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1935年,那场大水淹没了蕲州城......

发布时间: 2021-10-23 10:24|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82|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
这是一张老照片,收藏于湖北省博物馆,照片内容是记录1935年春天时蕲州的水灾实况。笔者是蕲州东长街熊化岭王家大屋的后裔,见到这张实录照片,觉得很珍贵就保存起来了。1935年,那场大水淹没了蕲州城......
1935年蕲州水灾照片

  我家老一辈从王家大屋搬出来后,迁到东长街熊化岭的夏家弄隔壁居住。祖父这一辈子是与王氏族人合伙在东长街的西头馋头尖附近做南北货生意。住在夏家弄屋后面的不远处,就是蕲州城外的护城河,蕲州人都习惯地称为后濠。按清光绪《蕲州志》卷四记载,后濠最宽处有十七丈八尺,约合今天的60米左右,加上后濠的城墙边和濠外房子的大门口空旷处,总共约宽100余米。东门外在城濠上修有金箱桥;北门外在城濠上修有玉印桥,两桥之间的护城河旧址,就是我们今天去李时珍纪念馆的时珍路一带。

  当年的北门,也叫雄武门,北门外玉印桥头这一带是蕲州城外最繁华的地段,商户和生意人最多。可是一年又一年的长江大水,非常容易浸溢这个地带。据清光绪《蕲州志》卷三十记载,道光年间就有20次雪灾和水灾。最大一次是道光二十九年的水灾:“大水雉堞通舟,仅存麟凤二山及熊化岭一带,青、崇、大三乡,数起蛟,漂流人畜无算。”最近的一次是光绪六年“夏,山水骤发,自崇居、青山至挂口,滨河田地悉没,房屋被淹。”“大水雉堞通舟”,就是指洪水淹没了城墙上的女儿墙,在女儿墙的上面能行船,可见当时城外的水势之大。

  另据《蕲春县水利志》水灾记载:民国二十年(1931)秋,江水、山洪并患,四十八圩被毁,灾情严重,蕲春最高水位比光绪二十七年大水高二尺五寸(英制),永保、永固、茅山、鼎丰、新洲、李家洲等官民圩堤,共溃五十余处,淹面积八十平方公里,颗粒无收,民房倒塌殆尽,受灾居民五千六百余户(见《县志资料》)。

  民国二十二年(1933)夏秋,江水泛滥,加之山洪暴发,所有堤坝尽行溃决,房屋倒塌,田禾被淹,灾情重大,为数十年未有,殒命者9人,重伤者37人(见《中国经济年鉴》)。

  民国二十四年(1935)蕲春一、二、三区计四十四圩悉遭冲溃。秋季又复抗旱,所有高田禾稼,枯死大半,灾民约四万余人,禾稻损失二十七万余石,杂粮损失价值四十七万余元(见《湖北省年鉴》)。

  民国二十六年(1937)早秋,大雨滂沱半月,决圩堤四十六处,受灾7万亩(见《黄冈报》)。

  我们从以上所举数例都可以看得出来,长江边的蕲州镇,自古以来就经常遭受长江水患。而蕲州北门外的后濠一带护城河,自古以来就直通长江,每遇江水大涨期间,蕲州馋头尖、后濠一带的居民就紧张得很,既怕房屋被淹倒,又怕受灾后无米下锅。据我父亲讲过,那年大水到来之际,王家商号的商品及原料,都请人搬到熊化岭夏家弄的居住处。后来人们受灾无米下锅,王家还拿出从湖南买进的准备做豆酱的黄豆分给附近灾民渡日,还将从江汉平原买来准备做酱萝卜用的大萝卜,分给邻居们渡灾。当年的老人们还经常谈论此事,认为王家做了好事。

  涨水的那段时间,蕲州的一位母亲在涨水期间遭遇了生孩子的大事,五月间长江大水,天天看涨,可是宝宝快要出生了,家里的老人、孕妇和当家的男人,心急如焚,大水来了,向哪里逃,生活怎么过?是当时摆在每个家庭面前的大事。后来他们家只好搬到地势较高的熊化岭附近租住下来,孩子临盆了,是个男孩,全家人又喜又忧,但是,这家的男人,还是咬着牙,全家挣扎着挨到了长江退水。三年后,日本人进攻蕲州,这个孩子又随父母逃难他乡,经过了讨饭、打工、读书。新中国成立后,以人民助学金读完大学,后来他成了蕲州博士街上走出去的国家环境保护研究所研究员,他叫王健民,此是后话。

  每当大水之年,蕲州江段的大水涨得很快,几乎是每天看涨,连续几个月的洪水浸泡,许多老房子都被无情的大水浸倒。而到退水时间,江水退得很慢。当江水退去之后,灾民返回家中,没有被水淹倒的房屋,里面的日常用品都几乎没用了。而那些被水淹倒房屋的主人,则只好重新购买材料再安新家。如此循环往复,北门外的原住民大多数逃往他乡,这个热闹的地方,几乎像走马灯似的经常更换新主人。

  大家从照片上看得出来,1935年拍摄照片的人是站在雄武门的城楼上向东北方向拍摄的。取景较为正确,把后濠一带水淹时远近处一片泽国的情况暴露无遗。作为一名摄影记者,他将大水中仅仅剩下的众多屋顶都拍摄于照片之中。如果镜头还向西头稍稍倾斜,馋头尖和长江边一带地势较低处的房屋被淹情况那就更惨了。我还发现另外一张城内水淹时的照片,可惜未保存下来。拍照片的人在冲洗照片时,还将所反映的地点在照片上方用文字保留下来,以作为历史资料,十分难得。1935年,正是蕲州商业较为发达的一个阶段,也是抗日战争之前蕲州商业区的真实写照。那次大水,淹到蕲春的一二三区。一区包括当时的漕河、菩提坝、白池湖、西河驿、新铺、瓮门、竹瓦店、高山铺等乡;二区包括江南的李家洲、韦源口、江北的茅山、彭思桥、横车桥等乡;三区包括石马、刘公河、株林河、桐梓河、青石岭、狮子口等乡,其中有的区是部分地方受灾。只有四区是上半县,受灾面积较小未计算在内。

  三年后的1938年农历7月20日上午7时起,日本九架飞机轰炸蕲州城外商业区,那一天日本飞机轮番扔下100余枚燃烧弹,城外北门到石牌楼、东长街一带最繁华的商业区,瞬间变成了一片焦土。如今,照片上所反映的蕲州这一带,早已恢复成蕲州繁华的商业区了。


1935年,那场大水淹没了蕲州城......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