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

发布时间: 2021-7-24 11:13|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94| 评论: 0

【蕲春文讯】

诗人、诗评家耀旭短篇小说《登蚂蚁山》载《长江丛刊》2021年2期,系诗人的小说处女作。

张冠诗歌《父亲的抽烟观(外二首)》载《文学世界》2021年第1期;诗《益虫和害虫》发《北方文化》2021年第3期;小小说《胖哥》《毛哥》载《精短小说》2021年5、6期合刊;诗《蕲州古南门冬日一游》(外三首)载《文学讲堂》2021年第6期。

江清明散文《黄梅戏票友》载《散文选刊》2021年3月号,短篇小说《疫中人》载《速读》2021年第1期;小说《漕家河故事》载《长江丛刊》2021年6月上旬(总第517期)。

李韧诗《老黄牛》载《黄冈日报》2021年3月6日;诗《春笋》载《黄冈日报》2021年4月10日;小小说《打的》载《精短小说》2021年5、6期合刊。

周小芳散文《烟雨樱花》《瞬间爆发力》载《文创达人志》杂志2021年4月总第92期。

周志启诗歌《错失丫头山》载《中原潮》2021年第1期;诗歌《泡澡,与洗无关》载《参花》2021年第5期;诗《父亲》载《黄冈日报》2021年5月15日;诗歌《乌沙畈的春天》(外二首)载《青年文学家》2021年第6期,诗《路遇一大片紫云英》发2021年5月31日《湖北电大报》。

何新恩散文《蕲河岸边大樟树》在第四季“我的家乡·我的湖北——我为家乡代言”征文中折桂夺冠。

田边诗《过年回家》载《齐鲁文学》(2021年春之卷);诗《守望》载《长江诗歌》2021第3期;诗《我坐高铁回家》载《东坡文艺》2021年01期;诗《轮廓》载《长江诗歌》2021年第4期,诗《栀子花》载《江河文学》2021年第3期。

余拥军诗歌《春风》《春》《春夜》载《黄冈日报》2021年2月27日;诗歌《收拾心情(外一首)》载《湖北电大报》2021年2月28日总第423期。

聂时珍诗歌《坐在一片绿叶上对春天说》载《安徽科技报》2021年3月5日;诗歌《孤独是一种慢生活》(外三首)载《文化时代》2021年第1期;诗歌《清明雨》载2021年4月3日《黄冈日报》,诗歌《在人间》载2021年4月13日《鄂东晚报》,诗歌《回故乡》载2021年5月7日《鄂东晚报》,诗歌《初相遇》(外一首)载2021年6月8日《河南科技报》,诗歌《中国红,中国梦》载2021年7月《作家天地》,组诗《写意九龙潭》载2021年7月《鸭绿江》。

张建雄诗《乡村年味》载《东坡文艺》2021年第1期;诗《题罗汉尖》载《东坡赤壁诗词》2021年第1期;赋《建党百年赋》获中华辞赋“司马相如杯”全国赋文大赛入围奖,并载《黄冈日报》2021年5月8日;诗巜自题》《回老家看压新醅逢大雪》均载《东坡赤壁诗词》2021年第2期;巜过棋盘洲长江大桥偶成一律》载巜诗词月刊》2021年第5期;诗《村居》载巜东坡赤壁诗词》2021年第3期。

韩向荣散文《春到乌沙畈》载《黄冈日报》2021年4月3日

康华英诗歌《彼岸》载《湖北电大报》2021年2月28总第423期;散文《裁缝老张》载《散文选刊》(下半月 原创版)2021年第6期。

陈云随笔《〈黄冈日报〉承载我的文学梦》载《黄冈日报》2021年5月9日。

王剑随笔《母亲节怀念母亲》载《鄂东晚报》2021年5月10日。

缪勇强《山野的风》载2021年4月19日《中国交通报》。

张卫国词《念奴娇 2021元旦》载《东坡赤壁诗词》2021年第2期。

周永红散文《送您一杯玫瑰茶》载2021年5月15日《黄冈日报》;散文《行走塔林》载《黄冈日报》2021年7月10日。

田幸云七律《赞大学生农民》载《农村新报》5月号。

叶子金的词《浣溪沙·纪念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在三门峡市委宣传部组织的庆祝建党100周年诗词楹联大奖赛中夺冠获一等奖。

邱汉华散文《姐姐》载《长江丛刊》2021年6月上旬(总第517期)。

陈新宇散文《青春心向党》散文载2021年7月《作文指导报》。

周方红诗 《父亲的算盘》 载《青年文学家》2021年7月上期。

《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

散文天地

散文、随笔、游记的园地,生活感悟、生活随笔、情趣小散、历史文化散文等,注重千字文。

褪不掉的兵味《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

文/余四海

《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

在军营,流传着这样两句话:“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兵”、“当兵不习武、不算尽义务,武艺练不精、不算合格兵”。其实说的是“兵味”。

谈起兵味,在部队里分新兵,也分老兵。我当过新兵,后又成为老兵,属于终身爱党、爱祖国、爱人民的好兵,从不当屌兵。自从当了新兵和老兵,从那时起浑身沾满了浓浓的兵味,漫长的军旅生涯从此深深的烙印在我心中,永远抹洗不掉的军魂。

转业回到地方后,随着年轮的转动,岁月的流失,新兵连时部队训练场上练兵的口号仍在我耳边不停的环绕回荡,抹不去的却是对同举一竿旗、同吃一锅饭,同呼吸共命运,一起劳动、一起娱乐、一起在训练场上摸爬滚打的昔日战友浓厚的思念。

1993年12月那天,身穿崭新的橄榄绿军服、胸前佩戴着一束大红花的我像出嫁远地的新娘一样,在村领导、亲朋好友和手持鲜花读书的小朋友们前呼后拥下,伴随着劈劈啪啪的炮竹声、敲锣打鼓欢送歌声中,沿着村庄那条崎岖的山路,一路欢送到如今全县有名的口子镇--檀林镇人武部报到,那才是我军旅生涯人生起点。

《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

小客车两边悬挂着“一人当兵,全家光荣”,“参军入伍、报效祖国”红色横幅,载着全镇12名武警新兵缓缓的向县城挺进。一路上,车轮像一头老黄牛似的载着我们不停的奔跑,我好奇不停地追问着坐在我身边头顶戴着军绿色警徽大檐帽的接兵连长:“部队是啥样子?叔叔,能告诉我吗?”他严肃的面容很有礼貌的像妈妈给自己的孩子讲雷锋少年故事一样,不其厌烦的告诉我:“部队是一座大学校,能培养出国家很多有用的人才,可以锻炼人的意志,也能把一个懒惰的人培养出一个勤快能干有学识的人,跟着叔叔走,你就知道了”、“学习雷锋你知道吗?如果你怕吃苦,我现在还来得及把你退回农村去”,他反问试探着我的问答。“学习雷锋就是为人民服务,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呗,吃苦怕什么?我什么都不怕?我要去报效我们伟大的祖国”。

车速缓缓的驶进县人武部院内停下,来自各乡镇的海陆空“三军”新兵肩背着已经捆绑好的薄薄棉被和水壶,水壶上系着一条洁白的毛巾,排好长长的队伍,在县武装部长致完欢送词后告别亲人,依恋不舍的各自登上了开往武汉的小客车,汇集在武汉火车站铁路广场。来自五湖四海的新兵在接兵团长的统一部署指挥下,大家又坐上了通往四通八达的绿色铁皮硬座火车,途径郑州到达合肥火车站铁路广场。其中,来自湖北蕲春檀林镇的12名武警新兵,在接兵团长宣布的名单下,每三人为一组,全部分散到安徽省城合肥市区、蚌埠、淮南、宿县地区,唯独的只有我和同镇两位老乡分到宿县。

初次来到部队,部队大门头上悬挂着长长的“热烈欢迎新兵到来!”红色横幅,墙壁上到处张贴着“当兵不习武,不算尽义务、武艺练不精,不算合格兵”等标语口号。大门口处两边一排排英姿飒爽、军姿笔挺的老兵站立在冰雪之地一动也不动,随着指挥员统一响亮的口令“敬礼”“礼毕”,他们向我们新兵行了一个整齐标准的军礼,不停的用双手鼓掌为我们30名新兵到来表示热烈欢迎。行完军礼后,主动抢着帮我们拎行李、提背包,问寒问暖,使我们初次感受到了部队大家庭的温暖和军营严肃性、庄重感和神秘感。

新兵连集训时,北方的天气特别的寒冷,下着厚厚的冰雪,军营生活条件比较艰苦,住的是矮旧的砖瓦平房,每天洗的是冰冷凉水,不到半个月每位新兵脸上、手上、基本上长满了大大小小乌紫发黑的冻疮,每餐吃的大白菜吨猪肉或鸡架粉条,萝卜、大白菜、雪里红咸菜等伙食,基本上是见怪不怪。经历过三个月的强化集训,每天走队列、站军姿、单兵战术动作低姿匍匐前进、卧倒、练习单双杠、训练擒拿格斗、倒功、跑五公里等军事科目。营部每周六举办夺红旗军事大比武,各排班竞争第一名,前三名获嘉奖奖励、排后三名随着一声口哨集合声,全班排人员打起背包,装满水壶水、背起两把十来斤重的“八一”式自动步枪,绕着400米的训练场跑完30圈为止,个个累得喘不过气来,满头大汗淋漓,仍然坚持到胜利跑完最后一秒钟。训练场上虽然有痛苦,有委屈,有抱怨,有叛逆,有泪水,那都只是我们军人成长中必经的心路历程,都化为前进的源源动力。

新兵连结束,每个新兵都要被部队组织分配到各基层连队担负着看押、看守、警卫、处置突发事件和反恐等一系列重要任务。我被分配到安徽泗县中队。来到连队,从事过养猪、种菜、炊事员、卫生员、文书,带兵训练,屡次参加过抗洪防汛抢险救灾,捕歼绑匪任务,受到连部、团部多次表彰为优秀士兵、优秀班长、优秀党员、优秀标兵,曾荣立集体、个人三等功等殊荣。

《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虽然脱下了军装,离开了部队,但永远褪不掉的是兵味。从那时起我们就有了一个令人肃然起敬的名字---老兵。这种磨砺,这种精神,这种信念,将是我们军人的人生标签,永远的精神高地,不竭的财富,不竭的动力。军人特殊的气质,始终将我成为一生不离不弃的磨砺记忆,永保军人的本色,奉献于社会。

“若有战,召必至!”为国捐躯、血染他乡,只为了社会上安宁,百姓能够安享太平盛世,在今后的工作中我将不辱使命、砥砺前进,永远“听党话、感党恩、跟党走”,做一名忠于党、忠于人民的好兵。

作者简介余四海,现供职于蕲春县发展和改革局,文学、诗词爱好者。2000年至2003年曾在湖北蕲春报发表《我的家乡》《家乡的山路》《天上那片云》等作品;2006年曾在安徽宿州皖北晨刊发表《我把爱情留在了那里》《玫瑰凋零》等作品;2020年至今曾在蕲春网、江堤防汛快报、蕲州在线均发表散文作品《哨棚下乘风破浪的姐姐》《苦过的日子》,诗词《巡堤人》《防汛》等作品。《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

《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艾都诗会

现代诗的阵地,注重哲理、诗眼、诗意,忌回车键式的口水诗,散文诗也在此栏目。

《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张冠诗选 ll瀑布之上(组诗)《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瀑布之上

金沟村有三处瀑布

有人分别为之取了好听名字

觉得不顺口,也记不住

不如就叫金沟瀑布

瀑布是用来仰望的

我的双腿不听使唤

总是走出眼界

手脚并用,攀过无路之路

我站在瀑布之上

在青山之穴,在时间之外

我从仰望到俯瞰

水从幽深到旷远

只隔一个身段

那些水珠

越跳跃越清亮

一平缓反倒混浊

流水带走了石头的棱角

草木的层次感

是被瞌睡的水呼噜声

衬托出来的

一棵完全断根的树

被水雾灵气催出新绿

我以为我已经无限接近云朵

一只从树枝上滑落的蚂蚁

在我额头细声嘲讽

下山后,我在小溪旁洗手

发现一匹枯叶

紧紧搂着一块水底石

我用手指将它掰开

让它代替我的问候

流向远方

再访蕲州古南门

2月4日春意绵绵,风调雨顺

陪卢圣虎、理坤去看蕲州古南门

他们远道而来,是第一次

耀旭也是第一次

我比他们多了两串脚印

和一番感慨

凤凰山只是形似凤凰

那些从古南门进进出出的人

一定有神似凤凰的

哪怕他们比衰草和黄土烂得更快

江水几乎将凤凰山淘空了

似乎紧咬着我的步履

我将成为一片羽毛,还是

一次回眸

坚实的古城墙说

历史是用以铭刻的

浩荡的江水说

时间是用来流逝的

站在它们之中的航标灯不说话

时明时暗

烟波寨的山水经

烟波寨隐于向桥十万大山中

即便在冬季,没有枝繁叶茂掩映

我们始终没有找见上寨之路

从枫树村溯溪而上

水流作向导也不靠谱

它们认岸作路,诱惑我们走错岔口

所幸景色不错

烟波河、烟波潭、烟波瀑次第展开

石树草木各安其命,任凭我们形容

我们更醉心于撩水

水响可夺魂,它们那么好动

是藏不住大山的心思的

拱石桥连通古今

丫头山毕竟太过高冷

这次不扰其清梦,虚行也罢

我最爱涧边路旁的“黄金万两”小草

真想挖几株,带回家种养

或送给某人,讨个好彩头

九潭杂咏

九潭只剩余三四潭

水依然至清至净

依然和十首古诗

押韵

涉水是泥石和云雾的事

连船只也是水的过客

否则,孙二娘划过来的石船

不至于搁浅几个世纪

我们适宜跋山

在悬崖之上,在山顶

再坚固的石卡门

也守不住岁月老去

我们走过的山路清风都走过

我们留下的足迹雄鹰没来过

据说脚下之山是空山,亦灵山

我们爬上天梯

找不见故人的藏宝阁

但是鸟鸣就不同,只几粒

就激起传说的回音

卾皖通道早已改道

石佛寺还在

观音洞也还在

它们不怕寂寞

只怕败落

早春木石河

山间的河流无一不是木石河

青石镇的木石河才是木石河

两岸之木皆为难成材的杂木

河里河上之石皆为麻壳石

契合蕲北山区贫瘠

水是早春三月之水

是穿透杂木眼睛之水

是跳上麻壳石额头之水

是沁入岁可深层的冰泉之水

河是一条内河和短河

跌进桂华水库后便不再奔波

像是留守故土的老人

从山顶垂挂下来的瀑布

是忧郁和飘柔的

像山里自带体香的姑娘

对面远山上的擎天一石

像星河的航标灯塔,又像

望夫石的孤寂

宝塔

七月的头一天

我开着导航驱车前行

拐过许多弯

不远的高处,突现一宝塔

像一根针

扎在山的穴位

跨过许多桥,又见一宝塔

像一根刺

卡在河的喉间

那些随处可见的宝塔

有塔无宝

散在山水间,隐于我身后

而我从未见过的宝塔

匿于海市蜃楼

却像一盏灯

照在心房

忽然收到陕北师妹梁雯微信

邀请我去延安

她会在宝塔山下

等我

2021.7.5

作者简介张冠,男,生于1965年2月,湖北省蕲春人,有小说、散文、诗歌发表在报刊上,出版诗集《红月亮,白月光》。《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

《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小说看台

以短篇小说、小小说为主,

优秀中篇小说可适当放宽条件。

《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

《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生病的技巧文/江清明

参加会议的人都到齐了,唯独局长不见踪影。几位“副局”问办公室袁主任,上午快9点了,局长还未到,会是开还是不开。这次局机关干部职工大会是局长昨天下午下班前临时叫办公室通知的。

袁主任说:“他已给局长打了几次手机,都不在服务区,给局长家里打了几次电话,也是忙音。”

正着急,有人捎信说局长生病了,已送到县第一人民医院。

大家都知道局长有高血压,这“突发”的病肯定不轻。会也就自然取消了。为了证实这消息的可靠性,几位副局差袁主任去县医院打听一下。

袁主任私下了想起了“小九九”,局长如果真是这样,麻烦就大了。三十几号人的一个小局,穷得连鬼见了都打喷嚏,两个月的工资还在工资表上悬着,医院是好进不好出,局长这一病,没有个两三万是打不住的。这样一来,岂不是雪上加霜?

袁主任到医院一看,局长果然在病房里打点滴,局长夫人在一旁陪着。

局长夫人说:“局长一大早起来上卫生间,头就晕得不行,不是她扶得快,险些一头栽在地上。到底是啥病,院方说要先做检查,等检查结果出来了才能确诊。“

局长示意袁主任坐下,并让袁主任迅速通知局领导班子成员:”这里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人生病是正常的,不要闹得满城风雨,这对工作不利。“交代完后,局长叫夫人回去,这里有袁主任留下来就行了。

局长真的病了,这消息不胫而走,前来看望的人很多,上至县领导、兄弟单位的头头脑恼,下至亲朋好友、本局的干部职工。这年头,没有空手看人的,就是串个门也得捎上水果什么的。有来头的,出手都很大方,先是询问病情,再是慰问几句,然后递上“包包”。局长几乎是没有推辞,叫袁主任一一收下,作好登记,说是他日后要留着还人情。

不几天,局长出院了,检查结果还算正常,只是一些小毛病,无大碍。虚惊一场。局长上班的第一天,他在办公室和这么几个人碰了一下头:局纪检组长、工会主席、计财股长、还有袁主任。接下来的事情是谁也想不到的。工会主席带着水果、营养滋补品慰问了局机关离退休干部;纪检组长将本局干部职工看望局长的“探视费”悉数退还;计财股欠下的两个月工资如数发放……

作者简介江清明,湖北省作协会员,蕲春县作协主席,在《长江文艺》《芳草》《当代作家》《小说月刊》《佛山文艺》等刊发表文学作品百余万字,有多篇作品上各类选刊和获奖,出版有中短篇小说集《爱你好难》和纪实文学作品集《伊甸园,不该偷吃的禁果》等。《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

《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蕲阳诗词

古体诗词、联赋的空间

01

/陈仕权

祥云生玉魄,皎皎泛流光。

稚子呼天镜,骚人话夜凉。

窥中娟影动,牖里相思长。

对酒听箫鼓,吟哦嗅荷香。

02暗香·致意神十二航天员

/陈仕权

地蒸炎暑。听蝉鸣鸟唱、清池荷语。夏至时风,声烈融融化嘉澍。见证辉煌一瞬,载史册,三英孤旅。凭射电,天地通途,首访谒穹宇。

期许。空天舞。三月寂寥行,赤心如炬。志坚若铸。行走太空任风雨。梦寄天和日夜,但思念,妻孥慈母。为祖国,曾誓要,此生不负。

作者简介陈仕权 ,退休公务员,爱好文学,犹喜填词作赋,在一些纸媒和微刊上时有诗作问世。禀承我手写我心,纵马由缰,乐此不疲。《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

《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

书画光影

书法、绘画和摄影(以蕲春境内的景物为主)

都以照片形式收稿

《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贡晓燕作品展《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

《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

《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

《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

《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

《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

《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

《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

《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

作者简介贡晓燕,蕲春人,1980年出生,蕲春县美协会员,黄冈市美协会员。自幼酷爱绘画,后经名师指导,经多年刻苦练习,不断创新,取得丰硕成果,多次参加县市展览,近年来坚持工笔创造的同时,从事美术教学工作。因细致务实有耐心的教学风格,在学生中取得了良好的口碑。《蕲春作家》2021年第28期

相关阅读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