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鄂东秘事(045)

发布时间: 2021-10-31 23:25|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254| 评论: 0

  一会儿,饭菜上来,程浩然看时,却是一盆黄颡鱼酸菜汤、一盘红烧水豆腐、一盘蘑菇炒瘦肉、一盘酸黄瓜。这样的菜不要说吃饭,下酒都得行的,于是笑说:“可惜工作时间不能喝酒,否则有点小酒酒喝着,倒是惬意得很呵。”

  “怎么不能喝酒?”李红英说道,“你看这天,像是要下大雨的样儿,下午还能赶路么?即使赶路,坐在车上也只是睡觉,喝点小酒正好睡觉,怕什么!”

  李红英不怕,程浩然可不敢破这个例,虽然郝书记不会说撒子,但那也是不好的印像了,他一个新提拔的副局长可不敢耍这个谱!于是他摇头说:“李记者,我们还是吃饭吧,想喝酒,以后有的是机会。等咱们办完这趟差了,好好地喝,来个一醉方休,好不好?”李红英也只是说说,如果他敢应承,当然喝几杯也无所谓,大不了挨一顿批评,批评也就批评了,怕撒子,反正也不指望升多大的官!但程浩然既然不敢破这个例,还真不能强求他了。

  李红英看着满桌的菜说道:“不能喝酒,这样吃饭吃菜下去,天天这个样儿,这次下乡,我看我是要长胖了。”

  程浩然瞟了她一眼,笑说:“你们女人就是怕胖,胖一点儿哪点不好?太瘦了有嘛意思?像根枯柴棒一样,我就喜欢胖一点的。”

  话一出口,就觉得说得造次了,连忙低着头吃饭。

  李红英微微笑说:“你看我现在这个身材属于胖还是瘦?”

  程浩然不答,只是说着:“吃饭吧,吃饭吧。”

  一旁的刘佳碧说:“姐姐这个身材好极了,不胖不瘦,不高不矮,不是太白,也不是太黑,你看这脸蛋就像年画上的人物一样。”

  “好一张伶俐的小嘴。”李红英夸奖道,“小小年纪,你是从哪里学来的奉承话?”

  “姐姐不喜欢吗?”刘佳碧笑道,“我在这餐馆帮我爸爸看店这么长时间,第一次看到姐姐这么漂亮的人来吃饭,一开始,我还以为是神仙下凡呢。”

  “那现在呢?”李红英故意问道。

  “现在?”刘佳碧想了一想说,“现在我觉得姐姐像我看到的黄梅戏中的那个七仙女。”

  “你也晓得黄梅戏七仙女?”

  “我怎么不知道?镇上这几天天天唱黄梅戏哩,唱的就是天仙配,里面有个七仙女与董什么的。”刘佳碧果然伶牙俐齿。

  “呵呵,原来你们这里正唱黄梅戏呀。”李红英明白了,又说,“还在唱吗?”

  “听说要唱十多天哩,每年这个时候,我们镇里都要唱戏,听说唱完了就要搞什么双抢了。”

  程浩然对李红英说道:“我也听说过有这么一个风俗,好像是部队搞的那个战前动员令一样。”

  李红英不理他却对刘佳碧说:“你看我像七仙女,那这位哥哥看起来像是你说的那个董什么吗?”

  刘佳碧认真地看了程浩然,半天方说:“那个董什么的,呵,对了,叫董永,那个董永可没有他这么壮实。”

  “你说的是演董永的那个演员吧?”李红英说。

  刘佳碧不好意思地说:“是,是。”

  李红英回头对程浩然说:“既然有戏看,不如我们去跟郝书记说留下来住一宿,看看黄梅戏再走?”

  程浩然说:“你去说,我可不敢去碰这个钉子。”

  李红英微微一笑:“好,好,我去说就我去说,我可不怕碰什么钉子的。”

  不移时,硕大的雨点便噼噼啪啪地打在地上,溅起阵阵灰土,一会儿灰土便化成了泥浆,再一会儿随着地面的水愈积愈多,形成了一道道小溪流,向低洼处流走了。整个小镇笼罩在一片墨青的雨雾之中。再过了一会儿,隐隐的雷声传来,偶尔还有电光闪过。

  俩人笑说:“幸亏我们见机行事,要不然可就淋成了落汤鸡了。”

  李红英往程浩然碗里夹了一条黄颡鱼,亲昵地说:“不能喝酒,你就多吃一点鱼补补。”程浩然笑说:“这黄颡鱼在我们那里叫黄丁鱼,或者黄腊丁,小时候去湖港里摸鱼,遇到这种鱼都怕捉,它长了好几根刺儿,能蛰人呢。这种鱼和酸菜一起煮,味道好,连酸菜都连带着好吃了。不信,你尝一口这酸菜,看好吃不?”说着,也往李红英的碗里夹了一拄酸菜。李红英用筷子拨了一点到嘴里尝着,连连点头说:“果然好吃。”程浩然笑道:“你不要看这道酸菜鱼,鱼有讲究,这酸菜也是有讲究的。我喜欢用白菜煮鱼,不喜欢用萝卜菜,萝卜菜没嚼头,嚼起来像草根,不像白菜多肉。”李红英笑说:“看不出你还是个美食家呵。”程浩然说:“都是吃出来的,就比如刚才那茶,与昨天晚上我们喝的那帅茶差距就大了去了,这就叫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或者说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什么样的货,只要与同类一比,那高下立马就显现出来了。”

  李红英突然说:“那你觉得我与江慧中比起来,如何呢?”程浩然一震,心中想着,她怎么突然问出这话来了呢?难道她心中有那么一点意思?

  程浩然不敢正面回答李红英的问题,装聋作哑地说:“你们属于两种不同类型,几乎没有可比性。”李红英微微一笑:“那你说说她是什么类型,而我又是什么类型?”程浩然觉得在这样的话题之下,他有些吃不准后面的结果,只能扯到别的问题上去,避开这样的话题。于是说道:“我其实是最不会看人的,你让我说这些,只能是找错人了。”李红英知道他会这么说,但还是不放弃,笑着说:“也不是让你算命看运程,要说得那么准确干吗?你只是就你看到的听到的说说看法而已,其实女孩子有时候挺在乎男人的看法的。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不是生活在空气中,都要与人接触,与人接触难免会产生看法,就说说你的看法就行了。”程浩然被逼得没法,只好说:“这可是你逼着我说的,不是我想说的,说错了你可别生气呀?”

  李红英笑说:“我当然不会生气,只是一个人普通的看法而已,用得着生气吗?”程浩然低头想了一下,然后说:“其实你们俩个人都很优秀,是女人中的姣姣者,或者说叫女人中的精品……”李红英摆手说:“打住,打住。不是让你说这个的,是说在你的眼中我们两个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的?”

  “在我的眼中?”

  “对,你是怎么看我们的就怎么说。”

  “哦,那就好说了。在我的眼中,你们当然都是很优秀的,江慧中呢,像邻家妹妹一样可爱,你呢,像邻家姐姐一样令人尊重。”

  “我可是比你小哦,你还把我当姐姐?”

  “你不是让我谈看法?又没问我们年龄哪个大些的嘛?”

  李红英笑道:“都说你老实直爽,看起来传说有时候并不可靠,你是大大的狡猾狡猾的。”程浩然也笑了:“聪明难,糊涂更难,我倒是希望我糊涂一点好。遇事不要想得太多就好,想得太多真的很容易走火入魔。”李红英低声问:“这次江慧中没来,你是不是有点遗憾?”程浩然爽直地说:“我们出来是为了工作,也不是为了游山玩水,等下回出去旅游,再把她带出去耍。”

  “看起来你们感情不错嘛?”李红英语气里酸菜味十足。

  “毕竟名义上是男女朋友关系了,她对我挺好的。”

  “那你对她如何?”

  “怎么说呢?我一直把她当成小妹妹来看的,但人的关系也是随着时间的改变而改变的,以后我不仅仅当她是妹妹,还要当她是女朋友,甚至是老婆了。”程浩然说到这话时不禁呵呵地笑了起来。

  “小江真的很幸运,也很幸福。”李红英不无羡慕地说。

  “你以后也会找到意中人的,真的,依你的条件找到心爱的人也会不费吹灰之力的。”程浩然明知这样的话是客气话,但又不得不说。

  唉!李红英轻轻地叹息一声,却又笑道:“你看我们尽说些废话,这饭菜都凉了,快吃吧,说不定郝书记他们在到处找我们哩。”

  俩个人吃完饭,那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

  “这雨要下到什么时候呀?”李红英自言自语地说,“晚上的黄梅戏唱得成么?”

  刘佳碧在一旁说:“前几天晚上下雨还照唱不误哩,今天晚上肯定会唱的。”

  “是吗?”李红英扭头看着她说,“那观众站在哪儿看呢?难道大家都打雨伞看戏?”

  刘佳碧笑了起来:“当然是打伞看了,场地大着哩,要是你们晚上不走亲身过去体会一下,那才过瘾呢。”

  李红英回头对程浩然说:“你看过露天戏吗?”程浩然说:“看过,小时候看过,很久没看了,如果今晚不走,肯定要去看的,也体会一下回到童年的快乐时光。”李红英说:“鲁迅先生有一篇小说《社戏》写的是坐船看戏,我们今天说不定就要打伞看戏了,也同样是一种乐趣呵。”

  三人一边说着话儿,一边等雨停下来。

  谁知这雨久下不停,俩人一看不是事儿,商量说:“郝书记那边是个什么情况呢?他们现在如何了?下午到底如何安排?我们还是冒雨去找他们吧?”

  刘佳碧见二人着急,连忙进屋里去拿出一把雨伞出来,对二人说:“你们要是赶急,就打伞去吧?”

  程浩然看着李红英说:“也只能这样了,只是我们不能白拿她的伞,给钱买下来吧?”李红英说:“也得行。”程浩然便掏出钱来递给刘佳碧,刘佳碧缩回手说:“不要,不要。”却将伞也收回去了。

  李红英说:“小妹妹,你先收着钱,等一会儿雨停了,我们把伞送回来你再还钱给我们,好不好?”

  刘佳碧这才笑说:“那好吧,姐姐,钱,我先替你收着,一会儿你把伞拿过来我就把钱还给你。”

  俩人打着伞相互紧挨着,一步一步地沿着街道走着,不时看着两边的餐馆,寻找着郝不凡他们。

  走不多远,雨停了。雨后的小镇空气十分清新,树叶都是刚洗过的,透着碧绿的颜色,上面还有水珠儿,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珍珠般的光芒。举水河流得更急了,咆哮翻腾,像吃了火药的莽汉。经过雨水的冲洗,青石铺成的街面露出深灰色的底子,粗糙不平的痕迹诉说着邾镇古老的历史。传说邾镇在殷商时代就已经形成居民聚集区,武王伐纣时封国曰“邾”,战国时期,楚宣王灭其国,后历代地名虽屡有更替,但“邾”之名深入当地百姓心中,隋唐过后,邾镇之名延用至今。算起来已经有三千多年的历史了。邾镇人文荟萃,民间艺术发达,是鄂东乃至湖北有名的“民间艺术之乡”。

  站在十字街头,他们正要考虑往哪边走,忽然听到一阵吵嚷声传来,扭头看时,却见一大群人围着,还有人不断地往这里跑,一边跑,一边叫着:“出事了,出事了。”


作者:天下大平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