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鄂东秘事(048)

发布时间: 2021-11-4 21:42|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02| 评论: 0

  程浩然几个人跑到那坡岸时,杨志武还在河里挣扎着、漂浮着。程浩然站在坡岸边试探着向河中走去,才走不到两步,身子便是一歪,就要滑向水里,李红英看见,急忙喊道:“小心!”程浩然冲她笑了一下,两眼看着慢慢漂过来的杨志武,伸着手对他说:“慢慢划水,向我这边靠!”杨志武显然没有多少气力了,脑袋在水中一起一伏的,眼睛也逐渐模糊起来,只见眼前一片黄浊的河水,仿佛自己到了传说中的黄泉了。

  “哥哥,潘姐姐已经救起来了,你要好好活着。”知兄莫若弟,杨志文对着哥哥大声喊着。这一声喊叫仿佛一剂强心针,杨志武听到了十分振奋,他浑身像是上足了发条的钟表,又变得强劲有力了,他奋力挥动双手,向程浩然这边划过来。

  “好,好,再用力划,很近了,我可以拉到你的手了。”程浩然看着越来越近的杨志武,伸出两只有力的手,身体也慢慢地浸到河水中,向他慢慢靠近。

  岸上众人都紧张地看着他们,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上了。李红英更是紧紧地拉了郝不凡的衣襟,焦急地看着程浩然。

  “不要怕,要相信程浩然,他会搞定的。”郝不凡总是显得信心十足,他笑眯眯地看着李红英说,“你很紧张他吗?”李红英红了脸,松开拉着他的衣襟的手说:“才不是呢,我只是担心他能不能救起这个年轻人?”郝不凡笑笑,对这个表妹的心事,他哪能不知道呢!

  “油条杨”夫妻二人也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看到了水中的儿子,大声叫道:“志武,小心呀,用力划过来呀。”

  “爸妈,你们看着就行,不要大声叫叫的好不好?”二儿子杨志文不满父母的态度,立即责怪他们说。

  “油条杨”对二儿子说:“我和你妈这不是担心你大哥的安全吗?”

  “那你也用不着这样大声吼吼的呀?”二儿子杨志文似是很不服气爸爸的抗辩。

  父子两个就在岸上你一言我一语地杠上了。

  “你们俩少说一句行吗?”周围众人却不耐烦了,“这是在救人,不是在看戏,吵什么吵?”

  父子二人这才闭了嘴,扭头去看着河面的情况。

  这时,杨志武已经离程浩然很近了,似乎只要一伸手就可以够得着,但水急浪高,俩人的手就是差了那么一点点。杨志武伸出一只手的时候,只用另一只手划水,身体就失去了平衡,无法浮在水面上了,头便沉下水去,咕嘟咕嘟就喝了几口黄水。

  “别着急,志武,靠近一点再伸手。”“油条杨”的老婆见此情形也急得大声喊着。

  有几个年轻人也下到水中,预备施以援手。

  程浩然说:“你们都上岸上去,水里很危险的,如果你们再有一个人落下去,那真的没得救了。”

  下水的几个人听了往后退了几步站到了岸边。

  程浩然对水中的杨志武说:“你别急,等身子随水冲过来再说。”

  杨志武此时已经筋疲力尽,连点头的力气也没有了,恨不得放弃挣扎,让身子随水漂去。正在这时,岸上传来一个女孩儿的哭叫声:“志武,你怎么这么傻呢?我死了就算了,你干吗要跳下去呢?”

  众人回头一看,却是潘美拖着湿淋淋的身子跑过来了。原来,潘美苏醒过来之后,听说了杨志武为了她也跳下河里去了,心里感动得不得了,当时就要挣扎着爬过来,“麻花潘”夫妻二人劝住了:“你歇一会儿吧,他们那里有好多人在救他的,你这个样儿去了也没用的,你能救他吗?”潘美身子动弹不得,也只得躺在地上休息。过了一会儿,心中始终还记挂着杨志武,便咬牙坐起,然后让妈妈扶着慢慢地走了过来,见杨志武还在水中挣扎,于是叫道:“志武,我爱你,永远爱你!”

  都说爱情的力量是无穷的,杨志武听了潘美这一番表白,也不知浑身从哪里涌来的力气,竟然能摆动胳膊了,他抬起头看了一下程浩然的位置,然后奋力张开双臂划过来。程浩然此时体力也渐渐恢复,慢慢下到水中,踏水而行,待游到杨志武跟前,便伸手搂住他的腰部,托着他向岸边游来。

  众人一阵欢呼:“好啦,终于成功啦。”

  潘美也流着泪笑了。

  李红英在岸上也松了一口气。

  突然,一个意外情况出现了,程浩然与杨志武一齐不见了,没入了水底去了。

  众人立即惊呆了,郝不凡也不知所措,连连说:“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湍急的河水在这里遇到山坡地阻挡,看上去是一个平静的湾湾,但实则洪水流到这里打了一个漩又回流上去,然后在河中间再往下游流去。程浩然与杨志武被漩涡吞了进去。洪水没过程浩然头顶的时候,他心里一惊:“我完蛋了吗?”但他毕竟是经过多次生死关头的人,这样的情况他历经多次,早已经有了应对的经验,立即屏气凝神,思考对策,左手紧抓了杨志武,右手划着手,寻找可以抓住的任何东西,哪怕是一根稻草!

  杨志武此时已经昏头转向,他是会水的,他知道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能抱住程浩然,如果他抱住程浩然,那么他们俩人都会完蛋的;如果他任由程浩然托着,他还有获救的可能。这种思想就是会水的与不会水的在水中唯一的区别。不会水的人在水中最危险的动作就是不顾一切地抱住搭救他的人,结果俩人可能都会淹死。所以,水中救人最重要的步骤就是不能让被救的人抱住你,如果他抱住你了,而你又不能挣脱,那么你们俩人就全完了。

  程浩然深知这一点决窍,杨志武也知道,所以虽然杨志武近乎昏迷,但还是没有伸手去抱程浩然,程浩然也得以自由活动身体。

  程浩然托着杨志武随着漩涡转了一圈又露出水面,引得岸上众人又是一阵惊呼:“他们没死,他们又露出头来了。”只是这一露头地点却离岸更远了。

  “怎么办?”

  岸上众人都在想着这样同一个问题。

  程浩然也在想着这样一个问题。他此时多么盼望有一位救世主来拯救他们呵,但他知道现在能救他们俩人的只有他一个人了,杨志武近乎昏厥,如果他放弃杨志武,他很轻松地就游到岸上了,但他能放弃他吗?不能呵!此时要是能有一架长梯子就好了,可以伸到水中间来,我抓住梯子就可以上岸了。

  看着在水中打漩的俩人,岸上众人也纷纷耐不住了,七嘴八舌地说着许多的救人办法。有的说此时要是有一只小船就好了,有的说没有小船有一块门板也好了,有的说没有门板有一架梯子也好了……

  “梯子?”郝不凡听到梯子连忙问,“这附近连梯子也没有吗?”

  “有,有!”立即有人回答道。

  “那就赶快搬梯子过来。梯子是木头的,可以漂在水面上,起码可以让他们延缓一下,歇一口气。”郝不凡急急地说,李红英还是头一次见他这么不淡定了。

  立即有人跑去搬梯子去了,一会儿就搬来两架长长的梯子,众人将其中一架放入水中,又用带子将另一架绑在第一架后面,伸入水中,梯子太长,一入水便被水流冲得往下游漂去,幸好岸上人多势众,紧紧地拉住了。

  程浩然在漩涡里几进几出,也快要支持不住了,眼见梯子伸到跟前,十分兴奋,伸出右臂紧紧地勾住了梯子的一根横档,岸上众人便合力往后拖梯子,这样慢慢地将程浩然他们拖到了岸边。众人七手八脚地捞起程浩然和昏迷的杨志军,程浩然再也支持不住,也昏了过去。

  李红英见了,眼泪叭哒叭哒地就流了出来。

  郝不凡挥着手,大声地说:“赶快送医院。”

  “油条杨”说:“先不能送医院,先得让他们把喝进肚子里的水吐出来。”说着上前将杨志武平放在地上,双手去按压着他的肚子,才按了几下,杨志武便吐了几口黄水,慢慢地睁开眼睛,看着父母亲,又看看流着眼泪的潘美,笑了一笑,又闭上了眼睛。

  李红英却坐在地上,扶着程浩然的头靠在自己身上,呼唤着:“程哥,你没事吧?你醒醒?”

  程浩然到底是程浩然,只是累得昏迷过去,只一会儿就苏醒了,见到李红英关切的目光,脸上露出感激的笑容:“李记者,我没事,那娃娃还好吧?”

  李红英说:“没事,程哥,你放心吧,他没事了,你也不会有事的。”

  这时镇卫生院的医护人员赶过来了,他们对俩人进行了一番诊治,然后说:“组织两副担架将他们抬到医院去吧。”担架是现成的,就是那两架梯子,众人合力将俩人一齐抬上去,然后抬着梯子向卫生院奔去。

  到了卫生院,医生对俩人进行了全面的检查。

  次日,检查结果出来,俩人都没有什么大事,打了两瓶点滴,然后给了点药,吩咐俩人好好养几天,用不着住院的,于是杨志武便由着家人搀扶着回家了。程浩然也要出院,李红英阻止说:“你还没好利索,怎么能出院呢?”程浩然说:“我又没病,也没受伤,住什么院呵,再说,郝书记还在等着我们,今天还要继续赶路哩。”

  李红英拗不过他,也只得由他了,拿了医生开的药和程浩然走出了医院。

  郝不凡带着一行人出邾镇的时候,只见路旁站满了百姓,他们激动地说:“郝书记,你是我们的好书记呀,你领导下的干部都是为老百姓服务的好干部呀。”一些人还争着把鸡蛋、油条、麻花、大饼等往他们手里塞、包里装。郝不凡挥着手说:“我们党的唯一宗旨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人民的利益是我们党的最高利益,老百姓的幸福就是我们这些共产党人的最大幸福!我们做了一点事情,你们就这样感激,你们的朴实让我们很感动也很惭愧呀,我们做得还不够好,我们还要做得更好,力争让老百姓的生活更上一层楼。我坚信,只要在党的领导下,只要我们大家共同努力,鄂东的明天会更好!我们的前途更加光明灿烂!”

  客车出了邾镇走在颠簸的路面上,车上的人还在七嘴八舌地议论着昨天发生的事情。忽然客车一声急刹,大家身子都向前一倾。司机刹住了车子,看到前面站着一个人,差点儿撞上了,便伸出头去骂道:“找死呀!找死也不看地方。”

  那人却连连对着司机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司机这才脸色缓和下来:“你这么着急拦车有事吗?”

  那人一挥手,从旁边的土埂上又下来几个人,来到车门边说:“我们想见见昨天救娃娃的那个恩人。”

  司机回头看着:“你们中有谁是他们的恩人?请站出来一下。”

  程浩然认出了车门外站的正是“麻花潘”一家子,他看着郝不凡问:“郝书记,这事儿怎么处理好?”

  郝不凡笑说:“我们要尊重人民群众的感情,但我们不能以恩人自居,舍己救人是我们本份的工作,更是我们的责任。跟他们打声招呼,我们还要继续赶路的。”

  程浩然答应一声,让司机打开车门,起身下车。李红英也跟着下了车。

  “麻花潘”拖着藏在身后的女儿说:“美美,快来给恩人叩个头。”

作者:天下大平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