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李韧新诗集《风景》即将出版

发布时间: 2021-6-23 10:05|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33| 评论: 0

李韧新诗集《风景》即将出版

湖北作协会员李韧新诗集《风景》已选入《荆楚文坛作家文库》(长江文艺杂志社主编)第12辑。即将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

一.内容简介

本书收录了作者2019年底以来创作的部分诗歌,共238首。分风貌、风情、风云三辑,大部分系作者近年生活所见所闻,所思所感。带有随想随记,脱口而出的性质,自然,原生,朴素,简洁。作品题材广泛,立意较深。语言表达直取核心和要义。作品呈现出“大道至简”和“水到渠成”的境界。

先睹为快。可关注公众号《老李随记》。

二.序言(2篇)

序一:心灵深处有风景

何新恩

《风景》系家乡李韧先生所著诗集,分《风貌》《风情》《风云》三辑,收录了作者近一年多来生活中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共计238首。从三辑内容看,《风貌》多写风物景致,《风情》笔指山河故人,《风云》着墨现实社会。本书也是李韧先生退居二线及退休三年多来,继《春天畅想曲》《转身》《记忆》后的又一本新著,他退休不言休,志益弥坚,笔耕不辍,让我心生敬意,愈加钦佩。

我常年在外地工作,与家乡李韧先生交往时间并不长、见面次数也不多,但大抵性情相投,且有共同爱好,彼此心有戚戚焉,也常在手机微信上互动交流。本书收录的200余首诗歌,我之前在他的微信公众号《老李随记》大多浏览过,对他的行文风格有所了解,有的印象还很深。此次李韧先生邀我为《风景》作序,出乎意料之外,我在倍感信任的同时,也深感压力。因为与诗歌,我是门外汉;但恭敬不如从命,于是我把这238首诗,又通读了几遍,写出如下读后随感,权充为序,请教方家。

生活有温度

一个始终热爱生活的人,是一个有温度的人,也是“时代的信者。”李韧先生在家乡蕲春,生于斯、长于斯、学于斯,工作于蕲阳大地,他从民办代课教师到八里湖农场办事员、县直机关干部,一路成长为县委宣传部副部长、蕲州镇长,三渡乡党委书记、科技局局长,蕲州镇委书记、县公安局党委书记、县政协副主席。这样的职场晋升通道,在县域地方不容易。固然表面风光,但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置身其中才会深感不易。李韧先生在家乡本土升至县级干部,得力于组织关心、领导认可,也与他长期拼搏奉献、严于律己密不可分的;这些在《追剧》《理解》《徐场长》等诗中偶有流露,至今他在《考试》中还遗憾,“养猪,教书,写报道,当公务员/做了一生的梦/赶了几十年的考/惭愧/没有交一份满卷/没有获一回满分”。

但“到站下车”,挥手作别职场“一段繁忙而充实的时光/一段艰难烦恼的经历/一段美好难忘的记忆”,进入人生《新旅程》后,如何适应且过好退居二线及退休生活,则考量着一位“退休官员”的处世态度与人生格局。从《风景》诗行中可以找寻李韧先生退居二线及退休后的生活轨迹。他人不落闲,或游走于山水之间,或言欢于师生聚会,或纵情于字里行间,或往返于蕲沪路途成为“走读生”,为照顾蕲春老父起居尽心尽力,为接送上海小孙女自得其乐。

从生活出发,落脚于生活,这是我们每个人的归宿。《中国诗词大会》第六季总导演颜芳说:“诗词来源于生活,而对诗词的热爱总能让人们的生活比从前精致那么一厘米。”职场中人总有退休的时候,正确对待、认真规划退休生活,对于我等中年人来说并不是太遥远的事情。像李韧先生归居田园,往返城乡,关注社会,保持思考,坚持书写,做一个有温度的人,或许也是一种不错的退休生活方式吧!

“那些人和事,那些过往,那些真善美/总在诗中萦绕”。《环卫工》《清扫》《蹲下》《搀扶》等对弱势者的悲悯也是李韧先生诗行的温暖。他用心、用情、用文字、用笔墨,回首岁月过往、书写人生下半场的诗行,也让我懂得:人生始终要有积极阳光的心态来面对风雨、看待进退,始终要感恩岁月的厚待、感激生活的馈赠;因为风霜雪雨都经过、才不枉此生来过,磨砺后的生命才更圆润鲜活,涤荡后的心灵才更纯净透彻。如此,我们才有可能成为与时光、与生活握手言和的人。正如他在《辣椒》中感慨,“终于明白/什么叫适可而止”。他也感知到,“柳枝一天天茂盛/比树叶还稠密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幸福”。

笔下有力度

中国是一个诗歌的国度,从《诗经》《楚辞》到唐诗宋词……璨若星河的篇章早已融入了中华民族的文化血脉,代代流淌。但“当代自由诗之难,在于没有现成的形式上的继承,它既不可能来自中国古诗,又不能照搬西方翻译诗。”对照中国作协副主席、著名作家张炜如是说,李韧先生诗集《风景》直白而易懂,也不乏妙笔金句。

如《盼雪》:“小雪写了/又来写大雪/明知,雪是写不来的”,还有《被子带回了太阳》:“被子登上阳台/晒一天太阳/长胖了//被子回到岗位/软绵绵,懒洋洋/储能作用/被子不再萎缩,冷漠,沮丧/一身的得意,张扬……缘由/被子带回了太阳”。这些诗行,是李韧先生对古已有之的“赋诗言志”传统的继承,通过恰当的想象和比喻,让现代诗呈现出更鲜活的生命力。

文无定法,虽说写现代诗没有固定的套路,但还是有一定讲究的。张炜先生在《为什么写诗》所言,“有人认为现代诗的唯一特长,就是可以随意言说,可以纵情使性或皇帝新衣,可以唬人,那就犯了人生大错。现代诗必须朴素和老实,它的这个品质才是立身的基础。真挚朴素的诗人走入了晦涩,这晦涩才有意义。”诚如李韧先生诗观“自由简洁、用心表达”,虽然他自谦道,“喝一生酒/没能写出一首好诗”但他还有自信,“且等/斗酒诗出,笔下生辉”。

通俗易懂是李韧先生“分行文字”的最大特点,也听说引起过部分诗友的争议,他自己也以《申辩》作答。在笔者看来,有谁能否认直白如《三吏》《三别》《卖炭翁》不是直抵人心的名篇力作,又有谁能阻挡“凡有井水处,皆能歌柳词”的民间传唱。诚然,《风景》中不全是精品力作,但有不少诗行如一幅幅简笔画,“朴实无华,以小见大”(《记忆·序》),三言五句便勾画出鲜明的轮廓,正如李韧先生自称,“时间久了/我的诗也一样/直白,脆嫩,清爽”。

“故乡今夜思千里,霜鬓明朝又一年”。李韧先生“是有情怀的人”,《风景》让我感动的还有他对于乡土情怀的传承与赓续。在《一张存单》《故居》《老黄牛》《马蹄》《白菜苔》《喝茶》《走亲戚》《我不是古镇的过客》《原乡》等诗,李韧先生对故乡风物、故土故人等着墨颇多。相信读者会从“我的家乡蕲春/需要一首好歌”的呼吁、从《我来武汉了》的吟唱,深切感悟到他“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的质朴情怀。

北大教授、著名作家曹文轩说,“乡土社会凝结的基础除了土地,就是情感,而这种情感除了血脉亲情联系之外,就是乡情、邻里之情,进而生成对于天地、自然、人世的态度和相应的礼节。”正是乡情的牵系,他居家抗疫还不忘那些《动员》《登记》的抗疫志愿者;他人在上海还不忘家乡人在《大暑》中防汛守堤的艰辛,不忘脱贫出列的蕲北农村《乌沙畈》。或许是身边这些沾满泥土气息的善良和温暖,给李韧先生这位曾经的农场少年照亮了前行之路、校正了人生的方向,也造就了他平生办事认真、诚实待人的秉性。

风景有角度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对风景的感知,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话题。“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生活中风景无处不在,近处亦有风景,缺少的是发现美的眼睛、欣赏美的角度。

在李韧先生的笔下,“每个人的骨头里连着故里山川的血脉”(《转身·自序》)。《风景》中既有《雷溪河漫步》《蕲竹》《雾云山随记》描绘家乡大地河山、草木四季的自然风光,甚至不经意流露出“雾云山/被一群人吵醒了”的欣喜;也有《境界》《我的老师》《老同事》等家乡故旧的心灵之美。既遇到《帅哥》《文明》等异乡好人好事,让他《惭愧》之余心生《敬意》;还在《站台》《襄阳行》《古隆中》《项羽故里》等旅途中领略到一路风光。如果说有形的山水是“远方”、无形的文化是“诗”,那么“诗与远方”的交融,就是李韧先生笔下活色生香的《风景》。

值得一提的是李韧先生诗行中,对父子情、母子情、夫妻情、父女情、爷孙情等家庭亲情及朋友情、同学情、同事情也着墨不少,《父之趣事》《捎带》《唠叨》《小孙女趣事》等诗亦庄亦谐、风格活泼,呈现和谐幸福的家庭生活之美;《徐先生》《老宋》《伙伴》等诗读起来生活气息扑面而来,“无时不刻不在滋养着我们的如水岁月”(《转身·自序》)。我们与其羡慕别处的风景,不如珍惜自己眼前的“小确幸”。正如诗人卞之琳在《断章》写道,“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人生是向死而生、奔向终点的长跑赛,更是比拼耐力的全场赛。身在职场是为上半场,拼的是干劲,看谁走得快;退休后进入下半场,拼的是韧劲,看谁走得远。“生命其实也可以是一首诗”(席慕蓉《雨后》),退休后李韧先生已著作等身。既然退休拿到《小红本》意味着《转身》,那么不如放松身心,把过往留给《记忆》、把时间交付未来,或晴耕雨读,或游历山川,或书写文字,或关顾家人,这样“生命,其实到最后总能成诗”。这余生,何尝不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呢?

兴趣与热爱是一对孪生兄弟。有了文学爱好的兴趣,“热爱就会不顾一切,热爱就不可能瞻前顾后”(《转身·自序》)。李韧先生退休后保持笔耕不辍的本色不变,也最让我敬佩。然而“‘诗’是生命的闪电,是灵智,与感性和理性有关却又大幅度地超越了它们”,张炜先生认为,“诗是文学的最高形式,诗是文学的核心。思与诗,这二者的交融正是文学的成长。”李韧先生也明白,“诗歌具有其本质特征,创作理应遵循其规律及原则”(《记忆·后记》)。因此,我满怀期待他在以后创作中互学互鉴,精益求精,续写华章,再谱新曲。

是以为序,祝贺《风景》付梓。

(作者系蕲春漕河镇人,现工作定居于武汉)

序二:他时刻都在发现日常生活之光

耀旭

李韧先生是我的老乡,我的诗人朋友,退休之前也是我们县的一位领导,他从小热爱文学,后来从政,在我们老家蕲春县,一直干到二级调研员。

热爱文学的人,心性中总有一股真诚之气,有了这股气,说是好事也是好事,说是不好的事也有可能。有时候,真诚是要付出代价的,包括热爱,一样也要付出代价。你热爱了某一种事物,就有可能牺牲另一些你不熟悉和基本无感的事物。总的来说,一个诗人,一步一步地走过来,家庭、事业、生活、诗,都拥有了,都不错,这是很幸福的事,但这状态太理想化了,一般人很难实现,对于作为诗人的李韧来说,也是有缺憾的,在他人生最重要的时光里,他是把诗丢掉了或者说是放弃了的,为什么?也许就是所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熊掌美味,不可每餐食之,鱼是正餐,他的人生经历,除了高中毕业后最初当了几年民办教师,其他的履历都在行政,年轻的时候,要把心思用在主业上,做好自己的事,慢慢当领导了,责任又大些,事情又更多,写诗的事,就差不多放弃了,一直到从副县职退到二线,他的第一件事,就是写一首诗,告别过去,重拾未来,令他自己也没完全想到的,这个未来仿佛就是一个诗的未来,每天每天,再普通的日子,再普通的生活,对于他而言,都自由而充实,都诗意盎然。

从他回到诗歌之后的每一首诗,我都是认真读了的。说实话,如今这个网络时代,写诗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即使是像我这样的几乎一直都没有离开过诗歌的人 ,读诗也越来越有选择性了,所有的人的诗都读,我估计谁也做不倒,不是把你累死,就是把你腻死,有很多诗,你基本读不下去,我读诗的选择性是:1,读我喜欢的诗人的;2,读朋友的老乡的;3,读我能够读得下去的;主要是这三点,不在这三点之列的,一律回避。作为诗人李韧,有我非常喜欢和认可的方面:真诚、简单、直白、富于生命的活力和活气;同时,他又是我生活中熟悉的朋友和领导,他所记录的人、地方、事物我都熟悉。所以,他的诗,就一直在我的阅读视线之内,大诗人的诗可以不读,大师和伪大师的诗可以不读,诗人李韧的诗,只要他每天写,只要他每天在朋友圈里发,我每每都会用心读之,并往往会感到亲切和愉悦,或默默点头,或会心一笑,因为,他确实写出了我所熟悉的生活,写出了我们每天都能遇到和见到的人。

在我的阅读视野和我的阅读选择中,“我所喜欢的诗人”,其实是一个很模糊的界定,有一些诗人我几乎全部很喜欢,有一些诗人我只喜欢一部分,有一些诗人强烈喜欢,有一些诗人若即若离,有一些诗人曾经喜欢,后来又丢弃了,有一些诗人曾经忽略,后来又慢慢喜欢,众所公认的大师有一些喜欢,也有一些完全读不下去,国内的诗人也一样,一些名头很大、自认甚高的诗人在我这里,完全无感,读不下去,所以,我选择阅读的诗人,有一个最简单的标准是:“读得下去”,是的,这是最起码的标准,一定要读得下去,阅读是愉悦的事,如果阅读不能带给你轻松,不能带给你愉快,不能带给你感同身受,不能带给你发现,不能带给你一点点思考,那么,阅读的意义又在哪里呢?我是绝不喜欢那种自找罪受的阅读的,阅读的第一感受不是自然的契入,而是距离,冷冰冰的,要猜要曲里拐弯大费周章地去破解,那样的阅读,我宁可不要。

诗无定法,这个在中国传统诗学中,也是被认可的,只要是由心而来,我觉得诗是最自由的艺术方式,诗可以是探索,可以是呈示,可以是发现,也可以是记录,很多人其实对于记录是不太认可的,认为记录是新闻的责任,这里面有一个对记录的理解和界定问题,如果从一种很宽泛的意义上说,我们所有的艺术形式,艺术作品不都是在记录吗?文字的创造是不是为了记录?《古诗十九首》是不是记录?《诗经》是不是记录?石器是不是记录?陶的艺术是不是记录?青铜是不是记录?瓷的艺术是不是记录?敦煌壁画是不是记录?都是,从某种程度上说,记录反而是最重要的。

读李韧的诗,只要你不拿象征、隐喻、高雅、技术这些虚浮的东西来说事,你就会发现,他在记录,他在真诚的记录,他在老实的记录,他在有选择的记录,他在有态度的记录,他在简单的记录,他在生动的记录,他在细小之处细微之处记录,他在微笑着记录,他在开阔的记录,他在用心地记录。

很多人读《白菜苔》这首诗,会产生这样的感觉或疑问:这样直白的表达,是诗吗?而我的回答是,是呀,为什么不是呢?它就是一首关于白菜苔的诗呀。你们想要的诗究竟是怎样的呢?是的,它很直白,就是写白菜苔的生长,它的蓬勃旺盛的生命力,它的平凡普通,同时,它的珍贵,它的价值,其实就是在这样平白如话的诗句里还有更多诗人并没有说出的,它的生命力的源泉在哪里?它为什么既普通又珍贵?我们所有的人都会懂得和珍爱它吗?有没有人弃之如敝履?所谓的白话、口语,只不过是诗人所选择的表达风格,白话是很浅显、明白,但在这种浅显和明白里并非不可以蕴含着一些丰富的东西,诗的内质不仅仅在于文字表面,而更多的在于它所蕴含的可能性,它所挖掘的生活的内涵,它所包纳的生活的可能性。

每个人所面对的世界是一样的,所面对的生活也差不多,诗其实对所有人都是公平的,就像阳光和空气,谁都可以拥有,谁都已经和正在拥有,所不同的是,每一个拥有它的人各自的感受却是千姿百态的,你就说阳光吧,有的人觉得它温暖,而有的人却又觉得它晒,也有的人觉得它不够热烈,有的人觉得它照耀的时间太短了,也有的人觉得它多余,这就是人对于事物感受的差异性,这种差异性落到诗人里面,就构成了诗思的区别,主题的区别,风格的区别,李韧的诗歌,是向着阳光的诗歌,他的所有诗篇,都是在凡俗的生活中寻觅和发现光亮,是一种积极的姿态,一种正向的找寻。

关于《落叶》的组诗,也是非常客观的记录,树梢上枯黄的叶片都掉下来了,落叶铺在地上,红的和黄的,尽管是枯萎的,但也别是一番风景,而留在树枝上的叶子,是绿的,这是树叶生命的两种姿态,诗人的这种平常的说出,似乎也带着事物的自然生长的纯净的形态,第二首写到我的认识的局限性,既是他个人的,也是大多数人的,人对事物的认识永远都是有限的,无论是多么平常的现象,多么常见的事物,如果当我们认真的去审视,我们都会发现存在于它们之中的无限的广阔性。但太多的时候,我们对身边事物的平常形态都是熟视无睹的,诗就是“看见”,同样的事情,我“看见”了,而你没有“看见”,这就是一个诗人和他者的区别,包括清晨我们在路上经过那些每天清扫着大街上的落叶的人身边的时候,我们是否会有心的“看见”他们呢?“看见”然后记录,这才是一个诗人身份的最起码标识。

诗人写过多首关于艾草的诗,诗人写艾草,一方面,也许是因为艾草的诗意,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传达一种故乡的情结,蕲春是艾之故乡,而蕲艾的药用的价值、功效,都值得我们去挖掘和歌颂,《唠叨》选取的则是另一个有趣的侧面,因为诗人写了一首买艾草的诗,而被老婆“唠叨”了,“坐火车也写,来上海也写,连买一把艾草也写,你的事别人什么都知道”,这是既老婆的唠叨,也确实是诗人的常态,坐火车,他多次写过他所遇到的同车厢的人,文明的和不文明的,男的和女的,年轻的和不年轻的,外出吃饭、买单、购物,统统都在他记录的视野之内,哪怕有一点点稍纵即逝的诗情,他都会紧紧抓住,生怕它随时溜掉了。

《帅哥》是一首写他坐火车的诗,事情很细小,但我们读之也能感受到这种细小的温暖,一个陌生的今生也许永远都难得再次遇见的年轻人,因为诗人和他母亲是同乘一辆车到达的,所以坚持一定先把他送到目的地,这是一个有美德的年轻人,诗人记录这件小事,是值得的,这里面也蕴含着“诗之道”,它不是空洞的,它不是矫情的,它不是深刻的,但它是温暖的。

我最喜欢的,还有他的《小孙女趣事》。这组写小孙女的诗,特别的生活化,特别的真实也特别的充满了童趣,这也是一种记录,就像是一部短短的纪录片,小孙女的天真烂漫,纯洁的天性,在这种诗意的记录中又着其他所有成人题材的诗所不具备的纯净。干净和纯洁是诗的最宝贵的特质,而毫无疑问孩子幼小的心灵是比任何成人世界都更干净而纯洁的,看得出来,这一组写小孙女的诗完全来自生活的真实,这些细节是我们大人无论如何都想象和虚构不出来的。与其说这是诗人李韧的诗,不如说这是诗人李韧所记录的他的小孙女的诗。

对生活中一切细小事物的发现,在最日常的普通的事物中寻找光亮,努力传达自我的朴实的感受,这就是诗人李韧的坚持。他平白如话的诗风,他即兴创作的习惯,他时时刻刻都睁大着发现的眼睛,对任何新鲜事物,平常的事物,普通的事物,细小的事物所表现出来的真诚的注目,长久的以一颗欣喜之心发现和感恩生活,这是一种很好的诗的心态。在他的这本新诗集里,有太多我们读之会心有所动,会会心一笑的篇什,读他的诗,他随时都会把你带到这些平常、细小的生活的光亮里面,不会让你沉重,不会让你晦涩,而是让你欣悦而朗然。

再次祝贺诗人李韧的新诗集《风景》出版,同时也期待着他的坚持,期待他每天为我们带来新的阅读的畅然与愉悦。

(作者耀旭,原名田祥耀,诗人,诗评家,湖北作协会员)

三.后记

后记

LI REN

退二线后,注册一个文学公众号《老李随记》。写到200篇的时候,我跟自己说,不写了,有些费神。年青时容易激动,现在年纪大了,积习难改。遇到一些场景有感触,经历一件事情受感动,面对一个问题有看法,就想要表达。结果,停不下来。

读中学就有一个文学梦,总在涂鸦。诗呀,散文呀,小说呀,天天扒在桌上写。杂志社退稿信收到一大堆。后来参加工作写新闻报道,写材料;后来到宣传部理论科从事理论培训和撰写论文之类。写来写去,成了大杂烩。

2018年,散文集《春天畅想曲》几经周转,由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2019年,诗集《转身》由团结出版社出版。《记忆》只是庚子年一个特殊时期的一段历程。近年来,有400余篇文学作品,先后发表于全国各大文学报刊;偶有获奖。

2019年底以来,又写了若干篇目,这本书选用了200余篇。书名定为《风景》。全书分三辑,一是《风貌》,关注社会经济发展,讴歌大自然景象;二是《风情》,关于亲情友情和乡情,古往今来,人类珍贵的必不可少的话题。三是《风云》,对大千世界的观察,体现了个人的三观。作为一名公务员,即便退休了,还是一个社会人。

我的诗观是自由简洁,用心表达。不把诗歌创作看得那么神圣而高不可攀,不知道是不是显示出个人的浅薄和无知。在遵循诗歌创作规律的前提下,容许不同风格,这应该也是促进诗歌繁荣的有效途径。诗无达诂,文无定法。一首诗歌里,哪怕一个段落,一个句子,一个词汇里,有一点闪光的东西,有一点引人发思的东西,即便那么直白,口语化,只要对读者有一点触动,我认为,就不要抡起大棒把它扼杀了。不管是文字,还是语言,抑或一切艺术,最终,都必须回归自然简单,淡然隽永、直达人心。个人对诗歌的认识在《转身》和《记忆》的后记里已作不少阐述,这里不再喋喋不休。把生活和工作中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再来慢慢品味,是一件很愉快的事,也是一件十分有意义的事。

这里要感谢为本书作序的何新恩先生和耀旭先生。何新恩是个内心质朴、满怀爱心的人。他在省城工作那么繁忙,还十分关心家乡社会经济发展,尽心尽力,助人为乐,做了不少实事和善事;耀旭早年就已功成名就,实事求是地说,我之所以能坚持诗歌创作,从某种意义来说,也是受他影响。他们能耐心看完我的作品,为我写出这么深刻全面的文字,实在令我感动。

我的创作之所以一直坚持下来,要感谢周杏坤,甘才智,徐美兰,田志强,郑孟新等关心鼓励,指点迷津,他们是我的领导和老师,也是我的朋友。要感谢胡晓青,江清明,张萍,顾新洲,肖北平,黄晓红,王国华,余银生,胡守珍,李汇林,何良秋等同学同事和文友,他们热心快肠,褒贬与夺;感谢黄冈日报梅卓慧老师的无私支持。对长期以来一直关心本人文学创作的所有朋友,在此一并致谢。

长江文艺杂志喻向午主编一直牵挂我的书稿,这本诗集能如愿出版,得益于喻老师的厚爱。借此机会,还要感谢长江文艺出版社编辑老师的辛苦和付出。

2021年5月于漕河

四.目录(238首,略)

作者简介

作者:

李韧,公务员退休,二级调研员。曾任县委宣传部副部长,蕲州镇长,三渡乡党委书记,县科技局局长,蕲州镇委书记,县公安局党委书记,县政协党组副书记、副主席等。系湖北省作协会员;湖北省报告文学学会理事。

出版散文集《春天畅想曲》;诗集《转身》《记忆》。

近几年来,有400余篇文学作品,发表于《散文选刊》《鸭绿江》《海外文摘》《中国报告文学》《湖北日报》《世界日报》《鸭绿江》《参花》《东坡文艺》《精短小说》《问鼎》《荆楚报告》《黄冈日报》《鄂东晚报》《天下诗歌》《长江诗歌》《齐鲁文学》等报刊以及《湖北诗歌》《一线周刊》《中国诗歌网》等微刊网络。

荣获“2018年度中国最美散文二等奖”“湖北省报告文学大赛-中篇报告文学二等奖”““胡风文学二等奖”“齐鲁文学2020年度征文诗歌优秀奖”“湖北社会科学院理论征文一等奖”“黄冈市社会科学论文三等奖”“情感文学诗歌征文佳作奖”等。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