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鄂东秘事(025)

发布时间: 2021-10-10 21:42|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42| 评论: 0

  程浩然原来教过江朝辉一些基本的拳术套路,但由于工作忙,也不尽心,自然也就有一回没一回的,江朝辉也是小孩子脾气,学一下不学一下的,几个简单的拳术套路学了几回才学会,但隔的时间长了,也就忘得差不多了。江峰武功虽高,却不想小儿子学武,只想他好好读书,将来考大学,不再当警察,三百六十行,警察只是其中一行。

  江慧中笑说:“你不屑于学钢琴,我还不屑于教你哩。正好,他有空,你就让他教你练拳吧,天天到家里来教,给你当家庭教师,不过,要让你爸爸出钱哦。”

  程浩然说:“你说哪里话,孩子们喜欢就教他一下,怎么能说到钱头上呢?我又不是没有工资?也不靠这个吃饭的。”

  江慧中笑说:“好呀,你不靠这个吃饭,那你来了,我们不给你开工资,但饭还是要管的。以后下了班就到这里来,先教朝辉打拳,然后吃了饭再回去,你看可好?”

  程浩然明白她的心思,意思是想他经常到这里来,她也可以和他多接触,但这个主意对她来说是好事,对于程浩然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因为他现在正在与杨金枝打得火热呢。他与杨金枝之间的事一直没敢告诉她,其实主要是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因为虽然江慧中心里喜欢他,但他却没有这个意思,除了把她当成妹妹来看待之外,也不敢有别的意思。

  江慧中的主意立即得到了江朝辉的响应,他高兴地说:“程叔叔,那以后你就天天来我家里,教我练拳。”

  程浩然不敢点头,也不好摇头,不置可否地说:“走,我们到外面去吧。”

  来到外面,屋子里已经坐着很多人了,程浩然看时,大部分都是认识的,主要的人物就是隔壁左右的几个局长,他和几位局长一一打了招呼。看到江局长正在和一个年轻人谈话,那人比江局长年纪小,比他要略大,约摸三十多岁的样子,白净面皮,瘦瘦的,像是一副文弱书生的样子。见了程浩然出来,江峰连忙说:“小程,你过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新来的市委郝书记。”

  “郝书记?这么年轻?”程浩然心里猛然打一个惊诧,一时竟忘记了问候郝书记。

  倒是郝书记先伸出手来,和他的手轻轻一握,笑着自我介绍说:“我叫郝不凡,你是程浩然吧?没到鄂东之前我就听说过你的大名,如雷贯耳呀。你是鄂东市的英雄,也是警界的一颗明星,我们都要向你学习呀。”

  “哪里?哪里?”程浩然谦逊地说,“我做得还不够,是党和人民给了我太多的荣誉,我要继续努力。”

  郝不凡笑说:“这个态度好,这个态度好,我很欣赏你这个态度,年轻人有了成绩不骄傲。老人家曾经说过,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像程浩然这样的警察在鄂东市不是多了,而是少了,我们要培养一大批程浩然这样的出色警察,这样,鄂东人民才会放心地工作和生活了,社会秩序才能从根本上得到转变。”

  听着郝不凡的一席话,程浩然心里说,到底是当大领导的,说出来的话就是不一样,正所谓高屋建瓴,理论水平就是比一般领导要高得多。

  “郝书记好。”江慧中也走过来问候了郝不凡。

  郝不凡看着她一愣,江峰急忙介绍说:“这是我侄女江慧中,她从小就在我们家生活,北京那边生活的时间倒还少一些的。”

  郝不凡恍然大悟似的笑说:“是江副部长的女儿呀?没想到江副部长的女儿这么大了,还这么漂亮!”

  江峰说:“这个是老大,叫慧中,北京那个是小的叫慧菊。”

  郝不凡笑说:“我说怎么从北京一到鄂东,她就长这么大了,原来是两个娃娃。江副部长真是有福气呵。”又说,“我有个表妹叫李卫英,比她可能大不了一两岁,这次也跟着我到鄂东来了,改天介绍她们认识一下。女孩子多几个朋友,能在一起说说话就不会寂寞的。”

  “好,好。”对于这样的提议,江峰只能叫好了。环顾一下屋子,看看人都到齐了,便起身说,“郝书记,我们开始吃饭吧。”

  郝不凡也笑着站了起来,抖动着身子,似乎是刚才坐的时间长了,腿脚有点儿麻了。

  一屋子里的人经过一番谦让,自然以官最大的郝不凡坐首席,然后财政局长钱有富坐在郝不凡右边,对面则是检察院检察长范必查和法院院长段德清,江峰局长与程浩然打横坐在一起相陪,他们对面则是公安局的政委况钟和副局长王宝山。正好一桌四方,每方两位,共是八个人。

  江峰向厨房喊了一声:“当家的,该上菜了。”

  只见几个女人流水般端着菜出来,张姐领头,然后是法院院长老婆洪莲,检察院检察长老婆黄菊,财政局局长老婆陆梅,算起来都是隔壁左右的邻居。

  张姐笑说:“家里没什么好招待,感谢各位领导百忙之中抽空过来,也弄不出什么菜,希望大家多喝几杯酒。”

  郝不凡说:“今天你是寿星,你该坐着吃的。”

  张姐说:“没事,我和她们一起弄菜,你们吃,等一会儿我再来给各位领导敬酒。”

  郝不凡笑说:“这话不对,怎么是你跟我们敬酒呢?应当是我们给你敬酒才对。”

  桌子上的几位局长也附和说:“对,对,郝书记说得对,应当是我们给你敬酒的。”

  张姐说:“好吧,那就等一会儿再说了,我们厨房里还在忙哩。”却带着几位局长老婆一轮又一轮地上菜,一会儿,桌子上就满满地上好了一大桌子的菜肴了。

  江峰端起酒杯说:“厨房的事我们不管,让她们弄去,我们来喝酒。首先,我们一起敬郝书记一杯,欢迎郝书记到鄂东来工作,这是我们的荣幸,也是鄂东市的荣幸!郝书记从北京来,带来了中央的直接指示,这是中央领导对鄂东的支持与厚爱。郝书记的到来也必将给鄂东市带来新气像新变化。我们一起,干杯!”

  “干杯!”

  “干杯!”

  喝了第一杯酒,江峰便喊大家吃菜。看看一大桌子的菜,其实都是些家常菜。桌子上有十二盘菜,四盘冷菜,八盘热菜。四盘冷菜就是四样水果罐头,一盘雪梨,一盘菠萝,一盘荔枝,一盘桔子。八盘热菜分别是麟阁江山、凤山晓钟、太清夜月、龙矶西照、城北荷池、金沙夜泛、鸿州烟雨、龟鹤梅花。

  江峰给郝不凡一一报了菜名。郝不凡笑道:“我今天算是大开了眼界呵,就是这么一些普通的菜肴却起着这么有学问的名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什么高级的山珍海味哩。当然,家常吃饭宴客就这样简单好,勤俭节约是咱们共产党人的本色嘛。在任何时候,我们共产党人都要牢记这个立党之根本。现在生活比过去那是好多了,我们要节俭,将来生活比现在好了,我们仍然要节俭。节俭是我们共产党人过去从胜利走向胜利的根本保证,将来,仍然还是我们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的保证。初到鄂东,却不知鄂东连菜名都这么有学问,真的是个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好地方呵。近代以来,鄂东出了不少的名人,尤其是共产党领导革命以来,鄂东更是名人辈出,豪杰并起。江局长,你都一一介绍一下,这些菜名包含了啥意义?为啥叫这个名字?让我也开开眼界呵?”

  江峰指点着一盘一盘的菜肴,细细地说了。

  郝不凡说:“新鲜,别致!以风景名胜作菜名也算是一种创举了,鄂东人真是聪明。我想这几盘菜看似普通,但加进了文化的外衣,既可以将鄂东文化发扬光大,也可以藉此来提高鄂东的知名度。说明鄂东不仅是一个出元帅出将军的地方,还是一个出文化的地方。我听说鄂东有个地方,解放前就有一百多个教授,还有一条街,叫做博士街,可有此事?”

  “郝书记,看来你对鄂东真是了解得很透彻。”江峰笑说,“你看这几道菜就与你说的这个地方有关,这八道菜有一个总名就叫蕲阳八珍,在我们鄂东宴客一般来说都会摆出这八道菜的,一来因为这蕲阳八珍取材容易,制作简单,滋味尚佳;二来具有地方特色。”

  郝不凡接着说:“很对,很对,这种思路是对的。我们作为领导干部搞各项工作,也都要按照实际情况,搞出各自工作的特色出来。我在这里先给大家吹吹风,带来从北京来的小道消息,中央决定将工作重心从政治斗争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轨道上来。这是一次重大的转变,肯定会有与之相适应的各项调整,包括人事调整,各位要有心里准备。我初来鄂东,很多情况还不了解,很想下去走一走。除了市委市政府的必要陪同人员以外,我不想搞得大张旗鼓,也想学学古人,来一次微服私访,看看鄂东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也好对症下药。另外,我得向江局长借一个人……”

  说着他看了程浩然一眼,江峰立即会意,连连点头说:“我们的同志都是为党工作,为革命工作,哪里需要就到哪里,不能挑肥拣瘦,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郝书记,只要你说一声,要人出人,绝不含糊。”

  郝不凡微微一笑:“搞工作就需要有江局长这样的态度,服从大局,服务大局。好啦,我就直说啦,程浩然同志,在我下乡期间就陪同我到处走走吧。”

  “是!”程浩然“嗖”地站起,“随时等候郝书记的命令。”

  “好,好。”郝不凡仍然笑眯眯的,“这态度好,这态度好,服从命令一点儿也不含糊,不愧是鄂东有名的英模。江局长,我看他呀,将来必定要胜于你了。”江峰表情有些不自然起来,却在瞬间就恢复了,还堆上了一脸豪迈的笑容:“正所谓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嘛。”

  “不不不。”郝不凡忙解释说,“你会错意思了,中国天地之大,岂止鄂东?所谓天空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小程的前途不是说要取你而代之,而是有更加广阔的天地任他驰骋。难道我们不乐意见到这一幕吗?”

  众人异口同声地说:“郝书记说得对,小程的前途将来必定超过我们,这是历史的必然规律,我们作为老干部,要适应这个规律,更应尊重这个规律,为年轻人的脱颖而出创造条件。用一句老话来说,叫做做革命的促进派。”其实几位局长都不过是四十多岁,当到市局局长这个位置上,这个年纪并不算大,但的确算是老干部了,因为每个人至少在官场都混了二十余年了。

  江峰的手在底下捞了程浩然一下,然后对他使个眼色,程浩然明白,于是端着酒杯站起来说:“郝书记,借你吉言,感谢栽培,我在这里敬你一杯,我先喝干,你随意。”说完,程浩然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郝不凡笑眯眯地看着他饮尽,方端起酒杯在唇边像征性地喝了一小口:“小程呵,现在我们是一家人了,我们应当结成统一战线,你看这几位都是鄂东的老领导,也算是你的老上级吧,我的酒量不行,可是我仍然要给他们敬酒的,这样吧,你就代我多敬他们几杯吧!”

  程浩然感觉自己像装进了一只套子里一般,可是这只套子他还是乐意钻进去的,领导的话已经给他的前程描绘了一片锦绣,他能不往里钻吗?


作者:天下大平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