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的口音与其他乡镇为啥区别那么大

发布时间: 2021-10-10 21:30|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73|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

俗话说:“百里不同俗,十里不同音”。在蕲春县境内,蕲州人只要一开口说话,别人都听得出来说的是蕲州话、蕲州口音,就知道这个人是蕲州人,而蕲春其他乡镇的人说话,就不容易分出到底是哪个乡镇的人了。套用作家贾平凹的一句话说:“家乡对我们游子的影响,就像乌鸡的乌,那是乌到骨头里面了。”蕲州的口音和方言也有相似之处。如果我们仔细听蕲州口音和方言还有一个显著特点就是:每说出来的一个字,它只有四个声调。这与现代汉语《新华字典》的汉字发音一致。所有汉字音节发音,只有四声,而蕲春县其他乡镇的口音与方言都有五声或六声。蕲州的口音与其他乡镇为啥区别那么大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什么呢?笔者深入研究后发现,蕲州人的口音和方言,主要源自南宋末期蕲州设立州治之时开始,至元、明、清、民国时期的州治、县治仍在蕲州,且为逐渐发展完善之时。那时候的蕲州民众,都住在城区之内,他们相互语言交流的口音,虽有南腔北调现象,但大多数还是蕲州本地口音和方言者为多,外乡人在蕲州住久了,也随乡入俗的讲起了蕲州口音和方言。南宋末期之前,蕲州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城区不在现在的城区之中,当时的蕲州镇叫蕲口镇,在现在的八里湖龙峰山江边一带。蕲口镇人说话的口音与八里湖人说话口音差不多,与现在的蕲州人说话口音有很大区别。南宋末期时蕲口镇撤了,迁到现在的蕲州镇建起了蕲州州治,城区中心也随着搬了过来。蕲口镇渐渐地消失了。蕲州的口音和方言也随着居住地的变迁而改变了。蕲州的口音与其他乡镇为啥区别那么大
北宋蕲州蕲州镇自从建为“州治”时起,至民国末期止,前后有700多年,从江西、安徽、江南迁来的人口不断增多,特别是荆王府迁来蕲州之后的近两百年间,州府各衙门官员增多、差役眷属增多、当地居民增多、外来经商者增多、各行业的从业者增多,更多的则是蕲州卫、下江防道设立之后,军卫中守城的军人和屯田的军人及眷属等,他们长期在城区内外居住,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天长日久,语言口音就都逐渐演变为较为独特的蕲州口音和方言了。元末明初,蕲州遭受战争蹂躏后人口大减,而蕲州城区剩下的人口更少。嘉靖《蕲州志》卷五记载:洪武十一年(1378)八月,蕲州卫指挥使朱德等“领凤阳操军四千户至蕲”,填补了蕲州城区人口的空缺。他们改守御所置卫 ,设五个卫所,那“四千户”估计连家属子女在内有一二万人。当时整个全州(县)不到八万人口 。这些迁来的从军者及家属都是世袭,都是讲着南腔北调的“军话”,后来在蕲州城住久了,他们后裔的口音和方言都由“军话”逐渐演变成了蕲州地区独特的地方口音和方言了。他们进入蕲州生活后,就如同一缸清水里滴进几滴墨汁,开始还浓得化不开,过一阵子就被稀释得无影无踪,而且那水会变得更清冽。在他们军人屯田的江南李家洲一带,那些军屯人后裔,至今还说蕲州的口音和方言。他们的“军话”经过明清几百年的改变,慢慢就形成了今天我们听到的蕲州话了。李家洲一带的这些“军话”遗迹,就是明显的例子。蕲州的口音与其他乡镇为啥区别那么大
蕲州镇地处长江中游北岸,在地理上属北方方言区,而且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人是汉族,肯定是以讲北方话为准!尽管历史上曾有过几次大移民,如湘、赣、皖等地迁来了不少人,还先后成立了各种会馆,但都不碍事,时间久了都被“同化”了。如蕲州城内的冯姓人,祖上是在长江里贩运杉木到蕲州来卖的,后来落籍于蕲州,子孙的口音就成了一口纯正的蕲州口音,再也听不出湖南的味道了。蕲州“南京帮”的纪、孙、卞、梁、王等姓氏,他们祖上都是往来于南京、蕲州的行商,落籍于蕲州之后,现在的子孙都是说一口标准的蕲州口音,这种情况在蕲州各个姓氏中比比皆是。在清初的雍正时期,雍正帝见朝堂上的官员讲话,也是南腔北调,特别是广东、福建官员讲话,非常难懂。因此,他下旨要求全国设立正音馆,推广以北京话为官话。自古以来,蕲州就是一个较发达的商贸重镇。因为历史上各朝各代的都城,大多数在北方,从水路到蕲州非常方便,往来之人,多从北方来,带来的语言交流,以北方居多,带有“京腔”口味,深刻影响着蕲州人的口音方言和语言习惯,所以接受了北方官话的语言习惯,即每个汉字音节,只取四声,简单明了,听者清楚,学者易学,容易辨别。蕲州是州治的所在地,又是商贸重镇,官方更加大力推行“北方官话”。从明清以来,蕲州地区的口音和方言就更加独特而明显区别于蕲春各乡镇的口音和方言了。蕲州口音还与当时城区内大量的私塾、族学、州学、府学及书院的教学模式有很大关系。当时教学生字时,都是一个一个的由老师口头教读,没有现在的汉语拼音教学,学生接受的都是蕲州口音的生字,因此自然而然地说成了蕲州口音,这样不知不觉间普及了蕲州的口音方言了。蕲州的口音与其他乡镇为啥区别那么大
蕲州江边蕲州口音和方言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说蕲州话的范围只局限在城区地域之内,与蕲州城紧挨着的竹林湖村、街口村一部分、红石头村一部分、横坝村一部分,住在那里的居民就不是说蕲州口音。1997年版的《蕲春县志》说:“蕲州次方音区,位于蕲州镇城区及郊区”,经考察,“蕲州次方音区”,实际上应该是位于蕲州镇城区,不涉及郊区,说蕲州方言口音的范围很小,大约只有六、七平方千米。这应与当时的行政区划,与当时的城区与农村久住地居民、城乡文化交流差别有很大关系。蕲州的口音与其他乡镇为啥区别那么大
蕲州城
现在,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越来越快,城乡区划的变动频繁,城乡人员流动加快,大量农村人员迁居于蕲州城区,能说纯正蕲州方言口音的人大大减少了,虽然他们也属于蕲州常住居民,但很难听出他们是否是蕲州人了。但是,说纯正蕲州方言口音的人肯定是蕲州人,他们所说的汉字音节仍然只有四声。如“妈”这个音节,只有阴、阳、上、去四声,即“妈、麻、马、骂”四声,而没有像其他乡镇所说的有五声或六声,即“妈、麻、马、骂、妈(称呼祖母)”。又如“冤”这个音节,蕲州人口音只有四声,即冤、园、远、院。而其他乡镇的人则有五声,即冤、园、远、院、怨。蕲州人将“院、怨”这两个字的音节读得完全一致,都读成是第四声,而其他乡镇的人将这两个字的音节就读成了第四声和第五声,甚至第六声了。还有许许多多这种现象。蕲州的阴、阳、上、去四声口音举例:方、防、访、放; 翻、繁、反、饭;汪、王、往、旺; 衣、移、椅、意……蕲春其他乡镇的六声口音举例:诗、时、始、世、是、实; 优、由、友、幼、右、育……目前,蕲州当地人还在用蕲州口音和方言进行交际,而且蕲州口音还会讲很长时间。地方口音和方言文化具有长期性和顽强性,它的发展前景只能是融合。蕲州口音和方言就是这样正在与国家推广的普通话进行融合。如今蕲州的幼儿园老师在教幼儿说话都是学讲普通话,他们将蕲州的口音和方言“淡忘”了,随着幼儿年龄的增长,幼儿们将会潜移默化地继承普通话,将来也许会逐渐忘记蕲州口音和方言的。

蕲州的口音与其他乡镇为啥区别那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