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许美华《窑都陶事两三思》

发布时间: 2021-10-12 20:28|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49| 评论: 0

窑都陶事两三思
许美华

许美华《窑都陶事两三思》
许美华《窑都陶事两三思》
对于蕲春伢儿来说,“陶”其实并不陌生。我的童年里,就曾满是“陶”的踪影。
春天里,它是窗台上的花盆,养着不知名的花,陶盆低调内敛,花朵张扬盎然。夏天里,它是蓄水的大水缸,延续着井水沁人的冰爽;它还是暴雨骤来又骤停之后,雨珠“滴答滴答”顺沿流下的瓦檐。秋天里,它是攒住丰收的酸菜坛,留住了好时节里蔬菜在地头的放肆生长,豇豆、扁豆、萝卜缨子、辣椒拌上盐,放进坛子,封住一圈水,便是菜荒时节一家人的下饭菜。冬天里,它又变成了炉子,装上炭火,煮上鱼头火锅,一口奶白的汤下了肚,整个人都暖和了起来,鼻尖都开始冒出细汗;它也可以是小巧的烘炉,用燃尽的灰末把发红的炭火虚埋着,拎在手里或者踏在脚上,温暖便可以持续小半个冬日。腊月里杀了猪,照例少不了要熬一罐子猪油,蜡白的肥膘经过高温的炼制,澄黄的热油被注入大肚的陶罐,仅需一个时辰,流动的黄又变回凝固的白,像一罐冰淇淋,炒菜时舀上一勺,寡淡的素菜立马充盈了肉香。许美华《窑都陶事两三思》
许美华《窑都陶事两三思》
后来,花盆摔碎了,索性换了塑料的,丑了点,但好在摔不破。安了自来水之后,大水缸也没了用武之地,被闲置在院子里,下雨了接上了一缸雨水,在天晴后一点点又被蒸发,留下一层寂寥的浮绿。搬了新家,老房子因年久失修尽自垮掉了,破碎的瓦片堆在地上,在路人的踩踏下渐渐掩入尘土。酸菜坛也有了玻璃制的新款式,食物的发酵在玻璃坛里一览无余。至于冬天的陶制火炉,更是在酒精炉、电热锅、瓦斯炉的围攻下投了降。“陶”就这么在我生活里不见了踪影,在我没发现它不见了的时候它就这么不见了。如今后知后觉,作为一名91年出生的蕲春乡村伢儿,我出生之时正是“陶”衰落之时,童年家里所用的陶具,正是老窑口辉煌不再时最后艰难挣扎的产出。许美华《窑都陶事两三思》
许美华《窑都陶事两三思》
近期,“陶”又突然浓墨重彩地出现在我的生活里。受组织信任,我来到有“古窑州”美誉的管窑镇工作,这才知道“陶”一直没有从这一片土地上离开过。面对式微的行业形势,一群与“陶”挣脱不开联系的陶艺人,一直在时代变迁里苦苦求变,想要让他们心爱的“陶”活下来。“陶”之于他们,是老窑工自幼年时便习得的谋生手艺,是老窑厂留守职工青春热血之所在,是陶艺大师们一辈子的心血,还是管窑人祖祖辈辈的传承。无论如何,他们得做点什么。传承技艺时,他们是师傅,把自十几岁起练就的手艺传授给后人,没有徒弟,那就把自己的儿女都送上这条路。日用陶前景不好,那就转头开发精品工艺陶,用艺术给陶赋值,产教融合、文旅融合,这些也都是他们正在摸索和尝试着的道路。许美华《窑都陶事两三思》
我从前总觉得手艺人和生意人应当是很相冲的两种类型,似乎手艺人就应当清高、孤僻,而生意人则多少会有些八面玲珑或市侩俗气。
然而,来到这里之后,我惊奇地发现手艺人和生意人的特质居然可以这么融洽地在同一个人的身上共存着。管窑有着最具艺术气息的老板,也有着极具经营谋略的手艺人。小小的一个乡镇,藏着很多我本以为不可能会委身于此的能人志士,他们治好了我不值一提的清高,让我承认以往种种偏见实属我个人狭隘了。此刻的我,只觉得自己渺小,只希望竭尽自己所能,帮助这一批陶艺人守护好他们珍爱的“陶”。同时,我也深刻感受到,在湖北这种资源禀赋并不算突出的省份,想要让这一方老百姓日子不输它省,我党得花多少心力和智慧。再往下具体到一个小乡镇,想要打出特色、找对路子发展有多难。“陶”之于管窑,是上天馈赠的资源,更是历史交付的责任。
许美华《窑都陶事两三思》
在一批陶艺人的努力下,破败的老窑口被拭去了灰尘,换了新颜,沉静多年的赤西湖又开始供泥,流落外地多年的老窑工归了乡,熄了多年的窑火被重新燃起,“陶”又活过来了!
管窑也凭借着独一份儿的陶文化,获评“湖北省民间文化艺术之乡”的称号,这座经历过起落的滨江小镇,扬了眉,吐了气,摆脱了“上不到田桥,下不到管窑”的戏谑,多年来的冷寂被越来越多慕名前来探访的游客踏破了。许美华《窑都陶事两三思》
最后,当然是希望大家多来管窑看看,管窑手工制陶技艺作为一项非物质文化遗产,和还在为之坚守的传承人们,值得也需要众人的目光。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