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添裤子

发布时间: 2019-7-23 12:52|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87| 评论: 0|作者: 李韧


  夏来了。翻箱倒柜,找不到一件合适的裤子。不是厚了,就是短了。在买或做的选择中纠结了半天,最后还是做的想法占了上风。于是一个人悠闲自得来到了老鼠街。

  老鼠街位于漕河商业大楼隔壁。东西向,北边是商业大楼,南边是学校、医院、移动电信等。街道长不过100米,宽10米左右。一条街,大多为布匹专卖,也有经营影像店、服饰店、理发店等业务的,还有销售皮带、矿泉水的。

  老鼠街靠东尽头,有一家布匹店,卖布匹,拿手的生意则是做衣服。裁缝师傅姓熊,年龄五十左右,身材瘦削,像是为自己做衣服要节约布料成本一样。人还比较精干,不精干的话,哪会在那个位置一站就是十多年。我老婆总是在他那里做衣服。老婆听说我要做衣服,专门从外地打来电话,叮嘱我去熊师傅那里。

  选了一种颜色,问熊师傅,多少钱一条?

  答150元。

  能便宜一点吗?

  熊师傅的生意向来不打折。他说的价格,往往不高。我之所以砍价,其实也就随口一说而已。等问话出去,才知道不好意思,毕竟是熟脸。

  两条260元。可以吗?熊师傅的生意终于也可以打折了。

  原来帐还可以这么算?我连忙回答,好,就两件。

  量尺寸的时候,我反复叮嘱熊师傅,就照我身上裤子的样子做。熊师傅在我身上认真测量后,做好了记录。

  我很佩服裁缝们。他们帮你量尺寸的时候,总共怕有上十个数字,带小数点的数字,从来是一次过境,等全部尺寸量完后才记录下来。有时候我着急他们搞混了。实际上,这种担心是多余的。

  尺寸不要搞错了哈,尤其裤腿不要做小了。出门时我又反复叮嘱他。

  熊师傅支吾了一下,有点不太高兴的样子。显然觉得我不大相信他。

  其实,我这样反复重申也有一定的原因。不久前,衣柜里翻出两件新裤子,那是多年前在公安上班时发的工作服,当时舍不得穿。翻出后,就想把那个可大可小带伸缩性的腰围,改成固定模式,同时也把裤腿适当改小一点。就把裤子拿到供销街一个裁缝师傅那里。女裁缝拿个卷尺,腰围、臀部、腿部、脚部,到处量了个遍。拿到衣服的时候不知道,回家一穿,大事不好,两条裤子的裤腿,全部缩小到近乎贴肉。返回找裁缝询问。女裁缝不高兴,你不是要大改小吗?改衣服的时候,我帮你量的时候,哪一个尺寸没有报给你听吗?你说了半个不字吗?再说,现在的裤子不都是这样的裤腿吗?哪里有你说的大裤腿?既然要大裤腿,你拿裤子来找我改什么呢?

  话都让她一个人说了,说的也道理。衣服天天穿,也经常添置,但关于衣服的尺寸,我心里本来就没有那个概念。其实男人堆里又有多少人厘得清呢?

  与熊师傅不厌其烦地交代,自然因吃一堑长一智的原因。熊师傅有想法,也是情理之中。


  一个星期后,如约到店取衣服。熊师傅把做好的两件裤子从挂杆上取下了,递给我,你先试一试吧。

  我看了看,颜色,样式,大小,都满意。就在身子比划了一下,觉得裤脚长了一点。裤脚长的话,走起路来,时不时就会被踩进鞋子底下,那样很不方便。

  熊师傅,裤腿长了那么一点,麻烦您能不能帮我剪一点,只一点点?

  是比照你身上的衣服做的,怎么可能长了一点呢?你能不能穿在身上试一试再说?熊师傅有点不情愿。也难说,做好的衣服,谁愿意重新裁剪,讨那个麻烦呢?

  不用试了,我在身上一比划就十分清楚了。您帮我改吧?在裤腿下方,我给他划了一道痕迹。

  在我的再三要求下,熊师傅没有办法,放下手里的活儿,按照我指定的位置,开始了运作。

  拆线,翻折,走针线,熨烫。在他翻折的时候,我还问他,怎么不直接裁掉多余的部分而要翻折留下呢?熊师傅沉默不语。弄了半天,才把衣服递给了我。我同样拿在下身比划了一下,觉得很合适。顺便伸出大拇指,给熊师傅点了一个赞。

  熊师傅不置可否,笑着对我说,叫你穿在身上试,你偏不听,非要在下面比划。回去穿的时候再要觉得小了,可千万别再来找我哈。

  那是当然,多谢熊师傅了。

  话说完,钱一交,就离开了。

  晚上洗完澡,换上新裤子,很满意。正在高兴的时候,却发现下面裤腿那里,似乎还是短了一点,裤子短的话,那样子当然不太雅观。明明现场比较后才做出的决定,怎么会显得短了一点呢?绝对不是本人当时的视力问题,毕竟自己当时手眼并用还亲自测量了呀。

  这成个什么名堂?大改小容易,小改大,怕不是那么容易的吧?我翻看了一下,幸好熊师傅当时并没有按我的意思把那多余的部分剪掉,而是储存下来。难道他有先见之明?

  现在看来,一件裤子拿在身上比与穿在身上试,结论是不一样的。比的时候,不规则,看起来长了一点,实际上并不长;穿的时候,合不合身,才是真实可靠的。

  两件裤子,自然是要去加长的,必得加。这种恢复工程,再去麻烦熊师傅就不太合适了。只得再花一点小费,自己再辛苦一趟,再去麻烦另外的师傅。

  唉,办任何事都不容易,无论大小,都得细心、认真,不能简单主观。否则,必然会自食其果。

最新评论

文热点

  • 祖母的艾草

    祖母的艾草

    提到我的家乡蕲春,自然会想到蕲艾。我的家乡蕲春位于大别山南麓

  • 喜欢“作家”这个称谓

    喜欢“作家”这个称谓

    《遇见》系作者近年创作的第二部散文集。全书分为《感恩遇见》《

  • 冬天的太阳

    冬天的太阳

    我在小城太阳来到小城我在上海太阳来到上海一轮红日冉冉升起顷刻

  • 坐公交车

    坐公交车

    他们一上车拿卡一扫 嘟地一声找座位去了我得摸出两枚硬币丢进车

  • 问题

    问题

    一捆蔬菜超过了20斤品种齐全 大蒜莴苣萝卜黄瓜红薯蘑菇辣椒大都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