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鄂东秘事(047)

发布时间: 2021-11-4 21:41|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09| 评论: 0

  程浩然观察了一下那女孩儿站的位置,发现她正处在一块摇摇欲坠的松软土坡上,一边的泥土几乎被湍急的河水掏空了,而河水还在不断地掏洗着,一块一块的泥土接连地洗入河中,这女孩儿再不注意,就算她不想跳河,可是脚下的泥土一垮也会将她带入河中了。程浩然看出了极大的危险正向那女孩儿袭去。

  怎么救呢?女孩儿情绪激动,就连母亲、恋人靠拢过去都不让,更别说让他一个陌生人过去救她了。

  程浩然看着那女孩儿所站的位置,忽然想到了一个主意,在李红英耳边低声说:“你与她说话,吸引她的注意力,我从下面绕过去,出其不意抓住她,就算她掉下去,我在下面也能迅速抓住她。”李红英也想不出其他办法来,点点头:“也只有这样了。”于是俩人分开来,李红英站到人群前面与那女孩儿说话,程浩然却绕到下面,伺机救人。

  此时,杨志武也激动起来,大声叫喊:“美美,我爱你,你要是不想活,我也跟着你去死!”说着也往前冲,见势不妙的“油条杨”拼死地拉住杨志武,随后赶到的“油条杨”的老婆也一并上前,将杨志武死死地拉住。杨志武拼命地挣扎,情绪激动地大吼:“你们别拉我了,让我随着美美去死好不好?”

  谁知“油条杨”一番话又冷了在场的所有人的心,更增添了潘美赴死的决心。“油条杨”口无遮拦地说道:“志军呵,你是我儿子,我怎么舍得让你死呢?再说,你何必为一个农村户口的女子要死要活的,我不是白养了你一场?天下好女子多得很,你就要在这一棵树上吊死?”

  围观的众人都纷纷指责“油条杨”起来:“什么时候,你还说这样的话来,岂不是要让那女孩儿寻死?亏你一把年纪,良心都让狗给吃了!”

  潘美听了“油条杨”冷若冰霜的话语,心底更添了无限的绝望,她回身对着滚滚的举水河,捂住脸,纵身跳了下去。

  “啊”!大家一声惊呼,心底都是一阵叹息,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就这样死了,真是可惜!

  李红英上前正要与女孩儿说话,还未开口,却变生不测,这也是始料未及的事情,她看着河面,期望程浩然能给她一个惊喜。

  “麻花潘”和老婆一见女儿跳入水中,大哭起来,猛然回身扑向“油条杨”撕扯着他的脸皮,大叫:“天杀的,还我的女儿来!”

  “油条杨”和老婆顾不上儿子,松开攒着儿子的手,回身去和“麻花潘”夫妻俩对打起来。四个人打成一团,相互指责着,都是一副拼命的架式。

  杨志武不顾父母与人打斗,奔到河边,看着波涛汹涌的河水,哭着叫道:“美美,都是我害了你,你别走远,我来了。”他一丝一毫也没有犹豫,一个纵身扑入浊浪滔天的举水河中。

  “啊!”这一意外又引得围观众人一声惊呼,连叫:“别打了,快快救人吧!”

  “油条杨”和老婆正在与“麻花潘”夫妻俩缠斗,听到众人惊呼,却见自己的儿子不见了,情知事情不妙,便放弃与“麻花潘”夫妻俩的打斗,奔到水边,望着汹涌澎湃的河水捶胸顿足:“我作的什么孽呀?快来人呀,救救我的儿子!”

  这边的打架情形早已被人报到政府那边去了,郝不凡一听,忙对周强说:“我们不用开会了,赶快过去救人!”

  郝不凡一行急匆匆地赶过来时,镇派出所几位民警在所长带领下也已经赶到,他们到时正看到杨志武跳下河去,立即组织干部们组成围墙,紧守着河岸,不让围观的群众靠近,一面紧急派人往下游搜寻。

  郝不凡看到站在人堆里的李红英,忙问:“你怎在这里?程浩然呢?”李红英说:“程浩然下去救那女孩儿去了。”郝不凡问:“怎么?还有一个女孩儿也跳下去了?”李红英将经过简单地说了,担心地说:“不知程浩然能不能将那女孩子救上来,已经有好半天了,也不见他们冒出来,真是急死人了。”郝不凡说:“程浩然下去救人我就放心了,他一定会把那女孩儿救上来的,你放心,我对程浩然有信心。”

  李红英见郝不凡对程浩然这么有信心,也觉得有了信心了。她扭头向下游方向望去,却仍只见一片黄水翻腾,正不知程浩然和那女孩儿身在何方?

  郝不凡让周强带人守在原地,自己却带着邾镇派出所的人向下游搜寻。

  “麻花潘”夫妻和“油条杨”夫妻见镇里市里都来领导了,也不敢再闹了,两对夫妻都是哭哭啼啼的坐在地上抹泪。

  “麻花潘”的两个儿子潘富和潘贵过来安慰父母,“麻花潘”说:“你们跟着市领导一起往下游找呀,生要见人,活要见尸。”

  “油条杨”的小儿子杨志文也在“油条杨”的哭声中向下游找去。

  举水河是一条季节河,枯水季节时,河床见底,只有河床中间才有一沟浅浅的清水,但到夏季时,上游水下,下游长江水上托,河水便暴涨,一到下雨天气,水浪湍急,急奔若箭。在举水河边戏耍也成了最危险的事情,更不要说跳到举水河里了。

  如今,潘美与杨志武均跳入河中,生死未卜,还有一个人们不知道的程浩然也下到了河中,他们三人究竟怎么样了呢?

  众人跟着郝不凡一路向下游搜寻,走了大约有两三百米远近,忽然看到岸边有两个头露出来,众人惊喜地叫道:“他们没死,他们都没死!”纷纷上前去拉二人,将他们拖上岸来。

  这些人不知道还有一个程浩然也下水了,还以为是杨志武与潘美二人哩。起到近前一看,却是程浩然与潘美。

  李红英赶紧跑过去,扶着程浩然的脑袋问:“程哥,你怎么样,没事吧?”

  程浩然嘴巴里吐着黄黄的浊水,摇着头慢慢地说:“我……我没……没事……她怎么……样?”

  李红英看着他筋疲力尽的样儿,很是心疼,回身看了那女孩儿一眼,那潘美嘴里也正吐着黄水,便说:“程哥,她没事的,你救了她的命。”

  潘美嘴里吐完黄水,却说道:“你,为何救我,让我死吧,我不想,活了。”

  众人在一旁说:“想死还不容易,再跳下去就是了,想活可就难了,得有很大的勇气才行,人家骂你一句你就要死,那你以后还怎么活得下去呀?这世上哪个人没人骂,哪个人不骂人?”

  众人一头劝,一头责备,七手八脚地将潘美和程浩然俩个都抬着挪到一边的干地上。程浩然只是有些累,倒也没有受伤,一会儿就坐了起来,休息一下,站起来看到郝不凡,忙说:“郝书记,本来我和李记者要去镇上开会的,却不想路上遇到了这事情,没得办法,只好先处理这事了,你批评我吧?”

  郝不凡笑说:“小程呀,这样的话你就不要讲了,人命关天,开会的事再大也大不过老百姓的性命呀,你做的是对的,我表扬你还来不及呢,哪里会批评你嘛。你看我这个市委书记像是那么不通人情的人吗?”

  邾镇的人一听是市委书记亲自指挥救人,纷纷围了过来,大家都说:“郝书记做得对,程警官做得好,不愧是人民的好干部,是共产党的好官。”

  李红英见程浩然浑身都湿透了,关切地说:“程哥,我们回去换衣服吧。”

  程浩然望着郝不凡,郝不凡挥手说:“你不用上医院去看看吗?那就回去换衣服吧。”又叮嘱了李红英,让她好好照顾程浩然,李红英巴不得地答应了。

  潘富和潘贵见妹妹得救了,心中十分高兴,围绕着妹妹叫着:“美美,你怎么这么傻呢?以后不要这样呵?”

  而杨志文则嚎啕大哭,叫着“哥哥,哥哥”继续向下游奔去。

  “怎么?还有一个人也跳下河去了?”程浩然问。

  “是,那男娃娃也跳下去了,现在不知漂到哪儿去了呢?”李红英答道。

  “你怎么不早说哩?”程浩然挣脱李红英的手说,“我去找。”

  李红英委屈地说:“这事儿能怪我吗?你已经尽力了,这么急的水,你再下去,你能救他吗?弄不好你自己也会……搭进去的。”说到后来,李红英的声音已经很小了,眼圈也红了,不知是出于关心程浩然还是程浩然刚才的态度让她觉得受了委屈。

  程浩然见她低头抹眼睛,知道自己话说得重了,可是此时也顾不上和她多加解释,转身向郝不凡请示说:“郝书记,我去救他。”

  郝不凡心底爱护这位舍己救人的英雄,但他也不是铁打的,刚才从河里已经救出了一个,这会儿再去救另一个,体力已尽,只怕他自己也很危险的,于是摇头说:“你不能去,我们另外再想办法吧。”

  程浩然说:“没事,我还撑得住,我一定会将他救上来的。”

  郝不凡见他勇气可嘉,也不忍拒绝,只是说:“好吧,我们往下游找,如果他露出头来,我一定让你下去救他。”

  于是留下几个人看守潘美,另外一些人继续向下游找寻。

  杨志武抱着必死的心在河水中漂流,但他却是个会水的,吞了几口浊水之后,求生的欲望便大过了寻死的决心,于是开始奋力双手在水中划动,试图游到岸边,但举水河流速实在太急,他根本没有办法靠近河岸,这样漂过一段后,他知道自己体力有限,便索性不再挣扎,只让自己不沉到水底就行,随波逐流。

  终于他被岸上搜寻的人发现了,杨志文大叫:“哥哥,我哥哥在那里!”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众人也看到了,于是纷纷喊着:“往岸边游,往岸边游。”

  程浩然也看到了河中间挣扎的杨志武,他默算了一下,杨志武大约与岸边只有十多米的距离,看起来非常近,但在湍流的河流中这就是一个遥不可及的距离。他观察了一下下游的地形,发现前方大约一百米左右的地方是一处山坡向河中伸出,河水在那里拐了一个弯,他想出了一个主意,立即指着前方对河中的杨志武大喊:“你漂到那个弯弯,我到那里下水来接你。”程浩然的声音中气很足,虽然泡在水里,杨志武还是听到了,他对这一段河流非常熟悉,知道那个弯弯在什么地方。他心里暗暗祈祷,我要游到那个地方,我能游到那个地方我就能得救了。

  潘美已经获救的消息早已传到了“麻花潘”的耳朵里,夫妻俩人欣喜若狂,连滚带爬地跑过去,一边一个,拉着潘美的手说:“女儿,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呀?为了一句不中听的话差点儿要了你的小命,不该呀,你不该呀。”夫妻俩哭哭啼啼地说了半天,潘美闭着眼睛,泪珠儿不断地滚出来,却一句话也不肯说。

  “油条杨”夫妻俩也知道了,以为儿子也获救了,于是屁颠屁颠地跑过来,一看却只有潘美一个人得救,儿子还在河里没上来,便气呼呼地要骂人,却见周围站满了政府的人,有几个还穿着警察制服,知道这里不是他们随便骂人的地方,便闭了嘴,又看到几个人向下游跑去,还向着河水中指指点点的,知道他们可能是发现儿子的踪迹了,便也顾不上在这里骂人,也向下游跑过去,一边还喊着:“志武,你可不能死呵,你是爸爸的命根子呀。”

  早知如此,刚才何必用那么歹毒的话骂别人的女儿呢?自己的儿子是人,别人家的女儿就不是人了么?

作者:天下大平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