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鄂东秘事(027)

发布时间: 2021-10-10 21:43|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38| 评论: 0

  “那你说的时候,他说了什么吗?”江慧中还是不放心。

  张姐想了一想,摇摇头,“我倒是只顾着自己说了,没有管他怎么样的,但他肯定会答应的,他要是不答应,我也不会放过他的,我岂不是太没脸面了,还丢了你的人。”

  “这是两个人的事,是一辈子的事,你太草率了,也该事先征求一下他的意见才是呀。”

  “那,我说都说了,你现在让我去收回来呀?”听她这么几问,张姐也感到自己想的确实简单了,万一程浩然这条犟牛就是不肯低头,那可怎么办?岂不连江局长也不是扫了面子?

  “那倒不必,既然话都说出去了,他没有反对,自然也就这样了,以后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吧。”江慧中想了一想说。

  “我看你们平时处得都蛮不错的嘛,他也得有反对的理由呵?”

  “正是平时处得还可以,他才经常说把我当成妹妹来看的,我也不知真假,现在突然变成了处对像关系,他能接受得了不?”

  “唉,你这孩子,总是处处为他着想,什么时候才为你自己想一想呵?我也想不明白,他就那么好?天下未婚的男孩子多了去了,优秀的也不止他一个,你就那么死心塌地地要跟她,我和你叔叔都拗不过你,现在事情挑明了,你倒还是不放心,这样吧,我去把他叫进来,当面把这件事情落实一下,如果不同意,趁着客人还没走,我就说刚才说的是酒话,不作算。大不了我这张老脸不要了,让别人羞耻去。”

  “好吧,我到房里去避开一下,免得他不同意,我不好见人的。”江慧中说着这话,眼圈都红了,声音也哽咽着,似乎是要流泪了。

  “姐,我陪你去吧。”江朝辉懂事地跟着江慧中进房里去了。

  正好程浩然此时端茶杯进来倒水,见江慧中带着江朝辉离开,便问:“你们到哪里去?”江慧中回头说:“婶婶有话问你哩。”依旧带着朝辉进自己房里去了。

  程浩然一愣,张姐对他说:“小程,你坐下,张姐有几句话问你?”

  程浩然在灶堂下的一只小凳子上坐下来,张姐将茶杯放到他面前说:“你先喝口水,然后我问一句,你答一句,必须老实回答,不许跟张姐说假话。”

  程浩然呵呵一笑:“张姐,你这是要审问我吗?你问吧,我回答你的问题就是,实不敢说谎的。”

  张姐说:“我是个没读书的人,有话直说,有屁直放,说错了,你别放在心上。”

  程浩然看着她,点点头。

  “你今年多大?”

  “二十八。”

  “属什么的?”

  “属龙。”

  “你结过婚吗?”

  “结过呀,这你是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但我还知道你爱人和孩子都死了,时间也不短了,你也该考虑一下自己的个人事情了。”

  “我现在还没想到这个问题。”

  “那从现在起,你可以考虑了。”

  “好嘛,我听张姐的,可以考虑一下个人问题。”

  “你喜欢小慧不?”

  “我把她当妹妹看的。”

  “我只问你喜欢还是不喜欢?”

  “张姐,我不能回答你这个问题的,我实在是把小慧当成妹妹看的。”

  “你的意思是小慧配不上你?”

  “你会错我的意思了,张姐,小慧应当找一个比我更好的男人。”

  “你不同意?”

  “不是呵,张姐,对这个问题我实在难于回答的。”

  “说起来你也是个男人,说话爽直一点,行不?”

  “张姐,你的意思我明白,可是我的意思你明白不?”

  “你的意思?你有什么意思?”张姐忽想到这话听起来怪别扭的,赶忙说,“你有什么想法你尽管说出来?我听着哩。”

  “我想说的是我配不上小慧的,我结过婚,小慧是那么优秀的一个女孩子,她完全可以找一个未婚的男人的,不用找我呀,我一无所长,又是个粗人,配不上小慧的,小慧即使跟了我,也不会感到幸福的。”

  “就这些?”张姐看着他,直视着他的眼睛,“还有没有其他的说词?”

  “这些还不够吗?张姐,我不能害了小慧的,她跟着我会受苦的,我是一个刑警,工作起来没日没夜,既不能照顾她,将来又不能照顾孩子,还让她为我担心。这些你都是知道的,我已经害了一个女人,我不能再害另外一个女人,尤其是不能害了小慧。”

  “别扯这些歪理,我跟老江成亲的时候,你还穿着开裆裤哩。你们当警察的干活儿有风险,我哪点儿不知道!我就喜欢老江这个警察,人爽直,有一是一,有二是二,做人说话从来不拐弯抹角,争争吵吵也都是常事,可谁也不往心里去,吵过了,打过了,还是晚上睡一张床上。”

  张姐只顾口无遮拦地说着,说出口来却突然不好意思起来,本来喝酒就脸红,现在看起来脸更红了。

  程浩然心里暗暗地笑着,却也不敢显露出来。

  张姐继续说:“别扯歪理,扯这些没用的歪理做什么?你想说明什么?同意或者不同意,多么简单?两个字或者三个字!”

  程浩然叹了一口气,“我实在不好意思说呀,张姐,你和江局长待我就像亲弟弟一样,小慧也待我像大哥哥一样,可是我,我怎么能和小慧处对像呢?”

  “有什么不可以的?小慧愿意,我们也愿意,小慧她爸爸也同意,现在就看你同意还是不同意了?”

  程浩然被逼到墙角了,答应,两个字,不答应,三个字,可是不管是两个字还是三个字,他都没有办法说出口!

  答应,将来肯定前程似锦,不管是江局长,还是北京的江副部长,肯定对他是青眼有加的。

  不答应,后果将会很严重,别说想当局长、副局长,眼前这个大队长的位置保不保得住还得另说。

  可是眼前情势也不容他作过多考虑,他必须尽快作出回答,其实他的态度他们应当很明白的,只是张姐这个无知的女人还要打破砂锅——问到底,把他逼得没有办法了。如果是江局长知道这个情况,肯定不会多问一句话的,立马叫他滚蛋了。可是张姐……女人也有女人的好处,多问了几句,有些事情就可以挽回了。他竭力地解释,这些解释在张姐看来却是那样的合情合理,而且还认为这是程浩然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的态度,这就是女人与男人思维很大的不同之所在。

  程浩然在心里权衡着,他不是不喜欢江慧中,这个年轻貌美钟情有着一脸灿烂笑容的少女,曾经无数次闯进他的梦里,但他也只能梦梦而已,如果想与她结并蒂莲,那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屁,有点儿痴心妄想了。尽管他也知道她对他有想法,有那么一点儿相思,但他知道这是少女的英雄梦,这种英雄梦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年纪的增长,随着现实生活阅历的丰富,会越来越淡的,以致于最后消亡。那时留给他的,就是一个笑话,一个天大的笑话!他要做的是英雄,而不是别人嘴中的笑柄!

  江慧中出生于生活优越的家庭,从小不缺乏溺爱,虽然她也看起来多么善解人意的,但偶尔任性起来,那架式也让人难以招架的。他们婚后会不会出现这种情形?就像公主招驸马一样,看起来温柔敦厚的公主一旦发起性子来,胆小如鼠的驸马只怕也是吃不了兜着走的。历史上的公主驸马何其多,但几曾听说有哪个驸马生活得很幸福?女性的强势历来在婚姻生活中总是一个不安定的因素。不过,江慧中现在看起来也没有那么霸道,对他倒是温柔有加,痴迷不悟的。

  答应,是不能的。

  不答应,更是不能的。

  问题,就在于此。

  程浩然忽然想到一个主意,于是问:“张姐,小慧的想法呢?她会不会嫌我呀?”

  他明知道江慧中早已芳心暗许,却依然想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让自己摆脱这次逼婚的危机。

  “小慧那里我们自会去说,你只说你同意还是不同意?”张姐对于江慧中的心思也知道得一清二楚,差不多有十年了吧,这个傻丫头一直暗恋着这个五大三粗的男人。

  程浩然觉得也有摊牌的必要了,他爽快地说道:“只要小慧同意,我也没得话说,我没有选择权,选择权在小慧那里,她跟了我,将来吃苦受累,不后悔就行。我脾气不好,她能容忍就行,我工作没日没夜,她能一个人照顾家庭孩子就行。”

  张姐笑了起来,“这才像句话嘛,你说的这些我会跟小慧说的,她那里有什么话我会尽快告诉你的。不过,你放心,你说的这些事小慧心里肯定有准备的,她爸爸是警察,她叔叔是警察,她自己也是警察,难道这些事她不知道?”

  程浩然长吁了一口气:“张姐,我的话说完了,主意也拿定了,后面的事该怎么办,你看着办吧?”

  “好好好。”张姐一连说了几个“好”字,起身去江慧中的房里去了。

  一会儿,张姐拉了江慧中出来站到程浩然的面前说:“现在你们当个面,说句落地的话。”

  江慧中抿着嘴唇,红着脸说:“程哥,以后我都听你的。”

  程浩然说:“小慧,以后跟着我你会吃苦的,你不后悔?”

  江慧中看着他窘迫的样子,忽然灿烂地一笑:“我当然后悔,后悔没有早点儿嫁给你,居然让你吃了那么多的苦呀。我不能做你的第一个老婆,但愿我能是你最后一个老婆。”

  “好啦,好啦,不要说那么多肉麻的话啦,外面还有客人,我得出去招呼客人了,你们也出去打个招呼吧,免得别人说我们缺了礼数。”张姐笑呵呵地说,一手拉着一个到了外面大厅里与众位客人见面。

  程浩然与江慧中只得在杯子里倒满酒,逐个地敬着诸位客人,虽然俩人都已经不胜酒力,但心里都洋溢着幸福,脸上都是甜美的笑容。

  众人一边喝酒,一边说着许多恭喜的话语,也都是客套得不能再客套的用语了。


作者:天下大平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