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春文艺】乌沙畈 / 甘才志

发布时间: 2021-6-23 12:30|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73| 评论: 0

乌沙畈

甘才志

乌沙畈。也叫畈?在我的印象中,畈都是平畴的,宽泛的,呼啦啦一大片,一望十几里,陶渊明写的《桃花源记》“阡陌交通,鸡犬相闻,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就是这个样子,如同我所知道的马畈、周畈、高德畈、东风畈,更别说县内人人知道的四十八圩、七十二畈,那是全县的粮仓啊,比县城还重要。当年我还是孩童时,一次听见来八里湖挑大堤的民工张大着嘴巴说:我的个大哇,一展平洋,好大的一个畈!上乡人把娘叫大,这个我懂,一展平洋指宽泛无边,像大海,这个我也懂,我不懂的是怎么能叫畈呢?明明是湖嘛,围起来是良田。再说,一展平洋也说不上,平洋是海,海多大我虽然没见过,但是读小学的我早就会唱“大海呀大海,你是我的故乡”这首歌,海是一望无际的,怎么能把眼前的湖叫海呢?还说“畈”。

【蕲春文艺】乌沙畈 / 甘才志

那时的我真想和民工争一争,说你少见多怪。结果没争,因为民工说完这句话就被哨子吹去上工了,屋里只留下孤独的我。自此我记住了“畈”字,还记住了“畈”一定是个很大很平展能种粮食的地方,后来再长大点就知道沃野这个词,与“畈”是同等意思。我知道县内有许多个“畈”是我参加工作后,还知道“畈”不一定特别大,像八里湖这样的大“畈”很少,我们劳动时说的“畈中间”,是指很远的地方,在许多“畈”就用不上了,因为许多“畈”直线距离也只几百米,千把米,一枪能打个透心穿,枪都打不穿的“畈”是少之又少的。换句话讲,像八里湖这样几万亩的大“畈”少之又少,多数是上千亩或几百亩的小“畈”。尽管如此,活了一个多甲子的我见过许多大小“畈”,但是见到“乌沙畈”这样的小“畈”还是头一次,不仅仅因为它很小,还因为这儿是以“畈”为村名的。周围的村多以“山”命村名就是一个比照,如雾云山村、四流山村、詹山村、李山村、将军山村,不以山命名的村也多以“冲”命名,如牛头冲村、朱冲村、雷冲村、正冲村、西冲村、曹冲村,以山或冲命村名富有特色,好记,还有标识性,如同平畴地区以“塆”“畈”命村名的理一样,乌沙畈村却是反其道而行之,畈的重要性就可想而知了。正因为如此,我到乌沙畈村来的头宗事就是想见识“乌沙畈”,了解“乌沙畈”。那一日,当我站在村部楼房阳台问村干部“畈在哪儿”时,干部手一指响亮地回答我:“这就是”,声音透出几分得意。“这就是。”当然这就是“乌沙畈”,是我听见过无数次的“乌沙畈”,是生长在蕲春人头顶上的“乌沙畈”。此一时,我快要被人笑成“骑马找马”了,站在乌沙畈还要问“畈在哪儿”呢,可笑不。于是我把好奇的目光尽量撒开去,织成一挂能捕鱼的大网,企图撒到每个角落,将畈上、畈下、畈中的每块田、每条岸、每株庄稼都捕进网底,然后解读,看这儿的畈与别的畈有哪些不同。谁知撒一会,眼前的“畈”就害羞了,羞得缩成一团,像个丑媳妇见公婆,忙的把头低下,把面孔藏起,害怕公婆再望第二眼。这是一个怎样的畈呀,且不说它没县城所在地的付畈、十里畈宽阔,也没有蕲河两岸的周畈、望天畈平展,就连同样在山区、在海拔500米以上的向桥落星畈也难比,落星畈面积虽只几十亩,但是被四周的高山环拥着,显得特别玲珑娇赧的样子,袖珍的平畈——我见第一眼脑子就冒出这个词,而此时我脑子再也冒不出这个词。是的,眼前的畈袖珍,但不玲珑,更不娇赧,宽不过一百米,长不过一华里,顺山势而下,成侧凹状,不平,不梯,两旁的山也不高,村干部说面积三百亩,我怎么看都不够。也叫畈。

【蕲春文艺】乌沙畈 / 甘才志

还是被人叫了无数次的“畈”,写进书印在奖状盖上红彤彤的大印散发到各处的“畈”——“乌沙畈”就是这儿。村干部看到我无言跟进解释,说乌沙畈原来叫“乌纱畈”,再以前叫“乌纱寺”,说元朝时寺里有年轻和尚,好学,有一年去应试,中了举,穿上乌纱,当地人就将年轻和尚住的寺称“乌纱寺”,和尚做官了,在当年是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可是物极必反,上苍一炸雷将寺劈垮了,以警示,告诫后人还是要顺应规律呢。于是寺垮了没人敢修,只有畈在,当地人将畈称之为乌纱畈。再后来有一读书人说乌纱与畈怎么也说不通,说畈土是乌的,但不是纱,是泥沙,是种庄稼的好处儿,提笔将畈名改成“乌沙”。这不正应了改名呢,乌沙畈是周围几十里最高的畈,面积最大的畈,乌沙畈村有一千七百人口,是这一带最大的村,靠畈养活的,人畜兴旺。解放前不仅养活本村人,还养活了高敬亭的红二十八军,养活了张体学的鄂东独立二团,张体学多次到将军山,每此来都到乌沙畈筹粮。1946年11月,中原突围后张体学最后一次来乌沙畈,是个漆黑的夜晚,让人将蕲北县代理县委书记钟子恕通知来,告诉他自己步行到延安,向党中央汇报中原突围的经过,最后泪流满面说,我们的队伍流传着三句话:将军山的床、乌沙畈的粮,蕲北人民是爹娘。革命胜利后,你当县长,一定要把蕲北人民看重点,拜托了!说完一拱手,转身消失在夜幕中,往延安而去。这段历史不是村干部告诉我的,是前几年钟子恕亲属托人将老县长写的《蕲太英浠边革命回忆录》初稿送我的,我整理出来后发表了,整理时我就明白了1959年已经调离蕲春的钟子恕为何冒风险到蕲北来“开仓放粮”一事,我听出一个共产党员的崇高品质来源于人民群众的底气与感动。原来许多事不是被相貌的,存在有它的内在规律,就如同这眼前的“畈”,叫“乌纱”就违了规律,所以叫不长久,叫“乌沙”符合规律,那是肥硕硕的土壤呀,种一粒,长一筐,种一把,长一仓,如此种出了山区人民的世世代代。今日乌沙畈,不仅种庄稼,还种文化,种科技,种信息,突然一瞥眼,我从乌沙畈村“农家书屋”看到了,那一本本沾染着泥土芳香的《药材种植技术》《家禽养殖技术》《计算机编程技术》的书籍被人翻得卷了页,不就是代表着乌沙畈的未来吗。俄顷,我对乌沙畈油然起敬了!(作者单位:蕲春县人大常委会)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