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长篇乡土小说《蕲镇》(003)

发布时间: 2021-6-26 10:14|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272| 评论: 0

成为蔡老师的蔡可白平生第一次成为一场晚宴的主角。

虽然是一次极为简单的晚宴,甚至于可以说是全体老师借着这个机会进行加餐,但在蔡可白的心里,这是一次不同寻常的晚宴!他是主角,平生第一次,他成为一场晚宴的主角!他年轻的心灵砰然跳动,黑亮的眼睛闪着激动的泪花,举起酒杯的手微微在抖动,他有些语无伦次:“感谢领导,感谢各位老师,感谢王校长,感谢大家!今天很荣幸,能成为大家中的一员,我一定向大家努力学习,努力把工作做好,为党的教育事业努力多作贡献!不断努力作更大的贡献!”

大家笑了起来:“到底是科班出身的老师,就是比我们会说话!”

蔡可白心里不明白是自己说错了话,还是大家没有听懂他的话,他觉得自己的声音够大了,一张酒桌那么小,大家应当能听清他说的话才是,可是除了笑,他们怎么没有反应呢?或者说,他们怎么没有蔡可白应当看到的并且能理解的反应呢?他有些懵了,只得自顾干了杯中的大半杯李时珍补酒,然后坐下来,看着王校长。

王校长似乎看出了蔡可白的尴尬,招呼说:“大家别只顾说话吃菜,也喝一杯嘛,同咱们新来的蔡老师喝一杯!”

于是有人站起来,向王校长举杯说:“王校长,我敬您一杯,我干了,您随意。”

说着,那人干了杯中的酒,一亮杯底,顺便拿起筷子夹了离他较远地方的盘子里的一块回锅肉塞进嘴里,一边嚼着,一边赞道:“好肥的肉!很正宗,味道好极了!”

接着又有人给王校长敬酒,王校长笑眯眯地举起杯子,放在嘴唇边意思一下,并没有真喝,而敬酒的一个个都干了,并且都亮了一下杯底。

看到大家都在给王校长敬酒,蔡可白也举起酒杯站起来对王校长说:“王校长,我敬您一杯,我干了,您随意!”

说着,蔡可白学着众人的样子喝干了杯中的酒,并且也亮了一下杯底。

王校长笑说:“你怎么都干了,今天这晚宴你是主角,该我敬你的酒才是!这样吧,既然你都喝干了,你这杯酒我也得喝!我的酒量有限,喝一半吧?”

立即有人附和说:“对对对,喝一半。王校长平时都不喝酒的,今天蔡老师新到,他喝半杯已经是破例了。”

蔡可白连忙又站起来说:“谢谢领导!谢谢领导!”

晚宴很快在愉快的气氛中结束了。因为是在街上酒店举行的晚宴,多数老师吃完喝完便骑着自行车回家了。有两个年纪大的住在学校的老师一上桌只是吃饭吃菜,吃饱了便率先一起走路回学校去了。最后桌子旁边只剩下王校长和蔡可白了。

王校长结完账,对蔡可白说:“蔡老师,你没自行车吧?要不我送你回学校吧?”

蔡可白知道王校长也住在街上,他这么说不过是一句场面话,他蔡可白再笨,也不会笨到让王校长骑车送他回学校的。于是急忙推辞说:“王校长,您先回家吧,我走路回学校去,这一点点路,我半个小时就走到了,很快的。”

王校长笑眯眯地说:“那好吧,你走路回去,年轻人,多锻炼一下也好!蔡老师,那就明天见!”

“王校长,明天见!”

蔡可白目送着王校长骑着自行车的背影消失在街上的昏黄的灯影中,这才辨别了一下方向,慢慢地向学校方向走去。

走不多远,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在叫:“蔡团子!蔡团子!”

蔡可白没有在意,因为在蕲镇,他似乎还没有认识的人,虽然他也有过“蔡团子”的雅号,但那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至少要追溯到高中时代。

“蔡可白!蔡可白!”

这回,蔡可白听清了这人是在叫他了,顺着声音扭头看去,却见街边一张餐桌上有一个人在向他招手。他定睛一看,立马认了出来:

“刘志军?刘志军!哈哈,真的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正是他乡遇故知了,蔡可白很高兴,急忙跑过去跟刘志军打招呼。

刘志军是蔡可白在高中时的同班同学,俩人关系相当好,不是兄弟,胜似兄弟的那种。高考后,蔡可白去了楚东市师范学院,刘志军去了楚中市的一所职业技术学院,二人分开后,信息并不相通,因为男生与男生之间写信联系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不想今晚他们却在这里遇到了。

“蔡可白,你怎么在这里?分配到蕲镇来了?还是?”刘志军起身将蔡可白拉过去,又扯过一张椅子将蔡可白按在椅子上坐下,又让餐馆老板再拿副碗筷和酒杯来。

蔡可白推辞说:“不用了,刚吃完饭。坐着说几句话就可以。”

刘志军不依,笑说:“几年不见,好不容易见面了,哪能不喝上几杯?再说,你又不是不能喝酒的。”

餐馆老板很快将碗筷和酒杯放到蔡可白面前,并且很懂事地给蔡可白的酒杯斟满了酒,笑说:“遇到熟人了,应当喝几杯!”

刘志军笑说:“老板,你不知道我们的关系,我们不止熟人这么简单的,我们是高中同学,三年在一个班,上下铺睡的,不是兄弟,胜似兄弟的那种关系。”

“那真的得好好喝几杯!”老板真是很懂事,给自己找来一个杯子倒满酒,对蔡可白说:“刘经理是我这小店的常客,经常来照顾我的生意,我很感谢他!你是他的老同学,我代表刘经理敬你一杯!”

“刘经理?”蔡可白看着餐馆老板,又看着刘志军。刘志军读的是专科,三年,比蔡可白早毕业一年,难道一年时间他就坐上了经理的位置?

刘志军笑说:“别听他瞎说,我不过是厂里的一个跑腿的,我们整个销售科的人都是这么叫的,哪里就真的是什么经理了!再说,今晚咱们只论同学,不论别的。”

蔡可白笑说:“有出息了是件好事嘛!再说,咱们当年读书为了什么?还不是有朝一日能有一点出息!就算不是光宗耀祖的那种,也可以是养家糊口的那种也行呀。”

餐馆老板也笑说:“这话说得对!刘经理,你这位同学看起来也是有出息的人,至少会说。”

蔡可白道:“会说就算是有出息了?那这世界上有出息的人多了去了。”

刘志军笑说:“老板,你别看我这同学斯斯文文的,出息可就大了去了。三年不鸣,一鸣惊人;三年不飞,一飞冲天!”

蔡可白道:“越说越离谱了,你看我这张老脸都不知道红了。”看着桌子上的另外几个人,又说,“刘志军,你看咱们只顾说话,桌子上的这几个朋友你也不介绍一下?”

说着,将餐馆老板倒满的酒喝干了,自己又倒了一杯,端起来,挨着桌子上的人逐个敬去。

刘志军笑着一一介绍:“这是我们科管经理,这是我们科王经理,这是我们科孙经理。”

都是经理!蔡可白这才明白刚才刘志军说的整个科室的人都这么称呼的意思。喝到最后,蔡可白看到一个女孩子,一个穿着花格子衬衫的女孩子,一个穿着花格子衬衫年纪约摸十五六岁的女孩子,觉得她有点面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便笑着问道:“这位也是你们科的经理吧?经理贵姓?小小年纪就当上了经理,真的是有出息啦!”

那女孩子连忙摆摆手,低声说着:“我不是经理。”

刘志军在旁边说道:“这回你可就说错了,她不是经理,她是我妹妹刘志红。”

刘志红掩口笑说:“你不记得了?我们见过面的,在来蕲镇的船上,我还抢了你的座位呢。”

蔡可白这才想起来,原来白天在轮船上遇到的那个女孩子就是刘志军的妹妹刘志红,这世界真的是太小了。于是也笑说:“你是刘志军的妹妹,也就是我的妹妹,好妹妹,这杯酒哥哥干了,你随意。”

蔡可白说着,便一口干了杯中的李时珍补酒。

刘志红端起酒杯,看着刘志军说:“我,我不会喝酒。”

刘志军说:“这位蔡老师是哥哥的老同学,我们两个,不是兄弟,胜似兄弟!你意思一下,剩下的,哥哥我替你干了。”

刘志红听了刘志军的话,端起酒杯放到嘴边嘬了一小口,酒一入口,便咳嗽起来,看来她是真的不会喝酒。

蔡可白当然不会勉强,刘志军却接过妹妹手中的酒杯递到嘴边一口干了,还亮了一下杯底。

忽然,一阵清风吹过,蔡可白猛然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不是艾香,也不是酒香,更不是香水味,是那种说不出又深入人的心脾让人陶醉的香味,正疑惑时,却看到了刘志红微微地向他笑着,他恍然有些明白了,却不敢直眼去看她,偷偷地盯着她的脸看了一眼,却假装抬头去看她头顶的天空。

此时的天空,月亮出来了,洁白而圆润,像极了刘志红的脸蛋。

作者:天下大平

相关阅读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