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刘英:曾被北大录取,哲学狂人的坎坷人生

发布时间: 2021-9-28 16:11|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24|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

  刘英,1941年生,蕲州镇人。网评:“他是一位‘真学、真懂、真信、真用’马克思主义的民间高手!”

  主要著作《建设论》

  “用《建设论》来继承和发展《资本论》,开创当代马克思主义!”

  “掌握《建设论》,就会建立公仆法治,为腾飞经济保驾护航,从而有效进行反资本斗争;掌握了《建设论》可以成为共产主义排头兵;掌握了《建设论》可以实现群体腾飞;掌握了《建设论》可以通过创造和普及智能生产力!”

  少年时代的刘英酷爱文学,作文成绩优异,那时他曾立志当一名文学工作者。1956年,还是一个六年级小学生的他,就因写成六万字的童话小说——《小白猪成长记》获湖北省蕲春县文学创作二等奖。

  上高中时,因他出身贫农且文笔出色,被县里抽去写典型材料。但他发现那些诸如“亩产水稻两万斤”之类的虚假材料,美其名曰“放卫星”,实则坑骗了国家,害苦了百姓。恰在此时,刘英的父亲竟生生饿死了。刘英感到再也不能违背事实、违背真理,一种强烈的责任感推动着他去写、去呼吁。就这样,一个千余行的独幕诗剧《夸父追日》在他的笔下诞生了。在剧本《夸父追日》,他提出“只有清除黑子,太阳才能变得更光明!

  1963年8月,刘英接到北京大学东方语言文学系的录取通知书!那天晚上,兴奋使他难以入睡,他憧憬着多姿多彩的大学生活,向往着美好灿烂的人生……

  第二天,当他醒来时,一切都破碎了——他被逮捕入狱!罪名是“攻击党”、“攻击三面红旗”。而罪证,正是那篇《夸父追日》,看过剧本的7名高中毕业生也一并打成“刘英反革命集团”!刘英因此蒙冤受屈17年!

  他被反铐双手,关进了单人牢房。进监狱那年,刘英仅十九岁!

刘英:曾被北大录取,哲学狂人的坎坷人生

刘英于1993年11月在给师大马列研究所的研究生作报告

  他开始面对现实思索,他想起了自己笔下的夸父,那个不顾一切地追求光明和真理的人。而刘英自己不能现在就倒下,要坚持住,不能死、不能疯;要学习、要寻求真理;要坚强地、真正地、有意义地活下去!

  在监狱里,刘英开始读《资本论》、《法兰西内战》和《毛泽东选集》。手被铐着,他就用舌头舔着翻动书页。时而,一阵风吹过,他不得不费力地再次探出身子、伸长舌头来重新翻过去……

  三年过后,刑满了,他被送到了沙洋劳改农场。他不断地申诉、上告,也就被不断地延长劳改期限。十四年间,他每天在十几个小时的繁重体力劳动后,都坚持在昏暗的煤油灯光下学习,并写读书笔记。在那个特殊年代的特殊环境里,为防笔记被人看到或破译,刘英根据美国格锐格轻线速记原理并结合蕲州方言,发明了他自己的一套速记符号。劳改后期,他就是用这种符号在《资本论》等书的边缘空白处写下了《建设论》的初稿。

  这十四年里,他以惊人的毅力通读了《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的三十九卷本、《列宁全集》和斯大林的一些主要著作,还把在狱中已读过两遍的《资本论》又读了三遍。

  劳改农场有个图书馆,“文革”期间关闭了。渴求知识的刘英常用节俭下来的钱给看守图书的老人买酒喝,以换得看书的机会。就这样,他得以阅读了黑格尔、费尔巴哈、亚当·斯密、蒲鲁东、巴枯宁、欧文和圣西门等人的著作,但他看到:只有马克恩才真正讲清了社会发展规律。与此同时,刘英还贪婪地饱览了众多作家诗人的文学作品。

  前后十七个春秋、漫长而坎坷,刘英没有被击垮,他凭借聪明的秉赋和坚韧的意志,涉猎了哲学、政治经济学、历史学、文学等领域,并进行了较系统的研究。

  1980年元月4日,刘英终于被撤销原判,由最高人民法院委托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黄冈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宣告彻底平反。同年,他在《中国青年》上发表了《我的人生之路》一文,在全国各地引起较强烈的反响,收到读者来信三千多封,大家把他当作知心朋友,对他吐露心声,同他探讨人生意义。紧接着,他被借调到了北京,任《中国青年》杂志编辑,参加起草了“人生观讨论总结”。这篇文章以编辑部的名义在1981年的《中国青年》第三、四期上发表后,被《人民日报》和《中国青年报》全文转载。

  1981年元月8日,《湖北日报》上又发表了《“囚徒”的信念》,再次介绍了他不寻常的经历和攻读精神。就在这时,刘英销声匿迹了。他回到了湖北蕲春县蕲北山区,一面在一所高中任课教书,一面埋头整理初稿和编写他在狱中就已建立的学术体系——《建设论》。

  1983年再次逮捕刘英,又坐牢半年无罪释放!

  1993年11月1日,刘英应中国人民大学学生会的邀请,作了一场题为《运用立体概念思考中华腾飞》的演讲,演讲预定在晚上六点半开始,整个大教室已座无虚席了。

  1993年12月3日,已是“知天命”之年的刘英怀着复杂的心绪,冒着北方凛冽的寒风来到了本应是他母校的学术圣地——北京大学。当晚,他又为北京大学研究生会理论部、博士生部的师生们做了一场讨论人生哲学和理论纵横的报告。其中主要介绍了他的学术研究成果及研究过程。

  1993年由安徽人民出版社出版拙著《立体概念与历史唯物新论》,该书由湖北社会科学院的院长、著名经济学家、博士生导师夏振坤先生作序。

  1994年调入蕲春县委党校,1995年被湖北省委党校聘为客座教授。

  1995年6月22日,刘英在中共湖北省委党校礼堂演讲,主题是《经济文化腾飞以及马克思主义发展》。

  2003年退休,2010年由线装书局出版《建设论》前三卷!

刘英:曾被北大录取,哲学狂人的坎坷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