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春作家》2021年第42期

发布时间: 2021-10-30 00:02|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18| 评论: 0

打卡我的故乡搬搬

文/陈新宇

《蕲春作家》2021年第42期
(注:图片来自君山散人)工作和生活之外,只要有空,你是否打卡生你、养你、育你的故乡呢?我的回答,是的;你的回答,就看你了!《增广贤文》有句名言:“美不美,乡中水;亲不亲,故乡人。”如今,除了逢年过节,还有时说不定在寻常的日子,我和同宗族的人一样有空也打卡故乡。我的故乡位于湖北省蕲春县北部山区,蕲春县刘河镇石鼓冲村,东边山陈氏二房塆。提起石鼓冲村那儿,环境幽美,依山傍水,是人杰地灵的风水宝地,曾被湖北省环境保护委员会授予为2017年度湖北省省级生态村称号。“傍水”的“水”是什么水呢?不是河沟潺潺的细水,也不是渠道哗哗的大水,而是一座水库。石鼓冲水库虽然不能与蕲春大同水库、蕲春花园水库储水量媲美,但也是一个难得的“聚宝盆”,一年四季,它的水资源还是比较丰富,无论天晴还是下雨,都能自己储水,无论是天晴高山上流下的叮咚溪水,还是雨天高山上流下的欢快大水,它都能照单全收。登上水库大坝,放眼一看,哇,水库的水碧绿的,清澈的。如果安全能到水边轻触水的话,水是冰凉的,惬意的,大可以亲昵你的脸。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暑气熏蒸而干旱无雨时期,该水库在灌溉农田上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每当水库下面平畈上的无数亩稻田正张开嘴巴等待水喝时,水库自有专人放开水闸,水闸一开,稻田上的白鹭在稻田上头愉快而轻盈地飞翔,发出一阵阵鸣啭的声音,仿佛在为稻田欢歌。这欢歌预示了农民的田地今年一定能丰收哦!“依山”的“山”是什么山呢?石鼓冲村的东边山。东边山主要是丘陵,衬以茂林修竹,整个东边山郁郁葱葱,青翠挺拔,大都以樟树、杉树、松树、栗树等为主。一百年以上的樟树、栗树等古树至今还存活的纵然不是很多,但不过依然是生机盎然,大有返老还童之势。我经常打卡回老家,快到了东边山的二房塆时,总驻足看看塆下面的一棵与众不同的樟树。这棵垂老已逝的樟树,光秃秃的,只剩下干枯的躯干和干瘪的树枝,树枝上没有一片树叶,我的心凉凉的,我的心跳在猛然加快了。老樟树哭了,哭了却没有声音,仿佛倾诉着什么。也许它在诉说着,东边山上曾经祖辈们在此垦荒种地;也许它在诉说着,东边山上曾经祖辈们在此植树造林;也许它在诉说着,东边山上曾经祖辈们在此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由于交通不便,生活不便,同宗族的人,东边山上的人,为了生存,为了出路,为了读书,四十多年来,陆续搬迁到平畈地区,有的迁到石鼓冲村下面平畈地区,有的迁到刘河镇正街,有的迁往漕河镇城区,还有的迁往更远的武汉、宁波、万宁和北京等。可惜,童年的我对二房湾的记忆还是模糊的,因为1979年我随双亲搬家到大公乡,1982年我又随双亲搬迁到刘河区。有两件与我有关的童年故事,回想起来令人捧腹大笑,还是写出来纪念故乡。一是,大概我有两岁,母亲说每逢中午一端饭上桌时,我就哇哇地哭,哭闹不吃饭,母亲看不过眼,气恼起来,把我提到屋外的石头围的猪圈里,让我立在猪圈门边,让我跟黑猪在一起,我那时一边哭,一边叫“不哭啦”,我看到身后的发出“哼哼”声音的黑猪,吓得不得了!二是,也是我两岁多时,母亲和姐姐有一回去山上打柴,打的都是松树丝,松树丝是红色的,干枯的,耐烧的,做引火用的。打回来,都堆在土砖瓦屋外头边,堆成一垛一垛的,像小山似的。我那时可能是好奇,居然特胆大,跑灶门口拿了火柴,燃起了火柴棒,划了一根火柴又一根火柴,把松树丝给引燃了,姐姐立马发现了,迅速报告母亲,还和母亲一起来打火,后来母亲狠狠地责罚了我,只记得说什么要是把屋烧着了,么办?我那时还是个调皮蛋,糊里糊涂的,不知道烧了松树丝会有什么后果。走进东边山的二房塆,我大有一种“物非人非”的感慨,这不同于南宋著名词人李清照的“物是人非事事休”的感怀。许多过去的老宅子年久失修,垮的垮,倒的倒,都慢慢地变成了废墟,化为乌有。不过那里,十几年前在堂哥的号令下,在同宗族健在的人募捐下,在几位堂哥牵头带师傅动工下,“众人拾柴火焰高”,终于修建一座扎实而壮观的“陈氏祖堂”。大家为了一个常打卡故乡的梦想,为了一个有地方落脚的梦想,为了一个有地方寻根的梦想而走到一起的。陈氏祖堂后面有一棵生机勃发、绿意葱茏的栗树。据我的老父亲说,我的高祖父在时,那时的栗树就很高大、挺拔,有一百年以上的历史。陈氏二房塆经历的所有,栗树都看在眼里,它知道从清王朝到辛亥革命,从国民党统治到伟大的新中国成立,走过了一茬又一茬的岁月沧桑时光。老人走了,孩子大了,大人老了,栗树也会越来越老,但它依然无怨无悔地滋养和庇护着我们一辈又一辈。参天的栗树经历大自然的风雨,经历朝代的更替,它吐故纳新,在今天伟大的新中国时代,愈发苍翠,愈发强大!二房塆目前已经走出了两位博士:一位中国地质大学教授、博士导师;另一位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博士,航天材料研究员、专家,在2019年曾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孔子有语,“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我不是智者,更不是仁者,但喜欢故乡的山和水,更喜欢时常回故乡打卡!作者简介


《蕲春作家》2021年第42期
陈新宇,70后,党员,中学教师,爱好写作,蕲春县第三实验中学清水河文学社创始人、编辑,作品散见于《鄂东晚报》《黄冈日报》《湖北招生考试》《作文周刊》《作文指导报》等多家省内外报刊。曾获得蕲春县三届胡风文学奖优秀奖。
艾都诗会现代诗的阵地,注重哲理、诗眼、诗意,忌回车键式的口水诗,散文诗也在此栏目。《蕲春作家》2021年第42期

张北平诗选 



读  艾

我在《诗经》里读艾草,读“君子万年,福禄艾之”我在《离骚》中读艾草,读“寻艾草,做香囊”我在《本草纲目》里读艾草读艾草安胎,杀虫,活络通经,去湿止咳,温经散寒
李时珍先生说世界艾草看中国中国艾草看蕲春我要去蕲春的山间地头读那一身茸茸绿衣的艾草老弱妇孺皆知的人间仙草反思,人生的价值生命在于奉献活着当如有益于他人的艾草


问  艾

当蕲春的艾草再次摇曳着一身绿裙的时候我想再次去问一问当日的文林郎你来人间悬壶济世,你为人间谱写《本草纲目》医书中频频记载一身是宝的艾草是否是你偷偷从蓬莱仙岛盗得一株小草默默用自己的生命永保着人类的健康安详驱邪,避毒,提神,驱虫说它普通,为何一株小草却有如此神奇功效说它不凡,为何却丛丛簇簇肥硕地长满田间地头我想问一问你一株小草传千古,它为何长在了人们的心头

访  艾

回到管窑的时候,我要到田间地头去走走访五百年前李时珍先生在蕲春种下的艾草绿叶凄凄,艾香阵阵漫步艾田,我就能听到别样的风吟这沉迷在烟火红尘里的爱健康总是和艾同行我想寄一片艾叶给你在彼此牵挂的日夜里有艾就有你的健康快乐

作者简介


《蕲春作家》2021年第42期
张北平,男,1969年生,党员,研究生学历,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心理咨询师。1987年至2012年先后在管窑镇中学、教育组、南征中学工作,先后任中学团委书记、副主任、主任、副校长,教育组教研师训干事、中学校长等职。多次受到县、市、省、教育部表彰。现任教育局体卫艺股负责人。编写公开发行的省级、国家级中小学教材七本,公开发表教育教学论文等100多篇。公开发表诗歌散文多篇,湖北省中小学德育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在校长岗位上推行的“孝行天下,学会感恩”课题获教育部一等奖,孝文化先后在县、市、省推广。
小说看台   以短篇小说、小小说为主,优秀中篇小说可适当放宽条件。
套圈圈文/周小芳《蕲春作家》2021年第42期
住在城边村的运发最近愁坏了。去年城区改造征占了他家的两亩耕地后,他四下寻找,总算找到并租下了一大片荒地,今年种上西瓜了。眼见西瓜一个个圆滚滚地在地里看着让人爱,可是几次上街卖西瓜,效果都不太理想。找了超市采购,也都说提前没有订采购合约,要销的话明年再说。人到情急之中总是会有办法的。当运发有天晩上开个三轮车,载着一车西瓜到城内文化公园摆摊时,不远处的套圈游戏触动了他。他发现买一个圈圈一块钱,绝大多数人买十个圈圈都套不上一个东西,买二十个才勉强能套上一个,这样算下来,如果选取个头稍小的西瓜,套圈圈卖西瓜,会很划算的。第二天傍晚,运发选了一车个头匀称的西瓜,准备了两百个可以套下西瓜的圈圈儿,到公园一个宽敞的空地,摆下了套圈卖西瓜的摊点。正好是周末,天气晴好,散步的人很多。有人发现,竟然套圈圈可以套西瓜,这个好玩、实惠,远比那些套来的布娃娃、装饰品等这些没有多大实用价值的东西划算得多。很多人围过去,十个、二十个地买圈圈套。果不其然,买十个圈圈能套上一个西瓜的少,二十个套上一个多,也有二十个套上两个的,运发边捡圈圈边拿西瓜,忙得不亦乐乎,心里想着这个法子还真心不错。围观的人来了一拨又一拨,陆续套了几十个西瓜出去。运发正低头拣圈圈的时候,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喊住了他:“运发哥,不错啊,这主意不错。好玩儿,我也来玩玩行不?”运发一看,是城区改造时上门做他工作的工作队员小东。“原来是小东,好啊,我给你十个,你套着玩玩吧。”“不,这地下有多少个西瓜,你就在这个数上再加十个圈圈给我。”“啊,这地下三十个西瓜,你意思是要四十个圈?”小东扫码付了四十块钱说,“运发哥,这四十块买圈圈的钱付了,看我的啦!”围观的人挤着看热闹,其他套圈的人都停下来看小东一个人套。谁知道体育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小东,特别会玩这个呢。一个、两个、三个、十个、二十个,个个圈圈都像长了眼睛似的稳稳地圈住了西瓜。喝彩声不断,运发不知是热的还是急的,脸上的汗直往下淌,心里想着这下可亏大了。“小东,小东,再别玩了,哥这是自家种的,带玩的,你都套去了,今晚上我都算别忙乎了。”剩下最远的十个西瓜,小东将手中的圈圈两个一组丢下去,你看他猫着腰、蹲着步,眼睛炯炯地盯着地上的西瓜。圈圈划着优雅的曲线,两个在西瓜上相互一碰撞,一个圈儿碰到一边,一个圈圈套上了西瓜。叫好声一阵高过一阵,最后地上只有一个西瓜侥幸没有被圈上。“运发哥,这一个就留给你自己吃了。哈哈哈,这二十九个你就用袋子装起来,帮我搬到那边我的车上去吧?”“好吧,好吧,碰上你总是没办法。”运发装好西瓜,扛在肩上,往小东的车边走,“去年征用我家的地也是你,好生生的地说没就没了,你说一个农民,没有耕地怎么好过日子吗?”小东说,“运发哥,你这三十个西瓜值多少钱啊,500块够不够?这500块钱给你,你地里还有多少,明天我带个人去你那儿看一下,包你把西瓜全部卖出去,行不行?”“这怎么好意思,又要麻烦你,小东?”运发把500块钱塞给小东,小东又把钱塞给运发,死死的按住运发的手,示意他收下。“去年我不是说过吗,你失地后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来找我,这是我们的工作职责。不要客气。”第二天一早,小东趁着晨练跑步的机会,把西瓜送给打扫公园卫生的环卫工。有个环卫工眼尖认出了他,“咦,你不是昨晚好会套圈圈的那个年轻人吗?好本事,把一地的西瓜全套上了,没想到今天却都送给我们吃,谢谢你啊!”小东跑完步,收拾好自己,吃过早餐,就直奔运发的家。去运发家的路边,有个超市的朋友正等着他呢。
作者简介

《蕲春作家》2021年第42期
周小芳,笔名霁月,流眄斋主。《蕲春作家》公众号执行主编。热爱文字,尤喜对联两行文字。有《姨儿》《禾雀花落醉金沟》《街头的微笑》等散文、《向着太阳》等诗歌、《失落》《将就》等小小说多篇作品在海内外发表。出版有《流眄斋文集》78万字。

书画光影书法、绘画和摄影(以蕲春境内的景物为主)都以照片形式收稿
骆爱玲作品展

《蕲春作家》2021年第42期
《蕲春作家》2021年第42期
《蕲春作家》2021年第42期
《蕲春作家》2021年第42期
《蕲春作家》2021年第42期
《蕲春作家》2021年第42期
《蕲春作家》2021年第42期
《蕲春作家》2021年第42期
《蕲春作家》2021年第42期
《蕲春作家》2021年第42期
《蕲春作家》2021年第42期
《蕲春作家》2021年第42期
《蕲春作家》2021年第42期

作者简介


《蕲春作家》2021年第42期
骆爱玲(向阳而生),祖籍蕲春县刘河镇分路村。中共党员,国有银行退休人员,现居湖北武汉。从小以书画为友,特别是在近十多年通过网络不断学习,不断提高,喜欢国画花鸟创作。其作品常有上刊和入展,特别是今年在百年党庆期间,作品分别在省市区几级各地选入展出,受到广泛好评。✑《蕲春作家》公众号主管单位:蕲春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单位:蕲春县作家协会顾问:甘才志  田志强  李  韧  李  泓  主编:江清明执行主编:周小芳   周志启编委:耀   旭   张  冠   邱汉华   吉方君   刘彩燕    余拥军  杨    进  郑晓燕   陈欣春  周永红  毕传高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