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春作家》第21期◆九龙潭采风作品专辑

发布时间: 2021-6-5 15:49|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29| 评论: 0

【蕲春文讯】

诗人、诗评家耀旭短篇小说《登蚂蚁山》载《长江丛刊》2021年2期,系诗人的小说处女作。

张冠诗歌《父亲的抽烟观(外二首)》载《文学世界》2021年第1期;诗《益虫和害虫》发《北方文化》2021年第3期。

江清明散文《黄梅戏票友》载《散文选刊》2021年3月号,短篇小说《疫中人》载《速读》2021年第1期。

李韧诗《老黄牛》载《黄冈日报》2021年3月6日;诗《春笋》载《黄冈日报》2021年4月10日。

周小芳散文《烟雨樱花》《瞬间爆发力》载《文创达人志》杂志2021年4月总第92期。

周志启诗歌《错失丫头山》载《中原潮》2021年第1期;诗歌《泡澡,与洗无关》载《参花》2021年第5期;诗《父亲》载《黄冈日报》2021年5月15日。

何新恩散文《蕲河岸边大樟树》在第四季“我的家乡·我的湖北——我为家乡代言”征文中折桂夺冠。

田边诗《过年回家》载《齐鲁文学》(2021年春之卷);诗《守望》载《长江诗歌》2021第3期;诗《我坐高铁回家》载《东坡文艺》2021年01期;诗《轮廓》载《长江诗歌》2021年第4期。

余拥军诗歌《春风》《春》《春夜》载《黄冈日报》2021年2月27日;诗歌《收拾心情(外一首)》载《湖北电大报》2021年2月28日总第423期。

聂时珍诗歌《坐在一片绿叶上对春天说》载《安徽科技报》2021年3月5日;诗歌《赶赴春天一场盛大的宴席》载2021年3月20日菲律宾《商报》;诗歌《孤独是一种慢生活》(外三首)载《文化时代》2021年第1期;诗歌《清明雨》载2021年4月3日《黄冈日报》,诗歌《在人间》载2021年4月13日《鄂东晚报》,诗歌《回故乡》载2021年5月7日《鄂东晚报》。

张建雄诗《乡村年味》载《东坡文艺》2021年第1期;诗《题罗汉尖》载《东坡赤壁诗词》2021年第1期;赋《建党百年赋》获中华辞赋“司马相如杯”全国赋文大赛入围奖,并载《黄冈日报》2021年5月8日;诗巜自题》《回老家看压新醅逢大雪》均载《东坡赤壁诗词》2021年第2期;巜过棋盘洲长江大桥偶成一律》载巜诗词月刊》2021年第5期。

韩向荣散文《春到乌沙畈》载《黄冈日报》2021年4月3日

康华英诗歌《彼岸》载《湖北电大报》2021年2月28总第423期;散文《裁缝老张》载《散文选刊》(下半月 原创版)2021年第6期。

陈云随笔《〈黄冈日报〉承载我的文学梦》载《黄冈日报》2021年5月9日。

王剑随笔《母亲节怀念母亲》载《鄂东晚报》2021年5月10日。

缪勇强《山野的风》载2021年4月19日《中国交通报》。

张卫国词《念奴娇 2021元旦》载《东坡赤壁诗词》2021年第2期。

周永红散文《送您一杯玫瑰茶》载2021年5月15日《黄冈日报》。

田幸云七律《赞大学生农民》载《农村新报》5月号。

叶子金的词《浣溪沙·纪念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在三门峡市委宣传部组织的庆祝建党100周年诗词楹联大奖赛中夺冠获一等奖。

《蕲春作家》第21期◆九龙潭采风作品专辑

目录:

九龙潭叩问/甘才志

九龙潭/江清明

九龙潭杂咏/张冠

花果山/李韧

在九龙潭见石头开花/周志启

初相遇/聂时珍

神秘的古道/吴先和

九龙潭的山水/吴小红

寻找九龙潭/高清中

龙吟九潭冲/韩向荣

啊,塔林/周永红

孙二娘/邱汉华

九龙潭叩问

文/甘才志

《蕲春作家》第21期◆九龙潭采风作品专辑

九龙潭。

我忽然想起九寨沟、九华山;接着还想起九头鸟、九连环。

九寨沟在四川,如今中国的旅游胜地;九华山在安徽,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首;九头鸟在天上,中国人说的“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九连环是物,只因为有个“九”字,就被商家开发成超级智能软件。这些带“九”的东西呀忽地蹿起,蹿得老高,须臾间人人皆知,应证了仓颉造字时告诉过世人的——“九”是阳数的最高位,赋以“九”之物、人、兽,非圣即灵,哪能不蹿呢。可就是在蕲北的九龙潭,枉有一个“九”字,从未蹿起过,出了本地就像一粒石子投进水里,忽儿就漂得不见了。

为啥?我问。

名字不好?九龙潭,九条龙卧潭,首尾摆动,地动山摇,有什么物能比得。看那些与他同姓异名的上述兄弟:九寨沟,九个寨子挤一条沟;九华山,九朵莲花开一座山头;九头鸟,十根脖子九个头;九连环,九个铁环套在一起,有什么稀罕的。我想当初九龙潭获此名时一定是高兴过度,狂妄了,撒野了,一不小心酿成后来的大错。

错在哪里?我得去寻。

在一个雨后初晴的上午,我们出发,来到九龙潭,老少皆欢,雀跃般,从沟底出发,踩着湿漉漉的阳光与光滑滑的石头作勇士状,一跨,越一石;一跃,又站在另一石顶上。水在石缝间潺潺流动,旋成细小的浪涡,沙在石罅间躲谜藏,水就显得生猛了,好有灵气。年近古稀的我也被裹挟着,踏石而行,“左牵黄,右擎苍……”我虽没东坡先生的豪气,但有和同伴一般的热情,虽没牵黄,没擎苍,只搭同伴手臂,但是一跃再一跃,仍不落同伴的后。

“履巉岩、披蒙茸,踞虎豹,登虬龙”。行了一程,远远看见一口潭,不,一挂瀑,头一挂瀑,轰轰隆隆的水响,蒸蒸漫漫的雾气。我们近前,潭在脚下,瀑在头上,天地混沌,恰如银河倒挂。我在想,沟里悬着这挂瀑,闹如响鼓,龙怎么会睡着呢?我原以为九龙潭不出名是因为龙睡着了,看来不是,龙才不会睡着的,喧嚣如此,龙怎么地也睡不着。

传说,九龙潭卧的是九条龙,一龙卧一潭,它们是东海龙王的九个儿子,出来玩就不知道回去了,急得龙王直跺脚,直哭,跺脚是雷声,哭是雨,尤其是五六月哭得最厉害,泪水淌下将大山冲出一条大沟,深深的。我们从沟底往上行,据说龙儿卧在潭底,平素不出来,以至人们见不到它的真容,只有在电闪雷鸣时它们才从潭底探出身子,仰起脖子,隔着老远与东海的老父亲见一面,雨罢,它们又悄悄潜入潭底。

我们再往前行,半里远又一瀑,瀑下一潭,想必潭底卧着又一个龙儿。潭是相同的,静水深流,瀑却不同。比如头上这挂瀑,被挤压在一条深槽里,宽不盈尺,高约数丈,说是一条悬河也可以,自天而降。再往前行,就是一堵石壁,我们攀石而上,择壁中裂缝寻踏脚处,稳定身,再寻上面的树枝作抓手。石壁从底下往上看不可攀,但是任何事有例外,攀到一处就会寻到另一处踏脚处,侧面也能寻到一根藤蔓伸出来牵手,于是我们左手扶石右手牵藤向上一跃,身子轻轻的,上一级,再上一级,如此重复,登了十几级,眼前出现一条石道,人工凿的,石阶有一块没一块,残缺不齐,像极了我幼年时见到的祖母牙齿,荒疏的厉害。石阶上长着厚厚的青苔,表层绿,底层黄,掺杂其间,就像是掺杂着年轮,踩上去即见踩破表层的绿直入底层的黄,还打滑,虽如此,但比攀石壁还是容易许多。石阶是条古道,古驿道,也就是官道,时代久了,哪朝哪代人修的没人能说准。

从驿道上到一个平缓处,有座石门,历经千百年风雨,石门仍牢固,石与石紧咬着,不松劲。看得出石门是道卡子。我们一行请村书记当向导,村书记说驿道前方越过九百米山头是安徽省太湖县,古时安徽人做生意到湖北必走这条路,本地人叫大驿路,正道的意思。卡子是收税的,收税的是官兵。如今的卡子荒凉得快被草淹没,想当年是何等的威风啊,过往行人不敢怠慢,一个个陪着笑脸往外掏银子在石门前静候着,等待官兵验完身收了银子手一挥放行,这些在别处趾高气扬的客商们才能牵着骡马低头从石门走过。“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马致远的《天净沙》是不是在这儿写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写此词拍一定也是在等候过关时。

又行不远,只见一座庙宇立在丛林中,外间坍塌,里间牢固。入内,见不到香火,闻得到檀香,不知是近几日有人燃过,还是数百年檀香薰绕留下的余味。佛龛供着三尊木佛,侧面立一尊穿着红袍的小官人,秀气极了,模样甚新鲜,还可爱,看来有人打理过。佛堂后是斋房,灶、缸、瓢、盏俱全,斋房后是寮房,床帐被窝仍在,留下人住过的痕迹。

离开庙宇往前行是下山,我们又回到沟底,再从沟底往上寻。

几十丈远又见一潭,潭上瀑布像挂在壁上的藤箩,突出的石面黜黑得放光,凹下石槽被水淹没,水顺石槽倾泄而下,织成一张硕大的藤网。

再往前行是座桥,拔地而起,横亘在两山之间,切断上下联系。我们不能前行,只能攀岩而上,你牵我手我拉他臂,猴子捞月般一个个被捞到半山崖的公路,桥上会合。桥是石拱桥,上世纪九十年代修的,高十数丈,宽丈余,从潭底砌起,雄关险要。站在桥上,俯视桥下,又见龙吐水,突突突如注,直入潭底,溅起金珠无数。

我们不能再行了,已是饥肠辘辘。返程。

途中众议,九龙潭这好的地名,这好的风景,为何无人开发呢?有提问者,无应答人。我问村书记,村书记说他们正在招商开发,有信心。我问信心何来。他说九龙潭有十二公里,上下两个村,最近上级决定,将两个村合并为一村,叫塔林村。我问为何叫塔林村,书记说塔林是个大村,上面的九潭村是个小村,合并后的村部设在塔林。我又问,下面的村为何叫塔林村,书记说后山有片石笋,模样像塔,当地人就将此处叫塔林。书记的回答让我猛地一惊,顿时明白了九龙潭自上苍造物始,几千年为何不发迹,原来是地名所致,想想看,东海龙王将他九个儿子放到太湖来玩,玩完了要他们从湖北的蕲河游到长江,再从长江游回东海,父子团圆,修成正果,龙儿的历练也就完成了,龙王的心愿也就实现了,必将造福于护子的沿途人民。谁知从太湖游到湖北,便被塔林镇住。“宝塔镇河山”,可怜离开父亲庇护的九条龙儿啊,它们能经得住这一镇吗?它们只能困在潭中,等待救援……

啊,谁能救援它们?

啊,谁能搬走塔林?


九龙潭

文/江清明

《蕲春作家》第21期◆九龙潭采风作品专辑

九龙潭在蕲春县张塝镇境内,九龙潭河顺着峡谷穿越塔林村和九龙潭村。不知大家留意没有,凡是地名带有“龙”字的大都是风水宝地,虽说一时藏卧深山人未知,但总有一天会显山露水,顺风得势,扶摇直上,更何况是九条龙。

这里有九眼龙潭,当地山民叫“龙荡”。传说东海龙王有九个儿子,九子都很刁歪调皮,因海水含盐量高,常年在海水浸泡,龙鳞容易受损,便向龙王老子请“年休假”,相约每年农历九月初九挟风雨来到张塝,一人占据一个龙潭,休闲沐浴,让纯净的淡水冲刷掉身上的粘液和疲劳。有龙子龙孙的福照,这里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山民自古就自给自足,丰衣足食。

九龙潭河呈东西走向,两边是海拔1000多米的高山,南边的叫鸡公山,北边的叫蜈蚣山,蜈蚣在公鸡的压制下从不敢作恶,故这里的民风淳朴,一派祥和。

不知是哪一年,一声开山炮巨响打破了这里的宁静,山上的嶙峋怪石被商人视作珍宝,疯狂开采加工成大理石镶嵌在亭台楼榭,边角废料抛弃在九龙潭河,九眼龙荡填满了六眼,裸露的山体失去了涵养水源的功能,山在呻吟,河在哭泣。2016年6月19日,一场狂风暴雨让塔林村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山洪卷走了6位村民,两岸的民舍悉数冲毁。这是老天爷惩罚人类不敬畏大自然的恶果。

九龙潭河边有一古商道,商道下连长江岸边的蕲州府,上达安徽太湖郡,一石卡门身披岁月的沧桑,依然耸立在岸边。想必那时进入此门关卡是要接受检查的。离卡门不远处传说有一客栈,那是《水浒传》里头孙二娘开的。若人可穿越到上古,是否能吃上孙二娘的人血馒头?卡门还在,但没起到所用,从此门经过的采石工们要是在这里拦住了,不让去放炮开采大理石,悲剧将不会发生。

离石卡门不远处有一药王庙。传说大明年间医圣李时珍在此采药的休息处所,后人便塑圣像以供奉,让百姓沐浴医圣李时珍的恩泽,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教训是深刻的,人类只有和大自然和谐相处才是王道。“6-19”过后,当地基层组织痛定思痛,改变发展思路,走绿色环保捷径,古商道被水泥公路取代,建成了万亩金银花种植基地,还将利用九龙潭水资源,招商引资办一个纯净水厂和一座海桃种植休闲采摘园。到那时,东海龙王的九子将重回九龙潭沐浴休闲,这里的村民将会过上更加美好幸福的生活。


九龙潭杂咏

文/张冠

九潭只剩余三四潭

水依然至清至净

依然和十首古诗

押韵

涉水是泥石和云雾的事

连船只也是水的过客

否则,孙二娘划过来的石船

不至于搁浅几个世纪

我们适宜跋山

在悬崖之上,在山顶

再坚固的石卡门

也守不住岁月老去

我们走过的山路清风都走过

我们留下的足迹雄鹰未曾造访

据说脚下之山是空山,亦灵山

我们爬上天梯

找不见故人的藏宝阁

但是鸟鸣就不同,只几粒

就激起传说的回音

卾皖通道早已改道

石佛寺还在

观音洞也还在

它们不怕寂寞

只怕败落

花果山(外一首)

文/李韧

花果山没有果

那年月猴子多

搬光了

我们今天游九龙潭

武汉也来了一批客人,不是来旅游的

他们要在九龙潭开发矿泉水

还将种植海桃

下次游九龙潭

就能能喝到独树一帜的矿泉水

吃到花果山的海桃

船石

顺九道冲峡谷

石船遨游于太湖蕲州之间

贩盐,邮差,送人

他们看中了九龙潭风水宝地

就地驻扎

如卫士

他们倾听瀑布的呼声,

保障河道的畅通,

关注泉水的纯净

昔日的石船

今天的船石

在九龙潭见石头开花

文/周志启

溯溪往上,还是石头

我听见夏虫在吟唱

落叶和青苔隐入石头的梦中

一只水鸟屏息着映在水底

那些狂奔而来的,狮子,猛虎

在石头的缝隙间灼灼妖艳

迷恋山外的艳景 曾经从家乡出走

在城市的房子里,甚至一座桥梁上流浪

时间将九潭老脸撕开一道豁口

奔波的忧伤和愤怒终于磨亮了流水

阳光穿透石头微笑

现在可以端坐,与金银花絮语

石头开花,三月花期已过

漫山仍闻入骨芳香

一截目光抬高

在万亩花海里失眠


初相遇

文/聂时珍

在深山里打坐

听尘世禅音

九龙潭饮百年风雨

一络叮咚泉水

吻过青石的脊梁

在阳光下弹琴

季节是个好向导

引寻梦人入深处

绿色掩映鸟儿密语

白云在潭底翻腾

更多的热爱隐匿于

绿水青山 相伴一生

神秘的古道,期待开发

文/吴先和

九龙潭

一个充满神秘的峡谷古道

一个期待开发的地方

古道上

充满了鲜活的一串串故事

古道上

充满了许多亮丽的景点

把故事揉进景点里

把景点制作成故事

卖给游人吧

让风月沧桑的古道

鲜活兴旺起来

九龙潭的山水

文/吴小红

《蕲春作家》第21期◆九龙潭采风作品专辑

青山如黛,潭水清冽。

我们作协的团队,顶着初夏的骄阳再次挺进大别山的腹地,饱览九龙潭美丽的山水画卷。

九龙潭位于孙冲乡塔林村的正东方向。我们一行一边驱车前行,一边下到“潭”里,踩在圆滚滚的石头,“跳跃”式的迈向前方,只为欣赏前方“瀑布”的壮观景象。“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眼前的瀑布,虽然不及庐山瀑布的高度,可气势已是锐不可当,“哗啦啦”的一泻而下,足以荡涤尘世间所有的纷扰,甚而有欲淹没脑海里所有思想之功力。九,在中国的古代为至阳的极数,象征着圆满、吉祥。“九龙潭”,细细思量,其“潭”里的石头个性鲜明,“潭”里的碧水柔中带刚,“潭”两侧的群山如银蛇舞动,已经很好的诠释了“九龙潭”的深刻含义了。

这不,就在前方不远处便奇迹般地出现了我最喜欢的毛主席诗词《沁园春·雪》了!她真真切切的镶嵌在这块奇特的晒谷石上。相传这是一颗硕大的晒谷石,晒谷石犹如一面铜墙铁壁,上面竖列整齐的草书,潇洒俊逸,气势恢宏,我仿佛穿越到了革命战争年代。因为这首词,影响了一群人,也激励了一代人。主席的大将之风再次在这里领略,好不惬意。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今天的九龙潭人,在镇村的领导下,“乡村振兴”的路子越走越宽广。已经有万亩金银花基地在这里开荒拓土,远远望去,新拓土的金银花基地有如层层的梯田。众所周知,金银花有清热解毒的功效,有广谱的抗菌作用,还可以提高人体免疫力。可以想象,在美丽的九龙潭的山水之间,万亩金银花欣然绽放,不能不说是九龙潭的点睛之笔。

九龙潭的山是秀丽的山,九龙潭的水是清澈的水。今天还遇见一群武汉人来九龙潭,说是开发九龙潭矿泉水,和种植大面积的水果。到那时,我们赏花读词,喝着九龙潭的甘泉,不能不说是一种崭新的美。我们正朝着建设和谐美丽乡村的方向一步步向前。

期待再次踏上九龙潭的热土,期待九龙潭的明天更美,人民的生活更上一层台阶。


寻找九龙潭

文/高清中

《蕲春作家》第21期◆九龙潭采风作品专辑

连日来的阴雨绵绵,一直不间断的夏雨让人很少有机会外出看风景。无法消磨时间,平时总喜欢看国际新闻,看累了,有时闭上眼睛一想,人类也太渺小了,小到人人分明就是一粒粒尘埃。在大自然面前,柔弱得不堪一击。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珍惜拥有,享受安宁,爱护大自然才是最好的事情。美丽的山山水水就是上苍的恩赐,为何不去欣赏。顿时就有走遍千山万水的想法,只是自嘲,连家乡蕲春的很多美丽的地方都没有去过还千山万水呢。

很早就听说九龙潭很美,只是不知道在哪里,就像先前不知道乌沙畈一样。跟随着团队,跟随着老师们,次次总有意外的惊喜。这不受到作协的邀请,终于如愿以偿。

行程很愉快,和我同车同行的有寒天老师,邱汉华老师,张冠老师以及聂时珍老师,他们个个都是我崇拜的写作高手,能在一起同行真是三生有幸。特别是邱老师一路上妙语连珠让大家很兴奋,邱老师自告奋勇说去过九龙潭无数次可以当大家的向导,那里不仅有美丽的山山水水,更有数不尽美丽的传说。

上次乌沙畈之行宽广而漆黑的柏油马路,栋栋高低错落的别墅让我感受到了檀林的变化不小,而这次孙冲塔林之美,更让我感到层层梯田水如镜,行人自照景自来的感觉。弃车踏在田埂上,感受到的塔林的山和塔林的水更是一番风味,在这独特的田园交相辉映下青山白云的胜景美轮美奂。

“太美了,下次我一定单独开车来这里住上一天,好好感受一下梯田不同角度的自然景色。”不知是哪位老师大发感慨。的确,塔林的田园很美,美得和别处不一样,无法语言形容。

一行人在九龙水厂停步,下车来不及清醒一下头脑,看看期待的潭水在哪里,我们的邱老师矫健的步伐顺着一条看不清的林间小路直下,一瞬间让我差一点落单。还好邱老师的嗓门很大,顺着声音,我也顾不得斯文,快步追去。不一会就进入了河谷,站在一群巨石旁,邱老师自言自语地好像在寻找什么,咦,过去的那一根长长的棒槌在哪里呢,还比划着,估计有十几米长的样子吧,找了半天“唉,曾经的人们急功近利,三十年前的东南第一炮,把这里弄的面目全非,所有的景点让这开山取石的炮声破坏了,可能是那一次炸石碎片把这石棒槌淹没了吧。”感叹几句,未了邱老师带领着我们来到一个巨石旁,热情地给我们每一个人留影,取景是孙二娘饭店前的石船,并一边讲起美丽的传说:当年九龙潭的这一条路是两省的必经之道,孙二娘架着一条船溯溪而上,用的就是这根石棒槌做的船桨,当船游到九龙潭这个地方时,孙二娘看到这是一块风水宝地,来往的商贾络绎不绝,就停船弃桨,在这瀑布边的一块巨石上开凿四个石眼,搭起几间茅棚,船和桨天长日久不用就变成了石船和石桨弃之一边。孙二娘开起了饭店后,生意十分火红,空闲时间,孙二年顺着屋后的一道石梯爬到瀑布里的一个水帘洞里修炼。据说后来成仙了,成为了九龙潭真神。

传说是美丽的,这个孙二娘听说力大无比,侠肝义胆,做没做人肉包子那就无从考证。介绍完孙二娘,邱老师继续带领大家往一条貌似杂草小径走去。不一会,硬是让人踏出的一条小路前突然就看到一个摇摇欲坠的瓦屋出现在面前,老师说这就是四佛寺。以前有一个老人住在这里,由于房子早就危险十分,当地村委会一再动员,才让她另行安置。

《蕲春作家》第21期◆九龙潭采风作品专辑

亹亹而进,一群人进入低矮的庙堂,四尊金佛神情端庄地坐立在一起,不过和四周萧条,破败的环境格格不入。残壁砖瓦摇摇欲坠,众人小心翼翼才得进去,老师拿起佛前的打火机点燃了三支香,静静膜拜,并吩咐大家磕头许愿。看着有些人的迟疑,邱老师掏出20元钱恭恭敬敬地塞进了功德箱,知道如今的微信让这些善男信女有些为难,无法扫码敬神。大家一一磕头,老师拿起签筒,信诚十分,用飞签的形式摇出了一卦,一看,是第51卦,上雷下雷震卦。不知是谁说了一句。好卦:占者逢之撞金钟,时来运转一声中,谋事求财不费力,交易合伙大亨通。片刻接着道:能来九龙是贵人,看景求道你最能,观潭需观潭原貌,翠石底下神才真。大家心情开朗起来,没有听完卦爻分析就望着漫山遍野的绿色和层层叠叠的远山,继续前行,希望找到更美的水潭风光。无奈,邱老师遗憾地告诉大家,如今最好的看处莫过于这一块瀑布了,想看清这个飞瀑我们必须往回走,最近的路就是沿着八十年代的东南第一炮开拓出来的碎石梯爬上去,回头再观望。

大家小心翼翼,顺着乱石堆大大小小的分布缓缓而上。不一刻,我们居然不费很大努力就爬了上去,映入眼帘的是九龙潭和九龙洞几个大字,近前一看,洞有几米深,有人快言快语,这个洞不过是当年炸炮的时候人工开凿的,抬头再望九龙潭,还是刚才我们看到的孙二娘饭店屋后的瀑布下方的那个深潭。

大家意犹未尽,想继续上溯,寻找另外的几处龙潭,在寻找的过程中,遇到了一位摩托车小哥,可能是当地人,谈论中说出了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现在的九龙潭仅此而已,曾经的九龙潭的确很美,悬崖峭壁,处处可见,九龙戏珠,怪石林立,飞潭走瀑,雨雾朦胧,清澈的水流和崇山叠嶂让无数的山鸟常翔于此。一直以来不仅吸引了无数游山玩水的文人骚客纷纷前来,留诗辞赋,同时也吸引了很多痴情男女结伴来此海誓山盟,遗憾的是七八十年代开山炸石把原来的地形地貌弄的面目全非。人为的破坏让开采出来的碎石随意乱丢,完完全全淹没了大部分的小溪清潭。自那以后景观不再,同时也灾难连连。多年前就曾经出现几次痴情怨女情爱的纠结缠绵,分别在这潭里殉情的事件,山洪暴发的事件时易发生,前年塔林村就让九龙潭的水冲走了几户人家。

九龙潭的景色很美,美的无法用语言写清,只是梦想中的九龙潭不得见。九龙潭的人很努力,经常有人带老板前来考察,开发利用,把这里变成世外桃源,带领百姓发财。可是现实呢,人与自然和谐共处行的通吗?保护和利用可能就是九龙潭人的主要问题吧。

我突然又想起那个51卦,震。上雷下雷。一阳深处下位,潜龙勿用。另外一阳高居四爻,上下各自两阴爻承上乘下。一龙虽有雷霆之力,然无可奈何。除去一人抽签,另外四人即是四爻动。回思震卦九四爻辞:震遂泥。可以解释:雷声震动,陷入滞弱之中,难以自反自拔。阳爻阴位,和初九当位的阳爻鲜明区别:雷声震动,让人心生恐惧,而后发出喜悦,吉......

由此可见九龙潭的美丽不在于九龙还在于潭吧。九呢,正如有一位老师说道,九是极数,物极必反,也不要怪东南第一炮,大自然的万事万物都有一定的归属,定数。道生一,一而二,二有三,三生万物。也许这就是造物主自然的安排,我们要做的就是顺其自然。如果仔细观看九龙冲,至少还有三潭,三潭也可以理解为无数潭,远比九要多的多。至于九龙就更有意义,伟人毛泽东气吞山河的词句时时在感召九龙人: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九龙潭要有发展必须要有龙的精神,有的可以潜龙勿用,厚积薄发,有的可以见龙在田招商引资,寻找机会,有的终日乾乾,自强而不息。更有甚者,或跃在渊,大跨步发展,只是到了飞龙在天的时候,不要翻身忘本力求回乡创业。忘记家乡,不然人生一世,一切俱是烟云,到亢龙有悔的时候,何以面目再次游历神圣的九龙潭。

九龙潭是美丽的,美丽到出神入化,九龙潭是有希望的,因为九龙潭处处彰显龙的精神。

九龙潭,下次我还愿意去。

龙吟九潭冲

文/韩向荣

《蕲春作家》第21期◆九龙潭采风作品专辑

大别山腹地有一个高山冲,冲下峡谷有一条河,两岸悬崖飞瀑,河道巨石层叠,溪水奔腾,深潭积玉,这是鄂皖交界处九潭冲。在中国古代文化里“九”是个极数,也是一个阳数,阳数之极幻化成龙,关于九潭冲的来历,当地传说与龙有关。相传很久以前,冲口龙王庙有得道高僧,夜里梦见一白胡子老头对他说:明天有条孽龙在地起身,你要用镇庙之宝“降龙杖”将它降伏,不然当地老百姓要遭殃。第二天中午乌云翻滚,狂风大作,一条黑龙在飞沙走石中跃跃欲试,高僧挥杖打去,它受伤后退缩回山谷,在悲哀的呻吟中愤怒地摆动龙尾,接连搅出九个深潭,从此藏身潭中,不敢再轻易复出。

初夏,沿蕲河北上,过张家塝,望见塔林岩,往山里走沿途是梯田,同行人说,这里满山都是金银花,好一座座金山银山!进入九潭冲,龙王庙无处找寻,冲口是一片宽阔的沙滩,上游圆石铺满了河床。溯流而上,见溪水从石间涌出,淌过平展的石台,慢慢地向下散落。河里不能走了,有的石头实在是太大,光滑得无法着力,幸好岸边有曲径通幽,终于看到了九潭的第一潭。

瀑布不高,潭面不宽,不过有文人笔下梅雨潭的绿、小石潭的静。四面绿树环合,若是盛夏而来,可以濯吾足,清我心也。转念一想,眼前虽无沧浪之水浊兮,但是山水之乐是自得其乐,心中若有红尘纷扰,也只能获得一时,甚至一瞬间,真正进入无我之境的安逸和快乐。

到了孙二娘店,同行的老邱拨开荆棘,站在一块宽平的石头上说:过来看呀!这里有好几个石孔。他怕我不信,指着河对面说:晒谷石那么高,孙二娘一手提一箩筐谷,那么陡的坡,走起来如履平地。山下孙姓是当地大户,家族之中出个武艺高强的孙二娘,是完全有可能的,只是不知道她开的是不是黑店。这里是通往安徽的古道,至今关卡石门犹存,只是斑驳的石阶生满了苔藓,陆离的树影掩映着沧桑。

《蕲春作家》第21期◆九龙潭采风作品专辑

山边有座无人值守的小庙,年久失修,冒险进去看到里面供奉着几尊佛像,找不到招牌,据说叫石佛寺,是谷口龙王庙搬到这里来了?还是为了就近监管孽龙另行设置的观察哨,不可得知。五年前,九潭冲又起了一次龙,生生地夺去了山下塔林岩好几条鲜活的性命,有人说与采石大炮毁坏黑龙潭有关。好在已经停止了开采,不然乱石填满河道,形成堰塞湖,大水一冲轰然崩溃,不起龙才怪呢?

翻过庙前山岗,看到一个大水潭,潭上磐石森罗,潭底柔沙铺就。水至清无鱼,据说过去很深,现在浅了许多。听当地人讲,九声开山大炮响过后,九潭冲的宝贝石杵、石鞋、石鼓、石龟等都埋在潭底了。攀岩而上,龙涎瀑布在望。瀑顶高与天齐,流水从蓝天白云映衬的石梁上钻入石缝,迅速打了个折,然后顺着一条笔直的斜线,一路狂奔直击潭底。瀑布近百米,呈流线型,象在天的飞龙,龙涎顺着石壁的缝隙悬垂而下;又象夹杂风雷,带着丝雨,射向幽谷的雪白闪亮之箭。

瀑底潭边有一艘石船,船首昂起,正启锚待发。清代邑人陈燮锋有诗为证:

水绿山青处,空滩枕石船。

藤萝千缆系,瀑布一帆悬。

终古看庄壑,凭谁用济川。

持篙无处着,须借祖龙鞭。

相传九潭冲,有风水大师占卜,得画象阳九,是群龙聚会之所。祖龙鞭是召唤龙的神物,如果飞龙来了,何愁石船不扬帆远航?听说这里九龙泉矿泉水,象龙涎一样珍贵,富含人体必需的几十种矿物质。恰巧我们去的那天,有人来此洽谈开发项目,于是,我脑海里浮现出一幕场景:

当祖龙鞭响起的时候,群龙应召赴会,天空中飘着五彩祥云,龙吟大地低沉和畅悦耳悠扬。九潭冲人坐在石船上,在群龙的牵引下奔向康庄。

啊,塔林

文/周永红

《蕲春作家》第21期◆九龙潭采风作品专辑

立夏后,天气多变,三天两头下雨,空气湿漉漉的,让人浑身不自在。昨天才晴,今天就去塔林潇洒走一回。

塔林,蕲北张塝填的一个边远行政村,与安徽省太湖相邻,中间只隔一座山梁,早已通了公路,来回一趟只要两个多小时,非常方便。

别看这么一个藏在深山狭谷的小山村,却在2016年6月19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上露了脸,一下引起了全国人民的关注。那天,一场特大暴雨袭击了塔林村,九潭冲水库溢洪道垮塌,让塔林村付出了沉重代价。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塔林,在灾后重建中高标准规划、高标准建设,面貌焕然一新,成为蕲北山区的一颗明珠。村干部为了让全村人记住这黑色的一天,在村部、桥上、路边竖立着石碑,书写着“6.19”这一天血的历史。告诉人们,不忘历史,再奔新征程。

九潭冲,塔林的一处天然景区,约二十余公里,东西向,东接安徽太湖,西连塔林,两边是连绵起伏的高山,中间为狭谷河流,宽不过一百米。有九个龙潭,传说东海龙王九个儿子常来此处洗澡,故也称九龙潭。游九潭冲狭谷有两条线路,一条沿半山腰公路走,可以领略两边高山狭谷的风光;一条路走谷底,也叫探险路,惊——奇——险。大部分来这里的人都走这条路,人嘛,都有猎奇的本性,走这条路大约需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我们也不例外。在村第一书记胡立亚的陪同下,从九潭水库尾出发,沿着谷底溯流而上。谷底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头,不知经过多少年的磕磕碰碰,每一个石头圆溜溜的,就像河面上布满了梅花桩,没有路,人就在这些露出水面的石头上行走,说是行走,实际上是跳跃,稍不留意就会滑到水里去。虽说立夏了,但这河里的水从大山里流出来,清冽甘甜不说,还特别冰凉刺骨。故大家走得慢。

“快看,那就是第一个龙潭。”由于前几天下雨,从上游下来的水余怒未息,从落差十来米高的地方直冲龙潭,水花四射,响声如雷,甚为壮观。水涨了,露出水面的石头少了许多,跨度大,危险系数高,只有几个年轻小伙子跳过去看了。过不去,也就上不去了,只好遗憾地上山,走小路。一路走,一路看,什么药王庙,什么孙二娘的店,什么天梯,什么花果山,什么石官帽,什么石船,什么卡门……个个都是故事,个个都有故事,令你暇想连篇。山路走到了尽头,只有登天梯了,天梯由石台阶组成,宽不到一米,一眼望不到边,想当年,悬崖峭壁上不去,聪明的石匠设计成石梯,再在坚硬的岩石上凿成台阶,让天堑变成了通途。那石台阶上满是绿草衣,湿滑得很。虽说有人想上“天”,试了几步,终究太危险只好放弃了。没办法,只好再走到谷底,翻过乱石堆,到达对面半山公路上休息亭。猛一抬头,只见亭旁的绝壁悬崖上方一约百平方米的石壁上雕刻着毛泽东的诗《沁园春.雪》: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原驰腊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为打通塔林、九潭至安徽太湖的道路,县交通局修路人硬是从九潭冲大狭谷右边半山腰悬崖峭壁上凿出了一条道路,从此,山里人告别了肩挑背驼历史。村里人为感谢修路人,在绝壁岩石上雕刻着毛泽东写的《沁园春.雪》,格外醒目,已经成为进出鄂皖通道上的一道靓丽风丽线。

中午,在一家农家乐吃饭时,一边品尝地地道道的农家菜,一边想:塔林,好福气,现在有了两棵摇钱树,一棵人工栽的——万亩金银花基地;一棵大自然赐予的——九龙潭。有了摇钱树,快步奔小康。

塔林,好样的。


孙二娘

文/邱汉华

听闻孙二娘在这里开饭店

我们顺河而下

又拾级而上

在树木掩映的旮旯里

找着了二娘挂幌的痕迹

本想爬上身后的石梯

去看看二娘藏钱的宝匣

又怕二娘驾驶的那艘石船

挣脱了藤萝的系绊

随瀑布走失

只好爬到山顶

想堵住瀑布的源头

却捡到了二娘装盐的石罐

和食物保鲜的几根冰棍

然后对着潭水大喊一声

二娘,上酒一壶

良久

没有回应

有人告诉我

孙二娘在前面的野猪林打猎呢

我忽然一惊

莫不是水浒里的二娘搬到了九潭?

《蕲春作家》第21期◆九龙潭采风作品专辑《蕲春作家》第21期◆九龙潭采风作品专辑

相关阅读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