地走过去,伸手去摸了那副驾驶位置上的人的颈部,发现还是热的,心里想着这个人可能还活着,于是伸出双手去抓住他的胳膊往外拖。

  那人“嗳哟”一声,抬起头来,程浩然看到他满脸是血,两眼无神,但面相似曾相识,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也没多想,更加用劲地拖着他,要把他拖出汽车驾驶室。但拖了半天,除了那人更加痛苦的声音,竟然拖他不下来。

  “难道他的脚在车中卡住了?”程浩然心里想着,就算是卡住了,也要拖下来,只有拖下来,他才会没事的,这汽车不定哪个时候就会烧起来的。

  他向远远的王飞、陈又生、汤好景喊道:“你们三个过来帮忙。”

  三个人如飞般跳过来,都被眼前这情形惊呆了。

  “王飞,你来帮我,陈又生、汤好景,你们两个去把司机弄出来。”

  程浩然的话就是命令,三个人立即分头行动。陈又生、汤好景二人立即从另外一侧车门往外拖着司机,王飞则帮着程浩然。

  程浩然让王飞托着那人的身躯,自己却绕到驾驶室里去看,却发现那人的一只脚正卡在扭曲变形的车座与驾驶台之间。

  怎么办?程浩然犯难了,这是人而不是物体,如果是其他的什么东西,他可以用力一扯,拉断了后面而保存前面大部分,但这是人,如果脚断了,那这人一生就残了。

  另一边的陈又生与汤好景二人却很快地将司机拖了出去,陈又生伸手去摸司机的脖子,还是温热的,于是叫了起来:“程队长,他还活着。”

  虽然程浩然已经升为副局长了,但刑警队的刑警们还是一如既往地喊他“程队长”,这样的称呼貌似要亲热一些。

  “好,你们把他抬上去,赶快送医院治疗。”程浩然命令说。

  “那你们?”陈又生看着仍然卡在驾驶室的另一个人问道。

  “不要管我们,救一个算一个,时间就是生命,不得延误。”程浩然果断地说。

  陈又生与汤好景只得抬起司机慢慢地上山坡上去了。

  郝不凡回头对吴耀红说:“你也上去吧,和他们一起送司机去医院,我在这里守着。”

  吴耀红说:“郝书记,这里危险,还是我在这里守着吧,你上去?”

  郝不凡不耐烦地说:“同志,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里婆婆妈妈的,时间就是生命,抢先一秒,他就多一份生存的机会!”

  吴耀红不敢再争执,只得和陈又生他们一起上到山坡上去了,紧急安排车辆送到医院去抢救去了。

  公路上李红英见到吴耀红上来,立即紧张地问:“下面怎么样了?郝书记他们没事吧?”吴耀红说:“没事。”李红英远远地望着程浩然和王飞在汽车驾驶室前搬弄着,而郝不凡站得远远的,不敢近前,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正要问吴耀红,他却紧急叫了车与陈又生、汤好景上车送伤员走了。李红英只得在公路上焦急地等着,不时地看着下面山坡坡,正想下去看看情况,洪森说:“下面情况不明,不要下去,我们在上面守着,等他们上来。”李红英也只得如此。

  山坡下郝不凡紧张地守候着,他不时地催促着程浩然:“能不能快点,我在这里都闻到汽油味道了。”

  程浩然也很紧张,一来怕汽车爆炸,二来怕用力大了扯断了那人的脚脖子。他细细地观察着那人的脚卡在驾驶室的情况,也许只要一根铁棍将座椅与驾驶台撬开一道缝隙便可以将那人的脚抽出来了,但是这里是荒山野岭,去哪里找这样一根铁棍呢?

  “你知道哪里有铁棍没有?你看这里只要有一根铁棍便可以撬开一条缝隙,然后就可以将他的脚抽出来了。”程浩然说。

  “铁棍?这里怕不好找吧?”王飞抬眼看看四周,“树棍子倒容易得。”

  树棍子也可以呀,程浩然眼前一亮,望着几十棵被滚落的汽车压得东倒西歪的碗口粗的枞树,他夸奖王飞说:“还是你脑子灵活。”

  程浩然看到一棵拦腰齐折的枞树便爬了过去,搂着树干用力一推然后一拉,那枞树一分为二,他便用手折断枞树几根细细的枝条,只要粗粗的树干部份,双手抱着又来到汽车前,抡起树干将汽车驾驶室前的玻璃打破,将树干伸进去,抵着座椅,对王飞说:“我说一二三,用力搬,你就拖他下来。”

  “好。”王飞答应了,捞起那人的肩膀,只等程浩然一声令下。

  郝不凡在远处叫着:“小程,要不要我们过来帮忙?”

  程浩然说:“郝书记,这里危险,不能过来。我们能行的。”

  “那你们小心一点呀。”郝不凡再三叮嘱道。

  “知道。”程浩然答应一声,转头对王飞说,“开始了:一,二,三……”

  岂知枞树干是个软的,虽然程浩然用了很大的气力,也只撬得一点点缝隙,王飞用力一拖,还是拖不动,又拖得那人痛苦地叫了一声。

  “这样不行,不仅拖延时间,还增加了这个人的痛苦。我们再来一次,我慢慢地撬,你慢慢地拖。”

  程浩然站在汽车头上,身子全压在枞树干上,慢慢地压下去,座椅与驾驶台之间的缝隙越来越大,王飞试着慢慢地拖动那人的脚,左右晃了一下,终于那人的脚从缝隙中抽了出来,却是鲜血淋漓的。

  程浩然却顾不上这些,连忙弃了枞树干,和王飞抬着那人向坡上爬去,一边却对郝不凡喊着:“郝书记,快上去,汽车要爆炸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见汽车中间一团火起,接着一声“轰”响,整个汽车瞬时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真是幸运!”程浩然和王飞将那受伤的人抬到公路上,回身看着那一片火光,拍着胸脯叫道。

  郝不凡也快速地上到了公路上,他对洪森说:“你送这个人去医院,我和程浩然他们在这里善后。”洪森答应了,和王茂生、鲁小信三个人抬着那人上了一辆车。那人离开程浩然时手伸了一下,轻轻地叫道:“谢谢,程局长。”声音太小,程浩然似乎是没有听见,他似乎仍然沉浸在刚才脱离危险的一刹那的惊险刺激中。

  车烧了,人是救出来了,可是公路上的危险并没有排除,看着峭壁上摇摇欲坠的几块大石头,郝不凡说:“得想个办法清理这路面还有这峭壁上的石头。”

  这时人群涌过来将郝不凡围住,纷纷说着:“郝书记,这段路还是主干道呢,路况太差了,得修理修理了。”

  郝不凡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众人说道:“这里叫鬼见愁,前面就是一线天,还是属于邾镇地界。过了一线天,往北就是七里坪,往西就是汉口,因此这一段路属于三不管地段,路况极差,经常出事故的。一出事故就是大事故,不是伤人就是死人。”

  郝不凡眉头紧锁,眼睛盯着悬崖上的摇摇欲坠的石头像是陷入了沉思。这时忽然一阵地动,只见悬崖上几块石头咕嘟咕嘟地就坠落下来了。那石头来势极凶,饶是众人站得极远的,脸上也隐隐感觉到了石头坠下刮过来的劲风。

  “好危险呀!”众人一齐叫了起来,不断地后退着,直退出百米开外方才站定。

作者:天下大平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