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鄂东秘事(049)

发布时间: 2021-11-4 21:42|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18| 评论: 0

  潘美红着脸,扭捏着正要跪下去,程浩然伸手拦住说:“使不得,千万使不得。”见李红英在旁边,示意她说:“快把她扶住。”李红英知道程浩然不好意思与一个女孩儿拉拉扯扯的,便笑着上前扶着潘美说:“妹妹,咱们现在都不兴叩头这样的礼节了,说声感谢就可以的。人们常说,大恩不言谢,这样的事情竟连一声谢谢都是可以免去的。”潘美红着脸说:“大哥哥,谢谢你的救命之恩!来世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的。”

  程浩然笑说:“千万别这么说,我们郝书记说了,我们都是为人民服务的,不能谈报答二字。要说报答,也该是我们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才是!”

  “麻花潘”不懂这话的意思,连忙说:“恩人说笑了,怎么是我们的养育之恩呢?你又不是我的娃娃。”

  李红英解释说:“大伯,这个养育之恩的意思不是说我们是你的娃娃,而是说我们共产党人不能忘记人民的养育之恩。”

  “人民?我也是人民?”“麻花潘”指着自己的鼻尖问道。

  “当然,你们都是人民,按毛主席说的,全体老百姓都是人民,是养育我们共产党的人民。”李红英说。

  “毛主席?共产党?”“麻花潘”说,“毛主席、共产党我们都信得过,你们是毛主席共产党培养出来的干部,我们也信得过!”

  程浩然回头望望车上,知道车上的人不耐久等,便对“麻花潘”说:“大伯,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你们请回吧,我们还要赶路哩。”

  “麻花潘”回头对两个儿子说:“你们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把礼物抬过来?”

  潘富和潘贵立即抬过一只大箩筐,上面用红布盖着,还有一条红带子拦腰系着,俩人抬着就往车上放。

  程浩然说:“你们这是干什么?里面装了些什么东西?”

  “麻花潘”说:“这是我们全家送给你的一点心意,请你务必收下。”

  程浩然说:“大伯,这礼物我们真的不能收。我们都是有纪律的,收了群众的礼物我们是要受纪律处分的。”

  “麻花潘”说:“你要是不收,那是瞧不起我们老百姓,当年老百姓为了支持共产党毛主席的军队打江山,要人出人,要钱出钱,要粮出粮,也没有说不收呀?”

  程浩然坚持不收,“麻花潘”就是不让,俩人纠结着。

  车上众人都说:“既然是救了人家女儿的命,人家表示一下谢意也是应该的,虽然说共产党有纪律,但共产党也是讲人情的嘛。”

  郝不凡说:“这样吧,收下一半,其余的还是退回去。”

  程浩然说:“按郝书记说的办吧?”

  “麻花潘”听说开口的是市委郝书记,他一生也没有亲眼见过这么大的官儿,于是便要跪下叩头,这回倒是程浩然拦住了不让他跪下去。

  收下一半礼物,客车方继续前行,车开出老远,程浩然回身还能看到“麻花潘”一家人站在高坡上向他们招手。

  “多么朴实的人哦。”程浩然自言自语地说,“总得做出一点事情来才算对得起他们。”

  “那你想做什么?”李红英偏着头看着他笑道。

  “对,我们总得做出一点业绩出来才对得起我们善良质朴的老百姓的。”郝不凡接口说道,“至于说做什么,首先当然是要做好我们的本职工作,一个人无论从事什么职业,都是革命工作的需要,具体到每个人来说,可能有的人适合这样的工作,有的人适合那样的工作,工作虽有千差万别,但归根结底一条,那都是为人民服务。干一行就要爱一行,只有你在这一行干出成绩来了,让大家看到你还可以干点更多的事情,你才有机会发挥更大的作用。如果你干一行怨一行,什么都干不好,这山望到那山高,无论干什么都是挑三拣四的,结果就是什么事情都干不好的,别人当然瞧不起你,而你也就没有机会干更多更大的事情了。打个简单的比方说吧,在我军中很有几个有名的战将都是从排长甚至从战士班长等基层干起来的,并不是一开始就当将军,当元帅呵。”

  程浩然点头说:“郝书记说得对,我记得许世友上将就是从战士干起来的,然后班长排长连长营长一级一级地升到了军长,成了红四军中有名的和尚将军。五五年授勋的时候,获得了上将军衔。”

  “对,这样的例子很多。”郝不凡说,“十大元帅中,朱德元帅、陈毅元帅、叶帅、聂帅起点可能要高一点,像彭帅、林帅、徐帅、贺帅、罗帅、刘帅都是从基层军官升上来的。大将就更不用说了。”

  说到元帅将军们的典故,车里的人都活跃起来了,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像是进入了授衔仪式现场一样。

  李红英点视着收下的一半礼物,对程浩然说:“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些?”

  程浩然一件一件地看着,无非都是些吃的,有十几个煮熟的鸡蛋,鸡蛋壳上还点着胭脂红,还有花生、干红枣、苹果之类,再翻到里面时,却扯出两块布,摸那面料,像是高档卡叽尼的。程浩然吃了一惊:“怎么还有这东西?这东西我们也收下了?”李红英说:“既然是收一半,那肯定每样都收下一半了,说明布料可能有四块,可以做两套衣服的,收下一半,只能做一套衣服了。”

  程浩然说:“我每年发的制服都穿不完,这两块布我不要,给你吧?”李红英红了脸说:“人家送给你的东西我怎么能要呢?再说这块布料明显是做男人衣服用的,我更加不能收了。”程浩然忽然明白了什么似的,连说:“李记者,对不起呵,我不是有意的。”李红英说:“知道你不是有意的,但也用不着说对不起呀。布料,你还是留下,以后总有用得着的时候的。”

  看了一下那些点着胭脂红的鸡蛋,李红英说:“这些鸡蛋已经煮熟了,这大热天的,要趁早吃了,留下来时间长了就坏了。”程浩然数了一下,鸡蛋刚好十五个,于是说:“李记者,你帮忙给鸡蛋分一下,你们十五个人刚好一人一个分着吃了,我就不吃了。”

  “好吧。”李红英留下一个,将其余十四个分给了一行众人,大家都笑说:“我们沾光了哦。”也不再客气,将鸡蛋在靠背的铁栏杆上敲了几下,将蛋壳敲破,然后剥开吃了。郝不凡、洪森、吴耀红也都吃了。

  李红英将鸡蛋剥了,塞到程浩然嘴边说:“你吃吧?”程浩然瞟了她一眼摇头说:“还是你吃。”李红英笑着说:“要不,我们一人吃一半?”说着将剥了壳的熟鸡蛋放到嘴边咬了一小口,然后将剩下的又塞到程浩然嘴边,程浩然不得不吃了。

  吃完鸡蛋,程浩然想起一件事来轻声问她说:“昨晚上为了照顾我,你连黄梅戏都没有看成,后悔不嘛?”

  李红英笑说:“你说呢?”

  “我不知道,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程浩然实打实地说。

  “你就不能像孙悟空钻进铁扇公主的肚子里去一样钻进我的肚子里去?”

  “那我成什么人了?”

  俩人都感到这样的话题有些暧昧,都红了脸不再说话。

  这时坐在一旁的组织部副部长骆小兰说话了:“我看你们俩个这两天挺黏乎的,是不是要我当个月老哦?”

  李红英把头扭向了一侧,程浩然却急忙说:“骆部长不要瞎开玩笑,我们只是工作关系走到了一起,没有其他的意思,要是你喜欢,我也和你说话呀。”

  “我和你们年轻娃娃说不来。”骆小兰笑说。

  程浩然说:“骆部长不过三十多岁吧,就打算倚老卖老了?”

  骆小兰事实上已经四十出头了,但女人对自己的年龄是最忌讳的,尤其是官场的女人,她本来是四十岁,她自己可以说成五十岁,以显示自己老练,但如果别人说她五十岁,她就会不高兴,别人只能说她是三十岁或者夸张地说从皮肤来看不过二十多岁,她就高兴了。

  “那是,我娃娃都有你这么高了,我还不老么?”听到程浩然说她只有三十多岁,果然兴高采烈,笑容满面的。

  “不会吧,骆部长,你大娃娃我可是见过的,现在鄂东高中读书吧?他哪里有我高呀?”

  “差不多吧,矮可能是要矮一点的。”骆小兰遇上较真的程浩然也只得认输。

  李红英问:“高几了?”

  “才上的高一,明年高二,就要高考了。”骆小兰说,“也不晓得考得起考不起大学的。”

  李红英说:“应当考得起的,高考也不难。只是说想考上个好大学那还是有点难哦。”

  “能考取就行,我也没指望他能考上清华北大的。”

  “那考上复旦大学也不错呀?”李红英笑说。

  “那就要看他张家的祖坟冒烟不了。”骆小兰的老公是鄂南市副市长张启发,是以她有“张家祖坟”一说。

  洪森忽然插话说:“那天晚上我跟郝书记提议,要将我们鄂东高中打造成一张名片,叫得响,亮得出去,集中全市人力物力办好鄂东高中,体现在哪里昵?就要体现在高考上。高考是公平的,我们就要利用这样的公平竞争机会锻造我们的品牌,这样锻造出来的品牌才有说服力和号召力。”

  “那是不是从我儿子这一届起哦?”骆小兰笑说,“下学期就到高二了,只有一年时间,想搞好时间也太短了些吧?”

  郝不凡说:“高中初中以后都会调整为三年制,教育部方案已经出台了,只是还没有推广开来,不过,很快就会推广的。”

  “说不定我儿子这一届高二是最后一届两年制高中毕业生了。”

  “早点毕业早工作早恋爱早结婚早生子,你还早点享福。”洪森也是个爱开玩笑的人,笑着说道。

  “我做妈妈的滋味还没尝到是咋回事,就要做奶奶了,人生也太快了一点吧?”骆小兰不无惋惜地说道。

  李红英一听这话也深有感触地说:“我还想做姑娘的时候,可是已经成了妈妈了,现在想做回姑娘去,已经不可能的了。青春一恍就过去了,小时候写作文常写到光阴似箭,日月如梭,那时候不懂这句话的含义,只是觉得好玩,现在明白了,光阴比箭还快,日月跑起来比梭子还迅速。”

  骆小兰笑说:“我教你一个方法,你就再一次做回姑娘的感觉了?”

  “什么方法?”李红英问。

  骆小兰笑说:“你和程副局长再谈一回恋爱呀!”

  众人都附和说:“好事呀,好事呀,男才女貌,天生一对,现实版的昨晚上看的黄梅戏《天仙配》呀。”众人只顾吹嘘李红英是天仙女,却不顾程浩然并不是董永。

  “瞎说。”李红英微微一笑,“怎么可能呢?人家可是有未婚妻的。”却将脸扭向程浩然,两只眼睛盯着他看。程浩然不敢对视,只得将脸扭向车窗外,看着路边的田野和远处的青山。

  言谈说笑之间,客车行到一处山坳间,才拐过一个弯儿,只见远远的路上围着一大堆人,还有几辆汽车停在路边。众人心里一紧,暗道又出了什么事情呢?

作者:天下大平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