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鄂东秘事(029)

发布时间: 2021-10-12 21:33|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38| 评论: 0

  看着江慧中和程浩然的身影消失在黑夜中,江峰关上大门,刚要拴上,却停住了手,回身看看老婆,老婆也正拿眼睛看着他。俩人对望着,半天无语。

  江峰说:“你洗了先睡吧,我等小慧回来再睡。”

  夫妻俩多年已经形成了习惯,只要小慧没有回来,必定有一个人不睡觉一定要等着她回来才睡。

  张姐摇摇头说:“小慧大了,如今有男朋友了,不比以前了。把大门拴上吧,不用等她了。”

  “有男朋友又怎么地?她还是我的女儿,还要回到这个家里嘛。”江峰不以为然地说。

  “那你想她一辈子不嫁人吗?”张姐生气地说,“女儿大了总是要嫁人的,嫁了人那就是人家的人了,你还管得了吗?”

  “她不是还没嫁人吗?我就得管,我去把她接回来。”江峰说着就要起身去。

  张姐一把将他按住,埋怨说:“你看你这个人,都五十岁了,还这么冲动?难道她那么大的人不晓得照顾自己?再说也不是跟别的男人一起,她是跟她男朋友一起,你着什么急嘛?”

  “那她晚上要是不回来呢?”江峰固执得很,“我是怕她有个闪失,对不起我的哥哥和我那死去的嫂嫂!”

  “我哪里不知道你的心理呀,只是她与小程之间这层关系,你比我还清楚,她喜欢小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我跟她介绍了那么多的男朋友,她一个也没有答应,那么多的男孩子追她,她理都不理,可是一见了小程,就喜欢得跟什么似的,你还看不出来吗?她跟小程这层关系捅破也是你我都过通了的,她现在跟小程在一起,比什么都开心,还用得着你在中间横插一杠子?”

  “我是怕……”江峰说了半截不再说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孤男寡女,难免会有那种事情发生,但他们也不是一般男女关系了,而是男女朋友了,这是经过了大人同意的,还有邻里见证了的,就算是有了那种事情也很正常,不就是等着结婚吗?”

  江峰一见老婆说中了自己的心思,扭头看着她不认识似的,忽然一笑说:“你现在咋就这么开通了,想当年我想抱你一下,拉一下你的手,你都不肯?还差点儿和我闹翻了?”

  “去!”张姐打了一下江峰伸过来的手,“说女儿的事,怎么扯到我的头上了?我们那个时候就是这样的嘛。你要是不乐意,你可以再去投生,到时候说不定比现在还要开放呢,有可能把娃娃生下来再结婚的都有呵。”

  “那不可能,社会不可能发展到那种无耻的地步的。”江峰摇着头说,“中国毕竟是个传统的社会,还不会达到像西方那种性开放的程度的。”

  “不可能?别看你读的书比我多,官儿也当得比我大,可是你的脑壳就是转不过弯来,比我还笨着哩。”张姐轻轻地点了一下老公的脑壳,笑眯眯地说。

  “是撒,一家子总得有个人脑筋好使吧?”江峰也不以老婆的讥笑为意,倒以为荣地说,“你就是我们家的指挥中心,你看这一家子人,哪个不得听你的指挥,你指哪里,我们就冲向哪里?你说洗澡,我不会说洗脸,你说喝汤,我不会说吃饭。”

  “就你油嘴滑舌,几十年了,还是个老不正经,亏你在局里还是个局长,要是部下听到了,还不知怎么想你呢?”

  “这有什么?男人在家里听老婆话也不是一件丑事,局里哪个不晓得我最听你的话呵。”

  “真的?”张姐听着老公的赞许心里挺乐的,“那有没有人笑话你,说你怕老婆呀?”

  “敢?他们敢?”江峰跳了起来,“哪个敢说,我彼时就开了他!”

  “这就急了。”张姐伸手去拉着他坐下,将头往他怀里拱着,喃喃地说:“抱我,想你抱抱。”

  江峰依言坐下,搂她在怀,伸出手去轻轻地抚弄着她的耳垂。

  “不要弄这里,痒!”张姐嘻嘻笑着,“你就好好地抱我一下不行吗?弄得这儿怪痒的,我又难受。”

  江峰呵呵笑说:“以前你最喜欢我弄你的耳朵了嘛,现在不喜欢了。”

  “喜欢。一辈子都喜欢。”张姐似乎是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中,“那是我们第三次见面吧?”

  “是呀,就在生产队的打谷场上,还是个热天。”江峰也回忆起了这段往事。

  “那么多的人在干活儿,你却拉着我躲到一处草堆里,你不晓得我当时有多害怕呀?”

  “我也怕,但是为了你,我什么也不怕。”

  “我们就坐在草堆边,借着暗淡的星光,还有稻场上微弱的电灯光,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你是那么漂亮,我看得心都像大海上起了风暴一样,手脚都发抖呢。”

  “哼,你的意思是我现在不漂亮了,怪不得总是离我那么远,好像我给你丢丑了似的。”

  “不,我的小花在我心里永远是那么漂亮,我永远爱着我的小花。”

  “亏你还记得我的名字,我以为你早就把她搞忘记了呢。”

  “不,小花这个名字我是永远都记得的,你是我的小花,我永远挚爱的小花。”

  “这还差不多。我记得你当时摸了我的耳垂,我都不敢再看你了。”

  “是呀,你低下头去,那么的羞涩,脸红着,像早晨太阳出来时所看到的云霞。我想我是从这个时候爱上你了,我大着胆子去摸你,本想摸你的脸,可是你却将头一偏,我就只摸到耳垂了。”

  “你不晓得我看到你的手伸过来我有多紧张,仿佛全身都僵硬了似的,本能地一扭头,可是耳朵却送给你了,你的手挨着我的耳朵的时候,我全身都像触电了似的,浑身都擎起来了。”

  “我那时并不知道你对我感觉如何,我只知道我是喜欢你了,想摸你,甚至想抱你。”

  “哼,你只知道你喜欢我,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张姐伸出手去轻轻地揪着江峰的脸说,“女孩子当然要羞怯一点,就算我喜欢你,我也不敢说出来的呀,如果我说出来了,你还不知怎么看我哩,不像现在的年轻人,女孩子倒追起男孩子来,一点儿也没有害臊的样子。”

  “你是说我们的女儿不害臊吗?”江峰听着老婆的话,马上联想到小慧与程浩然的事情,在他们的恋情中,可都是小慧占着主动的。

  “你看你多会扯?我说的是别个,你怎么就扯到女儿头上去了呢?”张姐用指甲在他脸上叮了一下。

  “痛!”江峰惊叫一声,“你不晓得你指甲多厉害吗?那一年在我脸上划一道,好多时还消不去,害得我整天的拿条毛巾捂着,对别人都说是牙痛。”

  “嘻嘻”张姐笑着说,“现在还疼吗?”

  “还疼?”江峰拍了一下老婆的屁股,“你是希望这个疤疤永远不得好么?狠心的女人!”

  听上去是责备的话,但语气里却充满了疼爱。

  “谁让你看那些不该看的女人?”

  “我哪里看了?我敢看吗?”江峰像是负着极大的冤屈似的,“我看我的小花都看不够呢,还有闲心看别的女人?”

  “你就知道说这些话哄我开心,我都听得耳朵里长出茧子来了。”张姐娇嗔地说,“不过,我还是很喜欢听的。”

  江峰正要说那以后我不说这些话就是了,却听她又说喜欢听这些话,便将她搂得紧一些,贴着她的耳朵说:“小花,喜欢听我就天天在你耳边说这些话,吵死你。”

  “你没吵死我,我倒先开心死了哦。”张姐嘻嘻笑着,“那天晚上你摸了我的耳垂,我以为你还要做其他的,紧张得不得了,又想你做,又怕你做。”

  “我哪敢哦?只想摸你一下脸,谁知却摸到耳垂上了,我便以为你不肯,只得缩回手,又怕你叫起来,招来打谷场上那么多的人看着,那多不好意思?”

  “你就是怎么样了,我也不会叫的,你知道不知道我心里喜欢得不得了呢,哪里还会叫呢?见你缩回手,我倒有些遗憾,回到家里都后悔死了,怕你再不来找我了哩。”

  “我一心都在你身上了,巴不得天天见你,哪里会不来了呢?再说,你爹妈都还是蛮喜欢我的,当我是他们的亲生儿子一般。”

  “就是,他们看见你高兴得合不拢嘴巴,像天上掉个宝贝下来一般,我也搞不懂,也不是他们跟你谈对像撒。”

  “他们还不是希望你嫁个好人?”

  “你是好人么?你是坏人,大大的坏人!你只会欺负我。”

  “是吗?我是坏人?我怎么坏了?我怎么欺负你了?”江峰说着,一只手伸进老婆的衣服里呵着痒痒。

  张姐笑起来,笑得浑身打颤:“你别呵痒痒了,你不知道我怕痒哦?”

  “当、当、当……”墙上的挂钟忽然敲了起来,这突如其来的响声把正在厮闹的俩人都吓了一跳,抬头看时,时针已经指向零点了。

  “小慧怎么还不回来?”江峰自言自语地说。

  “不用管她了,我们睡觉去吧。”张姐打了一个呵欠,扯着江峰的手说,“抱我到床上去?”


作者:天下大平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