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鄂东秘事(042)

发布时间: 2021-10-26 17:41|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68| 评论: 0

  回龙山又称白羊山,高不过两三百米,方圆也不过百十里地,但在中国现代史上,却是大大地出了一回名的。出名的原因倒不是回龙山真的有传说中的龙,而是从山里走出了几个影响中国现代史进程的人物。他们的名字是“林氏三兄弟”、李四光、陈潭秋。“林氏三兄弟”即林育英、林育南、林育蓉。这个林育蓉就是大大有名的林彪元帅。林彪元帅是大别山里走出来的唯一的元帅,却是大别山地区担任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副主席的三个著名人物之一。另外两个分别是董必武和李先念。正如古人所言: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地不在广,有人则名。这后面一句不是古人说的,是笔者所加。

  回龙山镇是一座小镇,统共有百十来户人家,因背倚回龙山而得名。镇子实在太小,没有一家像样的招待所,仅有的一家可供住宿的地方进去看时也是残破不堪的。十多人一齐拥进去,显然是吓着店主人了,他慌里慌张的不知怎么招呼才好:“你们是要住宿吗?你们多少人呵,十多个呀,这么多人都要住呀?还有女同志呀?我们这店没有那么多的房间呀,真是不好意思呀,委屈你们了呀。”

  众人也面露难色,郝不凡笑说:“这条件很好呀,有热水,还有电风扇,床,被子都齐全,可是比红军长征时的住宿条件强多了,今晚我们就在这里住下了。”郝不凡开了口,其他人哪里敢说半个不字,也只得说好。郝不凡看了一行众人,安排着:“我们一行有三位女同志,她们三个住一个房间,我和洪部长、吴副市长、小程、还有王飞、郑秘书、谢秘书七个人一个房间,其他的六个人一个房间,床不够,就打地铺睡。”其他的六个人就是两位《鄂东报》的记者刘梦龙与何贯中,外加两位刑警和两位政府秘书。

  歇处是一起的,但晚饭照例是各人吃各人的。

  李红英又来邀请程浩然共进晚餐。程浩然开玩笑地说:“你不陪郝书记吃饭也就罢了,那两位女同胞你怎么也不陪呀?你总是来和我一起吃饭,也不怕别人说闲话呀?”李红英撇嘴说:“我才不管呢,我现在只为自己活着,才不管别人说不说闲话哩,再说,中午我请你吃了饭,晚上你也得还礼呀。”

  程浩然听她这么说心知她也只是为了能与他一起吃饭,并不是为了那一顿饭钱的,于是呵呵一笑:“那是当然要还的,晚上你想吃什么,我请你。”

  李红英说:“听说这回龙山镇虽小,可是好吃的东西非常多,你得请我吃够才是呀。”

  “那是当然。”程浩然大度地说,“既然是请客嘛,当然得请你吃好吃饱才行。”

  李红英开心地笑了。俩人沿着小镇的石板路走着,忽看到一招牌上挂着“陈记小吃”,对望一眼,便走了进去。

  进得门去,一个十多岁的少年迎了上来,脆声问道:“叔叔阿姨,你们想吃什么?”

  俩位见这娃非常乖巧,笑说:“你们店里有什么好吃的,报上名来?”

  少年说道:“我们店里好吃的可多着哩,叔叔阿姨听好了,煎炒蒸炸,样样齐全,更有特色小吃,名不虚传。”

  俩人听他报着一串菜名,见他声音清脆,口齿伶俐,便有几分喜欢,程浩然摸着他的脑壳问:“叫什么名字呀?多大了?”

  那少年答道:“俺叫陈宝连,今年十二岁。”

  “读几年级了?”

  “初中一年级。”

  “学习成绩好不好?”

  陈宝连的脸红了,没有吭声。李红英以为他是成绩不好才脸红的,忙替他打着圆场说:“成绩不好就要多学习,争取把成绩提高呵。”

  陈宝连说:“不,我成绩还算可以的,在班上考试总是考前三名的。”

  “呵呵”,俩人相视一笑,原来这小家伙是谦虚,不好意思表扬自己哩。

  程浩然让李红英点了菜,李红英说一个,陈宝连便对后面高声重复一次,李红英说完,陈宝连说:“俩位慢坐,我去给你们倒茶。”说着到里面去了,一会儿端出两杯热气腾腾的茶水来,一人一杯,轻轻地放到俩人面前。

  李红英端起茶杯吹吹热气,小小地抿了一口,赞道:“好茶!想不到这么小的地方居然用这么好的茶来待客人。”程浩然也喝了一口,他虽不懂茶,但茶到嘴里还是能品出好坏来的,至少这茶算得上是中等以上的茶了,他也点头说:“真的是好茶!难得他们有这么好的茶了,我们可是没有白走这么远的一段路。”

  这时从里面走出一个人来,笑呵呵地说:“你们可真是行家,能品出这茶出来了,想当年林副主席在时,这是专给林副主席提供的家乡茶。他自己喝,送人,都是这个茶。”

  “居然有这样的事?我们怎么没有听说过?”俩人十分诧异。

  那人说:“你们是外地人,当然不知道这个事情了,就是我们本地人,晓得这个事情的也不多。”

  俩人问:“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那人说:“这茶就是我们家做的,我们怎么会不知道?从我爷爷的爷爷算起,我们做茶已经差不多一百余年了,祖传的技艺岂敢忘记!”

  “这茶有个什么名儿没有?”

  “有呀,最开始叫龙山茶,取回龙山之名,后来专供林帅,就叫帅茶,现在又改回原名了,还是叫龙山茶。这茶叶生长采摘制作都是很有讲究的,因为产量不高,每年都只有那么几十斤,最多的时候也不过一两百斤,产量小,制作技术复杂,味道好,自然就精贵起来了。”

  “这么精贵的茶你怎么舍得给我们喝呀?”俩人笑说。

  那人道:“我们也是看人说话的,有些人就是给他喝这么好的茶也喝不出啥味道来,没的浪费了茶叶。我观察你们多时,觉得你们不是一般的人,这位大哥有那么一股子英气勃勃,想来不是当军官的就是当公安的,这位大姐斯斯文文的,也该是大家出身的,不是教书的,就是在政府部门做事情的。当然不是一般人可比的,这茶给你们喝,当然是给对人了。”

  那人一番话说得俩人都笑起来:“看起来鄂东到处藏龙卧虎、能人挺多呵,就是一个开店的也像是算命的一般,能看出客人的职业来,真是失敬了。”

  一会儿饭菜端上桌来,俩人开始吃喝起来。

  他们点的是三菜一汤,三个菜是一盘清炒巴河藕,一盘红烧龙山豆腐,一盘辣椒炒龙山兔肉,一碗龙山鲜菇汤。

  程浩然笑说:“这可是地道的龙山风味菜,你可得多吃,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

  李红英听着这么多的满是地名的菜谱,微微一笑:“硬是,在北京的时候,觉得北京的小吃多,到了鄂东,才知道鄂东的小吃也不亚于北京呵。”

  “小小北京城,大大鄂东市。”程浩然夸张地说,“鄂东地大物博,汇天下之美味,集各方之小吃于一体,形成鄂东独有的美食,那可不是吹出来的。”

  李红英说:“你就别吹了,你当我是天外来客撒?告诉你,我爸爸就是鄂东人,我爷爷辈上都是鄂东人,土生土长的鄂东人。我虽然生在北京,长在北京,但我对鄂东还是挺熟悉的,知道你说的这些特色小吃。”

  程浩然埋了头说:“看来我是有点儿关公门前卖大刀、鲁班家里秀大斧了。”

  李红英往程浩然碗里夹了一拄菜,笑盈盈地说:“多吃一点,晚上这里可是什么吃的也没有了。”

  程浩然陡然觉得虽然与李红英接触时间不长,可是却感到他们像是相交多年的老朋友一样。

  吃完饭,李红英仍然要抢着结帐,程浩然貌似不高兴地说:“不是说晚上让我结帐的吗?怎么你还要抢呢?”李红英笑说:“明天你请客吧?”程浩然说:“不得行,这顿饭得我请,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李红英只得收回钱和粮票说:“那好吧,明天我再请你吃饭就是了。”

  回到招待所,各自回房休息。


作者:天下大平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