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忧虑(《见识》修改稿)

发布时间: 2019-7-19 23:54|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65| 评论: 0|作者: 李韧

  手机上一点,一张火车票就到手了。现在办事真方便。

  我们六点一刻上车,进入了同一硬卧车厢。她6车20下铺,我6车21下铺,面对面。我把箱包托举到行李架上去的时候,她一声不响,却把大包小包的东西,强行塞进了卧铺底下。她身边,带着一个小男孩。

  这趟火车,从蕲春小站出发,去上海。

  我坐下来喘了口气。她也坐了下来,不是喘气,而是打开身上的背包,在里面找东西。翻了半天,翻出一盘塑料绳带子。绳带子两头,好像各有一个手表之类的饰物。

  无聊,我开始关注他。她先将绳带的一端戴在自己的手腕上,另一端,给男孩的左手戴上了。这是干什么呢?刚见面,我不好问。又见她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小平板,她拿出的是pad。

  她把pad打开了,里面传出了英文单词的读音。她对男孩说,跟着读。男孩四五岁的样子,朝她狡黠一笑。还算听话,pad读一声,他也跟着读一声。

  女士长得不算漂亮,瘦削的脸庞,高高的鼻梁,戴一副眼镜。上身浅灰色风衣,下身牛仔裤子,膝盖露出几个破洞的那种。不是我观察的仔细,本来就面对面坐着的。

  孩子读单词的时候,女士自己端起手机,在屏幕指指点点,车厢里一闪一亮的。过道站·的,窗前坐·的,上下铺位躺·的,全都没有陌生感,大家谈笑风生。唯她,视线一直没有离开手机。

  传染了。我的眼睛也盯手机了。平常舍不得流量,不知那根神经错乱,忽地也把流量打开了。朋友圈里逛了一下,又去看头条。发照片的总是那几个自恋的人,鸡汤不想看,求点赞的不想点,突然间视线落一段视屏上。一个女子夜间在自己生活的小区里行走,边走边低头看手机,走着走着,不经意就不见了。直到第二天小区的视屏监控打开,才知道女子掉小区里面一个水池子去了。惨烈的场面几乎令我窒息。

  嘭地一声!我正在微信里和朋友说视屏里面惨烈的事,被一沉闷声音惊扰。原来小男孩从铺位上掉下来了。麻烦在于他不是身子掉下来,而是头朝地,脚朝上。没有整个身子着地的原因,应该多亏了那根绳带。那绳子的名称,这个时候,旁边的人才说出来,叫“溜娃神器”,又称“连心锁”,专门连接大人与孩子,预防孩子离开大人出事。

  是的,要不是这根连心绳,男孩的头部直接摔地上,多危险啊。看来,女士的安全防控意识和能力还是值得肯定的。她在确保不干扰自己办事的前提下,能够同时确保孩子也在自己的视线和掌控之中,也算万全之策。

  可惜,男孩的头上,出现了一个肿块。一会儿,男孩终于哭出了声。

  太调皮了,不是你爷爷奶奶惯着你,哪会成现在这副模样?还哭,哭个屁,再哭不带你去上海。暑假把你丢在大山里。

  生活中,那一个家庭不是不望子成龙?大人们习惯于把在自己身上还没有来得及实现的梦想,寄托在孩子身上,却常常忽略了如何以身作则,为孩子提供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

  男孩被拉回了铺位,哭声由大变小,两只眼睛盯着大人,仍抽泣着。女士抚摸着男孩的头上的那个肿块,皱着眉头说,没事,一个男子汉头上碰个肿块没有什么了不起。好好读单词,不要再闯祸了。

  女士把小男孩扶起来,让小男孩坐正了身子,小男孩恢复了原先的姿态,pad里面的单词又叫了起来。男孩继续跟读,他读了好几遍,读得有气无力。

  早年间我也学了一点。想起来,男孩读的那些个单词,似不外乎书、篮球、对不起、再见之类。

  男孩读累了,靠在铺位的墙上,像是睡着了。

  女士同样恢复了原来的姿态,她的眼睛还在盯手机。许久没有听到声音,女士才发现情况。手指离开界面,手腕轻轻一带,手上的套绳就把男孩拉醒了。

  只知道贪睡,一读书就睡,今天的单词任务还没有完成吧?

  我肚子饿了,妈!男孩睁开眼睛,嘟囔道。

  呵,晚饭时间到了。车厢里面的乘客纷纷开始张罗,有的取出随带的方便面,打开水泡面去了;有的从推过来的餐车上讨价还价,买下盒饭津津有味地吃起来;有的则穿戴整理好衣物,干脆起身去了餐车厅。

  不是睡就是吃,看你将来怎么办啊。女士有点愠怒。她在在包包里拿出了一个面包,一个苹果,顺手递给了小男孩。接到食物,男孩高兴得手舞足蹈。

  女士自己·丝毫没有进食的迹象。安顿孩子后,又去玩手机。她的眼睛、手,全身整个神情,几乎都在手机上。那上面,似乎有事关国家前途和个人命运的大事,等待她去处理。

  晚饭后,我在手机上和朋友聊了会儿,话题无非刚才提到的视屏上那件惨烈的事。好多朋友发表感言,同时又列举出不少触目惊心的事例。都说如今手机促进了我们社会的进步和发展,改善和提高了我们的生活质量,但也严重影响和干扰了我们的生活,特别值得注意和警惕。

  聊着聊着,我睡意来了。

  一觉醒来,发现对面的人还斜躺在铺位上,手上仍然拿着手机,一副全神贯注的样子。另一头,小男孩已经睡着了,睡得很熟,口中时不时发出一连串的笑声,像是做了一个好梦。

  凌晨一二点了,车厢里的灯早关了。不只是车厢里,随便哪一座城,哪一个乡村,此时此刻,又有多少人没有入睡呢?我的睡眠因此受到了影响。

  听说过不少执迷不悟的传说和故事,关于对手机,这是第一次。眼见为实,联想刚刚看过的视屏事件,我无语,感到十分忧虑。
上一篇:添裤子下一篇:观点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