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医圣”门中多廉吏

发布时间: 2019-6-18 23:18|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597| 评论: 0|作者: 郑伯成|来源: 《医廉文化》

李时珍(1518—1596),我国古代伟大的医药学家,历经了明代正德、嘉靖、万历三朝天子。他以朴素的唯物主义思想,殚精竭虑,风餐露宿,广罗博采,倾全家三代人之力,前后历经27年,终于著成了彪炳千秋的《本草纲目》,被世人称之为“医中之圣”。

据目前所考,医圣门中自李时珍父亲李言闻起,可确认而无争议者共八代。八代之中,非医即仕,均以廉为本,“医圣门中多廉吏”其名不虚。

一、李时珍:“立活不取值”

在诸多《李时珍传》中,均有“千里就药于门,立活不取值”的记载。李时珍在进楚王府、入太医院之前,他有四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父母均在堂上,孙子们也相继问世了,妻子吴氏要主持家务。可以想象得到,他这一家子虽其乐融融,而家庭经济状况怎么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民间传说,李时珍当时家中是“半边碗吃饭,葛麻藤系腰”,也可见他生活之艰了。可就在这样的窘境中,给患者救治施药而“不取值”,许多资料中还说他让远路的病人住在他家,给无钱购药者“赠药”,则实在是难能可贵了。

李时珍后来为“官”了,在楚王府任“奉祠正兼良医所”(正八品),在太医院任院判(正六品),家庭经济状况稍好转。可他,不恋官位,不恋钱财,一心只为救死扶伤修本草。民间传说,李时珍在离开京城返乡时,没有带回财帛珠宝,仅只带回一段沉香木(沉香木是家乡所没有的中药材)。民间还传说为修本草,他去武当山采药,诊断并赠药救活了三个叫化子,三个叫化子在四方山(武当山东南麓,谷城与均县交界处)搬来三块巨石为基,再垒石成庙,并栽了李树、柿树、女贞子,以示此庙是供“李时(柿)珍(贞)”的。后朝廷某官员还刻石为记:“武当山金顶金瓦殿,纯金塑身可为豪也,人恐而朝拜求不加祸殃,是不得不朝。四方山三石一口庙,石柱石房,三树代其塑身可为陋也。天大而不过人心,感恩朝拜而出于心敬,可为大,应叫三十一口庙。”

从“立活不取值”,到“天大而不过人心”,李时珍为医是廉医,为吏是廉吏。

二、李建中:人呼“李青天”

李建中,字龙源,李时珍长子,嘉靖四十年甲子科(1564年),李建中参加湖北乡试中举,先为河南光山县教谕,万历三年(1575年)任四川蓬溪县知县。英启《黄州府志》卷二十记载:李建中“任蓬溪知县,以廉称。潼川旱,祷即应,呼为李公雨。”卢綋《蕲州志》卷八记载:李建中“任蓬溪知县,抑豪强,请兼并,汰积书,邑人呼为李青天。夏久旱,青衣草履,日夜祷祠,境内大雨,民得有秋。”卢綋《蕲州志》卷十亦载:李建中“升四川蓬溪知县。梓潼地饶俗靡,建中以廉率下。时布袍角巾,往来赤城、青石、明月之间。著有《蜀游草》、《明月山诗》数卷。潼川旱,建中草履行祷,即日境内大澍,呼为李公雨。后摄安岳。新令至,安岳人称,但愿如摄令者。其摄遂宁亦然”。从以上史料中,我们得知李建中任蓬溪知县有三大政绩:一是“抑豪强、请兼并、汰积书”,被“邑人呼为李青天”;二是“以廉率下”,体察民情,人将久旱大澍呼为“李公雨”;三是著述甚丰。

以上史料中,我们还得知:李建中任蓬溪知县时,“梓潼地饶俗靡”,是一个很有油水可捞的地方;不仅如此,李建中还不是个一般县令,他除当蓬溪县令外,还有安岳、遂宁二县的县令未到职,他又摄其事,集三县之权于一身。要权有权,要油水有油水,岂不可以呼风唤雨?而他却“以廉率下”,被人以“李青天”“李公雨”相呼,有“愿(新来的安岳令)如摄令者”的民心,这就是最大的口碑。

李建中当蓬溪县令10年,升云南永昌通判。他未到职,因其父李时珍已年届七十,他要回家侍养双亲,于是“三上牍乞休”,这一晃又过了两年。待12年后回到家乡时,“归无长物,惟桃竹蔗霜以饷亲知”(见各种《蕲州志》)。唯带了一些蔗糖孝敬双亲,再也没有其它特别的东西了。如此清白廉洁,不愧为封建社会中廉吏的楷模!

三、李建木:“隐德真君子”

李建木,字泰阶,李时珍四子,“少为名诸生”,“蕲州儒学生员”。他“未尝一至公庭”,或许未当什么官,还算不上“吏”。但他的人生,却有许多令人称道的地方。据英启《黄州府志》和钱鋆《蕲州志》、封蔚礽《蕲州志》载,李建木“隐德”事迹主要有:

(一)“尝路拾金,立移日不去,待遗者还之”。

(二)“亲戚或就贷不能偿者,焚其券,亦不与人言”。

(三)“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蕲州大水,浮尸载道,生员李建木为粥以赈,全活数百人。”

对李建木的善行之举,封蔚礽《蕲州志》直称“古称隐德君子非欤?”明朝政府则将李时珍、李建中、李建木、李树初立“四贤坊”以彰其德(此坊后于清代光绪乙巳年重立。光绪乙巳,公元1905年)。李建木虽为非吏,其“隐德”之廉却为历朝官吏所称道,亦被载入史册。

四、李树初:捐赀不扰民

李树初,字客天,李时珍之孙,李建中之子,继李建木。万历巳未年(1619年)进士,任户部主事、出知阳和府、升山西按察副使、授中宪大夫。

在任户部主事时,李树初有两件事震动朝野:一是“天启二年(1622年),榷河西务,宝源局缺铜,派榷关备解若干斤,公不以扰民,自捐赀购铜,又先期入。”(见《李公墓志铭》)。李树初不仅不以手中的权力去贪去占,反而同情百姓,不扰百姓,对上司分派的任务不去加重百姓的负担,而是自己捐资去完成任务,且任务完成得最早。二是“明年(1623年),以郎中司宣府饷,盐商输粟不实,按名责补。商赍金寝其事,叱遣之。因中贵人为之请,又不听”(见《李公墓志铭》)。当盐商“赍金”前来行贿,请求他平息此事,反倒遭到叱责;连“中贵人”前来说情也不听。不贪、不占、不受贿、不徇私,真廉吏也!

李树初还敢与贪官斗。他出知阳和府时,贪相魏忠贤的爪牙王坤(太监)“节制宣大”,“自巡抚下望尘拜谒,按道俱行角门,公(李树初)称足疾不出”。李树初得罪了王坤,也就是得罪了魏忠贤,“将中伤以罪”,李树初算是惹上了大祸。幸亏在此后不久,魏忠贤被诛,王坤亦失势被戮,而欲“中伤以罪”的李树初不仅“得免”,而且升任山西按察副使(均见卢綋《蕲州志》)。

在任山西按察副使时,他巡视河北赤城县边界时,在长城口外立马市,并刻石碑以示不欺(蒙古)牧民。因此,蒙古顺义王遣使厚谢李树初,李树初将顺义王的厚礼尽入国库,再以个人礼物答谢顺义王。李树初这种公私分明的举动被朝廷知道了,“降谕慰劳,覃恩授中宪大夫”,也算是朝廷的高规格奖励了。

晚年,李树初辞官归乡。1643年在张献忠大兵压蕲州时,他再捐自己湖边大池,引湖水通护城河以护卫蕲州。后在张献忠“屠蕲城”时一家九口死于难,仅二子李具庆身负重伤,由其妻吴氏从积尸中“裹创负之行”,赖以幸免。李树初死后,老家蕲州和河北赤城、山西阳和等地都建祠祭祀,廉政爱民的官吏永远都是受人尊敬的。

五、李云庆:任知县洁清自矢

李云庆,字纪卿,天启丁卯(1627年)举人,李时珍曾孙(其父和祖父均无考)。英启《黄州府志》卷二十和潘克溥《蕲州志》卷十均载:“初任福建将乐知县,洁清自矢,劝农桑,兴学校,调泰宁,昭雪疑案。乞归日,行李一肩,送者为之流涕(福建名宦)”。以此知李云庆政绩斐然:劝农桑、兴学校、调泰宁、昭雪疑案;此外还知其为官清廉:自始至终都能保持廉洁,直至归乡之日的所有行李也只有“一肩”挑!

“医圣”门中,为医者大医人生,为吏者大德为民。

无论是医圣李时珍,还是门中传人,日月昭昭,青史彪炳。我们身居医圣故里,理当以之为骄傲,以之为榜样!(作者郑伯成)

文热点