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鄂东秘事(026)

发布时间: 2021-10-10 21:42|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34| 评论: 0

  郝不凡站起来,从财政局长敬起,然后法院院长,检察院检察长,江峰局长,然后公安局两位领导,逐个敬到,他只端着酒杯略喝了一小口,然后说:“感谢各位对我的工作的支持,我知道你们都是满心满意的,我也是满心满意地,我的酒量有限,下面我的酒可就由小程代劳了。小程,没问题吧?”

  程浩然急忙站起来答道:“保证完成任务。”

  郝不凡笑道:“好,这态度好!”

  一会儿,张姐送菜出来,看到程浩然已经喝得脸红脖子粗了,心里替他着急,但又不好明着去帮他,回到厨房看着江慧中,忙对她说程浩然可能已经喝得多了,你快去帮帮忙吧?江慧中伸头向外面看了一眼,说道:“外面都是男人,还是几位领导,我能帮什么忙呵?”几位局长老婆说:“茶能解酒,你给他泡一杯茶去撒?”江慧中便起身去泡茶,泡好了一杯,却想专门给程浩然泡一杯还是不合适的,应当给每位领导泡上才是,于是又去拿了几个茶杯,总共泡了八杯茶,才用一只托盘端出来,放到每个人面前,自然从郝书记起,然后财政局长,法院院长……最后才到程浩然。

  程浩然瞪着血红的眼睛看了她一眼,口舌不清地说:“多……多谢!”江慧中低声说:“别喝麻了,都是领导,悠着点喝。要不我给你的酒换成白开水?”程浩然摇摇头说:“别,别,都是领导,领导瞧得起咱们,咱们也不能忽悠领导嘛。”江慧中说:“那你多喝点茶,喝完了我给你加水。”程浩然说:“放心吧,我没事。”

  “小江,你与小程嘀咕什么呀?”郝不凡笑眯眯地问道。

  江慧中站起身来灿烂一笑:“郝书记,让你见笑了。”

  郝不凡摇摇手说:“小江,你不要叫我郝书记,应该叫我郝叔叔,在北京,我都叫你爸爸叫江大哥哩。”

  “郝叔叔,那我敬你一杯。”江慧中端过程浩然的杯子举着。

  郝不凡也将面前的杯子举了起来:“我借花献佛,祝你越来越漂亮。”

  江慧中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郝不凡这回却不好让程浩然代替了,也只能饮了这杯。

  敬了郝不凡,其他几位领导也不能不敬了,江慧中就着程浩然的杯子,又一连喝了五六杯,菜也没吃一口,脸上顿时飞起了红霞,一笑起来就更显得灿烂了。程浩然看着,心里砰砰然。

  张姐在厨房里看见江慧中也喝上了,心里更着急了,怕江慧中有个闪失,连忙借着送菜出来的机会把江慧中拉了进去,让她坐到一边歇着。江慧中笑说:“婶婶,我没事,不就是几杯酒吗?我能喝。”张姐不高兴地说:“你这孩子,能喝也不要喝呀,你是个女孩子,喝得脸红脖子粗的像个什么样子?”江慧中笑说:“好,好,我就文质彬彬地坐在这里,做个淑女。”

  张姐也笑道:“我说不过你,也不想说你了。”说着拉着几个局长老婆说,“走,我们一齐去给郝书记敬酒。”

  郝不凡一看几个局长老婆出来了,心里便胆怯起来,脸上却依然是笑眯眯的,局长老婆们的敬酒倒是不好让程浩然代替了,硬撑着也要喝下这几杯酒的。

  张姐端过江峰的酒杯倒了一满杯酒高举着笑说:“郝书记,你是到我家最大的官员了,我很荣幸,也很感激,家里弄着这几个小菜,也不知合不合你的胃口,这菜是我们几个姐妹弄的,你要是有意见就跟我们几个说,我们也好改正。”

  几位局长老婆也都端着老公面前的酒杯随着江峰老婆一齐向郝不凡敬酒:“郝书记,我们几个敬你一杯,这不算是干涉工作吧?”

  郝不凡笑眯眯地说:“几位夫人辛苦了,我该敬你们的酒才是,你们搞好了后勤,就是对他们工作的最大支持,怎么能说是干涉工作呢?”

  张姐与几位局长老婆都一饮而干,郝书记也只能饮干了杯中的酒。看着郝不凡的杯子空了,张姐又替他倒上,用手把江峰的腰带一提,江峰也跟着站起来,又找了一个杯子,倒了酒,俩人一起向着郝不凡说:“郝书记,感谢光临,我们夫妻敬你一杯!”

  郝不凡看着这架式,不喝恐怕是不得行的,但一喝也难免其余夫妻上阵,这一喝就得要喝六七杯,可受不了的,于是也站了起来笑眯眯地说:“我看这样吧,大家一起来,还有几位夫人也都满上,都不是外人,我们不讲那种客套,来,一起来喝一杯。”

  众人明知这是郝不凡的脱身之计,但都是官场之人,明白官场喝酒之礼,他们也常有这种受众人围攻的时候,脱身之计也就是大家一齐来喝,皆大欢喜了。

  程浩然与两位局领导况钟和王宝山没有老婆在此,但也举起了酒杯。于是众人一起喝了一杯团圆酒。

  喝了酒,郝不凡便起身告辞,几位局长一直送到门外,郝不凡拍着程浩然的肩膀说:“小程,下星期跟我一起去乡下走走呵。”程浩然连连点头。

  郝不凡的家也在这山坡之上,与江峰家隔得并不远,没走几步也就到家了,几个人也并不远送。

  回到屋里,江峰说:“郝书记走了,现在我们几个可以开怀畅饮了。”于是加了几张椅子,让财政局长老婆陆梅坐到了郝书记的位置上,法院院长老婆洪莲坐到了法院院长段德清的旁边,检察院检察长的老婆黄菊也坐到了检察院检察长范必查的身边,张姐坐到了江峰的旁边,张姐又喊江慧中出来坐到程浩然旁边,江慧中看着满桌子挤了那么多的人不愿意坐,便笑说:“你们坐,我给你们热菜去。”程浩然也说:“我去帮你。”便下了桌,收拾了冷菜盘,将几个需要热的菜也搬了进去,一样一样地放进锅里热了,再一样一样地端出来。

  郝不凡走后,剩下的几位官职年纪都差不多,老婆都是从农村带出来的,是半边户,倒也算是半斤八两,都说得来,也合得伙的。一时间你敬我,我敬你,无拘无束,倒也热闹得紧。

  看着外面的情形,程浩然笑说:“你看这些人,官都当得那么大了,刚才郝书记在的时候,他们喝酒还是显得缩手缩脚的,真是不可思议。”江慧中说:“这有什么?在官场就是这样的。你不是很想往上爬吗?等你爬到这个位置上就知道了,说错一句话,做错一个动作的后果都是非常很严重的。”程浩然说:“我那不是叫做往上爬,我是叫做追求进步!难道你不希望我天天进步?”

  “我?”江慧中灿烂一笑,“我是你什么人?你的事与我何干?”程浩然低声地笑说:“是不是哦?天天到我的办公室候着,难道就是为了说这句话?”江慧中说:“你就是个猴儿,给你一根杆子,你就爬上来了。”程浩然故意说:“也有不敢爬的时候。”

  “什么时候?”

  “唉,你总爱寻根问底的,跟你说了,你又不高兴。”

  “没事,我承受力强着哩。”

  程浩然正要说话,外面张姐已经喊程浩然了。他连忙答应一声跑出来问什么事情?

  张姐说:“你代我给几位局长敬杯酒吧,我都喝麻了,不敢喝了。”程浩然答应了,便捞起酒杯来倒酒,几位局长和老婆一齐说:“不喝了,以后还多的是机会嘛。”

  张姐说:“这杯酒一定要喝的。”

  “这是为何?”几位局长和老婆都有点儿不好理解,纷纷看着程浩然,又看看张姐。

  张姐说:“他这是行子侄之礼。”

  众人更是一脸疑惑。

  张姐缓缓说道:“你们都晓得小慧是我的侄女,但她从小在我家长大,我和老江把她当成是亲生女儿看待的。这丫头看起来很随和,但脾气倔得很,看准的事情九头牛也拉不回。我们也拿她没办法。她从小就崇拜英雄,我们公安局刚好就有一个英雄,而且跟我们又那么好,她那个时候还小,我们也没有当回事,就是小程每次到我们家来,也是将她当成小妹妹来看,我们也觉得没有啥子的。后来,小程去汉口警校学习,回来后就结婚了,这丫头真是死心眼儿,哭了好几回的。我们看着她也怪可怜的,经常劝导她,也想过要把她送回北京去,但想来想去觉得也不是办法,便把她送到汉口去学习了几年,实指望她能忘掉这段情,可是回到鄂东后,她依然有事没事地就往小程的办公室跑。我们老江每次只要一看到她在小程的办公室便要说她,她也不敢顶,但过后还是要去。我们知道她是无可救药的了。这样死心塌地的爱情我们也只在电影里见到过,哪里想得到会出现在现实生活中,竟然还出现在我们家里?我和我们老江商量,也跟她爸爸说了,趁小程还是单身一个,不如就撮合了他们,也算是了了我们的一桩心事吧。”

  张姐说话的时候,江峰在一边听着,也没有说话,等她说完,他也点着头说:“小程是个不错的人,虽然结过婚,但只要他对小慧好,我们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年轻人的爱情观与我们那个时代已经完全不一样的了。我们俩口子结婚那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甚至到结婚的时候,见面的次数都少得很。”

  几位局长和老婆也都点头说,“是是是,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轰轰烈烈的爱情确实不曾见过,今天听你们这么一说,倒觉得有些动容了。我们也赞成这个主意。小程年轻,比小慧也大不了几岁,倒是挺合适的。至于结过婚与没有结过婚,那又有什么打紧呢?俗话说,头婚的男人是根草,二婚的男人是个宝。想找也不好找呵。”

  江峰说:“小程这娃儿我是看着他进公安局的,然后慢慢地成长为一个很优秀的刑警。现在是大队长了,也算是小有成就吧。将来的前途了不会在我等之下,也不会辱没了小慧的。”

  程浩然在一边听着,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消息,一时竟不知所措,有些茫茫然了。

  江慧中躲在厨房里不好意思出来,已经懂事的江朝辉一直看着她笑。江慧中不好意思地呼斥道:“去去去,小屁孩懂什么,还在这里笑!”江朝辉笑说:“姐,别看我小,可是我什么都知道,妈妈那样说,不就是要给我找一个姐夫吗?你们俩那点事别人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

  江慧中红着脸问:“你知道?你知道什么?”江朝辉说:“自然是你爱他呗。”江慧中笑道:“爱?你一个小屁孩也知道爱?让人笑掉大牙了吧?”江朝辉说:“你懂,就你懂?我们班男生与女生恋爱的有几对哩。”

  “什么?有这回事?”

  “好奇怪吧?不是你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太快!虽然你是我姐,但我们已经有代沟了。”

  “代沟?”江慧中实在不明白江朝辉嘴巴里居然一个接一个的时髦的词汇让她有点儿应接不暇了。

  “对,就是代沟。”江朝辉笑嘻嘻的说道,“你的思想还停留在白垩纪,可现在已经是二十世纪了,再有二十年,就要进入二十一世纪了,你已经淘汰了。”

  “呵呵,”江慧中笑道,“你很喜欢姐姐遭淘汰吗?”

  “那倒不是。”江朝辉嘲弄地说,“有时候古懂也很值钱的。”

  江慧中听着这话,恨得牙痒痒的,“说来说去,你还是觉得姐姐该淘汰了。”


作者:天下大平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