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荆王府史话:第一代荆王朱瞻堈

发布时间: 2021-6-21 11:55|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06|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
第一代荆王朱瞻堈(1406—1453),是明太祖朱元璋的曾孙,明成祖朱棣的孙子,明仁宗朱高炽庶六子,生于永乐四年(1406)九月二十四日,生母为贞静顺妃张氏。永乐二十二年(1424)七月,明成祖病逝;八月,成祖长子、皇太子朱高炽即位,是为明仁宗;十月十一日,朱瞻堈被册封为荆王。明仁宗坐上龙椅不到一年就病逝了。洪熙元年(1425)六月,仁宗长子、皇太子朱瞻基(1398—1435)即位,是为明宣宗。宣德四年(1429)八月,朱瞻堈就藩江西建昌(建昌府治在今江西南城县)。朱瞻堈嫌王府“窄隘”,宣德五年(1430)五月,上书请求将南城县司狱司官署迁址,以便扩建王府,又请求将县城附近的空闲田地,赐给王府做牧场。宣宗批准了。因朱瞻堈管束不严,荆王府的一些官员为非作歹,肆意扰民。宣德六年(1431)六月,建昌府知府陈鼎向朝廷报告:荆王府承奉萧韶,强占老百姓家的池塘和土地;荆王府护卫指挥文斌,纵容护卫随意放牧军马,糟蹋农民的庄稼,还经常借机生事,捆绑、拷打、凌辱平民百姓,抢劫财物。

荆王府史话:第一代荆王朱瞻堈

荆恭王墓金镶宝蜂蝶赶菊挑心宣宗诏令都御史顾佐将萧韶抓捕起来审问;令江西按察司将文斌关进牢房,严加治罪,责令荆王府立即退还侵夺的一切财产,对损坏的庄稼,按田亩计价赔偿;派官员向荆王传达诏书,告诫朱瞻堈要“安分守藩”——那些损害百姓利益的行为,尽管都是“小人”所为,然而普通百姓并不知情,他们只好把一腔怨恨都洒到藩王头上。宣德十年(1435)正月,明宣宗病逝,宣宗长子、皇太子朱祁镇继位,是为明英宗。正统元年(1436),英宗先后批准襄王朱瞻墡、淮王朱瞻墺移藩。朱瞻堈见襄王、淮王移藩了,也不安心呆在建昌了,多次上书请求将荆王府迁址。正统三年(1438),朱瞻堈上书说,“居址岁久,屋宅阴森,欲徙河南”,九月,英宗以仁宗皇帝的诏命,将朱瞻堈的要求抵回去了。朱瞻堈不甘心,正统六年(1441)四月,奏请赴京朝见,英宗以长途跋涉会让叔叔过于劳累为由婉拒。朱瞻堈不达目的不罢休,又上书说,王宫有蟒蛇出没,弯弯曲曲的,有时从屋梁垂到地上,有时甚至盘绕在王座上,太可怕了。英宗还是没有答应荆王移藩。皇天不负有心人!朱瞻堈的机会终于来了——正统七年(1442)十月,太皇太后病重,思念远在各地的亲王,英宗只好派太监分赴各地召亲王们进京。正统八年(1443)二月二十日,朱瞻堈回到了阔别多年、渴望已久的京城。第五天,他进宫朝见皇帝,再次提出:“臣国(指封地)于建昌,僻处山隅,时有瘴疠,乞迁善地。”英宗碍于亲情,先是答应荆王就近迁到抚州,朱瞻堈不满意;英宗答应迁到长沙,朱瞻堈还是不满意,说长沙地势低洼,十分潮湿;英宗答应改迁到蕲州,朱瞻堈这才满意了。不仅如此,英宗居然还答应“以蕲州卫为王府”。朱瞻堈在京城住了二十八天,收获颇丰:他建议升荆王府纪善周嘉宾为本府右长史,英宗准奏;他的嫡长子祁镐被封为荆世子,第二子祈鑑被封为都昌王;他说府中缺女使,英宗让他“于群牧所仪卫司军校之家选买三十人备用”;他说府中没有祭器、祭服、乐器,“请谕所司造给”,英宗也答应了。几乎是有求必应!三月十八日,朱瞻堈心满意足,离京回藩国。只用一年多一点时间,蕲州官府就将位于“麒麟山之阳”的蕲州卫,升级改造成了荆王府。正统九年(1444)十月,英宗令荆王瞻堈自己选择黄道吉日迁居蕲州。

荆王府史话:第一代荆王朱瞻堈

朱瞻堈为什么看中了蕲州?可能有以下原因:一是蕲州历史悠久,地位显要。这里,西汉初年就设置了蕲春县,东汉时曾置蕲春侯国,东晋时改名蕲阳县,南齐时又改名齐昌县,隋文帝时复名蕲春县。素来为鄂东地区南部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三国孙权置蕲春郡,南齐置齐昌郡,北齐置罗州,南陈改罗州为蕲州。唐代时,蕲州为“上州”;宋代时,蕲州为“望州”。高峰时,蕲州辖境包括今湖北蕲春、浠水、罗田、英山、黄梅、武穴等县市地。元代时升为蕲州路,明初改为蕲州府。明洪武九年(1376)四月,“改蕲州府为蕲州,隶黄州府,革所属蕲春县”。洪武十一年(1378)十月后,蕲州仍管辖广济、黄梅二县。蕲州还是长江沿线军事重地,它“左控匡庐,右接洞庭”。洪武十一年八月,在原守御千户所基础上增建蕲州卫,下设中、前、后、左、右五个千户所。二是蕲州地处要冲,交通便利。蕲州位于长江中游下段北岸,“以吴头楚尾、荆扬交会之区称之”,地理位置优越。三是蕲州山川秀美,风景宜人。嘉靖《蕲州志》说,蕲州那些“穷崖、秀谷、长溪、曲涧,每为名贤逸士选奇而游憩,高僧羽流择地而栖止”。单是蕲州城周边著名的景点,就有“蕲阳八景”。四是蕲州土地肥沃,物产丰富。嘉靖《蕲州志》说,蕲州“阻山带水”,“野沃田良”,可“取材于山,求鲜于水”。蕲艾、蕲龟、蕲蛇、蕲竹,誉称蕲州“四宝”,曾被列为贡品。

荆王府史话:第一代荆王朱瞻堈

而更为重要的原因,可能是朱瞻堈看到蕲州城是块风水宝地。蕲州的州治、蕲春的县治原在罗州城,南宋末年,因战乱几经迁徙,迁到了麒麟山。蕲州城在元代形成规模,明代时日益繁华。这座城池,“背麟岗,面凤岭,大江襟其前,诸湖带其后”,恰似一颗镶嵌在长江之滨的明珠。蕲州卫背靠麒麟山,占据了山南的朝阳之地。这就无怪乎朱瞻堈要把王府迁到此处了。正统十年(1445)三月,朱瞻堈“移国湖广黄州府蕲州”。五月,英宗诏命荆王每年的禄米改由湖广布政司支给。十二天后,又诏命将赤东湖河泊所原上缴蕲州官府的鱼税,转缴给荆王府。但朱瞻堈并不满足,上书说“欲得蕲州赤东湖取鱼”,七月,英宗“特允所请”,但英宗要求荆王严格管束王府的官员和护卫,不得借机“生事扰人”。大约在索取赤东湖河泊所的同时,朱瞻堈将蕲州税课局也据为己有。正统十一年(1446),朱瞻堈又上书说,王府地盘过于狭窄。七月,英宗诏命拆迁“近荆王府官民居室一百四十余所”。朱瞻堈还是不满足,上书说“地土窄狭,难于经久”,英宗担心荆王府“所请田地、湖池之类,或有侵损军民”,于是在正统十二年(1447)七月,敕令湖广三司(都指挥司、布政使司、按察使司),“各遣官将长沙旧襄府殿宇房屋修理完美,奏闻处置”。很可能是因为朱瞻堈不愿迁府长沙,所以这个再次移藩的计划,最终并没有实施。不久,朱瞻堈上书说迁到蕲州三年了,非常思念皇帝,想进京朝见。英宗怕朱瞻堈又会当面提什么要求,迟迟未予答复,直到正统十三年(1448)四月,才回复荆王说,路途遥远,就不要来了。正统十四年(1449),蒙古瓦剌部首领也先率军南犯,八月,在宦官王振的怂恿下,英宗御驾亲征,在土木堡遇袭,全军覆没,自己也当了俘虏。京师危在旦夕,兵部尚书于谦拥立宣宗次子、英宗之弟、郕王朱祁钰即位,是为明景帝,改年号为景泰,遥尊英宗为太上皇。于谦组织北京保卫战取得胜利,景泰元年(1450)八月,也先被迫送还英宗,与明廷议和。朱瞻堈上书请求进京朝贺太上皇,景泰元年十二月,景帝“复书止之”。景泰三年(1452)十月,朱瞻堈再次上书请求第二年正月进京朝见,景帝仍然“复书止之”。景泰四年(1453)十一月十三日,朱瞻堈病逝,享年四十八岁。讣告传到朝廷,皇帝辍朝三日,赐谥曰“宪”。[43]“宪”,是说他“行善可纪”。[44]史称朱瞻堈为“荆宪王”。康熙《蕲州志》称赞荆王朱瞻堈“天资颖秀,勤学好古”,说他“每遇朝廷大庆,必祗(zhī,恭敬)慎恭肃,礼成无倦”,说他“乐延文学,吟咏品藻”,还说“至今国人思之”。朱瞻堈当了三十年荆王,其中有九年在蕲州。他开启了荆王府在蕲州近两百年的历史。虽然藩王“分封而不赐土,列爵而不临民,食禄而不治事”,但荆王府仍然对蕲州(蕲春)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一方面,荆王府屡次骚扰地方,损害了蕲州百姓的一些利益,增加了蕲州的经济负担;另一方面,荆王贵为亲王,受到皇帝和朝廷的重视,也被关注、被防控,王府请名、请封、请恩等诸多事务更是有求于朝廷,于是一批又一批高官显宦纷纷来蕲公干,或是宣读皇帝诏书,或是祭奠去世王爷,或是查办王府大案要案,蕲州有时越过黄州府,搭上了与京城甚至皇宫的直通车,政治影响力大幅度提升,许多贤士名流也慕名而来,与荆王府家族交游,增强了蕲州的文化软实力,促进了蕲州的文化繁荣和社会发展,而今,“王府胜地”已成为蕲春的一张文化名片。荆宪王墓,原在永福下乡策山(今蕲春县横车镇境内),是景泰五年(1454)由工部主事李福奉命督造的。成化年间,坟茔被水冲塌,修缮时,发现棺材被白蚁蛀蚀了,于是换了新棺材,第三代荆王朱见潚上奏后,朝廷派风水先生重选宝地,荆王府自备工料,将荆宪王墓迁到了安平上乡大泉山南面、大王庙左边的韩家寝(今蕲春县蕲州镇席盘石村境内)。后人称此地为“王坟垴”。荆宪王妃周氏,是西城兵马指挥周义的女儿,宣德二年(1427)十二月被册封为荆王妃,成化二十年(1484)六月去世。成化二十一年(1485)三月,明宪宗批准工部奏请,同意荆王见潚造坟,将祖母周氏与荆宪王合葬。荆宪王的妻室,可能还有刘氏、桂氏。刘氏死后,葬于安阳山北面,后人称此地为“刘娘寝”(今蕲春县蕲州镇境内)。桂氏死后,葬于大泉山南面莲花地。荆宪王有二子:嫡长子祁镐,嫡二子祈鑑,均为周妃所生。祁镐先是被敕封为荆世子,后袭封荆王;祈鑑被册封为都昌王。

荆王府史话:第一代荆王朱瞻堈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