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春文艺】想起母亲 / 康华英

发布时间: 2021-6-23 12:29|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62| 评论: 0

想起母亲

康华英

母亲不在世已有八年。这八年于我,仿佛只有八天。我总是不相信她已离开,在老家的灶台边,在老家的菜地里,勤劳慈善的母亲无处不在。前段时间老是梦见母亲。梦里,母亲的音容笑貌一如从前。我自认为我是母亲最疼爱的那一个,也自认为自己是最疼爱母亲的那一个。母亲最疼爱我是确认无疑的,这常常让大姐二姐们嫉妒。但我似乎还没来得及好好疼爱她,她便离我而去。我是家里的老幺,和母亲在一起的时间最长。早些年迫于生计,大姐二姐哥哥们都出门打工,留我和父亲母亲在一起。初中毕业我考了师范,那年月,供孩子读师范在山村来说几乎没有,供女儿读师范更是从不曾有。湾里的爱生娘等人都劝她放弃,但是母亲和父亲却毅然决然的四处筹钱供我读书。

【蕲春文艺】想起母亲 / 康华英

师范临近开学,有一次我骑着自行车带母亲出门借钱。自行车是二姐出嫁时的二六式红色自行车,母亲的个头偏胖,坐在后座上,我心里一直打鼓,担心她摔跤。去一个亲戚家的路上经过一窄窄的漫水桥时,我心里一慌,车龙头没抓稳,母亲摔了下去,我也从车上摔下来。我从地上爬起来第一反应是母亲怎么样了,有没有摔伤。还好,母亲只是擦伤了腿,但无大碍。这时,母亲却顾不得自己,连忙问我有没有事,我们相互搀扶着眼里笑出了泪。母亲极力掩饰被擦伤的脚去亲戚家,说明来意后,亲戚面露难色。母亲微笑地道了声谢,然后转身出门,并无半点委屈与不解。这个情景在我脑海十分清晰,在后来的这么多年里,我没有向母亲表达一丝丝内心的愧疚,甚至没有问她一声疼不疼。现在想起来,后悔都来不及。我们家是半边户,父亲教书,家里里里外外靠母亲一人。母亲在我们村里是出了名的能干人,会耙田,捆谷,扎扫帚,打犁藤,纳鞋底,也炒得一手好菜。农忙季节,我们家从不请工,母亲带着父亲和我们兄弟姐妹一起,三下五去二就把农活做了,别人都羡慕说我们家是一个生产队。村里谁家有喜事都要母亲给他们办酒饭,母亲从不提报酬,在她看来,这是无上的荣耀。至今,在我的箱子底里还保留着十几双母亲为我出嫁时做的黑色布鞋,我谁也舍不得给,自己也舍不得穿,我要留着,留住母亲大爱的影子。记忆中母亲长得很好看,很端正,穿得也干净。我常常以此为骄傲。我刚上班时在离家不远的花园中学,母亲时常会带些家里的菜来看我。那时候我的同事都说,你母亲不像农村人,像城里人。我给母亲买过一件二手的黑色呢子大衣,母亲穿着很好看,但后来她发现我穿的也合适,她执意要给我。这件衣服还在我的衣橱里,成了我对母亲抹不去的想念。现在回去几乎看不到母亲的任何遗物,家里甚至连母亲一张单独的照片都没留下。大概父亲是害怕睹物思人,把有关母亲的物件全部丢弃或销毁。这让我常常在思念中惆怅。我一岁多的时候患过一种疾病,不大爱说话,也不出去玩。母亲总是说,囡,你出去玩,衣服弄脏了我洗。直到有一天我闭着眼几乎不行了,母亲大概十分无助,抱着我回了娘家,但是外婆却冷冷的说“孩子都死了还抱回来做么事”。母亲没有进家门,又折身回了家。他和父亲带着我去了县城的医院,母亲在医院照顾我,父亲一边上课一边步行40公里去医院看我。我常常想,如果那时候父母放弃了我,我将不复存在,也应毫无怨言。因为母亲这一生太不容易了,养育两个姐一个哥已经令她够难。父亲在村小学教书微薄的工资只能抵缴家里的公粮积累,一家人的生计全靠母亲租种别人家的四亩三分薄地维持。

【蕲春文艺】想起母亲 / 康华英

母亲离开我是2012年的春天,很冷。接到父亲电话我便急忙赶回家,在老家的床上陪母亲坐了一个下午,母亲并无任何知觉,手脚几乎冰凉,只剩一口气。夜里三点,我听到母亲长长的扯一口气,惊坐起来,以为母亲无大碍。大姐说那是母亲要走了。半个小时后,母亲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永远的离开了我们。自认为最心疼她的小女儿我也没机会和她说上半句话。人的一生常常有许多无可挽回的遗憾。母亲在世的时候,我常以为还有很多机会可以陪她说说话,还可以买很多好看的衣服给她穿,但是这一切已不可能。母亲中风在床一年半,我总想着等她好点儿带她来我漕河的新家看看,但竟未能如愿。明天是母亲生日,如果老人家还在,也不过69岁。母亲生前从未过过母亲节,儿女们也没有为她大办过生日,只是姊妹几个聚一聚,母亲就很满足。她离开的那一年才59岁,60岁还差三个月,那一天恰逢我35岁生日。 (作者单位:蕲春县李时珍中医药职业技术学校)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